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聲音落下,風邵琴眼神一震,期待的看向了李浩然。

李浩然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抬手一揮,在房間裡面布置下了一層破界之力,將書房這一小片空間徹底的隔離開來,他認真的看著兩人說道:「既然如此,想必你們也知道我來這裡的目的!我也不瞞你們,廖北山和應龍已經被我殺死在了天域之門內。夏九天較為陰險一些,提前離去,不過他不日就要來到這裡,我們都是搖光請來的!」

話音落下,白蓮子一震,扯了一下風邵琴的衣袖,默默搖頭,示意風邵琴莫要衝動。

風邵琴沉默許久,方才將心中的殺意壓制下去,她輕輕點頭,看了眼李浩然,認真的又行了一個大禮:「多謝先生指點!也多謝先生替我殺了應龍和廖北山,此恩我風邵琴自會報答您的!」

「呵呵!你也不必謝我!他們欲要謀划於我,反被我殺!」

李浩然呵呵一笑,他也不居功,淡淡的說著。

其實他對於風鈴也沒有什麼好感,畢竟都是競爭者,且風鈴當時也收到了要刺殺他的命令。只不過這人時運不濟,氣運不行,才被人陷害設計而死。

「先生,這枚玉佩乃是我最喜歡的東西,雖然是一個飾品,並不尊貴,可也是我的一片心意!我現在將這枚玉佩送給先生,希望先生一定要接受!」

風邵琴仍舊執拗的認為李浩然幫了她,她從腰間解下了一枚盾形的寶玉送到了李浩然的手中。

此玉的正面銘刻著一個「風」字,背面銘刻著一個「琴」字。玉佩溫潤冰涼,帶著一抹神性,那在手中能夠破除幻象,移除邪念,不讓周身沾染塵埃等功能。

李浩然在風邵琴的眼中看出了執著,他知道自己不收下的話,風邵琴恐怕也不會甘休,於是他將玉手下,掛在了腰間,和一枚示人的藏玉放在了一起。

「多謝姑娘!」

李浩然抱手道謝。


風邵琴心中仍有仇恨,並未有多待,聊了三兩句就離開了這裡。

待風邵琴一走,白蓮子這才嘆了口氣,她看著李浩然說道:「李浩然,其實邵琴是一個挺活潑的人,她最喜歡的就是畫兒了,在她的房間裡面,還收藏著一卷你當年的做的畫兒!」

「打住!打住!我來這裡可不是相親的,你要介紹人,我倒是有幾個條件很好的!」

李浩然一聽,覺得味道有些不同,趕忙笑呵呵的說著。

白蓮子白了眼李浩然,她對著李浩然認真的說道:「我加入了無相天教!」

「噢!」

李浩然並沒有任何的意外,點頭說道。

接著,白蓮子又一次說道:「我白蓮教也併入了無相天教!我現在還是聖女,只不過是一個分舵的聖女而已!」

「嗯!」

李浩然仍舊是點頭回應了一個字。

白蓮子見此眼中泛起了一抹不悅的目光,她看著李浩然接著說道:「這一次的事情九死一生,我希望你放棄!」

「我不會放棄的!我已經答應了搖光,這件事情也必須進行!」

李浩然沒想到白蓮子竟這般的勸告自己,他眉頭皺起,認真的說道。

白蓮子嘆了口氣,輕盈盈的走到了李浩然的身前,她仔細的看著李浩然,輕聲說道:「我就知道勸不了你!可是,你要當心搖光!風氏最可怕的不是風無相,而是風搖光!」

「呼!你到底知道什麼?」

李浩然聽出了白蓮子的用意,他看著對方認真的問道。

他從白蓮子的話語中,聽出了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

白蓮子悠悠一嘆,眼中光芒閃爍,許久這才沉聲說道:「教主之爭!……我要走了,你可要當心啊!人家自從上次見了你之後,可是十分的想你!你要是死了,我一定陪你去死!」

「凈瞎說!你要小心,不要做傻事!尤其是這一次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那一天你最好不要參與進來……」

李浩然心神一震,嚴肅的說了白蓮子一句,關心的說道。

白蓮子笑意更濃,她微微笑著和李浩然告別,離開了李浩然的房間。

待白蓮子離開之後,李浩然的面色變得凝重無比:「呼!教主之爭?這是什麼意思?來時搖光就告訴我們,他要殺了教主,自己做教主!可白蓮子既然知道我們是來幫搖光的,那麼又為何會說這句話呢?」

也在此刻,他從白蓮子那裡聽到的話,告訴了後土。

後土沉吟了片刻,這才認真的說道:「教主之爭,這四個字是古老神庭開創出來的詞,意思就是新人教主候選人,要想要成為教主的話,就必須用自己的能力,將老一代的教主殺死!這個過程中,新人教主候選者可以邀請任何人來作為幫手,而老教主則是必須以自己的力量和親信來應付,不能阻撓,只有圖窮匕見的時候,才能夠對對方的人下殺手!……」

而一旦新人教主候選人殺掉了老教主的話,那麼新人教主候選人請來的所有人都要死,他們的死將是新任教主獻給老教主的祭祀禮品。

「呼!可搖光已經將無相天教總壇的地址給了其他的人,想必現在玄黃境大部分勢力的強者都已經知道了這個地方,他就算是成為了教主,恐怕沒有千百年的時候,也無法振奮教會了!那麼這個教主對他來說有什麼意義呢?」


李浩然長長呼出了一口,心中更為凝重。

他能夠想到的問題,其他人一定也能夠想到。可就算是如此,他還是想不明白。 第七百六十七章刺殺教主

咚!咚!咚!

這一日大風雲殿之中響起了一聲聲的鐘鳴,雲殿群山深處,一座古老的宮殿之上散發出了一團團的雲氣。

雲氣飄然,化作了道道光輝,將整片天空的烏雲退去,讓整個群山變得一片明亮。

轟隆隆!

忽的,整個大山開始顫抖了起來,位於雲殿祭祀殿前的廣場上,一尊高約九丈的盤神帝的神像緩緩升起。

風無相帶著幾尊長老和一干風氏族人,無相天教的各大護法金剛等等,一干人等足足有上千人,立在這廣場之上。

整個大風雲殿之上光芒閃爍,更有一道道的光輝照耀下來,讓整個大風雲殿變成了一片光霞聖境。

「祭祀開始!」

在司儀的一聲高呼之下,風無相帶著一張青色的面具,緩緩走上了台階,他來到了盤神帝的神像之下,跪地叩首。

李浩然和夏九天、丁三雨等人穿著黑色的斗篷,站在眾多教眾之中,看著廣場上進行的祭祀。

自李浩然來后的第二天,丁三雨來到了大風雲殿,而後第三天夏九天到來。

幾日幾乎天天都在一起,在搖光的安排下,莫不是飲酒作樂,欣賞歌舞,準備今日刺殺教主。

按照提前的約定,十二暗時的人,將李浩然他們引入了無相天教的教眾之中,等待著搖光的信號。

而搖光也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今日一早就離開,自現在午時還沒有露過面。

「我怎麼覺得搖光這人頗不靠譜,說好的一起行動,他倒好將我們扔下,也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夏九天通過神念交流著,他緊盯著前方祭壇上的風無相,心裏面泛起了一抹疑惑。

嗡!

忽的,還不等李浩然他們回答,一道神輝從盤神帝的神像之上飛射上了天空,和大風城的那一尊巨大神像聯繫在了一起,無量的香火之光化作了一道蒼穹。

緊接著,下方的眾人,就感受到了天空中似乎有無數人在祈願一般,各種各樣的願望浮現心頭,讓他們的靈魂之力在瞬間增長了許多。

這些願望都是純凈的美好願望,乃是世人對盤神帝的讚美,撒播在無相天教諸位教徒的心間,讓這些人對盤神帝更加的敬仰。

李浩然感受著念頭的晶瑩和純粹,正想著要大量吸收這些信仰願望之力的時候,卻忽然發現有一抹黑色的光芒竟然滲透進入了他的靈魂之中,欲要悄然蟄伏下來。

嗡!

他身上的氣息一震,體內的神性光輝一動,徑直將靈魂中的那一抹黑色的光芒毀滅,緊接著李浩然聽到了一聲聲惡毒的詛咒。

「呼!這莫非是心影詛咒之術?好可怕的無相天教,竟拿這種辦法控制教中的信徒,搖光也足夠可惡,竟沒有提前告訴我們,顯然後土說的那些話十有八九是會實現了……」

李浩然沉聲說著,若非是他的靈魂和肉身融合在了一起,牽一髮而動前身,達到了秋風未覺蟬先知的境界,恐怕他也發現不了那一絲詛咒之力。

心影詛咒之術是一種已經失傳的詭異咒術,通過某種力量,抑或是儀式來將詛咒之力撒播在敵人的心間,讓敵人不知不覺間就被種下了詛咒。

這種詛咒會吸收敵人的精神中產生的負面情緒,當它壯大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就可以竊取敵人心靈中的秘密,甚至記憶,也可以在施術者的一個命令之下,蠶食敵人的靈魂,佔據敵人的肉殼。

李浩然精神一動,朝著周圍看去,發現周圍的眾人似乎並未察覺什麼一般,反倒是他身前的丁三雨面露凝重的看了他一眼,兩人視線相交,頓時知道對方都已經察覺出了一絲異常。

倒是夏九天一片欣喜的吸收著這願望之力,似乎並未發現內中的東西。

三人各懷鬼胎,自是不會相互提醒。

嗡!

「風無相,你已經偏離了教規,偏離了我無相天教的教宗!你沒有資格繼續做教主的職位了!」

正待願望之力消失的時候,搖光一步從虛空中踏出,他身後跟著三十六位鶯鶯燕燕,風輕雲淡的走到了祭壇前,看著略顯詫異的風無相說道。

風無相眉頭皺起,扭頭掃視了一周,卻發現,無相天教的諸多長老紛紛退出了祭壇周圍,顯然這些人並不准參與到教主之爭的事情上來。

這讓他不由暗罵了一聲,接著風無相沉聲喝到:「搖光,你將我教無相天經的副本借給他人觀看,已經觸犯了天教的教規,你可知罪?」

顯然,兩個人各有把柄,此刻說出來,無異於是要爭取更多人的支持。


話音落下,周圍眾人議論紛紛,更有人忍不住走上前去,站在了風無相的身後,高聲斥責起了搖光。

搖光見此並不驚訝,而是哈哈一笑,接著說道:「我這麼做至少是為了天教的未來!而風無相你卻讓我無相天教成為了時空之城的傀儡,這可不是教規允許的啊!別忘了,咱們第一任教主是被誰害死的!」

「無稽之談!我無相天教和時空之城向來是首尾相連,缺一不可!何來傀儡不傀儡一言,老夫這些決定,完全是為了天教著想!」

風無相哈哈笑著說道,眼中光芒綻放,身上氣勢忽的一下子綻放出來,緊接著半神氣勢一飛衝天,徑直朝著搖光壓迫去。

搖光也不驚訝,扭頭看了眼一側平台上站著李浩然三人,身上氣勢一震,半神氣息釋放出來,竟一下子將風無相的氣勢擊破。

「殺!」

夏九天第一個高喝一聲,身形一動,化作了一道流光,徑直朝著前方的風無相殺去。

他們之間約定的信號已經開啟,李浩然和丁三雨速度也不慢,身形一動,緊跟著夏九天朝著前方殺去。

「殺!」

風無相見此冷哼一聲,並未有多少驚訝,高喝一聲,從李浩然三人身後的黑衣人中,飛出了三尊半神強者,他們手中軍事拿著劍,一人對準了一個目標,抬手一劍刺去。

「殺!」

風無相的信號響起,眾黑衣人中的教徒,開始朝著他們身邊的人出手,一時間場面混亂無比。

唯一沒有混亂的卻是無相天教的諸位長老,還有風氏一族的諸位長老,他們足足有五百多人,悄然退入了祭祀殿中,似乎不想參與進來一般。

不過,在場的其他人,可都是肆無忌憚的廝殺了起來。

一時間正片山峰之上,殺喊聲不斷的響起,更有一陣陣轟鳴響徹四方。

「找死!」

李浩然感受到背後有人偷襲,沉喝一聲,電光一閃,他直接施展出了雷遁之術,倒退而回,來到了那黑衣半神身前,抬手一刀直接貫腦而出,將那偷襲之人斬殺。

前方的搖光已經和風無相拼了數百招,搖光帶來的侍女組成了一座合擊劍陣,將風無相的親信困在了內中,雙方戰的勢均力敵。

這一刻,廝殺的雙方都沒有注意,整個大風雲殿唯有這裡極為熱鬧,其他的地方竟是死寂一片。

透過墨傀傳遞來的消息,李浩然驚愕的發現,大風雲殿之中竟傳遞出了一道道的空間波動,似乎有人正在進行大規模的傳送一般。

轟!

也在這個時候,大風雲殿之外,一道流星從空中落下,徑直擊在了上方的守護陣法之上,強大的力量,竟讓陣法嗡然一震,險些崩潰。

「哈哈!再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