品茅台看小說

其實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況下,他們之前和華倫股票的交鋒當中已經有很多次足以讓他們陷入危機。

可正是由於宋乾的臨危不亂,才最終導致了他們能夠收穫那樣完美的結局。

巨大的收益和財富,在這一點上,整個公司所有的人都無比的感激宋乾。

也正是由於這個原因,才讓宋乾接下來的行動變得無比的順利。

和華倫集團的交鋒並沒有直接結束,其之後產生的無限的影響力將會導致更多無法掌控的結果。

此時宋乾退出之後,華倫集團的反撲纔剛剛開始,然而此時他們已經徹底成爲了無頭蒼蠅。 宋乾趕在華倫集團徹底反覆之前已經退出了市場,就像華倫集團,哪怕像一條瘋狗一樣到處亂咬。

也終究還是沒有找到真正的對手應該是誰,此時的宋乾卻早已經坐上了前往玉龍山的飛機。

玉龍山是江南地區出了名的一處打卡聖地,根據網絡上顯示以前的玉龍山是一處修道聖地

也正是由於這個原因,才導致玉龍山擁有着其他地方所沒有的神仙道具。

這也是之後他爲什麼會成爲打卡勝地的原因之一,當然在宋乾的投資目光看來,這種東西只不過是人爲製造出來的而已。

從飛機的前窗向下眺望,玉龍山的壯偉景觀已經盡收眼底

直到他真正從上而下看到整個玉龍山的全貌之時,他在意識到之前自己的想法有多麼的幼稚和可笑。

玉龍山當今當真是一處人間仙境,彷彿是看到了宋乾的驚訝目光,林芳菲掩嘴而笑。

“沒想到吧,你以爲什麼網紅聖地當真就是你想象的那樣不堪?”

“我提前沒有告訴你,這玉龍山可是有傳說的喲。”

宋江哦了一聲,對於這種聖地傳說之類的典故東西。

他身爲一個極度理智的投資者,向來不會以那種目光去看待。

因爲如果一旦聽的太多的話,他會下意識的去思考這其中的經濟價值。

不過此時和林芳菲在一起,他也是隻能暫時壓制他那種職業本能。

彷彿是感覺到了宋乾的意思是心緒的變化。林芳菲點了點頭。

“根據我之前的瞭解,玉龍山當中傳說有一位玉龍道人。”

“那位玉龍道人則是一千年以來唯一一位飛昇到仙界的存在,玉龍山也因此而得名。”

聽說他飛昇仙界之時,御龍飛行,哪怕是仙界大門,也無法承受他本人的身體,直到最後整個仙界爲其而生。

一聽到這兒,宋乾不由得搖頭苦笑。

“真不知道你這地攤文學是從哪看來的,玉龍的玉是玉石的玉,又不是御筆的御!”

“何來的御龍成仙的說法?”

“眼看林芳菲的臉色有所變化,眼前畫圖,示意對方繼續解說!”

林芳菲倒是也不錯過這次當導遊的機會,興致勃勃的繼續說道:“這你就不知道了吧?玉和御原本本身就是同一個字!”

“只不過在這兒被人們解讀成了兩種說法,而第二種說法就是按照你所說的,這山中有一頭由玉石而形成的真龍,不知是什麼時間又過了多久,他羽化成仙飛昇而走,留下了關於玉龍山的無盡傳說。”

宋乾看着它,從手機上一條一條將那些東西讀下來。

他不由得搖頭苦笑。

“不至於吧,我的林大小姐!”

“這種東西你也相信,這只不過是他們爲了吸引那些前往網紅打卡聖地打卡的人而專門編出來的小故事而已!”

林芳菲一點你很無趣的樣子,便別過頭去自己興致勃勃的看着那些小故事。

同時也在幻想着他自己能夠身處於那塊兒玉龍而形成的真的面前打卡拍照的聖地。

時間過得很快,飛往玉龍山的行程只有不到兩個小時。

睡眼朦朧之間,從前感覺到了飛機落地的體驗,雖然他們處於頭等艙當中,不過彷彿沒有一般。

玉龍山周圍當中有什麼東西存在一般,對於飛機的影響確實不小。

他自己感覺到那一股顛簸之後隨即便顯得過來,這是他多年以來的職業所養成來的習慣。

一旁的林芳菲還是在睡夢當中,在品味着之前自己所閱讀過的那些東西。

從目前大概知道這妮子在腦補着什麼,毫不留情的將對方晃着肩膀讓對方甦醒了過來。

林芳菲呢喃着開口說道:“怎麼到了嗎?”

宋乾點了點頭:“沒錯,我們已經到了。”

他們兩個人出遊向來都沒有什麼報旅遊團的習慣,旅遊這種東西本來就是各有各的見解,同樣的地方如果跟着一大堆人一起,有一個人在你耳旁叨不叨的去說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你自己什麼性質都沒了,哪還有什麼看心看風景的感覺。

抵達玉龍山景區之後,哪怕此時並不是休息日,玉龍山的人也是密密麻麻,摩肩接踵。

網紅打卡聖地,果然名不虛傳。

他們兩個人進入了人頭攢動的,露天的售票大廳之後,所有的人此時彷彿都在等待着什麼。

他擺過頭去,這才彷彿看到了玉龍山真正的一面。

“怎麼這地方還限制進入人數的嗎?”


林芳菲連忙拿出手機進入了玉龍山頁面的介紹


連忙驚訝出聲,他們爲了防止景區內出現混亂而且玉龍山範圍太大不好管理


“每次只限制三千人進入預約的時間接近傍晚,我們好像來早了。”

他吐了吐舌頭,彷彿是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不過宋乾卻並沒有在意,此次出行就是爲了散心玩耍。

休閒這種事情講究的就是一個隨意,如果非要刻意的去追求時間反而失去了某種意境。

他搖了搖頭,有些感嘆現如今這人造景區的強大。

對於一般傳統景區的衝擊的強烈,一想到這兒,宋乾感嘆自己的投資思維實在是太可怕了,動不動便會去思考這些東西。

既然暫時進不去,好在玉龍山脈爲依舊有不少的衍生出來的東西。

他們在玉龍山景區外圍建造了很多涼亭,而且舉行很多小型的活動。

包括題字肖像,玉龍山的周邊以及一些傳奇的故事的講解畫冊。

看到了這些東西,宋乾也來了興趣。

他走上前去,已經來到了玉龍山自然是要了解一些。

好在現在還有一些時間,林芳菲和他打了一聲招呼之後,別人去去找一些小吃來解解饞。

雖然對於宋乾來說,這些小吃都大同小異,不過人家芳菲好像特別享受這種在景區內享受美食的感覺。

尤其對於他這種吃不胖的人來說,這簡直就是一種得天獨厚的天賦。

信步來到一個書攤前,那書攤上擺着一些關於玉龍傳說。

還有什麼玉龍杯,甚至還有玉龍符,標價都不菲。 還有什麼玉龍杯,甚至還有玉龍符,標價都不菲。

當然對於宋乾來說卻算不得什麼,只不過他認爲這些東西並沒有任何的投資價值。

人來這兒,買這些東西都只不過是腦子一熱,想留一些關於自己來過證明自己來過玉龍山的證據或者說紀念

他們絕不會去想着做回頭客的生意,向來都是一錘子買賣。

所以哪怕只是一個普通的杯子,印上了關於玉龍這種符號的象徵,再做的精緻一點,便已經能賣上一百塊往上的價值。

如果是成套、成對,甚至做成一套,再搭配一些什麼玉龍茶之類的,那可就是往四位數去走。

哪怕是這樣宋乾依舊能夠看到有大排長龍的人,在等待着那些東西的發售。

老闆卻悠閒的坐在後面一個一個的抱着手等待的人,哪裏像是一個買賣人的樣子?

看到老闆這副樣子,宋乾果斷選擇否定,他搖了搖頭前往下一個地方。

他正準備向前走,突然看到有一個別具一格的攤位。

對方竟然是在叫賣和其他的攤位完全不同的是這個攤位顯得有些破舊,而且被其他的攤位好像是故意被擠得有些偏外。

此時被宋乾看在眼裏,他便已經知道這裏邊是有一些故事的。

至於背後的一些糾葛,他向來不感興趣。

真的讓他感興趣的是那攤位上所擺設的東西,原本此處既然被稱爲玉龍山。


那就證明這攤位所賣的一些周邊的玩意兒,肯定是和這玉龍山有關係的。

哪怕不像其他的攤位,像什麼玉龍精,玉龍茶,玉龍傳說。

這些玩意兒至少也應該帶一個玉字或龍字,然後這個攤位卻完全不同。

宋乾上前發現了,對方擺着的是一種看起來頗爲古老的錢幣。

攤位老闆是一位兩鬢斑白的老者,他叫賣的聲音並不大。

真正吸引宋乾的只是攤位上東西的性質,以及他攤位上所擺擺陳設的東西實在是有些不同。

老闆彷彿是感覺到自己終於吸引來了一個顧客,一時之間喜笑顏開滿臉欣喜。

“這位客人,先仔細的看一看我手中的東西吧,這可是真正的玉龍錢幣!”

“你別看他們那些攤位人來人往絡繹不絕,只不過是因爲他們造出來的東西有所更爲精緻和精美,而且那些人裏面一半的人都是他們請來的托兒。”

宋乾聽的好笑,這些道理他自然是知道的。

他看向這位衣着簡樸的腦者,對方一身藍色的工服洗的發白。

可是那種堅毅的氣息卻不減一分,看得出來,很顯然這位老者是有過軍旅生涯的。

沒有點透對方的身份,他笑了笑,隨即開始瀏覽起來攤位上的東西。

對於古錢幣這些東西,他向來沒有什麼研究。

而且買這些玩意兒向來只是爲了投資,一旦沒有辦法讓它產生投資的興趣,他自然就不會去選擇購買。


不過這次卻是有所古不同,他心中有那麼一絲叛逆的因子。

這是他想要去往這個唯一一個和其他攤位格格不入的地方,想要一探究竟。

雖然他看不懂這攤位上的東西,究竟是否真的如同老者所說的那樣。

但是他心中已經下了一個決定,他今天必須要下手去得到一些東西,才能夠將他心中的一絲躁動不安給壓抑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