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啊!”

只見凌峯爆喝一聲,沒有受傷的左腳用力向前面的牆沿一蹬!瞬間,這個人就脫離了扶手!

也就在一時間,忍者乙是感覺一股難以用言語表明的強大吸力瞬間形成,讓他正在用力的身體突然就是一個詛列!

等到他站定並向前方望去的同時不由的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敢置信!

猩紅!猩紅色的瞳孔!

也就是在那一瞬間,忍者乙感覺自己似乎又回到了當年他執行死亡任務時那血腥的場景!

雖然只是一瞬間,但他還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壓!

忍者之中的等級分爲學前忍者,下忍,中忍,上忍,地忍,天忍,最後是影!


而每個階層的實力是不等量遞增的!

此時忍者乙居然驚訝的發現眼前的這個男子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即使是一般的地忍也不能夠睥睨的!

不過這卻不是忍者乙真正驚訝的原因!

他真正驚訝的是眼前的這個男子居然在沒有依靠半點外力扶持下甲漂浮在了空中!

漂浮耶!

那是這有天忍級別的人物纔會使出的忍術!這個男的到底是誰?他的實力只不是真的是天忍級別!如果是的話,那自己還打個毛啊?

一箇中忍,去打一個天忍,那不是拿雞蛋去砰鑽石嗎?

不對!

也就是在猶豫的一瞬間,忍者乙就推翻了自己的定論了,假如他真的是天忍,那他根本就不會被自己和同伴所傷,就算是地忍也不會,或許他只會單一的漂浮術吧!

這也不奇怪,作爲一個忍者,這些事情他見多了!

想到這些,忍者乙瞬間進入了備戰狀態!

而此時的兩個技術人員早就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呆了,愣愣的站在那邊看着半空中漂浮的凌峯,連門的忘了打開了!

此時,凌峯還在沉寂在可以控制自己的身體漂浮在空中的喜悅中,因爲他已經可以隨心所欲的控制那一份戾氣了,不會在向以前那樣,陷入瘋狂,不過在感應到忍者舉動的一瞬間就立即回過神來,他可不想改自己來個安樂死啊!

此時,獲得意外驚喜的凌峯信心大增!

就見他凌空一個旋轉,手中反握的手裏劍帶着一個閃亮的白色半圓弧度,直接逼向了忍者乙,速度快到了極限。

“八噶!”忍者乙怒罵一句,舉着手裏劍迎了上來,他的瞬移一點也不會輸給凌峯,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叮……”地一聲金屬交碰的脆響!光芒閃爍,火花閃現!

也就在那一瞬間,兩人同時倒飛而出,按說忍者只是箇中忍而已,而且有隻剩下了一個人,根本就不是凌峯的對手,他的力氣更沒有凌峯大!

不過鑑於凌峯已經多處受傷,在出這招時又是踩在虛空之中的,而忍者乙卻是腳踏實地,而且完好無損!

姑,這一擊交擊誰也沒有討得半點便宜!

當然,凌峯剛剛如果選擇在地上發動攻擊的話,那忍者就必敗無疑!

不過還有件事你們別忘了!凌峯的右腳已經受了傷,單腳發力在力量上根本就不是忍者乙的對手,凌峯不傻,更不會做出傻事!

此時的凌峯還漂浮在半空之中,而忍者乙則是退到了控制室的門邊!

“八嘎,你們兩個還在等什麼?”此時見到身邊的兩個技術人員忍者乙怒吼了一聲。

“砰砰砰……”被忍者這麼一喝,傻楞着的技術人員如夢初醒,手中的手槍終於怒吼了起來。

“啪啪啪……”子彈濺着牆壁上石灰,嗖嗖地在凌峯耳邊響起!

糟了,媽的,狗日的!

突然凌峯心中暗罵一聲,慌忙中凌峯居然發現此時另外一個技術人員正按着控制大門的密碼!

此時的凌峯想出手製止,然而卻分身無術啊!

“啪!”一聲清晰的開門聲摻雜在絡繹不絕的槍聲裏響起!

凌峯最不想見到的一幕出現了,鐵門在技術人員的推移中緩緩的打開!

麥小麥啊麥小麥,你一定要藏好啊!半空之中,凌峯心中暗暗祈禱!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麼在面對槍林彈雨的時候自己還會去想裏面的那個女孩! “砰砰砰!”連續的槍聲不斷繼續着!

咦?不對勁啊!

此時快速躲避着槍擊的凌峯突然從那不似那麼密集的槍聲之中聽到了一絲絲不對勁!

兩把槍……不三把槍的聲音!

向自己開槍的只有一個人啊!

等等……糟了!

凌峯突然意識到,難道是進去的那個技術人員這麼快就找到了麥小麥,並對她開槍了?

靠!凌峯心中一驚,也不在去多想些什麼,在躲避開又一顆子彈之後瞬間掉轉了方向,打算去取剛剛夾在背後的手槍!此時的他已經管不了什麼一萬萬一了,先幹掉眼前的兩個混蛋再說!

然而但他的手在觸摸到自己的後背時,一顆滾燙的心瞬間就冷了下來了!

手槍沒了!

可能是剛剛與兩名忍者拼殺時遺落了!

草!完蛋了,此時的凌峯眼神快速瞥過技術人員與忍者乙,果然,槍在他們手上!

而兩把手槍的槍口恰恰封住了自己的前後路!

死?要死了嗎?

不行,堂堂一代天驕,怎麼可能會死在這兩個無名小卒手上!

雖然身受重傷,在第一時間,凌峯還是運起了異能,在自己身前一尺之處形成了一個厚實的風遁!

假如此時凌峯沒有受傷,緊緊一把手槍根本就對他造成不了任何的威脅,但那只是假如!

事實上他確實已經受了傷了,而且是重傷,右肩上那快要癒合的貫穿傷因爲剛剛的劇烈運動已經再次撕裂了,此時正冒着濃濃的血液,原本軍綠色的迷彩服也被汗水與血水浸透!

上衣的正胸前有着幾道刀劃過的皮外傷,不深,但看起來有些滲人!

而右腿上的傷幾乎讓凌峯成了瘸子,此時的他只能依靠着一隻腳支撐着身體,這一切的一切加起來給凌峯帶來的不便可想而知了!

因爲受傷的原因,此時凌峯形成的風遁雖然厚,不過凌峯自己卻感覺的出來,它絕對是擋不住如此近距離的子彈穿透力!

但即使是這樣,即使是他看得透徹,要他放棄抵抗,不可能!就算是做夢也不可能!

而此時的技術人員與忍者乙雖然感覺到了眼前的這個男人面前有股莫名的能量,不過任誰也不相信這破東西還能抵擋得住自己手中的手槍!

同一時間,技術人員與忍者乙那黑布蒙着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絲勝利的喜悅……

定位,瞄準,扣動扳機……

一切的一切都會在0,001秒之後結束!

然而上天似乎還是不想這麼快就讓他們獲勝!

就在這0.001秒來臨之前,一隻小麥色的小手突然出現在了三人的面前,這隻手勇敢地托起了技術人員手中的槍,向上擡去!而這隻手的主人的身體也在同一時刻撞向了技術人員身旁的忍者乙!

麥小麥,是麥小麥的身影!

“砰砰砰砰……”連續的槍聲再一次的響起!

不過事情就再也沒有按照原有的劇情發展了,一顆顆金黃色的子彈脫離了槍膛卻沒有按照設想打進凌峯的身體!


“草!”此情此景,誰還矜持得了啊!只見技術人員怒罵了一聲,立即和麥小麥扭打起來。

機會來了!作爲一個專業的特工是絕對不會放棄希望的,即使是在剛剛那種情況下凌峯依然保持着備戰狀態!

在麥小麥的突然干擾下,凌峯獲得了短暫的喘息,也就是這短暫的喘息已經足以註定忍者乙與技術人員的命運了!

在忍者還未站定的之時,凌峯就發動了攻擊!只見他身形再次一閃,瞬間就靠近了忍者乙,也就在同一時間,凌峯手中的匕首準確地抹向忍者乙的咽喉,寒光閃爍,帶着風聲!

此時的忍者在感覺到背後的風聲之時,瞬間就感覺到了危險,口中默唸術語。

凌峯知道他又想依靠瞬移逃離自己的攻擊了!

然而這一次,凌峯卻不再給他機會了!


上前!貼住!勒頸!割喉!

“滋啦”,匕首切開了忍者乙纏住脖子的黑布,一道血箭瞬間噴涌而出,直接濺出了一副唯美的“落櫻花”!

一切的一切是那樣的一氣呵成!

這忍者乙或許永遠也想不到自己的死居然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小女子所一手造成的!

其實他完全可避免一死的,甚至還有那麼一絲絲概率要凌峯的命的,怪就怪他太過於得意忘形,急功近利了!

如果當時他稍微有一點的防範之心,凌峯相信他絕對不會被一個小女子撞一個詛冽的!而凌峯更不可能輕而易舉的就要了他的命!要知道單單瞬移這一套忍術就夠凌峯受得了!

狹窄的小道上,凌峯解決了忍者,也在同一時間,凌峯發現,臺階上邊的麥小麥卻發生了危險。

只見嗎技術人員猛地一腳踹在了麥小麥小腿上,麥小麥頓時站立不住,身體也歪倒了下去,可是她的手卻依然死死抓住技術人員的槍口,把技術人員也拉得踉蹌地衝下臺階。

“你找死!”見到這一幕,凌峯怒喝一聲,身體猛地就彈了過去,手中的匕首帶着森寒的光芒,奇快無比地對着技術人員的後背刺了出去。

“哧!”匕首刺破衣服,刺破人體的聲音響起,凌峯清晰感覺到了匕首尖傳來的心臟跳動。

“你沒事吧!”不再去理會地上正漸漸失去生機的技術人員,凌峯立即上前,扶起倒地掙扎着起來的麥小麥!

“沒……沒事!”麥小麥有些勉強的擡起了頭,有氣無力的應了一聲!


聽到麥小麥的回答,凌峯也終於鬆了一口氣:“沒事就好!走,我扶你到裏邊休息一下吧!”凌峯柔聲說道!

小姑娘這次的表現很英勇,要不是她,恐怕自己剛剛多半就交代在這裏了!等出去了,自己一定要好好多謝她才行!

至於剛剛進去的那個技術人員,凌峯相信他一定是死在了小姑娘手中了,想不到這小姑年也不賴嘛!怎麼說這技術人員雖然不比衛兵,卻也是受過特訓的,麥小麥能殺死他,不知道是該說她命好,還是該說自己命好! 此時的凌峯已經沒有時間在考慮那麼多了,數據已經發出了快一個小時了,估計唐賀那邊也應該有所行動了!

還有,眼下有件事情,凌峯想不明白,剛剛智力的動靜那麼大,居然沒有一個人趕來這邊,這是什麼原因?

算了!沒來就沒來吧!沒來更好!來了自己恐怕也已經應付不了了,此時的自己要做的只有兩件事情,第一儘快在控制室取得與唐賀的聯絡!


第二,那就是休息,讓自己快點恢復!

就自己眼下的體力恐怕就連對付一個衛兵都夠嗆,凌峯可不想自己變成馬蜂窩!

“你好好休息一下!”將麥小麥扶到了控制室的靠椅上凌峯說完就欲離開!

不過還沒等他的腳邁開呢,卻被麥小麥的小手拉住了:“我……我好痛,大叔,你……你別走!”

“放心吧!沒事的!待會大叔就帶你離開!”凌峯安慰着麥小麥!畢竟只是個普通人,這樣的場景下,凌峯只能儘量安慰了!

“嗯!”小姑娘小聲的應了一聲,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不過很明顯,小姑娘的眉頭是蹙着的,似在忍受着萬般痛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