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古摩珂聽此,詫異的看了躺在床上平平無奇的身影,他當即上前一步,星宗神識煥發也進入阿諾身體中探查起來,不過片刻,古摩珂臉色震驚之色更重。

「木屬性之體,萬中無一的體質,可惜未有完全激發,如果激發潛能,這將又是一位天之驕子。」

貝克認同古摩珂的觀點。

「這樣的體質如果廢了那就太可惜了。」貝克眼睛一眯喃喃道。

瞬間緩緩流逝,大致過了二十分鐘左右的樣子,三道急匆匆的身影便上了樓,一進來三人就環抱著一大堆藥材,因為貝克沒有許量,所以三人將那些需要的藥材有多少就買了多少,這些藥材都不貴並沒有花多少星幣。

「貝克,我們把藥材帶回來了,可是我手裡的方子中唯獨少了青花,我們找遍了萊特城一條街都沒有找到那味葯。」露琪氣喘吁吁的道。

「青花?」古摩珂喃喃道,忽然眼睛一亮道,「老弟,在九天拍賣會裡面好似有這味藥材,我立即就去取。」

「有勞老哥了。」貝克立即道。

古摩珂沒有過多的話,直接就打開房間的窗戶身子瞬間隱去。

「貝克,這些葯有用么?」這時候奧布里實在抵不住心底的疑惑對貝克問了一句。

貝克點點頭道:「很快你們就知道了。」

不得不說古摩珂的速度很快,前後不過幾分鐘,他就再次從外面窗戶跳了進來,連門都懶得進,手裡正拿著一個玉盒,裡面裝著的是兩株六片葉子的青色植物,上面各自有一朵青色的花。

見此貝克眼睛瞬間亮了起來,身子絲毫不停留,擺好桌子就拿出還未來得及交給卡洛的那件星葯煉製器,雖然星葯煉製器損壞了一些,但好在這是五品星葯煉製器,煉製三品星葯沒有任何問題。

貝克周身呼氣數道勁風,將房間所有的窗戶都打開,隨後開始快速的煉製起三品高階木屬性之液。

奧布里三人見著貝克開始煉製星葯一個個驚訝的已經無以言表,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

天啊,這一刻他們發出同樣的心聲,這是什麼樣的怪物,還會煉製星葯,這特么的真的在煉製星葯啊!

三個傢伙都有抓狂的心了,他們從來不知道貝克還有這樣的天賦,難道這傢伙拜了卡洛為師,三人中唯有達姆臉色凝重,因為他去九天拍賣會的時候聽見薩琳娜說起過,貝克應該不會是卡洛的徒弟,所以他比之另外兩人更加吃驚了,既然不是卡洛的徒弟,那他的這一身星葯術是向誰學得,看他的樣子做這事情來得如此的簡單,隨意。

這哪裡是一個初學者應該有的姿態。

更何況,貝克的實力,娘啊,他實力現在也這麼高,難道他是被什麼古怪東西附體了么,這一刻的貝克在他們三人的眼裡似乎蒙上了一層神秘無比的面紗,三人再也看不透這個傢伙。

這還是當初學院第一『廢物』的貝克?

三人對視一眼,掩飾不住雙眼的震驚,就好似被點了穴一樣,同時定了下來……

對於木屬性之液貝克那是手到擒來,不過半響功夫,他就將木屬性之液給煉製成功了。

三個傢伙這回是徹底無語了,就是煮飯也沒有這麼快的,更何況他們感受到剛才空氣中漫布的木元素風暴,這絕對不會是一品二品等級的普通星藥劑所能夠反應出來的。

妖孽……

三個傢伙心底大大的咆哮一聲。

成了……

貝克拿著玉瓶將星葯煉製器收進了儲物鐲內,來到床邊道:「露琪把阿諾扶起來。」

露琪應了一聲,扶起阿諾,貝克打開蓋子,一股誘人的清香漫布,那味道著實讓人垂涎。

貝克運用自己身體的木屬性之力涌動直阿諾身體內部,三品星藥劑對阿諾不過星者境界的身體來講算得上是一個相當大的衝擊,好在有貝克在,他身體剛好又有木屬性之力,這樣可以大大的緩解阿諾的頹勢,同時能夠幫助阿諾儘快的吸收木屬性之液的藥性。

咕嚕幾聲。

在貝克的疏導下,星藥劑灌下了阿諾的身體,而在星藥劑進入阿諾身體的瞬間,他身體星海出忽然傳來一股吸力迅速將這股藥性吸收,看著這個貝克眼睛一亮,不愧是木屬性之體,看來自己小看他了。

時間流逝,一會兒工夫,阿諾身體從新煥發出生機,他身體在自己的免疫系統下,同時在木屬性之液的幫助下,開始迅速恢復起來。

因為阿諾本身就是木屬性之體,所以木元素之液的藥力幾乎就沒有怎麼浪費,他的筋脈在體內木屬性星力衍生的情況下,極力的伸展,見此貝克大大的鬆了一口氣,一切都在朝他理想的方向發展。

星藥劑灌下,貝克將阿諾放置在床上,他緩緩的站了起來,眸子在阿諾的身上轉了一圈,他的身體已經在木屬性之液的催使下自動復原,相信不會多久他就會醒過來。

……

果不出貝克所料,阿諾在十分鐘之後睜開了眼睛,他先是打量這個地方,然後看向屋子裡的五人,目光逐漸從渙散變得凝實。

「阿諾,你怎麼樣了。」見到阿諾睜開眼睛,奧布里,達姆,露琪都欣喜的靠過去,一臉關切之色。

「阿諾。」貝克臉上一抹笑意,盯著阿諾。

阿諾微微側過頭,看見達姆,露琪,奧布里,最終看見了貝克,還有一旁豎立一動不動的黃金劍宗給古摩珂。

「我……」阿諾張嘴似乎想說些什麼,不過喉嚨似乎被什麼堵住了一樣沒有說出來。

「阿諾,你不必擔心,你已經沒事了。」貝克笑道。

「是啊,阿諾,你現在看起來好多了,臉上也有血色了耶!」露琪高興道。

阿諾鼻子一酸,看著夥伴們臉上的如釋重負的表情,他心底劃過股股熱流,他雙眼一暗道:「謝謝,讓大家操心了。」

「你說什麼呢,你現在沒事就好了,你不知道剛才貝克為了救你花了好多功夫,還有達姆,奧布里,古摩珂前輩,還有我呢,我們都為你去找葯了……」

阿諾轉眼一看,眼睛一片朦朧之色,他努力想坐起來,貝克隨手扶起阿諾,讓他盡量躺在床頭。

本文來自看書輞小說 朱七七的個電話,讓我更加惴惴不安。鳳凰女讓已經退隱的趙友凱重出江湖,原本消停的江湖,又該沸騰了,或者可以說是動盪不已。

“周然,你回去吧!衆誠集團有那麼多事情要你處理,還是嗣玖集團以後的一切事物我爸爸不再插手了。他目前正在調查趙友凱爲什麼要挾持我,甚至栽贓陷害給趙東閣伯伯。我想不久便會有答案的。”

朱七七一直催促着我,看得出來,她接到了這個電話,顯然很高興。畢竟,她心中的謎團解開了。而我呢?我並不希望鳳凰女爲了自己的地盤跟趙家班爭得你死我活,甚至他們之間的爭鬥,會將靶子給牽涉進去。

畢竟靶子是鳳凰女的侄女婿,鳳凰女有難,靶子絕對做不到袖手旁觀。

我離開了醫院,看着門口那些保護朱七七的男人。對於朱七七的安危,我當然是不用擔心了。可是我擔心靶子的安危,靶子一旦插手,勢必和趙東閣作對。靶子並不是趙東閣的對手,與之爭鬥絕對討不到任何便宜。

原本打算去凱悅會所的,張蕊卻給我來了一個電話。好久沒有跟這個美女警官聯繫了,她居然還記得我。

咖啡廳,優雅的包間。張蕊穿的不是她的職業裝,一身素雅的連衣裙,顯得那麼岑靜,安然。

我並不知道張蕊約我的目的,她在電話裏只是說想敘敘舊情。我跟張蕊並沒有什麼舊情,倒是一起出生入死有過幾回。

品着甘醇的咖啡,看着優雅的美人,其實也是一種享受。但是我知道,張蕊找我絕對不是單純的敘敘舊。


“張警官,有什麼話你不妨直說,我一定會洗耳恭聽的。”我笑着,如同紳士一般。

“周總,聽說衆誠集團的招標工作終於圓滿結束了,接下來你又有何打算。”張蕊的話讓我一愣。這些事情不應該是張蕊所涉及的範疇,她怎麼會如此感興趣呢?

“張警官,你問這些話有何意思?好像衆誠集團的工程項目跟警察署沒有什麼關係吧!”我對張蕊不禁產生了敵意。

“呵呵,你誤會我了。我目前接到了上級的通知,上級讓我調查一起有關古墓的案子。上級指出,衆誠集團的某些工程會直接和古墓有聯繫。所以我想周總能夠配合我,破獲這起正在醞釀的盜墓案件。據蓉城史志記載,多年前**曾出面挖掘過古墓。結果非但沒有成功,還無辜送了許多人的性命,我這次的目的,便是想阻止盜墓分子的行動,不要因爲他們的好奇心,而傷害到更多的無辜。”

張蕊侃侃而談,我能想到,在此之前張蕊肯定做過非常周密而細緻的調查。

“張警官,既然有**干預,你爲何不動用警察署的力量來控制事態的擴大呢?”我不由得感到好奇。

“什麼**干預,這就是一些** 官員爲了滿足自己的私慾,和那些人狼狽爲奸做的事情。而且這背後牽扯的人太多了。我也只能是以普通市民的身份進行祕密調查。希望能得到你的支持。”

張蕊說這些的時候,顯得很無奈。蓉城警察署近乎成了一個虛實的機構,在很多時候,都沒有自主權,甚至還得受他人操縱,擺佈。

“張警官,我會盡量配合你的。那不知道下一步該如何做呢?”我認真問道。其實張蕊的目的和我的是一樣的,都是想阻止一場浩劫的發生。

“很遺憾的是,我馬上要被調走了,去南方協助破獲一起販毒案。因爲我一直在祕密調查古墓事件,觸動了某些當權者的神經,所以他們想方設法將我打發走了。現在我的上級也沒有辦法了,只得將這件事情擱淺的下來。我希望你及時注意有關古墓的動態,隨時跟我保持聯繫。我也會全力支持你的……”

張蕊所有的希望破滅,她找我真正的原因原來是爲了我能夠繼續追查下去。在必要的時候,跟她聯繫。因爲關於古墓的傳言還沒有完全坐實,誰也不敢淡定西山下倒底有沒有古墓。或者只是一些好事者故意製造的故事,總之,更像一些民間的傳言。

我一直以爲,身爲一名警察就可以伸張正義,揚善懲惡。但現在看來,警察也有警察的難處,面對某些惡勢力,他們一樣也是無能爲力。

“張警官,你的話我會記下的。我也會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儘自己最大的努力,來阻止這場浩劫的。”

我正義凜然的說道。

‘“謝謝了,謝謝了!你還記得李固和小翠嗎?他們的孩子已經一歲多了,李固在當地現在是一名養殖大戶,他們的小日子過得很溫馨的。”

張蕊跟我說起了李固和小翠。他們二人若非張蕊的幫忙,恐怕也是以悲劇收場了。不可否認,張蕊是我見過最有正義感的警察,只可惜她傷害到了某些人的利益。這些人便動用手裏的權利,千方百計的將她調走,甚至是調到最爲危險的前沿陣地。

和張蕊分手,我的心情更加沉重了。我猶自記得,張蕊和我一次次並肩作戰的情景。甚至每每有危險的時候,張蕊會帶着她的手下從天而降,從而讓我轉危爲安。

看看時間,正值中午。我記起了謝染跟我說過,溫馨和溫柔二姐妹在凱悅會所。大舅和孫少的官司必須馬上解決,那是我外公心頭的一個死結,必須馬上解開。

凱悅會所,我許久沒有來視察工作了。現在仍有阿發在管理,凱悅會所的效益一直不是很好。


阿發爲了提高會所的收益,對會所進行大力的整改。招聘了一批新人,其中包括了溫馨和溫柔兩姐妹了。

在阿發的辦公室,我跟阿發說明了我的來意,阿發告訴我,並沒有兩個叫溫馨和溫柔的人來應聘。我說出了另外一個人的名字,阿發恍然大悟一般。

“老大,你說的是她們兩個呀!我這就去喊她們來……”阿發說着,便吩咐人去喊溫馨和溫柔二人來他的辦公室。

不一會兒,溫馨和溫柔二人被帶來了。她們見到我的那一刻,顯得異常的興奮。

“周總,你是來專門看我們的嗎?”溫馨高興的問道。我點了一下頭,現在有了溫馨和溫柔作證,看來,大舅的官司馬上就可以了結了,我感到了一陣前所未有的輕鬆…… 第174章一個承諾,只為朋友

「貝,貝克……」阿諾臉上一抖,本來已經略顯紅潤的臉上再次一白,他的聲音有些顫抖的搖了搖頭,隨後茫然道:「家族沒了,我父親……我連仇人都打不過,我很沒用,我……」

聽著阿諾的話,在場人都沉默了下來。

只見這時貝克伸手放置在阿諾的肩頭,輕聲道:「阿諾,報仇有很多種方法,你不應該這樣冒險……」

「我知道,可是你可知道我每晚都做同樣的噩夢,族仇不同戴天,你可知道我每天是怎樣度過的么,那每一天對我而言都是煎熬啊……」

阿諾的身體越加顫抖,正當這時阿諾雙手緊抓貝克的衣服道:「貝克,我知道你實力強大,求你幫我,幫幫我……」

貝克看著阿諾臉上無助而急切的哀求,心底一軟,他的目光與阿諾的目光對撞,他能夠感受到阿諾心裡那種自責與愧疚。

阿諾就這樣看著貝克……

貝克沉默了好一會兒,爾後他伸出另一隻手搭在阿諾的肩頭,頓了一下沉聲道:「我幫你。」

這三個字說的如此的堅定,阿諾眼神微微一滯,只見這時貝克緩緩的放下搭在阿諾肩頭的手身子朝後退一步,很乾脆的朝著門外步去。

「貝克……」

奧布里,達姆,露琪轉頭看向貝克。

貝克身子頓住,微微側過頭口中道:「對於向朋友的承諾,我素來都會儘力去完成。」


說完貝克推開門走了出去。

古摩珂嘴角掀起一絲笑意,也跟著走出去。

阿諾喉嚨咕嚕一聲,似乎想說什麼,不過話到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來。

「露琪,達姆,照顧阿諾,我要出去看看。」奧布里繼而走了出去。

「露琪,你看著辦吧!」達姆也走了出去。

露琪看著這兩個傢伙,正想說些什麼,卻見阿諾撐著手從床上下來,她嚇了一大跳,連忙扶住阿諾,卻見阿諾崛強的推了推手,他目光閃亮的道:「我也要去。」

露琪正要阻止,不過卻見阿諾抬頭那堅定的眼神,這樣的眼神,她知道自己是無論如何也阻止不了他的,只得嘆息一聲,苦笑一聲,好吧,只能陪著他們瘋了。

來到外面,貝克當先一步駛去,古摩珂緊跟其上,達姆與奧布里自然沒有他們那麼迅速的速度,所以要慢一些,後面阿諾居然也在露琪的攙扶下跟著去了。

這時候奧布里兩人還未走遠,回頭看見阿諾與露琪跟著出來,立即頓下身形。

「你們來幹什麼?」達姆眉頭一皺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