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郝仁說道:「這十萬算給你零花的,以後如果傳遞什麼有價值的信息,我會給你更多的獎勵!」

馬奔連連點頭:「一定,一定!」

郝仁最後說道:「以後,每月的這個時候,我都打你的電話,我們找個隱蔽的地方,我給你解了暗勁。如果你表現得好,或者提供了什麼重要的消息,我會考慮一次性解除你穴道上的全部暗勁!」

馬奔唯唯連聲,然後向郝仁告辭,繞了一圈以免讓人看到他與郝仁說話的一幕,這才走到他的「福特」車前,開上車去追姓陶的黑小子了。

郝仁這才再次回到宣萱的別墅前。他攀著窗外的護欄,身子輕盈如貓,敏捷地爬上樓頂。在那邊,他找到八個銅質的八卦鏡。


這幾個八卦鏡也被布置在八卦的方位,它們之間互相反射著陽光,衍生出一縷氤氳之氣,看著似乎有一種神秘的力量。

郝仁猜測,這種神秘的力量就作用在別墅的內部空間,只要他一進去,可能就會出現那天晚上在龍城機械廠的情形,象那個女的一樣被困在裡面。

郝仁繞著邊兒,來到東南角的一個銅鏡前——他必須繞著走,萬一走進了八面銅鏡圍成的區域,自己也會陷入陣中——然後,他將那面原本插在牆體內的銅鏡拔了出來,收入羽絨服的口袋。

銅鏡組成的八卦陣少了一個,陣法的威力立即大打折扣,原先氤氳的霧氣立即變得淡了許多。

「有效果了!」郝仁一陣興奮,立即加快速度,把另外幾個銅鏡也都收了起來。

做完這些,郝仁仍然不放心,又伏在房頂,再次真氣輸入牆體,把別墅內的所有角落都審視一遍,確定沒有關於陣法的東西,這才放心。

大功告成,郝仁覺得可以走了。但是真要是就此離開,他又有點不舍。這裡畢竟是宣萱的家,萬一要是能從房間里找到關於宣萱的資料,或者找到宣萱現在的藏身之所,豈不是很好?

想到這裡,郝仁拉開別墅的窗戶,跳了進去。他先在客廳看了看,然後直奔卧室。別墅的每一層都有卧室,他不知道哪一個才是宣萱住過的,只能一間一間的搜尋了。

很遺憾,郝仁除了在房間里體會一下宣萱的體香,關於宣萱去向的資料,他一件也沒找到。臨走前,他突然想到:「宣萱不在家,她的法拉利還在車庫裡閑著,我還不如開回家了。」他的駕照雖然還沒有拿到手,但是這年頭,警察很少查豪車車主的駕照。

車庫的卷閘門是遙控門,如果沒有鑰匙,那就只有從車庫裡面按按鈕了。車庫正好有一個小門通向客廳,郝仁就從那個小門進入車庫。

優雅的法拉利靜靜地停在那裡,郝仁禁不住用手撫摸著車身。「幾百萬的車,錢真沒白花,真漂亮!咦,這是誰睡在車裡?」 但……

怎麼喚醒?

林風眉頭微簇,卻是有些犯難了。

當日接收幽冥號,身具幽冥印,對幽冥號自己很是熟悉,但如何啟動,如何喚醒,如何修理自己卻一竅不通。多多也未曾教過自己,幽冥號若耗盡能源該如何做,自己唯一知道的是『星源力』。

「唔……」微是沉吟,林風若有所思。

一時間卻也一個頭兩個大,倏地長吁口氣,心中已然有了答案。

唯有走一步,算一步。

「幽冥印!」林風眼眸霎亮,緩緩的一絲魂力流入,卻是沒有半點反應。正如之前自己所做過的一樣,幽冥印耗盡能源完全沉睡,自己自然感覺不到它的存在。

再來!

依舊失敗。

再嘗試!

林風目光炯然,心之堅定。

魂力的滲透而入,一次又一次,然右手上的幽冥印依然沒有半點動靜。

卻也在意料之中。

「試試其它。」林風暗是點頭。

「幽冥印既以星源力為能源,說不定對星源力會有感應。」林風暗道,霎時間星源力便往右手處集中,自己的星源力同樣屬於星源力的一種,只是比起星源石中所蘊含的星源力,能量層次低了一層。

但,眼下起碼能一試究竟!

「嘩!~」眼眸微亮,林風心之雀動。

有反應!

確實有反應。

嘴角划起一抹喜色,林風右手不自覺的緊繃。

星源力的進入,彷彿感覺到一股龐大力量,那好似黑洞一般,自己星源力主動彙集而入,霎時間便被幽冥印完全吸收。心與心之間的交流。魂與魂之間的契合,仿如架起一座橋樑。

幽冥印,終於有反應了!

「很好。」林風微然而笑。

正如自己所預料的,幽冥號對星源力的需求是實等實的。

只不過自己星源力霎時間的消耗,被吸至一空,但幽冥號卻如曇花一現般。霎時間又是熄滅。無論彙集多少星源力,都如細沙填海,完全不夠用。

「果然,需要的量不是一般的多。」林風暗忖。

眨眼,自己體內便是耗去足足一大半星源力,而對幽冥號來說僅僅只是滄海一粟。

「我的星源力能量層次畢竟低,而且相當稀少。」林風點了點頭,此時此刻試驗中也是明白了幽冥號啟動的方法,雖並非正確。但起碼是一條路,眼下能走。

「引動巫幣中的『星源力』,以我自身為載體,進入幽冥號。」

「就這樣,開始。」

林風心之確定。

很多事,唯是一試才知。

密室中。

一座座巫幣之山,堆積的相當恐怖。

足足五十億的巫幣,蘊藏著難以想像的『星源力』能量。這些並非聖王級別的星源力,而是真正屬於星空層次。乾淨而純潔的能量。蘊藏在這些巫幣中含量雖小,然巫幣的數量卻相當恐怖。

「噝!~」林風眼眸炯亮。

力量包裹,一絲星源力的引動,霎時將一枚『1000』數額的巫幣吸收而入。

星源力進入自己右手,引導入幽冥印所在,剎那間如流水般潺潺而去。一發不可收拾,速度相當之快。幾乎眨眼間,那數額『1000』的巫幣便黯然失色,變成一塊廢銅爛鐵,不止蜷縮一團。更是再無能量。

相當的暴殄天物。

1000巫幣對絕大多數閻皇城武者而言,都是一個巨大的數目。

但眼下,卻只是一個試驗品。

「能承受。」林風微笑點頭。

自己最擔心的便是右手承受不住這強大的星源力能量,哪怕自己的身體只是載體。載體不夠強壯便會被龐大的力量衝垮,屆時麻煩就大了,好在自己擔憂的情況並未出現,幽冥印的吸收速度相當之快,幾乎引動巫幣星源力的瞬間,便被吸收一空。

就好似一根水管,哪怕有龐大的水源,然只要吸收速度夠快,那麼水源就算再多再大都沒問題。

撐不破!

「繼續!」林風眼眸卓亮。

1000數額的巫幣,並非最大,尚有一萬數額,十萬數額,甚至百萬的數額。

再試!

膽有多大,成功幾率就有多高。

「嘩~~」星光璀璨,林風雙瞳徐徐綻亮,手中那飽含著充沛星源力的百萬數額巫幣化作一片廢銅爛鐵,再無價值。然右手上的幽冥印第一次有了反應,哪怕只是微弱到極點的反應,但足以說明一件事——

這個方法是有效的!

微然而笑,林風信心更是充足。

只要找對了路,剩下的便是時間問題,只要按著這條路耐心的走下去便可。

雙眸望著這足足五十億巫幣的巨大『山脈』,雖是相當繁瑣的任務,但同樣充滿希望和期待。不需要再多做些什麼,只要一點一點『融化』這些巫幣便可。




三天,眨眼而逝。

短短三天,對蝕九陰和奎屠來說無疑是難熬的。

結果,亦是相當的殘酷。

林風,並未出現。

卻不知是識破他們的詭計還是臨時反悔不想賣了,又或者發生了點什麼?

不得而知。

「記住,只可軟的來,不得硬碰。」蝕九陰幽然道,「林風此人吃軟不吃硬,再者得罪他對我們來說並沒有什麼好處,把他騙來巫族境才是真正目的。」

「我明白。」奎屠應聲。

蝕九陰點點頭:「另外,此事秘密進行,不要讓第三個人知道。」

「好。」奎屠目光錚然。

「去。」蝕九陰揮揮手,眼眸深然,「給我帶回個好消息。」

「儘力而為。」奎屠沉然一笑。

芎御苑,密室。

融合。已是進入尾聲。

密室內巨大的巫幣山脈,如今只剩幾座小山峰,而且都是數額不大的巫幣。超出四十五億的巫幣已是完全報廢,其中星源力更如沙堆積全部化作能量,充入幽冥號之中。

巫幣中所蘊含的星源力雖微小到極致,遠及不上正常星源石。然……

數量,卻彌補了質量。

就好似純度為100的黃金一小塊,和純度只有0.001%的粗金石,卻有好幾座山脈一樣,真正提煉出的『金』之比例,後者遠超前者,如今便是如此。

接近四十七億的巫幣消耗,幽冥號已然蠢蠢欲動。

林風目光完全璨亮。

心之感應極盛!

「快了,就快了。」林風輕抿嘴唇。極感心喜。

自己之前所估計的一點也沒錯,五十億巫幣所蘊含的星源力剛好足夠幽冥號啟動。每一次的吸收,就好似讓的幽冥號飽和一分,加滿了能量,距離那條『衡量之線』已是越來越近。


四十七億整!

「到了,到了!」林風雙眸完全睜大,精光爍爍。

驚喜交加,自己等待了許久終是收穫果實。幽冥號的感應第一次有了反應,與自己魂之交流彷彿就在身邊。熟悉感應浮現心頭。那是一種魂之契合感覺,林風心之所動。

「嘩!~」右手幽冥印閃動,林風身影霎時消失。

「我回來了。」林風輕然開口。

悠悠的聲音,帶著喜悅和興奮,環盪在這個巨大船艙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