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隨後四個人的眼睛都移動到了成功阻止了三人行兇的“東西”身上,眼神裏是滿滿的憤恨!

這才發現,那是一條渾身五彩斑斕還帶有一對兒小小的肉翼的“飛天”蛇!

就在假“邱落”四人憤恨的瞪着小蛇的時候,小蛇冰冷的豎瞳,也有遊離在他們之間。

蛇信吞吐之間,發出細微的嘶鳴聲,看起來相當的危險。

那個及時醒過來的人的眼神已經從剛剛清醒時候的迷茫,過渡到現在用着極其危險的眼神看着他們四人。

網游之重生法神 ?”隨後冰冷的話音從及時清醒過來的人嘴裏吐了出來。

李沫知道這個人的名字叫做扈平!在這個隊伍之中是相當的受尊敬的。

面對扈平的話,李沫非常的重視。

更不用說,此時的李沫已經意識到他們四個人的險惡用心,對這四個人再也沒有了容忍度。

當即就沉下臉來,對着假“邱落”四人厲聲呵斥:“你們爲什麼要這麼做!”

“哈哈哈!李沫,你又何必這麼問呢?現在清醒的人只有我面前的這一個,我這邊牽制住他,你們直接動手就可以了!咱們不用繼續演戲好吧!”假“邱落”看着變臉的李沫,心中當即有了新的想法,嘴上也刻意攛掇了起來。

“王貴!你少在這裏髒污我姐姐!你們自己做的好事,居然沒膽認,簡直就侮辱你們的性別!”李浩一聽假“邱落”的話當即就怒了,直接指着假“邱落”,直呼姓名的懟了起來!

李浩絕對不允許有人栽贓陷害他的姐姐。

“王貴,我們一路走來不容易,但是真的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的人!”郝仁更是一臉失望的看着王貴,不住的搖頭:“我們之前有說過,你們要是不願意,我們可以分道揚鑣!沒有讓你一定要跟着過來!是你們自己選擇要跟過來的!結果,你們現在這樣做!真讓人寒心!”

“讓人寒心的是你們纔對,怎麼才一個人醒了,就把你們怕成這個樣子?讓你們慫成一隻只的哈巴狗?”另外三個人中的一個人面露諷刺的看着李沫他們,語氣比起王貴還要更加的衝!

“可不是,說好了讓我們動手,他們適當的時候提供幫助,現在倒好,是打算讓我們變成棄子嗎?”

“李沫、郝仁,還有你們幾個,你們真的不覺得你們這樣做,實在是過分了嗎?”

……

王貴和他那三個已經領悟到王貴想法、充滿了默契的夥伴,你一言我一語的在扈平面前構建李沫他們是合謀的虛假事實,企圖通過他們的言語,徹底讓李沫他們無法辯駁,最後不得不和他們一起動手,殺掉雲落天他們。

在王貴四個人不予餘力、甚至可以說的上完全不給辯駁機會的抹黑下,扈平看向李沫他們的眼神也漸漸的沉了下來。

注意到扈平表情變化的李沫幾人,感覺自己都要被王貴四人氣得冒煙了。

只要面對姐姐的問題,就異常莽撞衝動的李浩終於忍無可忍的上前一腳踹翻了被扈平一直抓着的王貴。


臉色通紅的指着王貴,氣得說不出話來。

王貴四個人卻說得很起勁,特別是看着李浩氣得連指着自己的手指都在不住的顫抖,眼中更是閃過一絲得意。

也就沒有在意李浩這個小屁孩突然踹翻自己的事情了。

不過得意歸得意,面上卻依然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只有看向李沫和郝仁的時候,眼神中帶上了一絲挑釁。

當然,王貴之所以敢這麼挑釁李沫和郝仁,是因爲他太瞭解這兩個人了。

在現在的情況下,他們沒有解釋清楚的機會,絕對不會先對自己這邊的人動手的。

至於其他三個更是牆頭草,搞不好還會直接就對這些人動手了。

到時候,李沫他們就再也沒有機會解釋了,之前構建的所謂事情也就變成不容辯駁的“事實”了!


那時候除了和自己這一邊一起一不做二不休,就再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只是讓王貴沒有想到的是,自己以爲做的隱蔽的挑釁眼神,被至少三個人看在了眼裏。

其中一個,就是目前離他最近的李沫弟弟——李浩!

李浩年紀小,人也比較衝動,尤其是面對關於姐姐的事情的時候!

看到王貴髒污姐姐,顛倒黑白,早就氣不打一處來。

現在倒好,這個王貴居然還敢挑釁姐姐!


李浩的視線不受控制的落到了王貴之前掉在地上的匕首上…… 李浩緊緊的抿着嘴脣,聽着王貴嘴上不斷地往姐姐的身上潑髒水,心裏終於下定了決心。

彎腰直接撿起地上的匕首,三步並作兩步的直接衝到了王貴的身前,握着匕首的手往前一推,直接扎進了王貴柔軟的腹部。

誰也沒有想到李浩會突然動手,等到大家注意到的時候,李浩已經成功的給了王貴一刀。

吃痛的王貴想也沒想就伸手拎起李浩的衣領,狠狠的往下一掄,砸到了地上。

剛剛拔出匕首準備再來第二刀的李浩,被這一下弄得蜷縮在了地上。

背部的骨頭似乎已經被砸斷了一般,疼到李浩都不能發出任何的聲音。

這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的李沫,當即眼眶就紅了。

“王貴!”李沫一邊咬牙切齒的叫着王貴的名字,一邊大跨步來到王貴的身邊,就是一巴掌打在了王貴的臉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王貴的三個夥伴想要過來,卻被面前那條“飛天”蛇吐出的一口毒液點燃的火焰圍了起來。

熊熊烈焰的高溫,讓三個人根本就不敢動彈,也就只能隔着大火觀望事情的發展,心急如焚。

王貴這邊也維持不下去之前的那副嘴臉了,捂住肚子惡狠狠的看着面前站着的李沫,直接將剛剛被李沫打落的牙齒呸到了李沫的臉上。

“李沫,你還是先關心一下你的弟弟是不是還好吧!哈哈哈,我那一下可是一點兒沒有手下留情!”王貴嘴角帶着冷笑,和臉上的血污放在一次,徹底破壞了邱落那張陰柔的面容,變的陰沉沉的。

李沫卻是臉都沒有沒有擦一下,伸出腳又是一腳給王貴踹了上去,成功踹倒了之後,就這樣踩在王貴的胸口處。

“嘿嘿,沒想到,李沫你人長得一般般,這腳……”已經和李沫他們撕破臉的王貴,顯然已經是破罐子破摔了,看到李沫恨不得把自己剝皮拆骨的眼神,依然不怕死的挑釁起來:“還真是香呀!”

李沫噁心至極地看着王貴裝模作樣吸氣的樣子,一陣犯惡。


可能人氣急了之後,就會發生很大的轉變,李沫雖然心裏一陣的厭惡、噁心和氣急敗壞,但是臉上卻綻放出到現在爲止的第一個笑容。

只不過這個笑容雖然很是燦爛,卻意外的有些滲人。

李沫接下來的行動,也恰好告訴了大家爲什麼這個笑容滲人的原因。


只見李沫微微的彎下腰,撿起李浩因爲疼痛再次掉到地上的匕首,帶着燦爛的笑容湊近王貴的臉。

一邊用染血的匕首拍打王貴的臉,一邊小聲的說着:“是嗎?那你要不要好好的聞一聞?我可以給你時間!畢竟……你以後都不會有機會了!”

話音落下之後,李沫手上的匕首卻是狠狠的在王貴臉上劃了一刀。

早有心裏準備的王貴,生生的忍了下來,也笑着對李沫說道:“那還真是要感謝你呀!”

只不過現在王貴的笑容卻比之前更加的可怖了。

滿臉的血污配上剛剛被李沫劃出來的傷口,那悽慘的模樣,實在讓人難以想象他怎麼還能夠笑得出來。

李沫卻不再回話,而是一刀一刀的在王貴的臉上認真的划着。

故意想要刺激李沫的王貴,嘴上自然也是一點兒也不服輸:“怎麼!李沫,你就只知道劃我的臉嗎?”

誰知道話音剛剛落下,李沫的手拿着匕首就往王貴的嘴裏搗了進去。

這一下,王貴再也說不出任何話來了,只能“嗚嗚”的叫喚。

從來沒有這麼折磨過人的李沫,看着王貴已經支離破碎的面容,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

但是一想到剛纔王貴把弟弟掄到地上的情景,又覺得便宜他了。

沒有其他折磨人的主意的李沫,最後還是給了王貴一個痛快。

殺掉了王貴,李沫再也沒有心思理會其他的,手忙腳亂的回身,抱住李浩蜷曲的身體,手足無措。

全程都在一邊看戲的扈平,看着已經落幕的戲,已經瞭解了事情的真相 ,用眼神示意其他的人繼續裝下去。

這才丟開已經死掉的王貴的手腕,伸手拍拍李沫的肩膀。

而注意力已經完全集中在弟弟身上李沫,卻只是動動肩膀,完全沒有理會扈平的意思。

扈平只好無奈的看向頂着顧苗的臉的郝仁同學。

好在郝仁雖然被剛剛突然發生的一系列變故弄得有些愣神,但是好歹還是沒有完全丟掉理智,在扈平無奈的看過來的時候,乖順的做出一副安靜聆聽的模樣。

知道郝仁這幾個都是主張回來幫助大家的,扈平衝着郝仁招手示意郝仁過去。

郝仁知道這個雲落天隊伍裏唯一清醒的人已經放棄追究大家的事情了,也就放心的走了過去。

只是經過李沫李浩兩姐弟身邊的時候,他的眼神卻不由自主的暗了一下。

雖說誤會是解除了,但是代價卻……

“把個人端伸過來!”扈平看到郝仁的表情變化,神色也變得溫和起來,就連聲音也變柔和了不少,再也不像之前那般冷冽。

雖然不知道扈平要做什麼,但是好不容易解除了誤會,郝仁不希望因爲自己的不配合讓已經向着好的方向發展的情況再次惡化。

於是趕快伸出帶着個人端的那隻胳膊,湊了上去。

扈平先是在自己的個人端上操作了一下,隨後跟郝仁的個人端輕輕接觸在一起。

只聽到“滴!”的一聲,郝仁就看着扈平將自己的手伸了回去,示意他也把手拿回去。

隨後扈平才緩緩張開了嘴,帶着些許虛弱:“看一下這些積分能兌換多少藥物,把適合我們大家用的都兌換出來,包括小浩的!”

聽到扈平的這句話,郝仁忙不迭的一邊道謝一邊點開了自己的個人端,開始查找需要的藥物。

因爲太過心急,郝仁的道謝看起來反而有些敷衍的感覺。

明白郝仁心裏想法的扈平,面帶笑意,絲毫不在意這樣的情況,反而覺得特別的欣慰。

現在……是時候找另外三個人的麻煩了!

搞定了這邊的事情,扈平的視線轉移到了被烈火包圍的三個人身上,眼神冰冷! 那三個人顯然也明白自己的下場了,等到扈平眼神看過來的時候,並沒有求饒,反而是一臉挑釁的神色。

扈平看到三個人的這個表現,氣急反笑。

這到底是完全就不知悔改呢?還是真的就這硬氣?又或者根本就是破罐子破摔完全不掙扎了?

扈平並不知道這三個人的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但是去完全沒有想要了解的想法,只是衝着三個人問道:“你們三個是自己動手呢?還是我們動手!”

“你們動手?”被烈火圍困的三個人聽了扈平的話,卻嗤笑了一句,“來來來,也別說誰了,就你來吧,你倒是站起來對我們動手呀!”

說完三個人哈哈大笑了起來,明顯快意的眼神,還有臉上囂張十足的表情,如果不知道這三個人之前做過的事情,弄不好還會把這三個人當成什麼堅貞不屈的英雄人物呢!

扈平也不惱,只是淡淡的帶着幾分笑意,定睛看着這三個人,語氣裏透出了一絲遺憾:“如果不是你們最終選擇了站在我們的對立面,而是一直用你們四個人的義氣一起好好的對待我們大家,或許我們能成爲朋友!”

“要知道,你們的這個個性其實我還是挺喜歡的!”扈平說道這裏的時候滿臉的認真,隨後搖搖頭:“不過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如果!所以我也只能對你們說一聲遺憾了!”

“這樣的情況下,如果你們真的希望我來動手,我倒是可以親自送你們上路!也算是彌補一下我們不能成爲朋友的遺憾!”扈平這個時候的情緒卻已經恢復了正常一般。

隨後,說完了最後一句話的扈平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

原本聽到扈平前面的話語,有些失神三個人,看到扈平虛弱的樣子,又恢復了吊兒郎當的樣子,開始肆無忌憚的嘲笑了起來。

“喂!老兄!你行不行呀!要不要我去扶你過來呀!”

“哎呦喂!就這個樣子了,你還真想過來殺我們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