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紫然想了想,決定先把朱雀重傷到一個不會死,也不會攻擊的境界後,再來挑戰禍鬥。

按禍鬥表現出來的速度來看,紫然最多隻有三十秒時間。

紫然大大的消耗精神力,凝聚出一個火環,這個火環由七十二個火球組成,每一個火球都蘊含着不弱於朱雀火焰的力量。

將火環旋飛出去,目標正是朱雀。

吟!


朱雀感受到火環中的恐怖能量,連忙飛翔閃躲,可紫然花費極大的精神力弄出來的火環,有那麼好閃嗎?

七十二個火球分開,以一種更快的速度,很快追上了朱雀,包圍住朱雀,只是範圍大了些。

火球不約而同的攻向朱雀,在天空炸出一團美麗的火焰。

吟!

朱雀掉落在地上,兩隻翅膀被火球焚壞,不能再飛翔,見朱雀身上的毛有燃燒的跡象,紫然趕緊撲滅這團火,笑話,如果不熄滅,這隻鳥浴火重生了咋辦。

恰好,此刻禍鬥來臨,它跳到朱雀身邊,一隻尾巴搖動,只見朱雀身上的傷竟然肉眼可見的速度痊癒了。

朱雀看着眼前的紫然,一揮翅膀,一陣火浪便向紫然涌來。

紫然隨手化開,一臉懵逼的看着朱雀身上,又一臉懵逼的看着禍鬥。

尼瑪啊,是你修煉了火元素還是我修煉了火元素啊?

紫然飛快的凝聚出一個個火球,攻向兩獸。

不錯,現在已經是非常時刻,如果不能先一步解決這兩隻怪物,那麼只有讓這兩隻怪物分屍自己的份。

然後紫然又懵逼了,因爲,火球被禍鬥吃了,這貨好不悠閒的打了一個飽嗝,又給紫然吐回來了。

紫然擋下自己的火焰,心裏萬分憋屈。

接下來,紫然被兩貨攻擊,精神力消耗極快。

很快,三足烏出現,它像一隻太陽,蒸發着紫然體內的水分,紫然的精神力以一種可怕的速度下降,紫然身體也越來越吃不消。


好吧,是你們逼我使出撒手鐗的了。

紫然用最後的精神力凝聚出一條火龍,只見火龍越來越大,長百米有餘,寬十米。

這一招,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火龍仰天怒吼一聲,其聲震蒼穹,悍天地,威勢逼人。

火龍俯身衝向三隻渺小的小獸。

後來的,紫然不記得了,昏倒前, 豪門歡:冷少的霸寵前妻 ,沒有誰發出叫聲,但紫然,從他們的眼神中看出了嘲諷和同情,這兩種的感情,深深打擊了紫然的自信心。


紫然被傳送出了戰靈祕境。

“宿主挑戰祕境失敗,請回去修養。”

好吧,挑戰失敗了,看來,這次的火元素修煉,是自己草率了。唉。

紫然乘上了回燕京的飛機。

晚上九點,燕京。

紫然下機後是靠走路去別墅的,他想反思自己失敗的原因。

但無論什麼想,都不知道原因,很多人犯了錯,都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


“轟。”

眼前一道閃電劃過,照亮了黑夜與紫然心中的陰霾。

我知道了,自己失敗,是自己的心態原因。

自己覺得祕境可有可無,潛在性的忽略了它的危險程度,於是修煉就是半吊子。

所以,得改了。

一念想通,紫然打車回別墅,再這麼走,走到天亮都走不到別墅,外加紫然是個路癡,自己都不知道跑哪去了。

十點。

“戀雨,開門,我回來啦。”

楚戀雨打開門,接過紫然手中的傘,關切的問道:“然,餓不餓?”

紫然納悶,以前楚戀雨可沒這麼問自己啊?正好自己的確沒吃晚飯,當即答道:“餓了,你給我煮飯麼?”

狂醫廢材妃 ,嘟着嘴,一副不高興的神情。

“怎麼了戀雨?”

紫然看着楚戀雨臉色變的沮喪,不由問道。

“按電視上演的,女的問男的餓不餓,男的會摸女人的頭,說,不餓,你說你餓,還不摸頭,人家也想要摸頭。”

楚戀雨聽見紫然的問語,下意識的回答道,等說完後,臉早已紅的像一塊火紅的焦炭。

紫然恍然大悟,有便宜,怎能不佔......

“戀雨,這個東西叫做平底鍋,這是金魚油,這是冰箱。”

面對一問三不知的楚戀雨,紫然慢悠悠的教着各種東西及其用法,心裏也十分享受這種愉悅,而楚戀雨看着一本正經的紫然,頓時心裏生出了一種自己很笨的感覺,怎麼可能呢,自己在源神大陸,可是一個活“百科全書”耶!

“然,人家是不是很笨啊?”

“怎麼會呢,我家戀雨最聰明瞭。”

“那你出一道題,看看我答不答得上來。”

“額,那給你出一個難一點的吧。”紫然心道,給你出個簡單點的。

“嗯,冬瓜、黃瓜、西瓜、南瓜都能吃,什麼瓜不能吃?”

“血瓜。”

“什麼是血瓜啊?”

“血瓜是一種極陰之物,它是集合了很多人的怨念才長出來的,外形顏色像西瓜,誰吃了誰就能上入天穹,下進九幽,有很強大的力量,但是這種力量是結合吃西瓜的人所有生命來構成的,也就是說,吃了這個瓜,就無法再輪迴,這個瓜沒有解藥。”

“那太遙遠了,要說地球上有的。”

“這個瓜地球上也能長嘛。”

“這個瓜不算,換一個。”紫然心一驚,地球上也能長血瓜!!!

“那,那人家就不知道了。”

楚戀雨不依,向紫然求解,換來的卻是紫然又一次摸頭和一句輕飄飄的“傻瓜”。

“再來一個,這次人家一定能猜中。”

“好,什麼人沒當爸爸就先當公公了?”

“智樹公公。”

“那又是什麼?”

“那是一種只有源神大陸纔有的樹,隨便種,一棵智慧公公可以回答你一個問題,但你得陪它聊三天三夜,還不許睡覺不許問問題,因爲它太嘮叨了,所以我們叫它智樹公公。”

楚戀雨想起小時候自己因爲好奇種了一顆智樹公公,然後被纏住聊了三天三夜的情景,不由打了個寒顫。

“說地球上的。”

“不,不知道。”

“是太監啦。”

源神大陸,好玩的東西挺多的嘛。

“再來!”

“樹上有十隻鳥......”

“不知道。”

“魚缸裏有十條魚......”

“不知道。”

“......”

“不許說了,人家是不是真的很笨啊?”

“哪有,全世界就幾個人回答得出來這個問題,我家戀雨答不出來很正常。”

“嘻嘻,紫然最好了。”

楚戀雨抱着紫然飛快的啄了一口,紅着臉一蹦一跳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這丫頭,紫然摸了摸自己的臉頰,笑了,下午祕籍失敗的事情也隨這一笑而去。

——————分割線——————

紫然穿着睡衣,憋屈的看着眼前這個金色的大門,一覺醒來,這門就擋在自己的眼前,儘管已經從系統那裏知道了這是戰心祕境的大門,可是,尼瑪擋在老子衣櫃前面是鬧哪樣啊?老子還要換衣服啊!!!

算了,紫然一把推開門,慢慢走過去。

眼前場景一變,變成了一個草原,茵茵綠草,朵朵鮮花,蝴蝶飛舞,陽光普照,清涼微風,潺潺流水,一棵參天 大樹,紫然竟然有了一種永遠待在這裏的念頭。

草地中央是一個約有七歲的小男孩,他的雙手搭在腹前,雙眼安詳的閉上,一件短褲和短袖,一個漂亮的髮型,場景竟是說不出的和諧,紫然竟然被這個小男孩所影響,心境變得平和。

男孩睜開眼睛,起身,伸懶腰。

“哥哥,你來了。”

“你是?”

“我?我叫大地,還有另一個名字,叫晴物源。”晴物源笑了,很純粹。

“哥哥,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姓紫,叫紫然。”

極品仙醫在都市 哥哥,你瞭解自己的身份麼?”

“我啊,世界之子咯。”紫然的語氣中不由自主的帶上了優越。

“不是的,哥哥,其實你是一個普通人而已。”晴物源聲音給人的感覺如沐春風,紫然被他否定竟然沒有絲毫的生氣。

“哦?爲什麼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