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緊接着,衆人便發現自己已經置身於一片森林當中了。

“難道,這森林裏就是我們的葬身之地嗎?”

韋博聽完南宮浩的敘述,環顧了一下四周,有些惆悵的說了一句,而這句聲音之中,顯然已經沒有了方纔在山寨中的那股囂張憤怒的勁頭。

他心中清楚的明白,面對傳說中的五行仙人,自己這四十餘人根本就不是對方的對手,他輕輕的嘆了口氣,彷彿認命一般,對着空曠的森林大喊一聲:“五行仙人前輩,在殺死我們這些人之前,能否現身一見?”

說道最後,他的聲音之中甚至隱藏着一股激動——臨死前能見到傳說中五行仙人的真容,也算是死而無憾了!

他的話音落下,在場之人無一人反駁,每個人心裏都清楚自己的處境,他們雖然不願就這麼甘心死去,但卻無法逃避眼前的事實。

驟然,空氣像是突然凝結了起來,衆人只覺得一絲風聲也聽不到了,甚至就連森林之中鳥類的鳴叫聲也消失不見,一切都變得太過安靜了……

“唉,要死了麼……看來五行仙人前輩是不願意現身相見了……”

韋博已經閉上了雙眼,語氣之中潛藏着一股深深的遺憾。

……

長久的沉寂之後,忽然一絲“沙沙”聲,從耳邊傳了進來。

他心底一動,忽然像是感覺到了什麼,立即便睜開了雙眼,緊接着,他便看到了讓他畢生難忘的一幕……

森林之中的樹木,在這一瞬間像是突然活了起來,紛紛搖動着枝頭,像是遵循着某種軌跡一般。

下一刻,這些原本死氣沉沉的樹木突然動了起來!

一棵棵樹木突然快速移動起來,在衆人驚訝的目光之中不停穿梭、交錯……

每一棵樹木都齊齊抖動,散發出一股奇異的樹香,似乎是在迎合着什麼一般,而衆人聞到這股香氣,卻莫名的心裏一鬆,一股暢快輕鬆的感覺頓時便浮上了心田……

夏樂暗暗看着衆人臉上有些迷茫的表情,輕輕嘆了口氣,接着,便操控着這些移動的樹木將衆人圍成了一個圈,死死的包圍在了其中。

下一刻,每一棵樹木都伸出了一根樹枝,朝着直線向對面的樹木舞動了過去,在衆人的眼花繚亂之間,他們的頭頂上,就被若干樹枝嚴密的包裹了起來……

“這…這算什麼……把我們圍在一個封閉的空間裏讓我們窒息而亡?”

南宮浩的聲音帶着濃郁的疑惑和不解。

“門主,不如我們直接衝出去吧……”


艾歐難聽的聲音再度響起,他繼續壓低聲音道:“等門主衝出去就趕快逃吧……”

“沒用的。”南宮浩搖頭苦笑:“在五行仙人面前,你認爲有誰可以逃得了?”

“那我們也不能坐以待斃……”

艾歐依舊勸着南宮浩,這位有着腐屍身體的貫通期強者,卻是一位忠心不二的人。

“再等等吧……”

南宮浩輕輕嘆了一聲氣:“如果五行仙人想要殺死我們,恐怕他老人家早就動手了,也不會等到現在……”

“不錯!我的確暫時沒有想要殺你們的意思。”

隨着這句話音落下,一個身影悄悄從一棵樹木的樹幹上浮現了出來,他揹負着雙手,神色從容,眉宇之間帶着一絲凝重的氣息,隱隱地,從他身上散發出了一股攝人心魄的力量,讓衆人不敢直視。

“你們不是想要見我嗎?”

夏樂從容走到衆人面前,看着怔在原地的衆人,輕輕說了一句。 看着眼前這位模樣很是年輕的青年人,衆人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就是五行仙人嗎……這也太年輕了吧?

可是,察覺出對方身上那股滔天的氣勢,衆人卻又不敢再生疑心,南宮浩在看到夏樂的那一刻,雖然也有些失神,但同時,心中也就釋然了:神會期的奇人在外表上,根本是看不出年齡的!

夏樂看着衆人驚訝的模樣,心中甚是滿意,他方纔操縱樹木將衆人包圍住,一方面是爲了展示自己的實力,而另一方面,則是爲自己的出場營造出一股強大的氣勢!

“小爺我前世可是五行仙人,就算現在已經轉世,那也不能墮落了前世的威名啊!”

這是夏樂內心的真實寫照……

畢竟,夏樂也只有十七歲,雖然上一世是五行仙人,但這一世卻並沒有存留下任何上一世的記憶,從另一個角度上來說,他只有一個十七歲的青年人的心境,所以這次是因爲“玩心大起”,才耗費了一些術力弄出了眼前的這一切。

自從將夏雨從陰間救回,而他也得到了一身逆天的實力,之前的壓抑便漸漸消失不見,心情取而代之的也就逐漸轉好起來,所以,這一晚,他所做的一切,只不過是爲了滿足自己心中那一股爽快感!

“呃……五行仙人前輩……”

南宮浩首先反應了過來,便開口試探道:“您是說,您暫時不會殺掉我們這些人?”


他這一開口,衆人才都漸漸回過神來,一個個也都用希冀的目光看着夏樂,畢竟,能活命誰也不想死!

“是的,我目前沒有想要殺你們的意思,但是……”

夏樂裝足了腔調,故意吊着衆人的胃口。

“但是什麼?”

韋博趕緊追問了一句,他雖然被毀壞了一些噬金蟲,但得知對方是五行仙人的時候,卻也是不敢造次。

“但是,你們的性命從今天開始就屬於我了……”

夏樂對着衆人很是溫和的笑了一笑。

“……”

衆人無聲,他們壓根就沒聽明白夏樂的意思。

於是,夏樂便又一點一點的說了起來。

之後的事情,就要簡單的多了,夏樂直接就說出了是自己故意製造的那場沙暴,目的就是把他們這羣人給吸引過來,雖然目標是達到了,但卻比他想象中的要晚了很久。

夏樂原本以爲,這些人最多準備半個月,就會在仇恨的促使下來找自己尋仇,但結果,卻是整整一個月,他顯然是低估了這些揹着二十年血海深仇的人的耐心。

他出手試探這些人,自然是查看這些人都有着怎樣的實力,而決定不殺這些人,也是早先就做好的決定,這些話,夏樂都很耐心的給衆人細細的說了一遍。


出乎夏樂意料之外的是,當時衆人一句話也沒有多說,只是靜靜的聽着夏樂解釋,而夏樂略微考慮之下瞬間就明白了過來——顯然是自己低估了上一世自己的聲望。

之後,夏樂看着這羣人茫然的眼神,當即便把潛在威脅的事情詳細的告訴了對方一遍,期間,甚至還把花飄零告訴自己遠古深淵中的那些慘狀繪聲繪色的給這些人描繪了一邊,他的想法就是——怎麼可怕怎麼說!怎麼恐怖怎麼講!

他想要的結果就是讓這些人對此重視起來!

結果,當他說完最後一句,人羣之中頓時就喧譁了起來!

夏樂說的這些內容對南宮浩等人來說實在是太過震驚了!原本,貫通期的強者可以說已經是達到了這個世界的頂峯程度,因爲很多門派的掌門,甚至還都只是駕輕期的高手,他們身爲貫通期的頂尖強者,足可以笑傲江湖,江湖上發生的事情,甚至都可以由他們定奪!

但是,貫通期的強者也就只能侷限於此了!

除了江湖上一些零零碎碎的瑣事,那些關於世界上的大事,他們這個層次的人卻是不知道的!

而夏樂將世界毀滅的消息告訴這些人,一時間,立即就在人羣之中爆炸起來!!這無疑是給他們帶來了一個天大的壞消息!!

夏樂靜靜的看着喧鬧不息的人羣,心中暗暗想着:其實這羣人嚴格上來說並不能算是多麼邪惡的人,他們這一羣人,大部分卻是正派人士,只因爲當年牽扯到五行宗的那個祕密,這才引得殺身之禍,要是追查起來,恐怕這些人卻根本沒有做過多少壞事的。

這羣人之中,人數最多的就是南宮浩的靈門,這個門派夏樂是聽說過的,除去他身邊那個名爲艾歐的奇怪傢伙,剩下的那羣人,雖然功法上很是詭異,但卻並沒有一絲邪惡之氣。

還有馭蟲宗的宗主韋博,這個門派專門飼養蟲族作爲自己的修煉之道,每一種蟲子,都是在修煉的道路上一步一步慢慢積累起來的,這個門派便是靠着各種各樣的蟲子進行戰鬥,也不曾聽說有過多麼的邪惡,最多也就是個噁心!

而相比這羣人來講,姬賢門下卻是殺人無數,甚至還曾借用過魔鼎屠殺了一城的平民百姓!

這纔是不折不扣的邪魔妖道!!

而眼前的這羣人,只不過是有着同樣的復仇目標的可憐人罷了!

對於這羣人,站在喬淵五人的觀點,殺掉自然也是不痛不癢,但若是站在他前一世,五行仙人的角度上來看,那就顯得太過殘忍了!

畢竟,喬淵五人掀起腥風血雨的原因是在於自己的上一世!這一點,夏樂還是清楚明白的,所以,對於這羣人,夏樂心中便殘留着一絲同情……

而且,就算是爲了未來的那場大戰,此刻,也絕不能殺了這些人,反而還需要這些人爲未來那場大戰出一份力!

“我的要求很簡單,在未來的那場大戰中,我希望,各位的門派都能出一份自己力量。”

夏樂不大的聲音頓時便清晰的傳入了衆人的耳中,他靜靜的等待着人羣慢慢安靜下來。

終於,在人羣逐漸安靜下來之後,南宮浩上前一步,恭敬道:“這種危機世界的大事,我們身爲這個世界的一員,定當全力以赴支持五行仙人前輩完成這項偉大的事業,只是……”

說到這裏,他臉色古怪起來,夏樂看罷,給了他一個鼓勵的眼神,他才一咬牙,接着說了下去:“只是,我們派中前輩的犧牲,無論如何,我們卻都是忘不了的!”

最後這一句,他顯然是豁了出去,眼睛一閉,臉上滿是一股肅然,似乎是等待着面前的夏樂惱羞成怒將他殺掉一般! “呵呵……”夏樂當然明白南宮浩所說的指的是什麼,聽罷之後,他不怒反笑,淡淡道:“各位派中已經逝去的前輩,我可以聯繫陰間主宰閻王大人,在未來的時間裏,讓他們跟諸位見一次面……”

“……陰間……陰間主宰閻王大人……?”

南宮浩一愣,下意識睜開了雙眼。

“是的。”

夏樂微笑確認道。

衆人聽完之後頓時也是一愣:陰間?那可就扯到另外一界當中了!

雖然他們對於陰間根本談不上了解,但最起碼也知道陰間是人死後要去的地方!衆人不禁面上一塞,一股寒意頓時從心中浮了上來:這……這已經超脫了這個世界了!難道……難道他五行仙人已經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可以任意穿梭三界了?

……

短暫的沉默之後,衆人心底不由得浮出了同一個想法:這五行仙人難道……已經到達了傳說中的大成期?

夏樂看着衆人震驚的神情,也不多作解釋,未來的那場大戰中,定由乾默默帶領着一批陰兵部隊前來支援,到時候,通過乾默默聯繫上閻王,將自己的心思說給閻王聽,估計閻王也不會拒絕自己這個小小的請求。

至於那些已經變成鬼魂的傢伙,知道五行宗的那個祕密的事情……夏樂頓時便想到了孟婆湯!

這一個月的時間,夏樂修煉的同時,也利用五行之中的水之道不斷研究着可以讓人忘卻記憶的孟婆湯,一個月的時間以來,憑藉功力飛速增長的他,已經漸漸的摸清楚孟婆湯中的一些祕密與成分,雖然他暫時並不能獨自配出孟婆湯,但也已經做過幾次試驗,小心的將普通的水與孟婆湯勾兌之後,便能洗去人的一段記憶,到時候,如果自己不放心的話,大不了用着勾兌後的孟婆湯洗去那些鬼魂知道的五行宗的祕密也就是了。

接下來,夏樂的第二句話,又在人羣之中掀起了一枚重磅**!

他說:“甚至,我可以允許在世界命脈的事情過去之後,大家都有一次正面找我五位徒弟復仇的機會……而且,我本人絕不插手!!”

這一句話,立即讓衆人再次喧譁了起來!甚至,比之第一次的喧譁程度更爲激烈!!

甚至有人已經覺得夏樂說的這句話太過虛僞——喬淵五人身爲他的徒弟,難道他這個做師父的當真就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徒弟跟人決鬥,甚至死亡也不插手?難道五行仙人他腦子出毛病了不成?要不怎麼會說出這種話呢?

而夏樂這個始作俑者卻依舊微笑看着衆人,一副決不食言的樣子。

衆人心中不由得再次燃燒起了熱血!一股復仇的熱血!!

接下來的事情,就要簡單的多了,有了夏樂這兩條保證,這羣人已經死死的被夏樂控制在了手裏,南宮浩身爲這羣人的領頭人,在稍微商議之後,立即便答應了夏樂的請求,拍着胸脯保證自己這羣人在未來的大戰之中一定會率領着派中弟子準時出現。

他們這羣人顯然並不擔心夏樂食言,就憑夏樂五行仙人這個身份,做出食言的舉動,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至於這羣人會不會食言,夏樂也並不擔心,畢竟,未來的那場大戰可以說是全人類的大戰,這羣傢伙就算是爲了自己以後能繼續生存下去,也一定會爲這場大戰全力以赴!

而且,神會期奇人的命令,想必他們這一羣人也不敢食言,況且,還是傳說中的五行仙人的命令!

如果這羣傢伙食言的話,就算是在處理完大戰的事情過後,只要夏樂以五行仙人的身份,放出不利於這羣傢伙的謠言,那麼,到時候,滿天下的修煉者自然會對其羣體而攻之,他們就算是想逃,也不可能逃的掉!!

所以,夏樂對這些傢伙極爲放心。

至於喬淵五人與這些人決鬥他不會管?

那真是天大的笑話!

決鬥的時候不會管,但決鬥之前的這段時間,還會不管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