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偷偷潛入獸人族,葉陽把懷疑的目光投向了之前和林天雄一起現身的那名虎頭獸人,一番偵查后他才發現伊露茜嘴裡所說的巴薩,正是那名虎頭獸人。

這讓葉陽對於此人更加懷疑,但他偷偷觀察了好幾天,也沒有發現此人有任何不同尋常的地方。

這種人不是真的什麼都沒有做,就是隱藏的極深,因為獸人族同時也在做調查,他們之所以懷疑是精靈族的人乾的,不過是不願相信自己族裡會出那種監守自盜的叛徒而已。

時間一晃,又過去了五六天。

葉陽在精靈族身上耗費了六天,在獸人族的身上也耗費了六天,前前後後加起來的調查時間已經達到了十二天,再有三天便是半個月的期限,然而他卻毫無進展,丁點線索也沒有。

「葉陽,你此番偷偷潛入獸人族,調查的怎麼樣了?」

精靈族的領地里,打神樹期待的看著葉陽,就看見葉陽搖了搖頭,「毫無進展。」

「我就說,一個人類怎麼可能把偷盜五彩水晶的真兇找出來?」

「這個人類還妄想使用光明鏡,真是自不量力。」

「看吧,還有三天時間半個月的期限就要到了,看他能不能在最後的時間裡把偷盜者找出來?」

「找不出偷盜者,我看這個人類還有什麼臉皮留在這裡。」

看見葉陽搖頭,周圍很多精靈又開始了對葉陽的指指點點。

「我甚至懷疑這個人類有沒有去獸人族的領地。」

「是啊,獸人族的領地不是那麼好容易混進去的,何況還是一個人類。要知道獸人族十分憎恨人類,認為人類的存在是對他們的侮辱,認為他們才是真正的人,如果有人敢潛入獸人族的領地,被裡面的獸人發現,沒有任何可能活著出來,會被獸人族的野蠻族長以及族老合力斬殺。」

葉陽聽見周圍精靈們的嘲笑,本來左耳進右耳出,但聽到這裡,他突然目光一閃,抓住剛才那名說話的精靈問道:「你剛才說什麼,獸人族十分憎恨人類,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哼。」這名精靈冷哼了一聲,如果不是族裡的精靈女王和族老有令要配合葉陽的調查,他才懶得回答眼前這個人類的問題,「整個世界的獸人族憎不憎恨人類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不老神林里的獸人十分憎恨人類,認為他們之所以會落到這種落魄的境界,都怪人類沒有對他們伸出援手。」

這名精靈滔滔不絕的說著,「不老神林里的獸人何止憎恨人類,簡直有血海深仇一般,見到有進入不老神林里的人就要和對方拼個你死我活,你說你潛入了獸人族的領地,還毫髮無損的回來了,我們族老都做不到,誰會相信你做得到?」

聽到這裡,葉陽目光頓時一閃,嘴角懶得的出現了一抹笑容。

本來他一籌莫展,現在聽了這名精靈的話后,他終於找到了突破口。

這名精靈說不老神林里的獸人十分憎恨人類,雙方見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而那頭虎頭獸人巴薩卻悄悄和林天雄這個人類來往,而巴薩在當夜開採完五彩水晶后還是留在礦脈區的最後的獸人,種種機緣巧合加在一起,讓葉陽有深深的直覺懷疑此人。

這個獸人巴薩,一定有貓膩! 「人類,你說什麼,你要和獸人族的巴薩進行會面?要和他談判?」

在葉陽懷疑獸人巴薩有貓膩后,便抓緊時間向精靈族的精靈女王以及族老們提出了一個要求,這個要求便是讓他代表精靈們去和獸人族進行談判。

「你一個人類想代表我們精靈,你覺得有這個可能?」一名精靈族老堅決表示反對。

「不老神林里的獸人十分憎恨人類,總不可能就這樣讓我去和獸人見面吧。」葉陽打了個響指道:「而代表精靈們就不一樣了,有了這重身份,獸人再憎恨人類看在你們的面子上也不會把我怎麼樣的,難道你們不想知道偷盜五彩水晶的人到底是誰?」

「我們當然想知道,你想和獸人族的巴薩談判,難道你懷疑他是偷盜者?」

一名全身灼熱修鍊火屬性魔法的精靈族老搖頭道:「我們起初也懷疑過此人,但並沒有任何證據,加上此人當晚的確運送工具回去了,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明,就算他真的是偷盜者,你又有什麼辦法能讓他心甘情願的把事情說出來?總不可能對他進行強行逼迫吧?我們精靈可做不出那種蠻橫的事情。」

「蠻橫的事情我來做,你們只要讓我代表精靈和獸人族的巴薩見面就行。」葉陽懶洋洋的道。

「反正你最後的期限只有三天,三天一過,你若還找不出偷盜五彩水晶的人,就和使用光明鏡無緣了。」

一名全身嗚嗚嗚響著體內好似有空間風暴的精靈族老沉聲道:「我們這就通知獸人族的人,和他們進行最後的談判,你先回去等消息吧,巴薩願不願意和你談判我們也不知道。」

葉陽點了點頭,開始了漫長的等待。

他對獸人巴薩會答應和自己會面的事情還是很有信心的,因為此人十有**會把自己聯想到擊殺林天雄的人身上,會因為貪婪而來,畢竟對方知道自己身上擁有整整一座礦脈的元石呢。

等待了大約半天的時間,消息傳達回來了,果然和葉陽預料的一樣,獸人巴薩答應和他會面。

「葉陽,明天午時,獸人約在迷失森林裡見面,就在我之前被三名獸人圍攻的地方,巴薩真的答應會面了,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伊露茜道:「我擔心他會對你不利,儘管你是代表我們精靈族前去談判,但不老神林里的獸人真的很憎恨人類,尤其是巴薩,以前更是在人類手裡吃了大虧,要是見到你這個人類,十有**會忍不住對你動手,不過有我在場就不一樣了,我是精靈女王的女兒,給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對我下殺手。」

「不用了,你還是留在領地里等待消息吧,我一個人去即可。」

葉陽搖頭拒絕了伊露茜,此女是精靈女王的女兒,此行他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呢,還是不要讓此女陷入危險為好。

時間一晃,來到了第二天午時。

霧氣繚繞的樹林中,突然閃現出了一個人影,一起一落間便是好幾丈,正是來到迷失森林,要和獸人巴薩進行會面的葉陽。

葉陽來到了之前遇見伊露茜的地方,隨後便開始了等待。

等待並不漫長,在他出現了大約數十個呼吸后,就有急促的腳步聲在他耳邊響了起來,同時響起的還有一個陰冷到極點的聲音,「人類,果然是你,果然是你這個人類,殺死了我獸人族的一個夥伴,你現在還敢出現,膽子真的很大啊。」

唰唰唰!

七八頭身穿鎧甲的獸人一出現,便將葉陽團團圍住,其中為首的獸人正是虎頭獸人巴薩。

「我是代表精靈來和你們談判的,你們把我圍住是想幹什麼?」

看見這些獸人一現身就把自己團團圍住,來勢洶洶的陣勢讓葉陽眉毛一揚。

「談判?殺了我獸人族的人,還想和我們談判?」虎頭獸人巴薩冷冷一笑,「不用再想著談判了,你就算給精靈灌了**湯讓你代表他們,今天也必死無疑,這就殺了你為我們死去的兄弟報仇。」

「慢著!」葉陽喝道:「巴薩,我連林天雄都能殺死,你以為你能夠對付我?我勸你還是把事情的真相說出來為好,你獸人族不是很憎恨人類嗎,你當日為什麼會和林天雄一起出現,難道你和林天雄勾結在了一起?是不是林天雄所在的家族需要五彩水晶,向你開出了天價,所以你冒險把五彩水晶偷盜走了?」


「巴薩大人,這個人類在說什麼?」


聽見葉陽的大喝,周圍的獸人們都用疑惑的目光看著獸人巴薩,不明白葉陽所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林天雄,誰是林天雄?我也不知道這個人類到底在說什麼。」獸人巴薩淡漠的搖了搖頭道:「大概這個人類已經瘋了,想想也是,敢和我們獸人見面,不是瘋子就是傻子,現在把他殺了吧,精靈居然派一個人類前來和我們談判,完全沒有任何誠意,就把這個人殺了,看精靈族的人會有什麼反應?」

「殺!」

「殺死這個人類!」

轟隆隆,眾多獸人一起出手了,揮起手裡的珠光寶劍石器大刀一起劈殺向了葉陽,猛烈的飆風撲面而來,能把人活活撕裂成碎片。

但葉陽不為所動,身軀猛地一震,一股山洪似的強大力量從體內爆發而出,這力量攜帶有洪荒氣息,好似遠古巨龍踐踏而來,能夠把周圍的空間盡皆粉碎。

咔擦!

在龍神氣場的壓迫下,周圍衝殺上來的七頭獸人手裡的兵器全部產生了裂痕,咔咔咔變成了一地碎鐵,就連身軀在強大的壓迫下也癱倒在地,再怎麼掙扎也不能再站起來。

「你們這些廢物,我好心好意來和你們談判,要幫你們找出偷盜五彩水晶的真兇,你們卻不分青紅皂白就對我動手,看在精靈族的面子上我才不對你們下狠手,不然換在平時,我一巴掌就要把你們幾人拍死。」

葉陽大喝一聲,看著幾名被壓迫在地面的獸人道:「你們幾個給我看清楚了,看看這個巴薩是不是你們心目中行事光明磊落的巴薩大人,看看他到底做了些什麼卑劣的事情?」

「巴薩,你以為就你那三腳貓的功夫就能把我殺死在這裡,實話告訴你,你在我眼裡連螻蟻都不如。」

在大喝之間,葉陽把目光看向了獸人巴薩,凌厲的目光嚇得巴薩連連後退,嘴裡更是大喝道:「布魯金,你的禁忌魔法暗黑毀滅風暴也應該準備好了吧,此時不出手更待何時?」

「當然準備好了,巴薩,你趕緊躲開吧,我的暗黑毀滅風暴一出,方圓十丈都要寸草不生,變成齏粉。」

一個陰冷的聲音,突然從暗中響了起來,在幾名獸人那大驚失色的目光中,一個面容陰沉的精靈男子出現了。

這個精靈男子渾身上下都是暗屬性氣息,一出現便高高抬起雙手,嘴裡正在吟唱,是在施展魔法。

轟隆隆!

這個精靈男子剛一出現,葉陽和地面的幾名獸人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就被一團巨大的毀滅風暴籠罩了,這毀滅風暴好似黑洞,不停的絞殺,甚至有吸扯之力,把周圍的大樹都吸了過來,頃刻間絞碎成漫天碎屑。

「啊,暗黑毀滅風暴,這是禁忌魔法,不能輕易使用,為什麼這樣的魔法會對準我們?」

「是精靈族的布魯金,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巴薩大人,為什麼布魯金會出現在這裡,難道你和他勾結在了一起?」

「可惡啊,巴薩,你居然和精靈族的布魯金勾結在了一起,看來當晚運輸工具的事情全都是你們兩人編造出來的,其實是你們兩人偷偷把五彩水晶私藏起來了。」

「哈哈哈,沒錯,五彩水晶就是被我們私藏起來了,被你們知道了又能怎麼樣?」

躲到二十丈開外的獸人巴薩大笑起來,「你們馬上就要死了,我還怕被你們知道?哈哈哈,和這個人類一起死在毀滅風暴之下吧。」

轟隆隆!

幾頭獸人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便被黑洞似的毀滅風暴淹沒,使用龍神氣場鎮壓幾頭獸人的葉陽似乎也躲閃不及,被淹沒在了能有十丈大的毀滅風暴之中。

「哈哈哈,死定了,這個人類死定了,我看他還有什麼倖免的可能?」

見到葉陽被毀滅風暴淹沒的一幕,獸人巴薩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滿臉都是得意的笑容,「一個人類竟然能夠懷疑到我的身上,可惜太過愚蠢,敢獨自前來和我談判,不是找死是什麼?」

黑洞似的毀滅風暴漸漸消失,最後露出了一個滿目蒼夷的地面,地面上再也沒有任何東西存在,那七頭獸人不見了,葉陽也不見了,似乎都被毀滅風暴絞殺成了碎片。

「咦,那個人類的儲物袋呢,怎麼什麼東西也沒留下,難道和屍體一樣都被毀滅風暴絞殺的連渣也不剩了?」

看著空空如也的蒼夷地面,獸人巴薩有些疑惑,那漂浮在樹林間的布魯金也在此時降落到了地面,冷冷哼道:「巴薩,你不是說這個人類身上有大量的寶物么,怎麼死得連渣也不剩了?算了,得到了那麼多五彩水晶,一個小小人類身上的寶物又算得了什麼,還是趕緊把這裡處理一下,免得外人一看就知道是暗黑毀滅風暴留下來的痕迹。」

「這個簡單。」獸人巴薩腳下一蹬,以他為中心方圓十丈之內的地面頓時產生了龜裂,再次一蹬,地面更是如山崩,再也看不出任何魔法留下來的痕迹。

「嘿嘿嘿,這下就算有人來這裡調查,也不會再看出任何端倪了。」

獸人巴薩冷冷笑道:「布魯金,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放心了。」布魯金點點頭道:「你就說來這裡和人類談判,那人類暴走殺死了所有的獸人,而你則拼盡全力才把人類斬殺,為死去的獸人報仇,是不是這樣?」

「沒錯,就是這樣。」獸人巴薩一臉的陰險,「雖然我們兩人脫身了,但這件事不會就這麼完了的,那個人類是代表你們精靈族來和我們進行談判,要是被我們獸人族的族老知道那個人類殺死了我們好幾名獸人,我們的族老肯定會找精靈族要一個說法,你要提前做好準備,到時候我們獸人族和你們精靈族很有可能會開戰。」


「開戰就開戰,整天生活在井底似的地方,我也實在受夠了,最好所有精靈全部毀滅,這樣我就不用再在意什麼族規,可以帶著五彩水晶隨意逍遙。」布魯金滿臉陰狠,說出了驚人的言語,但獸人巴薩並沒有感到吃驚,反而志同道合的大笑道:「哈哈哈,我也早就受夠了,此次我們得到了大量五彩水晶,一半用來修鍊,一半用來悄悄出售給林家莊的人,到時候五彩水晶和元石在手,什麼地方我們兩人不能去?」

「走吧,我們兩人趕緊離開這裡,你回去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我則要帶著滔天怒火把這裡發生的事情帶回去,就說隨行的獸人全部死在了那個人類手裡,看族長他們會有什麼反應。」

「嘿嘿嘿,最好你獸人族打上我精靈族,到時候我們兩人便能趁亂徹底離開不老神林。」

獸人巴薩和精靈布魯金在冷笑之間,離開了迷失森林。

兩人並沒有看見,就在他們離開了大約數十個呼吸后,一個龍形寶塔突然從崩裂的地面破土而出。 這個從地面里破土而出的龍形寶塔,正是葉陽的龍王塔。-∝

葉陽當然不可能死在布魯金的暗黑毀滅風暴之下,如果小小的禁忌魔法就能把葉陽殺死,葉陽就不會活到現在了。

剛才的毀滅風暴雖然強大,但葉陽想躲開簡直要多輕鬆有多輕鬆,本來他是想用惡魔之翼飛掠到十丈之外的,但他心念一動躲進了龍王塔,再控制龍王塔鑽進了地底,讓獸人巴薩和布魯金認為自己死了。


這種拙劣的偽裝,如果換成其他人在場,靈識只要一掃,就能發現潛入地底的龍王塔,到時候龍王塔就會暴露。

但獸人和精靈沒有靈識,又沒有刻意尋找,怎麼可能發現隱匿在地底三丈深的龍王塔?

唰。崩壞的樹林間憑空出現了一個人影,正是從龍王塔里出來的葉陽。

「嘿嘿嘿,這兩個廢物還真以為我死了,看看到時候我再次出現在這兩人的面前,這兩人會有什麼反應?」

葉陽看著獸人巴薩和布魯金消失的方向冷冷一笑,他並沒有急於返回精靈族的領地,而是在等,等待一個合適的機會返回,要在最關鍵的時刻現身,再把事情的真相說出來,這樣精靈族的人才會發自內心的感激。

精靈族的族地和獸人族的領地相距大約上千里,葉陽估算了一下,獸人巴薩從迷失森林把消息帶回去,如果引起獸人們的暴怒,至少也需要一天的時間才能抵達精靈族的族地。

「一天時間,足夠了。」

葉陽喃喃自語,他在迷失森林找了個偏僻的地方,盤坐於亂石堆中,手一揮把龍王塔里的十具飛天殭屍取了出來。

這十具飛天殭屍傀儡是天魔屍度里的屍鬼老祖煉製的傀儡,本來是要獎勵給門下弟子的,現在落到了葉陽這個人類手裡,十有**要被氣得吐血。

當時擊退屍鬼老祖的意念,十具飛天殭屍便沒有了行動能力,被葉陽順便收進了龍王塔里。

這十具飛天殭屍雖然只有第二奪奪造化的境界,但聯合起來甚至連第三奪奪無極的人都能殺死,也算一個不小的助力,對葉陽雖然沒有什麼用,但對他的兄弟司徒沖三人來說卻有大用。

司徒沖三人現在僅僅只是四次蛻凡,還不足以在殘酷的武道界自保,有了十具飛天殭屍就不一樣,不僅可以不再受到外人的欺負,就連危險的任務也能隨便完成,到時候修為一到,擁有足夠的功勞便能成為核心學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