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但就在他剛想進入龍王塔的時候,突然龍王塔的深處,傳遞出來了一股股磅礴的力量,好像沉睡在其中的遠古巨獸被驚動了。

那股力量十分浩瀚,葉陽在它的面前感覺自己就好似星空下的塵埃,渺小至極。

「龍之本源?」

當葉陽感應到從龍王塔深處傳遞出來的磅礴力量時,驚奇的發現這些力量竟然是隱匿在龍王塔空間深處的遠古巨龍的本源之力。


「主人,我可以借用這些遠古巨龍的本源之力,將這頭修羅惡魔驚退,讓他吃一個苦頭,以後就再也不敢輕易對主人動手。」

葉陽還沒來得及疑惑龍之本源為什麼會自己湧現,腦海里就響起了小妖的聲音。

「小妖,你可以藉助遠古巨龍的本源之力?」

聽見小妖的聲音,葉陽雙眼頓時一亮:「這種好事怎麼不早說?早說你有這種本事,以前我就不用那麼辛苦的逃命了。」

「主人,我縱然是龍王塔的器靈,也不能輕易調動這些龍之本源,傷神又傷身。」小妖道:「何況這些龍之本源是用來主人蘇醒沉睡的巨龍微粒的,如果被我用來大量消耗,以後主人再想輕鬆突破,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那算了,龍之本源你以後還是別輕易動用,留給我用來突破。」

葉陽暗暗搖頭,小妖能夠藉助龍之本源的力量,的確是一件好事,但如果消耗巨大,他蘇醒巨龍微粒時本源之力不夠了的話,他再想蘇醒,就沒有那麼容易了,少了一縷龍之本源,就不知道要用多少力量才能湊齊。

「哈哈哈,小子,給我躺下,將惡魔之翼的修鍊方法乖乖說出來吧。」

看見葉陽竟然不反抗,練無修得意的笑了起來,以為葉陽認命了,但就在他的鋼鐵巨爪接觸到葉陽的皮膚時,一股浩瀚的磅礴力量,突然從葉陽的體內爆發而出,頓時他發出來一聲慘叫,眼裡出現了濃濃的驚恐之色:「這是什麼力量?竟然有遠古巨龍的氣息,對我惡魔一族有著天生的剋制,該死,這個人類小子身上,怎麼會有這種強大的力量?」

練無修連連後退,本來他想一舉將葉陽鎮壓,卻沒想到被葉陽體內爆發而出的強大力量反傷到了,靈魂都差點崩潰,實在被嚇得不輕。

「練無修,我的神秘,不是你這頭惡魔能夠想象的。」

葉陽滿臉淡漠,用一副高高在上,神秘莫測的目光看著練無修,淡淡道:「這次先給你一個教訓,下次再敢對我動手,你將體會到什麼是無邊的痛苦。」

「你小子,別在那裡狐假虎威,裝腔作勢,以為我看不出來?」

練無修冷哼了一聲,似乎有些不屑,而葉陽則是淡淡道:「既然如此,你有本事就動手吧,看看我到底是不是裝腔作勢?」

看見葉陽那有恃無恐的神色,練無修的神色一時間處於了陰晴不定的狀態,他很想再次出手,但葉陽體內的那股力量實在將他驚得不輕,擔心貿然出手,會遭到什麼不測。

最後他突然收起了身上的氣勢,一臉和善的道:「我潛伏在四周有一段時間,也知道了你的名字,你叫葉陽是吧?我看得出來,你得罪了很多勢力的人,只要你將惡魔之翼的修鍊方法交出來,本修羅就和你聯手,幫你將那些敵人清除,相信在我們兩人的聯手之下,足以橫少一切進入遺迹里的人,到時候玄祖留下來的傳承,就是我們兩人的囊中之物了。」

「沒興趣。」葉陽搖了搖頭,冷笑一聲道:「上一刻你才對我動了手,這一刻卻提出要和我聯手,你覺得有可能?想獲得我惡魔之翼的修鍊方法?你不用再痴心妄想了,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將修鍊方法交給你,何況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瞧見葉陽如此乾脆就拒絕,還說出了這樣囂張的語言,練無修哪裡忍受得住,當即就要暴走,但想到剛才在葉陽手裡吃了虧,靈魂都有崩潰的危險,又冷哼了一聲,「葉陽,你小子給本修羅記住了,惡魔之翼的修鍊方法,本修羅一定會讓你乖乖的說出來,這次就先放你一馬。」

唰的一聲,說完這句話,練無修身軀一震,修羅之翼幾個閃爍,身影就消失在了天邊。

在練無修離開后,葉陽長長吐了一口氣,如果剛才不是小妖突然出手,那麼他的龍王塔就會因此暴露了。

「這次有小妖出手,暫時躲過了一劫,下次再遇見這頭惡魔,小妖不能輕易出手,就只能靠我自己。」

葉陽緊了緊拳頭,「看來在這段時間,要儘快突破到五次蛻凡,到時候再遇見這個練無修,就能讓他有來無回。」 葉陽和練無修這頭修羅惡魔的對峙,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在練無修退走後,他也回到了無寶山的中心區域,要看看通往遺迹的通道有沒有產生變化。

當他以真身現身的那一刻,頓時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快看,那個葉陽又出現了。」

「他不是和那個穿銀袍的神棍少年一起走了么?怎麼又回來了?」

「嘿嘿,這裡的遺迹再有三五天就要開啟,裡面可是有玄祖留下來的傳承,誰會不想搶奪到手?」……

「這個雜野小子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又出現了。」

南宮月看了眼葉陽的方向,眼眸深處全都是冷笑:「這一次,必定要讓這裡成為你葉陽死無葬身的地方!」

「這個小賤人,心裡十有**在想著怎麼對付我。」


葉陽注意到了南宮月的目光,並沒有過多在意,只是在心裡冷冷一笑,他會以實際行動讓對方看看,到底誰才能笑到最後。

「葉陽,你終於出現了,我們還以為你已經走了呢。」

突然之間,一個聲音響了起來,是寧飛翔三人走了過來。

「沒殺死南宮月那個女人,我怎麼可能會走?」

葉陽搖搖頭,看了眼三人之中的司徒沖,問道:「怎麼樣?回家順利嗎?」

「嘿嘿,順利,當然順利。」司徒沖摸著鼻子笑了笑道:「我回家族的那一刻,顯露出修為的時候,差點沒把那些族人嚇死,還以為我被老妖怪附體了,才能夠修鍊的這麼快,再三確定我思維正常后,我的族人們才相信了我已經四次蛻凡的事實,不僅我的族人,我的大哥,我的父親得知我修為達到如此高度的那一刻,表情都很精彩呢。」

「司徒兄,你的族人怎麼沒有來這裡?」寧飛翔問道。

「他們的確想來。」司徒沖道:「但我沒讓他們來,在南域,我司徒家是十大門派之一,但現在這裡匯聚了整個神州四域的風雲勢力,我司徒家來到這裡得到傳承的可能性極低,還會陷入危險之中,我好說歹說,才讓他們放棄來到這裡。」

葉陽點了點頭,司徒沖的決定是明智的,不說其他二域,就中域一個地方來的人,就不是南域的勢力能夠抵擋得了的。

他甚至看到了參加過狩獵大會,曾經和他進行過比賽的十大門派的天才弟子,姜雲凡,徐飛馳,段鋒,巫瓏等等這樣的人物,在這片區域里毫不起眼,如今的修為完完全全是路人。

「幾個月前我們才和葉陽司徒沖這兩人進行了比賽,沒想到幾個月後,他們兩人已經成長到了這種程度,還成為了乾天學院的學生。」

遠處一個角落裡,姜雲凡等人暗暗感嘆,「尤其是那個南宮月,當初敗在葉陽手中,現如今竟然變化如此之大,估計就連葉陽都不再是對手,還拜了一個奪天境的強者為師,從此之後一步登天了啊。」

轟隆隆!

就在眾人嘰嘰喳喳的時候,各大門派的高層,奪天境的強者再次出手,決定將通道的禁制削弱,再往上提升修為的限制。

隨著時間的流逝,通道的禁制越來越弱,過了大約半天的時間,七次蛻凡的人物也能進入其中了。

這個變化令很多門派的人大為欣喜,進入其中的修為越高,得到寶物的可能性也就越多。

本來只有築基境的武者才能進入遺迹,但現在被各大門派的高層,硬生生把這個限制提升到了七次蛻凡的高手也能進入其中,不過提升到現在,已經十分困難了,但那些奪天境強者並沒有留手,還在調動真氣沒入霞光門戶里。

時間一晃,又是半天後。

這片區域爆發出了強烈的喝彩聲,因為遺迹通道的禁制,再次被眾多強者聯手削弱,此時就連八次蛻凡的絕世高手,也能毫無顧忌的進去其中了。

當將修為限制提升到八次蛻凡的時候,各大門派的強者終於收手,發出來了氣喘吁吁的聲音,「限制提升到這種程度,已經是極限了,再有兩三天,通道就會再次開啟,能不能得到裡面的傳承,要看你們自己的本事。」

在這一天里,四方雲集的門派開始集結人手,乾天學院也進行了集合,最後進入其中的學生大約有兩千名,而進入其中的長老,也有十餘名,其中修為最高深的長老,是一名修為達到了八次蛻凡的內院長老,叫做吳永器。

對於這個吳永器,葉陽並不感到陌生,不久前他和唐倩一行人前往四象城,從黃泉宗弟子手裡拯救被困學生的時候,當時面對謝無悔的威脅,就是這個長老突然出現,使得謝無悔有所顧忌,讓他們得以安然離開。


此時的吳永器,看著準備進入遺迹里的兩千餘名學生,沉聲道:「玄祖的傳承之地里,誰都不知道會有什麼危險,一旦進入其中,就有可能性命不保,同時這麼多學生,縱然有長老隨行,也不可能照顧你們所有人,因此你們現在退出還來得及。」

「吳長老,生死有命,就算我們死在了裡面,那也只能怪我們命該如此,你不用再勸我們了,我們已經打定主意,要進玄祖的遺迹里闖一闖,連一點危險也不敢冒,還當什麼武者?」

看見眾多學生滿臉堅決,以吳永器為首的眾多長老點了點頭道:「好,既然你們已經決定下來,我們也就不再相勸了,不過要提醒你們一句,保命要緊,有時候適當的捨棄,會避免很多不必要的事情發生。」

時間一晃,大約在兩天後的一個深夜,霞光門戶突然傳出了轟隆隆的聲響,散發出的光芒更盛。

看見這一幕的諸多勢力,頓時就知道是遺迹的通道再次開啟了。

立即之間,聚集在這片區域里的勢力,蝗蟲一樣的人群,全部飛掠而起,如潮水般向霞光門戶涌去。

葉陽隨著人群,也進入了門戶之中。

在一陣天旋地轉后,葉陽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個平原之中,空氣看似清新,實則暗中隱藏了強烈的肅殺之氣。

「本來和司徒沖他們聚在一起,沒想到還是分開了,看來傳送是隨機的,只有後面才能找機會和他們匯合。」

葉陽暗暗嘆了口氣,就要起身搜尋南宮月的蹤影,將此女格殺在這片空間之中。

但就在他剛想起身的時候,一個不善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匯合?還想在後面和你的兄弟匯合?沒有這個可能了,葉陽,把你的雙臂留下來吧。」

「恩?」聽見這不善的聲音,葉陽扭頭一看,只見兩名青年,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十幾丈之外,其中一人竟然是小極宮弟子杜詠,而另一人看身上所穿的服飾,顯然也是小極宮弟子,還是一名修為達到了七次蛻凡的核心弟子。

「杜詠?」當看見杜詠的出現時,葉陽冷冷一笑,他的確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和此人傳送到同一個地方,真的是冤家路窄。

此人一見面,就想要他的雙臂,可謂是將囂張狂妄演繹到了極致。

但對方做夢也不會想到,他就是前兩天會光明劍的那個普通少年,如果被杜詠知道葉陽就是幾天前當著眾人的面擊敗了他的那個紫袍少年,眼下估計就不會這麼淡定了,可惜他並不知道。

「葉陽,我說過,下次見到你,必然要取下你的雙臂。」

杜詠一臉隨意的看著葉陽,彷彿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臉上充斥著殘忍的笑容:「上一次在雲頂天宮,本來就要讓你血濺當場,但我和方妙音的比賽更加重要,因此暫時放了你一馬。而這一次,將沒有任何懸念,你的兩條手臂,要落到我杜詠的手裡,不過到底是你自己自廢雙手,還是我杜詠出手,就要看你配不配和了。如果讓我出手,你將體會到什麼是無邊的痛苦。」

常人面對這樣的威脅,不是滿臉憤怒,就是當場就要暴走,但此時的葉陽卻是突然看了看四周風和日麗的天氣,發出來感嘆的聲音:「這麼好的天氣,本來心情舒暢,可惜有一隻狗始終在耳邊亂叫,煩都要把人煩死。」

「你說什麼?」

杜詠一聽,一張臉頓時變得無比猙獰,哪裡還能忍受得了,腳下一蹬,整個人高高躍起,手臂好似變成了一把斧頭,狠狠劈下,要讓葉陽血濺當場:「竟敢罵我是狗,天上地下再也沒有任何人能夠救得了你,本來我只想斬下你的雙臂,放你一條生路,但你嘴賤到這種程度,也不能怪我了,就留下你的狗命,用來平息我的怒火吧。」

「血手斧!」

在大喝之間,杜詠的右手,突然血光閃爍,凝聚成了一把鮮血淋淋的大斧,散發出撲鼻的血腥之氣,鎖定了葉陽的腦門,企圖讓他一命嗚呼。

「大雷音劍術!」

在杜詠動手的同時,葉陽也出動了,兩指一併,當空一劃,指尖爆發出了閃電般的蔚藍色劍氣,攜帶著嗡嗡嗡的雷音,眨眼間撞擊在了從天而降的杜詠的血紅色斧頭上,頓時將他那把斧頭劈得支離破碎,整個人也被劍氣劈得連連吐血,不敢相信自己連一劍都擋不住,驚恐之間想要後退,但他還沒退出兩步,就被一條咔咔咔探來的元力手臂擒拿住了脖子。

六次蛻凡的高手,一個照面就被打得連連吐血,被葉陽活活擒拿。

「你小子!」杜詠看著自己被葉陽的元力手臂擒拿,動彈不得,有種做夢的感覺,實在難以相信在他眼裡只是不起眼的小人物,竟然強大到了這種程度。

「廢物一個,還想取我的雙手?」

小甜餅 ,就要發出劍氣,讓此人一命嗚呼,但就在他剛想動手的時候,那名與杜詠一同出現的青年突然開口了,「你叫葉陽?我聽說過你的名字,在四大學院的武鬥大會上,四次蛻凡的修為,手持一口極品靈劍,一路勢如破竹,殺進了最後的決賽,以你的本事,的確能被稱為天才,可惜你遇見我了盧躍。」

那名擁有七次蛻凡的修為,名叫盧躍的青年淡淡道:「把杜詠放了吧,再把你身上的那件極品靈器交出來,否則我會讓你痛不欲生。」 「讓我痛不欲生?」

葉陽冷冷一笑,勾了勾手指頭道:「你叫盧躍?小極宮的核心弟子?是不是以為七次蛻凡的修為,就是我的對手了?信不信我鎮壓你,只是分分鐘的事情?」

「你小子,以為有點本事,就能是盧師兄的對手了?還不趕緊聽盧師兄的話,把我放了?」


被無敵神拳擒拿的杜詠,看見葉陽那囂張的舉動,嘴裡頓時發出了譏笑的聲音,認為葉陽是在自取滅亡:「你敢這樣對我,知不知道我是誰?我是小極宮的核心弟子,跟我作對就是跟整個小極宮作對,再不把我放開,事情就真的沒有緩和的餘地了。」

「現在還有緩和的餘地?」

葉陽不耐煩的看了眼滿臉譏諷的杜詠,冷冷道:「你大概還沒看清眼前的形式,你以為我會在乎你的身份?你的廢話實在是有點多,給我進去好好獃著吧。」

一個紫皮葫蘆,突然出現在葉陽手裡,是乾坤葫。

他將乾坤葫對著被擒拿的杜詠,而後手一揮,此人就被他收進了乾坤葫內,裡面頓時傳出了凄慘的叫聲:「啊,該死,我怎麼會來到這裡?好多空間風暴,啊,葉陽,你趕緊把我放了,敢這樣折磨我,我是不會放過你的,等著吧,等盧師兄把你殺了,看你到時候還能不能笑得出來。」


「聒噪。」

葉陽搖搖頭,沒有理會乾坤葫里傳出來的聲音,隨手將乾坤葫收進了儲物袋裡。

「這是……?」看著杜詠被葉陽收進了一個葫蘆里,對面的盧躍頓時瞳孔一縮,「竟然能夠容納活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寶物?」

「哈哈哈。」他突然笑了起來,眼眸里有著深深的貪婪:「葉陽啊葉陽,我真的沒想到你這個乾天學院的精英學生,手裡不僅有一件極品靈器,竟然還有一件更加強大的寶物,我真的有些好奇,這些寶物你到底是怎麼得來的?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等你死後,你身上的所有東西,還不都是我盧躍的?」

嗚嗚嗚。

一桿暗金色的長矛,突然出現在盧躍手心,上面繚繞著強烈的元力,一矛刺出,直指葉陽眉心。

「矛術?」葉陽見到對方使用長矛,嘴角勾起了一抹嘲弄的笑容,「也罷,既然你這麼自信,就讓你看看到底是誰的矛術厲害。」

鉦!在說話之間,葉陽取出了狼神之矛,隨手就是一刺,與盧躍那口暗金色的長矛對撞在了一起,交擊之間火星四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