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葉寒眯起眼睛,他很清楚,今晚朱文虎等人前來,首要目標是左毅,以便於黑.幫鬥爭中獲得籌碼。

至於自己,完全就是一個意外。

朱文虎等人根本不知道自己也在這間酒吧,自己的出現,給了對方一個很大的驚喜。青幫尋找自己已經很長時間了,但一直沒能捕捉到自己的蹤跡,如今出現在杭州,這讓尋找多年的青幫成員很是驚喜。

葉寒用眼神表示讓蒂娜和心語帶着其他人離開。

心語和蒂娜思索了一會,暗暗的點頭。

心語和蒂娜對葉寒是絕對的放心,他要走,這世上沒人能把他留下。

“我們走吧。”蒂娜扭頭對着衆人說道。

“我不走。”結果林夕瑤倔強的很,“哥哥不走,我也不走。”

“我也不走。”蕭宇握緊拳頭說道。

就連平時很膽小的劉天陽也說道:“我也不走。”

三人這一開口,場面頓時安靜了下來,似乎,所有人都沒想到,三人會在如此危急的時候選擇留下來。

葉寒也沒有想到三人會選擇留下,如今聽到他們的話,臉色頓時冷了下來。“你們快走,夕瑤,聽話!”

“葉寒……”蕭宇還想說些什麼。

“我讓你們走就快走,別唧唧歪歪的。”葉寒冷哼道。

“走吧,你們留下沒有任何意義。”蒂娜輕輕拉起林夕瑤的手,微微鄒眉的說道。

蕭宇思索了一會,然後扯起劉天陽,“好,我們走。”

一直以來都覺得葉寒不簡單的蕭宇,猶豫片刻,終於做出了決定。

眼看蒂娜等人要離開,朱文虎陰沉的說道:“蒂娜小姐,這件事情與你們無關,希望你們不要報警,否則,我不敢保證他們兩個會活着回去。”

朱文虎本來就沒有打算讓葉寒和左毅活着回去,左毅是青幫和血竹幫抗爭的籌碼,而葉寒則是青幫幫主薛軍的大仇人,在他們看來,這兩個人的命運已經註定。

“好。”蒂娜沒有任何的猶豫,爽快的點了點頭,而嘴角卻浮起一絲不屑的冷笑。

林夕瑤被心語和蒂娜扯着離開,但眼睛依然停留在葉寒的身上。

感覺到林夕瑤的目光,葉寒轉過頭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神,示意自己不會有事。

葉寒的眼神在某個地方停留了一下,然後回到了朱華清兩人的身上。

蒂娜等人離開後,朱文虎沒有再廢話,直接讓人用槍將葉寒兩人壓上車。

因爲朱文虎知道,葉寒是個很危險的人,要不然也不會一個人就能把薛軍的第三條腿給廢了,薛軍也是練過的人,幾個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而且當時還是在很多保鏢的保護下,葉寒依然能將薛軍重傷,然後揚長而去。

葉寒兩人被押上一輛豐田麪包車,麪包車裏,六名大漢明目張膽的摸出槍,對準兩人,警告兩人不許輕舉妄動。

葉寒什麼大場面沒見過,這種小朋友玩的兒戲,他當然不放在眼裏,翹着二郎腿哼着小曲。

左毅臉色極爲難看,但也沒有露出害怕的模樣。

暖婚蜜愛:君少獨寵小嬌妻 ,在他看來,沒有了蒂娜一行人的影響,接下來,自己帶着左毅脫困,並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唯一讓葉寒放心的就是林夕瑤沒有跟來,如果林夕瑤跟來了,那麼就有點麻煩了。

因爲葉寒不想林夕瑤見到自己乃至這個社會最陰暗的一面。

葉寒並不希望看到那一幕,他很清楚,如果真的讓林夕瑤看到那一幕,林夕瑤那顆純潔無暇的內心將會被沾污,並且留下永遠無法抹去的陰影。

那不是他想看到的。


他只想讓林夕瑤當一個快樂的小天使,不去觸碰人間那些黑暗的事物。

還好,現在林夕瑤沒有跟來,那麼葉寒可以大展手腳,沒有了任何的約束。

“師傅,對不起,都怪我連累你了。”左毅滿臉歉意的看着葉寒,低着頭說道。

“嘿,別把什麼事都往自己身上扯,這和你沒有多大的關係。”葉寒翹着二郎腿,完全沒有一副被人綁架的模樣。“我就是和他們玩玩,別擔心,你師傅我會帶你出去的。” 「準備好了嗎?」清靈目光直視過去,情不自禁的嘴角勾起,一個邪氣乍然的微笑浮現在臉上,外人看來,身上不由的打寒。

那個笑,殺氣泠然,她的眼神也認真起來,彷彿是一場預謀已久的內幕將要在此打開,相隔數十米之外藏身在堅固土牆之內的水刑天也在同一時間心中升起一股被人盯上的感覺,讓他渾身上下警覺再度提高,沉著聲音對身邊的兩位同伴說了一聲,「小心。」

「水刑天,放心好了,我會把你們的命留下。膽敢向內院挑戰,勇氣可嘉,可是你們錯估了我們的實力,我們之中隨便一個人所經歷的殺戮都要比你們多的多,沒有被鮮血洗滌過的靈魂,是脆弱的。而現在,我將讓你們認識到你們有多麼脆弱!」

一番『大言不慚』的話語從清靈口中說出,圍觀的幾十位外院學院們都以為清靈忽然瘋掉了。雖然前一刻的交戰清靈是穩佔上風的,可即使那樣,也不代表她有資格去教訓外院的最強者——水刑天!

水刑天的實力是有目共睹的,他已經達到了從仙道學院畢業的資格,可是他卻暫時放棄了離開仙道學院,回去世俗世界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風光生活,而是選擇留下來,想要挑戰內院,進入內院,好繼續在修真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

因為在他的心中一直以來都有一個疑問,他之所以要繼續走下去,皆是因為這個疑問。


清靈的一番話對於其他人的衝擊力也是極大的,同伴們的認可,和長老們的驚異皆是因為清靈。小小年紀,心思縝密,內心的想法就已經讓人捉摸不透,今後將會發展成什麼樣子的人呢?

清靈的『狂傲』讓眾多外院學員看不過眼,憤怒的同時氣氛前所未有的高漲,整個分裂的外院學院竟然在這時候團結在一起,為水刑天和土雷土鳴三人鼓勁,希望他們好好教訓一下演武場上那個張狂無比的少女。


「我承認你的實力不弱,可是僅憑這樣就想教訓我們,未免你還不夠資格。」水刑天也因為清靈的話感到憤怒,因為他的修為和清靈相當,可現在卻被清靈以長者的身份教訓,實在是讓人惱怒。

「成敗未分,等這最後一場挑戰結束之後,你再去評論什麼理論吧!」

「水之王鼎!」水刑天手中的青銅鼎忽在他的呼聲響起之後驟然變大,轉眼間從人頭大小變得有兩米多高,比水刑天本人還要高尚一頭。這坐鼎是一件上品靈器,和天器相比威力差得遠,可是對於合體期的修真者來說,卻剛好能夠掌握它的功能威力。至於天器,在這個實力的修真者手中簡直就是拿大炮打蚊子,大材小用,甚至因為天器的強大,不肯認主,因此被掌握著使用起來連百分之一的力量都用不出。

即使是清靈的龍靈劍認主之後,因為清靈的修為太低,龍靈劍的力量她就算是拼盡全力也只能用出個十之一二的力量,但即使是這點力量,也足以穩壓渡劫初期的修真者,因為天器的強大是逆天的。

水刑天站在他的水之王鼎之上,鼎口的邊緣處,真元通過手指上不斷畫出的淡藍色符咒形成一道道藍光漸漸注入鼎中。彷彿要用真元把巨大的青銅鼎給填滿似的。

隨著真元的輸出,鼎內一道道呼呼的海嘯聲響起,天地間水元素劇烈的波動起來,越來越多的水分向他凝聚,片刻之間,肉眼可見的水流環繞在他身邊,向著鼎內注入。

水刑天身材高大,甚至可以說是魁梧,不適合使用寶劍這樣精巧的武器,有了相襯的巨鼎正是如虎添翼般讓他實力增強。劇烈的波動帶著壓抑悶響聲,讓人心頭猛然跳動。那種感覺,就連清靈都不敢小覷,雖然沒有現在就動手的意思,卻是全神貫注的盯住水刑天腳下的巨鼎,等待著他全部實力爆發的那一刻。

與此同時,土雷、土鳴兩兄弟生怕水刑天的準備被對方清靈所打斷,一道道土牆升起,層層加疊,擋在水刑天的四周,因為這裡水元素太繁密,還有不斷的水流凝聚過來,因此兩人沒有用巨大的土牆完全封鎖住水刑天和自己,而是把一道道土牆製造出一面面阻擋物,只要擋住清靈那方最後面唐嫣的暗器就足夠了。

三人雖說是第一次配合,可是不得不說配合的不錯,至少在戰場上儘可能的輔助對方。

……………………………………………………………… 夜晚,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讓原本炎熱的天氣多了一絲涼意,似乎在預示着人們,秋天來了。

漆黑的夜空,雨滴隨風飄灑在空中,打在樹葉上發出一陣“沙沙”的聲音,那聲音在安靜的花園裏顯得格外刺耳。

花園裏,那些身穿黑色西裝,佩戴耳機,身藏槍支的血竹幫成員們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淋溼了,晚風吹過,給他們帶來陣陣寒意。

真正令他們感到寒冷的不是天氣,而是別墅裏壓抑的氣氛,還有即將面臨的大戰。

身爲風堂成員的他們,已經很久沒有體會過這種感覺了。

風堂。

這兩個字在血竹幫乃至整個華夏黑.道都有着不小的名聲。

風堂是由左少天一手創立的,其所有成員全部都是孤兒,而且接受過地下世界一些精銳傭兵團和殺手組織教官的訓練,實力頗爲恐怖。

雖然不能和死神殿的成員相比,但他們在黑.幫中,是殺神一般的存在。

曾經,左少天能夠霸佔東海這一座江山,風堂功不可沒。

花園裏氣氛壓抑,別墅裏也是如此。

別墅三樓的一間會議室裏,偌大的紅木會議桌旁坐着不少人,其中爲首的便是一身黑色披風的夏紫嫣。

燈光下,她那張精緻的臉蛋異常的冰冷,眯着眼睛,目光不停地從會議室裏那些人的身上掃過,纖細白嫩的手指輕輕地敲擊着會議桌,節奏緩慢而低沉,讓原本壓抑的會議室裏充滿了肅殺的氣息。

而那不帶任何感情的雙眼,此時給會議室裏的人帶來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此時,在他們眼中,那雙不帶任何感情的雙眼,散發着一股刺骨的寒意。

“啪”

原本安靜的大廳裏,忽然響起了一個清脆的聲音,聲音過後,一縷火光閃現。

這聲音一出,幾乎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將目光投向了聲音的來源,光着頭的賀老六拿出打火機,點着雪茄,滿臉享受的吸了一口。

火光下,賀老六的雙臂給人一種震懾的感覺,但卻和此時的氣氛格格不入。

沒有理會注視自己的衆人,賀老六隨意地靠在椅子上,煙霧環繞在他的臉龐,讓人無法看清他的表情,只聽他用一種慢吞吞的語氣道:“夏小姐,九點已經過了,不用等沒來的那些人了,直接開會吧。”

聽到賀老六的話,夏紫嫣眯起眼睛,目光慢慢地從會議室內掃過,清晰地看到還有四個座位是空着的。


“好。”夏紫嫣陰沉着臉,緩緩的點了點頭。

她的話音剛落,外面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隨後,會議室大門被人推開,一名身穿黑色西裝的青年拎着一個麻袋,出現在門口。

“夏小姐,剛在門外發現的。”門口那名青年沉聲彙報的同時,打開麻袋,在所有人驚訝的表情中,拿出了麻袋裏的東西。

人頭

他從麻袋裏拿出了一個血淋淋人頭。

而這個人頭的雙眼,依然還是睜開的。

死不瞑目!

“唰”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得會議室裏不少人的表情爲之一變,幾個心理素質差的血竹幫成員,更是一臉蒼白的表情,甚至就連身子都不受控制地顫抖了起來。

因爲那顆人頭的主人他們都認識,是血竹幫的核心成員之一,也是今天開會沒有來的人之一。

“外面還有兩顆人頭,一具屍體。”門口的青年看了面色冰冷的夏紫嫣一眼,緩緩的說道:“他們都死了。”

他們都死了!

這幾個字猶如一記重錘一般,狠狠地砸在了會議室裏所有人的心頭,一些心理素質較差的傢伙額頭上的冷汗像泉水一般,不斷地往下掉。

“拿出去。”夏紫嫣從牙縫裏擠出三個字。

青年沒再廢話,拎着麻袋,轉身出門,順手關上了會議室的大門。

青年離開後,會議室裏頓時鴉雀無聲,就連賀老六也停止了吸菸。

死一般的寂靜!

靜的能聽到一些人緊張的心跳聲和濃重的呼吸聲。

“各位。”夏紫嫣敲了兩下會議桌,待衆人將目光投向她後,她一臉嚴肅地說道:“我知道你們都在害怕,害怕下一個死的人是你們。”

聽到夏紫嫣的話,所有人的屏住了呼吸。

他們真的在害怕,因爲青幫的幫主薛軍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

“夏小姐,難道你不怕麼?”有人開口打破了會議室裏詭異的氣氛,開口之人是血竹幫的一個核心成員,胡天鍾。

夏紫嫣撇了胡天鍾一眼,語氣卻是狂傲到了極點:“我爲什麼要怕?”

夏紫嫣這話一出口,胡天鐘沒有再說話,眼珠不停的打轉,不知道在思考着什麼。

“咔嚓!”

就在這時,夏紫嫣抽出一把匕首,狠狠地插在了會議桌上,力道巨大,直接讓刀柄沒入了會議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