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閉上眼,都能想像得到那如地獄般的畫面。

「唉。」林風輕嘆一聲,也能想像得到。


誰都知道,第一戰最為關乎士氣,妖族必定竭盡全力。

巫族,卻這般對待。

「應該是示敵以弱。」舜聲音微是嘶啞。「巫皇很清楚,正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妖族新統領上位,在一開始必定展開猛攻。在此刻硬碰硬。絕非明智做法,而最佳的方案便是像現在這樣……」

「送點『無關緊要』的食物,讓那些冷血野獸填飽肚子。」

眾人面色鐵青。

但所有人都明白,舜所言是正解。

相比起巫族和古族,人族本就是可有可無的棋子。說難聽點,就是巫族所圈養的——

奴隸!

「好了,大家也毋須再氣,這改變不了什麼。」林風目光冷峻,心之冷靜。

雖然自己此刻也很氣惱。但這樣的格局存在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一年兩年,打從第一次巫妖之戰時便已是如此。人族,本就作為消耗妖族力量而存在,何來地位可言?

「路,是他們自己選的,我們無從干預。」舜插嘴道。

「既然選擇了這條路,便該承受後果,千萬年來,我們人族的『奴性』太強了。」

「只要巫族開口,一個個便自告奮勇組成人類聯盟,妄圖得到重視,太幼稚!當日他們若能連成一線,共同策反巫族,巫族頂多殺一儆百,難不成敢在妖族窺覷下和我們人族發動戰爭?」

「為何我們南方域堅持獨立自主,閉關鎖域?便因為此。今日的局面,說句不好聽的……」

「是他們咎由自取。」

舜的聲音,如沉石落地。

話粗理不粗。

「舜說的沒錯,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林風正色道,環望眾人,「沒什麼好難受的,我們若只會自怨自艾,無謂的同情。假以時日,下一個遭殃的只會是我們自己,到時候誰來同情我們?」

眾聖者目光望向林風,面色稍緩,微微點頭。

前車可鑒!

「唯有不斷變強,才能真正掌控自己的命運。」

「好了,大家放緩心情,加油!」

林風對眾人打氣道,和舜對望了一眼,心有靈犀的點了點頭。

在某種程度上,兩人早已有了共識。

「表現不錯。」舜洒然而笑。

「盡我所能罷了。」林風淡然一笑,望向舜,「你怎麼看?」

舜目光輕嶙,徐徐道,「站在人族的立場,巫族所為確實令人髮指不齒,但站在整場戰爭的角度來看,巫族這麼做也是無可厚非。」頓了一頓,舜輕道,「巫皇老謀深算,雖然這一次妖族實力空前的強大,但我相信巫族決不會輕易言敗。」

林風點點頭,「我也覺得是。」

巫皇,畢竟經歷過第二次巫妖之戰,決非普通。

經歷過這樣一場勝戰,他自知整場戰爭彼此實力優劣,該怎麼打才有更大幾率贏得最後勝利。畢竟,一場戰爭所看的不是一個兩個局部的戰鬥,而是統領整個族群,看誰能笑到最後。

「戰局如何,其實真的和我們已經沒太大關係。」舜徐徐道。

「是啊。」林風輕嘆。

無論誰贏,對南方域來說都沒有好處。

就好似賭大小,南方域眼下的『壓注』,是平局。

唯有兩敗俱傷,才有南方域生存的空間,當然,還有另一種可能,那便是南方域的實力超出巫族或是妖族,但…可能么?

「時間拖的越長越好。」舜正色道。

「局勢越亂,對我們越有利。」林風點頭附和。

相比起其它聖者,自己和舜的想法,思維更為接近,有著一致性。

「我打算再次去拜訪天機聖主一趟。」舜望向林風。

「我就不去了。」林風笑著搖了搖頭,「如你所言,抓緊時間提升實力。」

「加油了。」

「你也是。」

兩人相視而笑。一切盡在不言之中。

桃源並沒有多大事情。

舜的離去,亦是安排的井井有條,將桃源之事交託給炎王。而魯王則負責與其它聖者繼續溝通。相比起炎王,魯王更加理性人脈更佳。為彌補之前的『失誤』,魯王亦是相當盡職,一個個痛陳厲害,說的連嘴巴都幹了。

而林風,則再次進入迷竹陣,重返踏星府。


如今,提升實力是為重中之重!

「瓊樓玉宇……」林風眼眸輕灼。望向踏星府正中央。

前方,是一片如水晶般的宮殿璨亮生輝,按舜所言留下踏星府的星空強者,所有秘密都在這瓊樓玉宇之中。瓊樓玉宇的重要性。遠超其它任何存在,無可取代。

「到底,會有什麼樣的秘密?」林風頗感好奇。

比火蓮台,養心池,星光道更為珍貴的存在。若說自己不好奇那是騙人的。

瓊樓玉宇的四周,一層透明色的光壁閃亮,光線的折射五光十色,絢麗繽紛,直指瓊樓玉宇。

戕!

林風手中紫晶槍頓現。

緊握著紫晶槍。身體外凝現出一片璀璨光澤。雷光閃電,雷錃鎧甲再是出現,額頭上的獨角閃動雷芒,與紫晶槍完美相結合。「錚!」紫晶槍衝天而起,雷之力量爆現。

鏘!直刺而出。

林風眼眸深然,擁有雷錃鎧甲,擁有雷之力量,這是紫晶槍最強的狀態!

但……

「蓬!」劇烈撞擊,前方彷彿撞到一堵牆般,林風悶哼一聲,鏗鏘絕耳的震鳴聲瞬時將身體彈開。光壁耀然閃動,完全沒有破損感覺,林風心之一沉,手臂幾乎發麻。


「好強的防禦。」心之一凜,林風遙落在後方,面色難看。

分身這一槍,固然不如『雲起』,但相比起本體的攻擊,只強不弱。

然,這層光壁卻連半點都未是破損。若非分身體質足夠強橫,這一槍光反作用力恐怕都足夠自己喝一壺。輕呼一口氣,林風面色微微凝聚,平定心神。

越難,越有挑戰!

「再來!」林風眼眸亮起。

身體如光箭般疾射而出,再一次爆發力量。

擁有雷錃鎧甲,不止將雷之力量升華,更是在身體外部凝聚一分防禦力。之前的反作用力之所以能毫髮無傷,不僅因為分身體質的強橫,雷錃鎧甲同樣要記上一功。

「蓬!」再一次撞擊。

林風如斷線風箏般,再是被彈開。

「再來!」林風毫不退縮。

……

「我就偏不信邪!」林風目光灼然。

……

一次又一次。

失敗,並未阻撓林風。

卻也是倔脾氣,和這片五光十色的光壁『斗』了起來。

反正傷不到分身半分半毫,失敗算什麼,就當練槍。更何況,能試探一下這面防禦光壁是否有破綻,有弱點,正如陣法一樣,不去嘗試永遠找不到陣法真正奧秘所在。

十次不行,一百次。

一百次不行,那就一千次!一萬次!

「蓬!」

「蓬!!」

「蓬!!!」

……

一次次的嘗試,林風極是執著。


每一次的攻擊感覺都讓自己變強一分,目光炯然,緊握著紫晶槍,林風心中感到一分戰意濃濃。紫色的光芒耀眼,握著紫晶槍心連動在一起,一種莫名感覺油然而生,彷彿與紫晶槍的溝通又是近了一步。

「槍法意境?」林風心之一動,眼眸輕亮。

… 卻是得來全不費功夫,沒想到一直沉寂的槍法境界,儼然有了突破跡象。

心之感應,無比的濃郁。

「是『雲起』的關係。」林風再是握住紫晶槍。

隱隱中,下一層槍法境界的感覺,有點像雲起施展的那種感覺,但仍差了許多。

證明當日雲槍聖主所傳授的『槍法境界』,更要高一等。

但眼下,起碼自己有一個躍升的進步!

「嘩!~」林風閉上眼睛,心之沉浸入其中。

那種槍的質感,與周圍天地的聯繫,就好似慢慢匯聚在自己身體周圍,感覺越來越是深刻。緊握著紫晶槍,心中戰意和力量完全被激發而出,周圍的空間感覺越來越薄弱。

啪!林風睜開雙眼。

前方的天地,似乎變的模糊。

眼前的紫晶槍變的更加濃郁,色彩燦爛,紫色耀光衝突起天穹,林風猛的跨出那一步,伴隨著『轟隆』雷聲震鳴,紫晶槍帶著狂暴氣焰如隕石轟落,雷光四射。

「砰!!!」重若千鈞的一擊。

同樣的一槍,因為槍法境界的不同,有著孑然不同的威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