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熔岩洞裡面納甲土屍聞到火季茅的氣味了,「哦,主人,火季茅帶著人朝著我們這裡來了!」納甲土屍急忙道。

「呃,禁地都敢來了!」江帆詫異道,他沒想到火季茅竟然不顧族裡的規矩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火季茅得知兒子被殺之後,他發狂了!我們還是趕緊想辦法吧!」雪麗紅皺眉道。

江帆十分冷靜,雖然沒有把握打敗火季茅,但是自保沒有問題,可是只怕自己無法保護駱靈珊、木香姑娘、冰花四姐妹等。

他望著熔岩洞,感知到這熔岩洞很大,裡面有很多分叉口,對著眾人道:「我們往熔岩洞裡面走,看看有沒有什麼出口!」

江帆立即帶頭朝著熔岩洞裡面走,其他人緊跟隨江帆背後,他們走了大約三十多米后,熔岩洞出現了十多個分叉洞口。

「哦,這麼分叉洞!太好了!走哪一個呢?」江帆喜悅道,有這麼多分叉洞,只要帶著人進入其中一個洞口,火季茅想找到自己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江帆這個思索的時候,洞裡面傳來火季茅的聲音:「小子,你們是逃不出去的,你們還是乖乖出來投降吧!」

火季茅的聲音很大,聲音在熔岩洞裡面回蕩,根據聲音江帆判斷火季茅距離自己只有三十多米了。來不及考慮進什麼洞了,江帆隨手指著一個洞道:「我們就進這個洞吧!傻蛋,你在前面帶路,我斷後!」

納甲土屍點頭道:「是的,主人!」他立即進入分叉洞里,其他人跟著納甲土屍背後,江帆子啊分叉洞口的主幹道上布置了十幾顆符彈,隨後他進入洞里,躲在在洞口。

江帆等人進入分叉洞沒有多久,火季茅帶著人到了,當他看到那麼多分叉洞,頓時就發毛了,「我靠,這麼多分叉洞,他們進了哪一個洞呢?」火季茅皺眉道。

「族人,這很好辦,讓火靈獸嗅他們氣味,就知道他們走了哪一條洞。」一位族人獻計道。

火季茅點頭道:「嗯,很好,馬上喚出火靈獸!」

一位烈焰火谷的族人念咒,一道光一閃,地面上出現了一隻小狗大小的符獸,樣子十分奇特,紅色腦袋,圓圓的,兩隻圓圓大眼睛,鼻子很長,在地面上嗅著。

躲在洞口的江帆看到了那火靈獸,「我靠,火季茅有火靈手追蹤,幸虧我暗自布置了符彈!」隨即江帆悄悄離開,他沒走出幾米遠,他的背後傳來爆炸聲。

一連串的符彈爆炸,熔岩洞裡面灰塵四起,熔岩洞雖然沒有坍塌,但是掉落不少碎片。最重要的是,火靈獸被炸死了,還有十幾名族人被炸死了,火季茅有火盾防禦,他沒有受傷。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混蛋,不要讓我抓到你們!抓到你們,我一定把你們都烤著吃了!」火季茅怒吼道,他此刻簡直是對江帆等人恨之入骨了。

那名頭目受了點輕傷,「呃,族長,火靈獸死了!」那頭目皺眉道。

「你馬上重新召喚一隻火靈獸!」火季茅氣呼呼道。


「是的,我馬上重新召喚一隻火靈獸!」那頭目再次召喚火靈獸,一道光一閃,一隻火靈獸出現在地面上。

「火靈獸,你去看看這些洞裡面,哪個洞有人進去了!」那頭目對著火靈獸命令道。

火靈獸點了點頭,發出吱吱聲音,就像老鼠叫似的,它嗅著空氣氣味。可是空中裡面散發著灰塵,它聞了幾次都無法辨彆氣味,發出吱吱聲音,在分叉洞口打轉。

「呃,火靈獸好像無法辯解氣味呢!空中灰塵太大了!」那頭目皺眉道。

火季茅氣得直跺腳,「媽的,這小子太狡猾了,我們只有讓火靈獸一個洞一個洞地嗅了!」火季茅無奈道,這辦法是費時間的,但是沒有辦法。

江帆悄悄地在熔岩洞裡面布置幾顆符彈之後,他迅速追趕上了駱靈珊、木香姑娘、冰花四姐妹等人,「哦,主人來了!」納甲土屍急忙道。

「剛才聽到了爆炸聲音,是什麼回事?」駱靈珊驚訝道。

「嘿嘿,我在分叉洞口四周布置了符彈,只要烈焰火谷的人碰到符彈,符彈就會爆炸。火季茅真夠狡猾的,他竟然用火靈獸追蹤我們,結果火靈獸被炸死了!」江帆得意笑道。

雪麗紅皺起眉頭,「哦,你炸死了火靈獸,他們還會召喚另外的火靈獸的,看來他們遲早會找到我們的。」雪麗紅搖頭道。

「呵呵,這個不用擔心,我一路上布置了不少符彈呢,他們就算找到了這個熔岩洞,也別想這麼快追上來的!我們可以利用這段時間找到出口。」江帆笑道。

「這禁地會有出口出去?」雪麗紅搖頭笑道,她覺得不可能有出口出去。

「呵呵,這可說不定,我從這熔岩洞的流向,我感覺到這熔岩洞應該通往什麼地方的。只要我們順著這熔岩洞走,肯定會有出口的。」江帆很有把握笑道。

「江帆,你為什麼確定這禁地有出口呢?」雪麗紅不解道。

「你們應該發覺這熔岩洞與眾不同吧,在烈焰火谷之中的熔岩洞都是炎熱的,唯獨這熔岩洞是陰涼的,這就說明這熔岩洞肯定通往什麼奇特的地方。」江帆解釋道。

駱靈珊點頭笑道:「嗯,我的覺得江帆分析有理,這熔岩洞既然是烈焰火谷的禁地,那肯定是有什麼特殊原因的。」

駱靈珊話音剛落,就聽到傳來砰的聲音,江帆驚訝道:「我靠,這火季茅速度很快啊,就找到我們這座熔岩洞了!看來我們速度要快點了!」

江帆等人沿著熔岩洞快速行走,江帆一邊走著,一邊布置符彈,目的是拖延火季茅的時間。大約走了半個小時之後,眼前又出現了十多個分叉洞口,江帆笑了,「哈哈,這真是天助我們啊!這次我要和火季茅玩躲迷藏!」江帆笑道。

雪麗白不解地望著江帆,「這麼多分叉洞,不知道哪一條是出口呢,你還有心事笑!」雪麗白冷笑道。

江帆露出神秘笑容,他站在分叉洞口觀察一番,然後對著眾人道:「你們從這座熔岩洞走,我們布置好后,隨後追趕你們!」


冰花四姐妹、駱靈珊、木香姑娘、納甲土屍等人走後,江帆立即掏出色蟲珠,在每個洞口撒下的粉末,「嘿嘿,火靈獸只要聞這色蟲珠粉,它就發騷了,就沒有心思去追蹤了!」江帆壞笑道。

一切都布置好后,江帆立即追趕駱靈珊等人去了,他走後沒有多久,火季茅帶著人追趕到了這裡。當他看到這麼多分叉口,不禁罵道:「我靠,又是這麼分叉口,真他媽的操蛋!」

火季茅立即吩咐用火靈獸嗅氣味,火靈獸嗅到了色蟲珠粉末之中,它立即渾身發熱,燥熱不安了,就在洞口扭動起來,發出吱吱叫聲。


「呃,這火靈獸是怎麼了?」火季茅驚訝道。

那頭目搖頭道:「呃,不知道怎麼回事啊?」他伸手去拍火靈獸,火靈獸發毛了對著他胳膊就是狠狠一口咬下。

「啊!」那頭目慘叫起來,他急忙後退,「我靠,這火靈獸怎麼咬人啊?」那頭目吃驚道。

火季茅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急忙擺手道:「快把這火靈獸送回去,另外召喚出火靈獸來!」

那頭目立即點頭道:「好的,我馬上重新召喚火靈獸!」他默念咒語,迅速把火靈獸送回,接著又念咒召喚火靈獸。

召喚出新的火靈獸,在洞口聞了片刻之中,也是一樣地在洞口扭來扭去的,那頭目頓時傻眼了,「呃,這是怎麼回事?這火靈獸也這樣了!」那頭目驚訝道。

火季茅氣得踢了火靈獸一腳,「去你的媽的,就知道扭來扭去!馬上送回去,再召喚!」火季茅大罵道。

那頭目急忙把火靈獸送回去,再次召喚新的火靈獸,結果還是一樣,這回他傻眼了,「呃,族長,這火靈獸不知道犯什麼病了!」那頭目皺眉道。

火季茅在洞口望著,他趴在地面上仔細查看,「呃,看來地面上撒了什麼東西吧!」火季茅手指捻起黃色粉末,放在鼻子聞了聞。

「呃,這是什麼粉末?」火季茅驚訝道,他聞到一股奇怪的氣味。

「哦,這洞口都撒了這種粉末,難怪火靈獸不正常了,肯定是這黃色粉末的問題!」那頭目也捻起粉末在鼻子前聞著。

火季茅點了點頭,對著那些族人揮手道:「你們快去把洞口的粉末全面清除了!」

那些烈焰火谷的族人立即去清除洞口的黃色粉末,片刻之中,那些黃色粉末全部清除了。火季茅剛想說話,他感覺渾身發熱,「呃,怎麼發熱了呢?」火季茅驚訝道。

「哦,我怎麼也發熱呢?而且口乾舌燥的,這是怎麼回事?」那頭目驚訝道。

火季茅大吃一驚,因為他也有這種癥狀,「我靠,這粉末肯定有問題啊!」他感覺渾身十分難受,很想和女人親熱的衝動。

「哦,我好難受啊!」那頭目望著火季茅,他眼睛發花了,眼前的火季茅變成了一位美女。

火季茅口乾舌燥的,他也是眼睛發花了,看到眼前的那頭目變成了自己老婆,「哦,老婆,我們親熱一下!」火季茅一把摟住了那頭目。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那頭目笑呵呵道:「哦,美女,你投懷送抱了,那我不客氣了!」他眼睛放光,口水流了出來。

火季茅和那頭目兩人立即摟住親熱起來,一旁的族人頓時大吃一驚,「呃,這族長和隊長怎麼親熱起來了?難道他們有基情啊?」

不僅如此,火季茅和那頭目兩人越來越恐怖了,兩人既然互相扯腰間的獸皮了。一旁的族人急忙拉著火季茅和那頭目,「哦,族長,你們這是怎麼了?」

「嘿嘿,老婆,你用嘴巴,我喜歡你的嘴!」火季茅笑呵呵地按住了那頭目的頭。

「呃,族長,他不是您老婆,您搞錯了!」一旁的族人立即驚呼道,急忙拉開他們,可是火季茅和那頭目兩人迎上摟抱在一起了。

色蟲珠粉的藥力太霸道了,火季茅和那頭目兩人都失去了理智,後來那些族人實在沒辦法了,只好把他們分開,兩人還互相飛媚眼呢。

江帆趕上了駱靈珊、木香姑娘、冰花四姐妹等人,看到江帆一臉的壞笑,就知道他肯定是想出什麼整人的法子了。

「江帆,你在洞口搞了什麼名堂?」駱靈珊望著江帆好奇道。

「嘿嘿,也沒什麼,就是撒了點藥粉而已。」江帆笑道。

「哦,你撒了什麼藥粉?」駱靈珊驚訝道。

「嘿嘿,也就是色蟲珠的粉末,沒什麼了!」江帆輕飄飄地笑道。

駱靈珊露出好奇之色,不但她,木香姑娘和冰花四姐妹也十分好奇,「哦,什麼是色蟲珠粉末了?」駱靈珊不解地望著江帆。

「嘿嘿,這個小的知道!色蟲珠粉末是色蟲的內丹,這粉末老霸道了!符獸聞了就發騷,人聞了也發騷,而且是無法控制住呢!」納甲土屍壞笑道。

駱靈珊臉微紅,「哎呀,你身上怎麼攜帶這無聊的東西啊!你這人太壞了!」駱靈珊搖頭道。

「嘿嘿,色蟲珠可是好東西,是居家旅行,男人必備的防身必備之物呢!」江帆笑嘻嘻道。

冰花四姐妹心裡暗驚,想到上次江帆整蠱自己的時候,沒有拿出色蟲珠粉末,要不然四姐妹就更加出醜了。可是她們想到江帆在她們身上的畫的畫,她們心裡就十分生氣,這讓她們太難堪了。

「這色蟲珠的粉末有這麼厲害嗎?」木香姑娘有點不相信地望著江帆。

江帆望著木香姑娘,「嘿嘿,木香,要不給你聞聞看看你是不是發騷?」江帆壞笑道。

木香姑娘臉羞紅瞪著江帆道:「去你的,我才不嘗試呢!」

江帆等人一路說話,不自不覺走了半個多小時,前面不遠地方露出亮光,「哦,前面有亮光,肯定是出口了!」江帆喜悅道。

「哦,主人,小的聞到水和植物的氣息了!」納甲土屍喜悅道。

江帆等人快速地朝著亮光奔跑,片刻之後,他們出了洞口,眼前出了一座水池,池子里都是綠色的植物。水池中間是一朵巨大的粉紅色的花骨朵,花骨朵大約四米多高,含苞待放。

池子旁邊有一棵三十多米高的樹,那樹模樣很像芭蕉樹,綠色大葉子,樹榦是翠綠色,樣子十分養眼。

「哦,這裡竟然有水池,還有一顆綠色的樹呢!這真是太奇妙了!」駱靈珊驚呼道。

眾人靠近水池,駱靈珊手指著水池中間的花骨朵驚訝道:「哦,這水池裡是什麼花呀,花骨朵都這麼大呢!」

江帆望著冰花四姐妹微笑道:「哦,你們四姐妹生活在這一帶,你們應該認識這花吧?」

雪麗紅搖頭道:「我們姐妹也沒有看到過這種奇怪的花呢!」

「哦,這是什麼花呢?如果盛開了一定很好看的!」駱靈珊好奇道。

她話音剛落,只見水池裡的花盛開了,「哦,花盛開了!」木香姑娘驚呼道。

只見水池之中的那朵花開了,花房打開,從了裡面走出一位粉紅色的女子出來,所有人都驚呆了,「呃,這花裡面怎麼有人啊!」駱靈珊驚呼道。

那女子大約十七八歲,身上沒有穿衣服,身前只是用花瓣遮掩,腰間是綠色葉子編織的裙子。那女人衣服女僕打扮,她看到了江帆等人十分吃驚,「你們是什麼人?」那女子吃驚道。

「呃,你是什麼人?是花仙子嗎?」江帆吃驚道,從花骨朵裡面走出女人,她應該是花仙子吧。

那女子露出驚訝之色,「什麼花仙子?我是火精靈舒麗莎,我在這守護著我的主人,你們是怎麼到這裡來的?」那女子驚訝道。

「呃,你是火精靈啊!」江帆吃驚道。

「哦,你是火精靈,你難道是火靈族的精靈?」木香姑娘吃驚道,她本身就是精靈,她知道火靈族,那可是很多年前就失蹤的異族。

火精靈舒麗莎吃驚地望著木香姑娘,「你怎麼知道火靈族?」火精靈舒麗莎驚訝道。

「我是神族的精靈木香,你應該知道吧?」木香姑娘微笑道。

火精靈舒麗莎露出驚訝之色,「你,你是神族精靈啊,難怪你知道我火靈族了!」火精靈舒麗莎點頭道。

木香姑娘望著火精靈舒麗莎,「你主人怎麼了?你為何守護她呢?」木香姑娘不解道。

火精靈舒麗莎露出悲傷之色,「我主人在很多年前被火蠑獸打傷了,她在花房裡面養傷呢!」火精靈舒麗莎皺眉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