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看看不久知道了!」宇文天淡淡一笑,道:「我想他很快會找上門來!」

「什麼?找上門來?」 天魔傳奇之醉紅塵 ,頓時大喜,道:「***,大街上我不好下手!這裡是自己的地盤,我可得好好教訓這小毛孩一番,讓他知道什麼叫尊老!」

「哈哈哈!等你了解了他的時候,再說這話吧!」宇文天微微一笑,道。

果然,一刻鐘之後,院落外面出現了兩股氣息,其中一股極為強大,竟與宇文天有的一拼!



「帝尊在否?南宮飛前來拜訪!」 日諜克星 ,一道略顯稚嫩的聲音傳來,震得屋舍搖晃,瞬間激發了護院大陣。

「南宮飛?你說的人是他?」聽到那股極具穿透力的聲音,白少游臉色微變,看向獨孤戰天,一臉的訝然。

「不錯!就是他!你仔細聽聽,才剛斷奶不久!」獨孤戰天點點頭,道。

「你知不知道南宮飛?」白少游哭笑不得,問道。

獨孤戰天微微蹙眉,仔細思索了一番,搖搖頭,道:「似乎在哪裡聽說過,不過,記不起來了!」

「你記不起這個名字沒關係,我說另外一個名字,你一定記得!」白少遊玩味地一笑,有些幸災樂禍。

「嗯?什麼名字?」獨孤戰天疑惑地道。

「小至尊!」白少游淡淡一笑,道。

「什麼?小至尊!」獨孤戰天瞬間瞪大了眼睛,下巴差點掉在地上,似乎想起了什麼,恍然大悟,一拍自己的腦袋,道:「瞧我這記性!小至尊南宮飛啊!那排名碑上第二個名字,僅次於宇文天啊!我竟然吧這傢伙當成小毛孩?不過,他這年紀也太小了吧,除非是打娘胎里就開始修鍊了!」

「他是聖靈之體,修鍊本就迅速,是上天的寵兒!有這樣的實力,也是正常的!」宇文天神色肅然,道:「走吧!我們迎接一下客人,看看他有什麼事?求什麼丹?」

「說不定是來下戰帖的!」小和尚撇撇嘴,道。

宇文天收起了陣法,大步走出了院門,便看到了一男一女兩個人站在門口。

!! 女修二十來歲,容貌秀麗,有一股特殊的英氣,虛靈境巔峰的境界,實力很不錯,與木俠有的一拼。

而那個男修,應該說是少年,不到五尺的身高,一臉的稚嫩和青澀,除了眼睛閃著一股晦澀的光彩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沒有一絲歲月的痕迹,他看起來完全像是俗世十三四歲的孩子。

不過,他整個人站在那裡,周身籠罩著一層淡淡靈氣,如同光暈一般,十分引人注目,彷彿這世界上只有他一個人,他是世界的中心!

怪不得敢叫小至尊,光是這股氣勢,已經有著主宰一樣的鋒芒了!

虛靈九重天後期的境界,有著一股不弱於宇文天的氣勢。

宇文天四人一出來,南宮飛隨意掃了一眼,每掃過一道身影,眼神微微一凜,當他看大獨孤戰天的時候,嘴角微微翹起,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這讓獨孤戰天心裡頓時發怵,總感覺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了。

南宮飛在獨孤戰天掃了幾下,最終將目光停留在宇文天身上,一股輕微但卻無比玄奧的威壓傳來。

宇文天眼睛微眯,他能感覺到,這是領域的力量。

當下,他也稍稍釋放出來了一點點殺戮禁域的氣息,瞬間衝散了對方的領域,很快又收斂了氣息。

南宮飛眼睛也是微微一凝,收起了威壓,也斂住了氣息。

「南宮飛?」宇文天打量了一下南宮飛,點點頭,道:「不錯!名不虛傳!」

「你也不錯!我應該叫你宇文天,還是帝尊?」南宮飛道。

「帝尊吧!」宇文天也不多想,脫口而出。

南宮飛眼睛微凝,點點頭,道:「好!」

「請!」宇文天側開一些位置,手一揮,示意道。

隨即,兩人緊跟宇文天四人進入宅院。

將獨孤戰天和白少游介紹了一遍之後,宇文天看向南宮飛,道:「你來求丹?」

南宮飛點點頭,道:「歸命丹!」

宇文天一愣,歸命丹,顧名思義,那就是救命的丹藥,只有那些重傷,生命精元流失太多的人才會服用這種丹藥,而且效果還非常好。

只不過,這中丹藥,在地丹的範疇之中,極難煉製,煉丹水平不錯的煉丹大師,成功率也很低,而且最多是下品的行列。

歸命丹所需的材料的等階也不低,主料中五六階的靈藥有不少,比如九曲靈參、七霞蓮人芝等等。

宇文天至今,還沒有煉製過這種級別難度的丹藥,如果成功煉製出來,他將有可能晉陞到宗師的行列。

「可以,把材料給我,可能需要一些時間!」宇文天點點頭,心中倒有些期待。

不過,南宮飛似乎有些猶豫,似有難處,道:「我這裡只能完完整整湊出一份藥材,恐怕無法給付你多餘一份藥材!」

宇文天一愣,說實話的,這幾天丹器閣的獲益,足夠摩天嶺提升一個等級了,不說七階靈藥,光是六階靈藥,宇文天自己也數不來。

所以,對靈藥的渴求心,不似以前那麼強烈了。

南宮飛上門求丹,他都沒有想著要收取勞務費。

看到宇文天稍有遲疑,南宮飛神色有些無奈,眼中光芒瞬間堅定了,便道:「我這裡有一部殘缺的古經,可以讓你一觀!」

瞬間,眾人愣住了。

古經,那可是修鍊者夢寐以求的至高經文,可修武,可修心,是直接闡述大道的經文。

說著,南宮飛拿出了兩張半尺見方的金紙,上面隱隱有模糊的道紋和古老字跡,乍一看,還以為是自然生長的花紋。

不過,畢竟是古經,這麼隨意地瞄一眼,是什麼也看不到的,這需要靜心參悟。

「這是什麼古經?」宇文天還沒說話,白少游卻開口了,一臉的驚訝,問道。

「不知道,我是在一處古老秘境中得到的,研究數月,並未得出什麼結論,只不過,剛拿到手的時候,上面隱隱有一股時間大道的氣息流出!」南宮羽搖搖頭,神色微凝,低聲道。

「時間大道?」眾人一聽,心頭一震,神色劇變。

時間大道,對於眾人來說,那是一種至高無上的道則,諸天萬界的衍化,無不是以時間和空間為根基的。

所謂時間為尊,空間為王,時間之道在很多人看來,確實排在了空間之道之前,恐怕只比傳說中那種玄之又玄的無上大道落後一點。

南宮飛一出此言,並沒有質疑他。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緊盯著那兩張金紙頁,有些熾熱。

宇文天稍稍舒緩心情,對南宮飛的看法又提高了一層,捨得拿出這樣的古經來,這種氣魄,絕對是少見的,讓他對這個少年有些欽佩。

他搖搖頭,推過金紙頁,道:「不需要你的古經,藥材不全沒關係,夠一份就行,不收取任何報酬!」

其他人一聽,暗中驚訝,甚至都覺得有些可惜,古經啊,那可是讓人做夢都想得到的至寶,白送為何不收。

不過,他們並不知道,自從老樹指點過宇文天之後,他便對功法武技不似以前那麼痴迷了。

他身上不缺這些東西,學多了,或許對他沒好處!

小和尚幾人雖然很想宇文天收回剛才的話,但是,宇文天已經做出決定了,他們只有尊重宇文天的選擇。

「嗯?」南宮飛一愣,道:「這不符合你自己定的規矩,而且,煉丹很費精力,收取酬勞是應該的!反正這古經我也不知道品階如何,你若能看懂,是你的機緣,我是無所謂!」

宇文天搖搖頭,直接伸出手,道:「藥材拿來吧!這種丹藥不好煉製,需要時間,得趕快,不然,等到界塔開啟就麻煩了!」

南宮飛心裡暗驚,宇文天的氣魄,讓他佩服不已,他沒有遲疑,摸出了一個空間戒指遞了過去。

宇文天收起材料,又拿出一個玉瓶,遞了過去,道:「每隔三個時辰給那受傷的人喂一枚,吊住他的命,等我煉製成歸命丹再說!」

南宮飛眼睛一亮,微喜,立即點點頭,接過了玉瓶,道:「謝謝!」


「不用謝!這是精元丹,你自己知道就行,不要說出去!」宇文天囑咐一番,便進入了石室。

而南宮飛,在得到暫時續命的精元丹之後,立即和那女子告辭了幾人。

不久后,南宮飛又來了,不過,這一次,他是一個人來的。

內城中每天都有大消息成為人們無聊之時閑談的話題,幾天前是猴子追禿子,後來有是小孩子追猴子,到現在,變成了帝尊與小至尊的暗中較量。

南宮飛再次來到宅院之後,便與白少游和小和尚談道論武,至於獨孤戰天,被南宮飛之前擊敗,臉上無光,兩人之間有些不待見,混熟了之後,就互相掐架,而小和尚,雜詩在一旁煽風點火,鼓動南宮飛暴揍獨孤戰天,已報幾天前的追打之仇。

總之,幾人的關係漸漸變得微妙了。

後來,南宮飛竟然大方地拿出了那部缺失嚴重的古經金紙頁,與四人一起研究。

只是,幾天時間,他們什麼也沒有研究出來,這讓幾人都覺得這金頁是個雞肋,索性不去理睬。

四天後,石室中突然出現了一股極為特殊的異動,一股濃濃的丹香蔓延出來,然後談論武道的四人神色一變,立即停了下來。

「成功了?」

「不知道!不過,差不多!」

「這麼濃的丹香,絕對是成了!而且,品質似乎不低!」

……

石門打開,宇文天緩緩走了出來,精神有些萎靡,但是,臉上卻帶著淡淡的笑容。

他手中捏著一個小玉瓶,直接拋到了南宮飛的懷中,微微一笑,道:「幸不辱命!」

南宮飛大喜,立即打開玉瓶,瞬間,臉色劇變,震驚無比地看著宇文天,道:「兩枚!」

宇文天點點頭,道:「如果多聯繫一下這種級別難度的丹藥,很可能是三枚或者四枚!不過,這已經夠了!只要不是生命本源被毀,那人的命,可以救回來!」

這一次,整整一份藥材,宇文天卻是用了四天時間,才煉製出一鼎丹藥,比他預期中要多一枚。

兩枚丹藥,品質相當,地階極品,而且都有丹紋,較為清晰。

所以,從現在開始,宇文天已經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煉丹大師,已經向著宗師之境踏進了一步,只要煉製出天階丹藥,他便可以算是准宗師了。

這一步,對宇文天並不是很難,雖然看似是一道大坎,但是,這道坎是比較容易跨過的。

真正的坎在後面,從宗師向丹聖邁進的坎,那是一種奧義向法則的轉變,故此,難度極大,丹藥也要受大道的制約。

「佩服!這竟然是地階極品丹,哎,不對,這上面有……」瞬間,南宮飛呆住了,抬起頭,眼中儘是不可思議。

「你自己知道就好,藏心裡,不要對任何人說起!」宇文天神色微微嚴肅,道:「快去救人吧!精元丹只能保一時,拖久了,恐怕歸命丹也會無力回天!」

!! 「好!多謝!」南宮飛點點頭,立即收起了玉瓶,對宇文天躬身一拜,道:「你是第二個讓我佩服的人!」

說完,他手一揮,那部古經殘卷出現在手中,便遞向宇文天,道:「這東西我看不懂,不知道有沒有用,就送給你吧,他們都說你的悟性最好,或許,你可以參悟出門道來!」

宇文天一愣,欲要拒絕,但南宮飛態度強硬,直接硬塞到了他的懷中,宇文天無奈,便收下了,道了聲謝。

「此次離開,再次相見時,估計又是幾天後的界塔開啟之日了,希望以後在中域見到你!不過,我要告訴你,在這小世界中,帝尊之名不虛,但是,在中域,卻有不少人比你我絲毫不差,而且,強於你我妖孽,大有人在,不能掉以輕心!」南宮飛神色肅然,鄭重地道。

强者歸來 而且,像你這樣的人,目標不會只限於人族大陸,我與你有同樣的目標!但是,這其中的難度光是傳言是無法描述清楚的!外面的妖孽更多,與他們相比,我們都很普通!」

「我南宮家是從大世界中遷移過來的分支,數年前,聽聞主脈誕生了一個真皇境的天靈體,被絕代高人帶走了!這樣的事情並不在少數!」

「所以,要怎麼做,你自己應該知道!告辭了!」

南宮飛說完,便匆匆離開,而宇文天的腦子裡,卻回想著南宮飛的告誡。

一生下來的皇者,這是一座幾乎不可逾越的大山!

看著遠處,宇文天的神色由凝重,變成了堅定,最後變成了睥睨蒼生的霸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