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看着對方驚懼的表情,和慌不擇言的話語,夜星魂頓時滿頭的黑線,什麼叫做再過來你就喊人了……你自己就是是黑社會好不好,你還要喊什麼人,你難道要我說“你喊吧,就算你喊破了喉嚨也沒人能聽到”?

怎麼感覺就那麼邪惡呢?還有一點點噁心……

呸!是很噁心…… 就在夜星魂要擡腳將黃毛也廢掉一隻手時,一陣嘈雜的聲音從看熱鬧的人羣外傳來。

三四個身穿警服的中年男子擠開了人羣,向夜星魂和黃毛的方向走了過來。

“你這都是幹什麼!光天化日盡然敢出手傷人,看什麼看,就說你呢!”

四人中帶頭的胖子趾高氣揚的指着場中唯一站立着的夜星魂,直接把這次的衝突定義爲了,他的故意傷人。

我?夜星魂先是一愣,隨即邪魅的弧度在嘴角擴散。

都說警察永遠是在事情結束後纔會出現在現場這點不假,但是公然的由警察變成土匪,變成混混的幫兇,這還是他第一次遇見。

“張哥,您可算來了,我和幾個朋友在這家燒烤攤吃東西,誰知道這小子發了什麼瘋,居然對我們大打出手,我們爲了不損壞老闆的財物,也不敢還手,結果就被他毆打成這樣,你可要替我們做主啊!”

看到來人,黃毛立馬就來了精神,就像久旱逢甘霖,嫖客遇妓女。

一通歪曲事實的編造故事,其中內容簡直讓人瞠目結舌,饒是張橫這種厚臉皮的人都快要聽不下去了,周圍看熱鬧的人更是漲紅了臉,別提憋得有多辛苦了。

“咳咳咳,我知道了,人名警察絕對不會冤枉任何一個好人,但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壞人!”看到黃毛還有繼續即興演講的趨勢,張橫立馬開口打斷了對方的臨場發揮。

“警察叔叔,不是這樣的,是他們要收保護費,這個小哥哥,才路見不平……”

謝敏蕙纔剛剛開口就被謝惠芳捂住了小嘴,女兒還小不知道社會上的這些彎彎道道,但她卻是看得明明白白,這些警察明顯和黃毛是一夥的,現在出言解釋非但不能起到幫助那個年輕人效果,反而會把女兒給搭進去。

雖然這麼做有些不仗義,但是女兒就是她的命根子,即使違背了自己的良心,也不能讓女兒有任何的閃失!

張橫狠狠的瞪了一眼謝敏蕙,然後用眼神警告謝惠芳:管好你的女兒的嘴,否則連你們一起抓!

“小子,聽到了沒,故意傷人,還致人傷殘,好大的膽子!好惡毒的用心!你還是和我們去局裏走一趟吧!”擺平了謝惠芳母女,張橫重新把火力轉向了夜星魂。

“你難道就憑他的一面之詞就要定我的罪?誰給你那麼大的權力!你問過目擊證人了嗎?”沒有絲毫的慌亂,夜星魂指着地上的黃毛,宛若星辰的雙眸有着深邃悠遠的味道,淡然的盯着張橫。

“廢話少說!我說你是故意傷人,就是故意傷人!至於證據不用你操心,作爲警察我們自然會慢慢取證,會然你心服口服的!”

臉上閃過一絲惱怒,張橫向身邊的三個手下使了個顏色,另三個警察掏出手銬向夜星魂逼近。

“既然你想玩,我就陪你玩!”

不在理會張橫以及逼向自己的三個警察,夜星魂在黃毛驚駭的目光中,一個瀟灑的擡腳,然後狠狠的落在了黃毛的右手小臂上。

一陣刺耳的骨折聲再次響起,這次黃毛連求救的力氣的沒有了,抱着右手在地上翻滾慘呼。

“你好大的膽!居然當着警察的面還敢出手行兇!給我把他銬起來!”

張橫只覺得自己的臉上被對方狠狠的打了幾個打耳光,還是左右開工連續不斷的那種,直接怒火上揚,血壓飆升。

“別動,我自己會走!”伸手打開了三個警察伸過來的手銬,夜星魂在三人的看守下,舉步向警車走去。

張橫四人雖然心中惱怒,卻也不好強行把他考上手銬,看着地上躺着的十幾個人,就憑他們四個還不夠對方塞牙縫的。

等到了警察局,看你還怎麼橫!

上了車,張橫通過後視鏡看着老神在在的坐在後座上的夜星魂,心中不無惡意的想到。

看着張橫和三個警察陰冷的笑容,夜星魂自然是明白對方打的什麼主意,想到了警察局就能把我捏扁搓圓,做你的黃粱美夢!

伸手摸出口袋中的手機,沒想到這麼快就要派上用場了。手機中只有兩個手機號碼一個是這部手機自己的號碼,另一個自然就是我們的藍大小姐的,沒想到這部手機的處女電話居然是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撥出去的。


張橫四人自然也是看到了夜星魂拿手機打電話,有心阻止卻擔心對方的武力威懾,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對方播出了號碼。

“藍馨?”

這個號碼肯定是藍大小姐的,但畢竟第一次撥打,還是先弱弱的問了一句。

“呦,我的小祕書,才分開那麼會兒就想人家了?”

電話那頭傳來猶如百靈鳥歌唱般的清脆女音,光憑着調侃的語氣,已經難想象出藍大小姐巧笑言兮的嬌俏模樣了。

“是想你了,確切說是想到你。”

“想到我?什麼意思?發生什麼事了?”

不愧是高智商的商業金領,光憑一個字的改變就察覺到夜星魂也許遇到了什麼事。

“我現在正在被人送去派出所的路上,給我安得罪名是故意傷人。” 夜星魂爲所謂的聳了聳肩,語氣輕鬆淡然,就好像是說的別人一樣。

“派出所?故意傷人?你在哪?我馬上就過來!”


調侃的語氣頓然消失,剩下的只有擔心和憤怒,對,沒錯,就是憤怒,自己的心上人居然被人安了故意傷人的罪名還被押往派出所,簡直是豈有此理。

夜星魂是什麼人她最清楚不過了,這種身負異能的人,怎麼會隨隨便便的去傷害普通人,再想想現在警察的風評,大致情形已經是再明白不過了。

“我也不知道是哪個派出所,但是手機上應該有定位系統吧,你應該可以查到的。”

“好的,彆着急,我很快就到!”

“我不着急,我想他們應該比我着急,呵呵。”


掛完電話,夜星魂直接閉目養神,不在理會張橫四人各異的目光,他打電話並沒有刻意的壓低聲音,更何況在警車這麼小的範圍內就算壓低聲音他們也一樣能夠聽到。

張橫心中開始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自己該不會踢到鐵板了吧,看對方打電話那不以爲然的語氣,以及重頭至尾淡然的態度,越想心中越是沒底。

到了派出所,夜星魂直接被帶到了一個審問室,一個人被關在房間裏,也沒有警察來審問、做記錄。

不是張橫不想審問他,而是剛剛的電話給張橫敲響了警鐘,雖然自己已經得罪了對方,但如果對方來頭很大,那自己萬萬不能再頂風作案了,萬一再告自己一個什麼暴力執法,那可不是自己所能承受得起的。

副所長辦公室,張橫正拿着電話和某個人通話,“嗯嗯,我知道了,您放心好了,有您的話我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

審問室中,夜星魂嘴角泛起一絲不屑的笑容,冷冷地看着對面坐着的三人,正是和張橫一起出警的那三個幹警,要上大戲了嗎?

“姓名,年齡!”


“夜星魂,20歲。”

“今天晚上爲什麼在夜市上故意傷人?”

“故意傷人?應該是見義勇爲,勇鬥地痞流氓吧!”

“到了現在你還敢嘴硬!看到我身後的八個大字了嗎,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不好意思,我只看到四個字,那就是警匪勾結!”

“你……”

其中一個幹警惱羞成怒的站起身,隨手拿起了桌上的一本書和鐵錘。

這是最通俗的一種刑訊手段,把書墊在犯人的身上然後用鐵錘擊打書面,這樣既能給犯人帶來痛處和傷勢,又可以避免在體表形成傷痕,落人口實。

然而還沒等他將行動付諸於行動,審訊室的門被敲響了…… 那個姓王的幹警放下了手中的書和鐵錘,轉身打開了審訊室的房門。

房門剛開,一個靚麗的身影直接推開了他,直接衝進了審訊室。

他正想要喝止那道身影,卻發現他們的張頭,張橫所長滿臉陰沉的站在門外,他心中不由一突,上前幾步來到張橫身邊。

“張所,怎麼回事?你不是說……”

“閉嘴,我什麼都沒說!放他走!”張橫狠狠的瞪了眼姓王的幹警,滿臉陰鬱的轉身離開。

姓王的幹警伸了伸手似乎想要叫住張橫,但嘴巴張了張卻沒有發出聲音。

“星魂,你沒事吧,他們有沒把你怎麼樣?”

審訊室內,藍馨看着老神在在的坐在審訊椅上夜星魂,心口的大石終於落了地,雖然知道她的“小夜子”身負異能,但還是忍不住的擔心,只有看着他好好的出現在自己面前,她才能真正放下心來。

看着藍馨滿臉緊張的檢查自己是否被特殊關照了,夜星魂心中某處柔軟之地被微微觸動了下。

“我沒事,我們走吧。”站起身,夜星魂輕輕拍了拍藍大小姐的肩膀。

雖然心中還有很多話想要和對方說,但審訊室裏卻是不是一個說話的好地方,藍馨收斂了情緒緊跟着夜星魂的腳步向外走去。

審訊室中剩下的兩個幹警無奈的對視一眼,果然踢到鐵板了,希望自己不會因此倒黴纔好。

但所有人都沒發現,一股肉眼難見的黑氣從夜星魂左手的食指冒出,消失在空氣中。

剛出審訊室的夜星魂轉頭看向走廊深處的所長辦公室,嘴角勾起一道邪魅的弧度,雖然事情已經解決,但他可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想要對付自己總要讓對方付出一點代價,以他自己的方式!

藍馨的座駕上,夜星魂坐在副駕駛,藍馨一雙美目凝視着眼前的小男人,“今天怎麼回事?”

之前,藍大小姐一聽說夜星魂被抓緊了派出所就火急火燎的趕來撈人了,根本沒來得及瞭解發生了什麼事,如今看到對方好好的在自己面前,才問出了心中的疑問。

夜星魂點了一根菸,給藍馨講述了晚間發生的事,繚繞的煙霧環繞在其周身,將其俊逸的臉龐蒙上了一層朦朧的感覺。

聽完了夜星魂的敘述,藍馨不由大爲光火,“就應該和王叔叔反應下,這都些什麼警察啊,簡直比流氓還可惡!”

藍馨口中的王叔叔,就是深滬市警察局局長王勇和,藍鵬展也是通過他的關係才能如此之快就把夜星魂給帶出了派出所。

“善惡終有報,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不以爲意的搖了搖頭,夜星魂將已燃燒到末尾的菸蒂彈出窗外,大有深意的輕聲說道。

只要自己的“小夜子”沒事就好,藍馨不在追究其話中是否隱藏深意,精緻的俏臉上浮現迷人的微笑,“那你現在打算去哪?是去看看你救下的小美人,還是本小姐陪你去喝點酒壓壓驚?”

“算了吧,折騰了一夜,你還是送我回家吧,只要送到我住的附近就好。” 夜星魂委婉的拒絕了大小姐的提議。

聽出大小姐話語中的打趣,但夜星魂並不覺得有必要去看看母女兩,畢竟黃毛等人最輕的都是骨折,短時間內無法再爲非作歹了。

至於喝酒壓驚更是無稽之談,這只是大小姐想要創造和他相處的機會,他又豈能體會不出大小姐的情誼,但剛剛經歷完和白芯這段短暫的感情,他真還沒做好這方面的準備。

藍馨眼中明顯閃現出一股失落的情緒,但很快被其很好的隱藏,大小姐笑顏不改,輕聲道:“那好吧,這兩天你好好休息,週一和我一起去接待愛麗絲珠寶的代表團。”

……

……

這次藍大小姐並沒有聽從夜星魂的勸告,堅持將他送到了他出租屋的樓下。

晚上八九點並不算是一個很晚的時間,更何況是在深滬市這樣的大城市,儘管夜星魂出租屋所在只是一個較爲平窮的區,但夜間仍然是熱鬧非常,路邊的大排檔以及各種夜宵攤更是隨處可見。

當藍大小姐絢麗的紅色法拉利跑車停在路邊時,周圍喧囂的嘈雜聲頓時陷入了一個短暫的真空期,他們怎麼也想不通,這樣一輛高級跑車怎麼會出現在這麼一個窮人區,難道是這裏出現了一個灰姑娘,而車的主人是一個獵豔的富家公子?

但是,當身着藍色連衣裙的藍馨跨出駕駛室的一瞬間,周圍不禁傳來一陣倒吸氣以及眼鏡跌碎一地的聲音,這完全顛覆了周圍“看客”之前的猜想。

“說了不讓你送我回來,這下後悔了吧。”夜星魂走出副駕駛,看着亭亭玉立站在自己面前的藍大小姐苦笑道。

“不會啊,這有什麼後悔的,我覺得很好啊,至少以後知道在哪可以找到你,嘻嘻~”絲毫沒有在意周圍各異的目光,藍大小姐凝視着夜星魂巧笑嫣然。

還沒等夜星魂回話,周圍傳來一陣吞嚥口水的聲音,更是有身體撞擊不明物體時發出的各異響聲和痛呼聲。

“你還是快點回去吧,我怕你再待下去這裏會暴動的。”苦笑一聲,夜星魂直接下了逐客令。

“好吧好吧,真是的,就那麼不願意和人家多說幾句嗎?那你自己好好休息吧,人家先回去了。”

無限幽怨的看了眼夜星魂,藍星一副被人拋棄的小寵物的可憐表情,頓時讓周圍再度響起一陣口水吞嚥的聲音。而夜星魂更是感到背脊一涼,他能清晰的感受到數十道甚至上百道凌冽的目光正聚焦在自己身上,幾乎將自己生吞活剝。

“你就別再陷害我了,你在多停留幾秒,我可能就沒辦法活着回到我的小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