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小子你別拍我馬屁,就是你拍了,我也不會高興的。”棺君一臉享受的表情,嘴上卻說得十分謙虛的樣子。 棺君說要給洪武重新煉製九天玄棺,洪武自然是樂得不得了,這靈寶分成七重,現在自己有兩件靈寶,一件卻是最低級的,一件是次低級的,級別上都不高,雖然在朱雀大陸而言已經是頂級的寶貝了,但是洪武的志向絕不是在朱雀大陸,而是在更遠的天元大陸。洪武現在對天元大陸的印象完全來自於馬秀英,這讓他感覺到十分震撼,馬秀英只是一個煉氣弟子,但是卻可以與合體修士對抗,這就說明,天元大陸上的修士,隨便了來一個,都是相當厲害的,自己若是想去天元大陸,自然是實力越強越好。

“棺君大人,您需要什麼材料儘管直說。”洪武道。

“材料嘛。當然是需要的,最重要的材料已經有了,便是這隻丹爐,這可是一代主人煉出來的丹爐,連爐蓋帶爐子,都是寶貝。它們都具有可成長性。”棺君道。

洪武原本想把這爐子拿來煉體,省得用棺材煉體那麼晦氣,現在一看棺君還是想把這爐子煉到棺材當中去,苦笑道:“棺君大人,爲何非要把這爐子和棺材煉在一起呢?”

棺君老臉一黑,呵斥道:“你小子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本大人這麼爲你着想,給你煉了這麼多好東西,你爲何還要質疑本大人?”

洪武聽他這麼一說,便明白這老小子還真是心中有鬼。其實棺君沒什麼心機,因此很容易被看穿,特別是一撒謊就會從紫臉變成黑臉,然而他自己卻不自知。

“是是,棺君大人辛苦了,不過我只是奇怪,爲何不把棺材煉進丹爐之中去,這樣也可以融合在一起的吧?”

“你當我沒考慮過這種可能性嗎?只不過……”棺君猶豫了一下,卻不知道如何編下去了,臉又一黑。

洪武笑着接道:“只不過好不容易取了個好名字叫棺君大人,卻是不想再改回去叫爐主了。”

“去去去,”棺君不耐煩地道,“帶着你的小妞兒離我玩點。”

“說正經的,棺君大人還需要什麼材料?”洪武道。

婚情告急,總裁的舊愛新妻 說到材料,倒還是缺兩件,你現在便去給我找找。”棺君道,“一件是上好的蛟筋。”

“還有一件呢?”洪武問道。

“你先找到蛟筋再說吧,要是找不到蛟筋,我卻要換個方子煉器了。”棺君道。

洪武只好閉嘴,蘇媚見洪武吃癟的樣子,不由覺得好笑,洪武沒好氣地瞪她一眼道:“笑什麼笑,還不隨我一起去尋這蛟筋?”

“可是棺君大人也沒說上哪兒能找得到啊?”

“哦,對了,我差點忘記了,這是捕蛟的辦法,你拿去參詳。”棺君拋過來一塊玉簡,洪武接過,神識一掃,頓時明白了。

這個辦法,卻不是叫捕,而是叫釣。

他帶着蘇媚出了桃源世界,幾個縮地神行術,便來到了大業山。

大業山中,冬天馬上又要來臨了。


一頭胖胖的妖熊挪動着肥碩的屁股來到溪邊,秋天肥美的溪鮭在水中游動着,很快它們就要順流而下,回到大海去了,這個時候,正是妖熊準備冬眠脂肪的最價時期。

這頭胖胖的妖熊有三階的實力,由於它體形龐大,又十分兇猛,因此在這一帶少有天敵。

妖熊望着水裏的魚,一絲晶亮的口水流下來,落進水中,突然它張嘴一吸,便將這溪水吸了上來,水裏的魚在不知不覺之中,便進了妖熊的嘴裏。妖熊吸一會兒水,便將吸進去的水重新噴出很遠,這些水灑到一邊的林子裏,這林子之中專門有一種植物便是靠着妖熊的“漱口水”生長。

妖熊這一吸一噴,捕魚的效率其實並不高,只不過它們向來以此方式捕魚,也並沒想過要改變這種方式。

相比之下,每年深秋都要經過大業山飛往南方的血色妖鷺,捕魚的效率便要高很多,它們的舌頭如同劍一般,可以發出一道道劍氣,每一道劍氣發出,便可以擊中一尾溪鮭。


妖鷺捕魚的速度惹來了妖熊的妒忌,頓時它怒吼一聲,向着妖鷺奔過去。妖鷺仗着數量,和妖熊鬥在一處。妖熊雖然兇殘,但是寡不敵衆。

洪武尋的就是這頭妖熊,確切的說,這妖熊便是洪武的餌。這清溪裏有一條蛟龍,它常年以妖熊爲食,但是它十分挑嘴,一定要吃賣相特別好的食物,這餌若是受了傷,效果便會大打折扣,洪武連忙放出一個念頭去,將這些妖鷺都給驚走了,唯獨將這妖熊給留了下來,洪武二話不說,一道念頭如箭,便將這妖熊給刺死了,然後由自己的念頭控制着這頭妖熊,還是來到溪邊吸水捕魚。

這次這頭妖熊被洪武控制着,往溪上游的一口清潭中走去,那清潭之中,有許多尾大魚,這大魚每一條都有數尺之長,在離岸不遠的地方搖頭擺尾。

妖熊顯然是被這些大魚誘惑着了,它的嘴角口水溢出,突然猛地吸起水來。

就在這大熊吸水之時,水底有一條黑色的長長的影子動了一動。這便是蛟龍,這蛟龍在這潭中多年,深知妖熊的脾氣,因此特意幻化出許多大魚來,誘惑着妖熊,這些幻化的大魚便是這條蛟龍釣熊的餌。

突然間,潭水翻起波浪來,那長長的黑影如一道閃電一樣,直撲向妖熊,妖熊正在張嘴吸水,一個不防,頓時被這黑影給咬住了喉嚨,這黑影的體形倒是不算太大,和妖熊相比顯得很小,但是它卻是四階妖獸,遠比妖熊要強大得多。

這妖熊一被咬,頓時大驚,往岸上奔跑,可是這蛟龍死死咬住了妖熊的喉嚨,開始吸血,一口一口血順着蛟龍細長的身子往下滑去。妖熊將它完全拖到岸上來了,妖熊卻也死透了。


這蛟龍將妖熊吸成了一個殼,這才心滿意足,正要游回潭中去,卻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遊,卻都無法離開這岸邊了。

它的靈智比妖熊高了許多,便知道有敵人設下了陷阱,它迅速盤成一團,警惕地四望,時時提防着四面八方可能來的敵人。 清溪之蛟雖然靈性,但也畢竟只是妖獸,它只知道自己可以利用妖熊的弱點來釣熊,卻不防也有人拿妖熊來釣它。

它在陣中猶自抵抗,這時候洪武卻是伸手一個縮放之術,便將它的身子縮小如一條小蛇,然後洪武捏住它的七寸,將它送進了桃源世界之中,反正活取蛟筋的活兒,棺君十分愛幹,洪武也懶得跟他搶。

棺君收到了蛟龍之後,又下達了第二個指令,要洪武去尋一種叫竹節之蟲的蟲子。

這竹節之蟲在修真界倒是比較常見,只不過棺君要求的自然和一般的竹蟲之蟲不一樣,需要尋一隻會吃蛇的竹節之蟲。

洪武一時便犯了難,這竹節之蟲不是妖獸,而是一種凡蟲。

這凡蟲都有它的天性,竹節之蟲卻是從來都被蛇吃的,可如何會吃蛇呢?不過頭疼歸頭疼,洪武還是要去尋找的,至於如何找,當然是從有竹節蟲的地方尋起了。

南州城有竹子的地方並不多,說起來只有一個,那便是潛龍鎮洪家後山。此時月照中天,洪武與蘇媚在月光底下的竹林之中,一棵一棵竹子地尋找這竹節蟲,兩人都有神識,以神識將每一棵樹都掃了一遍,卻一隻竹節蟲也沒有找到。

蘇媚道:“這快入冬了,蟲子都蟄伏起來了,想找到一隻蟲子都難啊。”

洪武一聽,恍然大悟,便有些泄氣,他隨手摘下一片竹葉,以竹葉當劍,輕輕一揮,便斫斷一根竹子。他以竹葉爲刀,開始修理起這竹子來,不一時,竟然做成了一支簫來,放在嘴邊一吹,頓時竹林風起,沙沙之聲配合着這洞簫之聲,聽上去十分動人。

突然之間,月亮被白雲遮住,竹林之中一下子暗下來,一顆螢火一般的光亮忽閃忽閃,洪武頓時心中一喜,想到了一個辦法。

尋找吃蛇之蟲,這蟲是找不見了,但是蛇卻是可以找到的啊,若是能在這林裏找一條未冬眠的蛇,不就可以順着藤兒摸瓜了嗎?

這竹林之中的蛇兒,偏巧自己就認識一條。那可是自己的修煉老師了,畢竟自己的靈蛇練體功還是從這蛇兒身上得來的。

那發着螢火的地方,洪武以神識一掃,果然便是那條雞冠蛇,三年不見,它倒是長粗了許多,那顆內丹也比原來要大上幾分了。

洪武以神識鎖定於雞冠蛇的身上,這雞冠蛇卻是渾然不覺,還是吞吐着這珠子,等着月亮再度出來。

突然之間,林中傳來一陣沙沙響動,洪武分出一絲神識去一探,頓時大喜,神識探到的,是一隻渾身碧綠地昆蟲,這蟲子長着竹節蟲的樣子,卻和竹節蟲有些區別,前面的兩隻爪子分明是兩把刀,這是一隻與竹節蟲長得很像的螳螂,或者一隻與螳螂很像的竹節蟲。

已經近了初冬,這時候突然出現這樣的一隻怪蟲,洪武心中有數,怕這就是棺君要找的蟲子。


雞冠蛇對於潛在的危險卻是渾然不知,這怪蟲悄然潛到雞冠蛇身邊,突然向着那顆內丹躍去,正好這時候月亮出來,月光一照之下,雞冠蛇發現了這怪蟲,連忙將珠子一吞,並以蛇尾狠狠擊向怪蟲。

怪蟲一擊不中,迅速跳開,張開雙刀,向着雞冠蛇作威嚇狀,雞冠蛇吐出信子,嘶嘶作響,怪蟲雙刀一碰,突然碰出一道火光來,向着雞冠蛇雙目濺去。蛇沒有眼皮,被這火光一閃,頓時有些眼花,趁這時,怪蟲猛躍到雞冠蛇的頭頂之上,一刀插了下去。

若是一般的蛇,恐怕這一下便被這怪蟲給穿開了頭骨了,但是雞冠蛇卻有着雞冠,怪蟲一刀下去,只是割破了雞冠,雞冠蛇頓時痛得在地上翻滾絞動。

這時候洪武出手了,他遙遙一招,便將這蛇與蟲子都招到了自己身邊,然後手一張,便將這蟲握在手心。

雞冠蛇見有人幫助自己擺脫了蟲子,亦是放鬆下來,轉頭一瞧,它卻認得洪武,見到故人,高興得吐出信子來,討好地圍着洪武轉圈。

蘇媚是女人,天生就不害怕蛇類,一見不由皺眉。洪武笑道:“這可是我的入門師父,我也不能瞧着它在這兒,這樣吧,我將它引進我的桃源世界吧。”

說罷,也將這蛇送進了桃源世界之中。

那一邊,棺君收到了竹節蟲和蛟筋,高興地哼着歌兒,開始煉起器來。

棺君的煉器實力可以說不遜色於世上任何一個煉器宗師,雖然它本身沒有靈力,但有了三弟打印陣法幫助,而且還有紅蓮地火可以使用,最重要的是,可以源源不斷地借用這桃源世界的靈氣,現在更多了九個幫手,這些幫手一個個實力強橫,修爲都高得離譜,煉起器來,自然是十分輕鬆。

現在萬事俱備了,棺君便開始將這丹爐與九天玄棺往一起融合。

紅蓮地火是一朵可以成長的火焰,這點倒是有些特殊,比起其他異火來,這紅蓮地火雖然實力很弱,但是它的成長性卻是值得一提的,在桃源世界這麼豐富的靈氣之中,紅蓮地火與剛取得時相比,已經成長了許多,火焰更亮了,火苗也更大了。


此時紅蓮地火圍着九天玄棺不停地旋轉着,將丹爐和玄棺繞在當中,丹爐和玄棺似乎並不想合爲一體,正努力分開,棺君喝道:“加蛟筋。”

雞大聖連忙將手中的蛟筋一拋,便見這蛟筋落在丹爐和玄棺之上,生生將它們捆在一起。紅蓮地火再度變旺,將這丹爐和玄棺包在當中。

蛟筋慢慢被融化,將這丹爐與玄棺粘在一起,這時候,突然爐蓋飛起,想要逃走,棺君喝道:“小羊。”

羊大聖連忙將手中的竹節蟲給拋出,竹節蟲擊中爐蓋,將它釘回到爐子上去。

火越來越旺,桃源世界之中的溫度都升到了許多,除了棺君,其他修士俱是滿頭大汗。最後棺君喝道:“小龍。”

龍大聖一口水噴出,這便是靈寶的最後一道工序,淬火,隨着龍大聖的雨落下,丹爐與玄棺發出嘶嘶的聲響,青煙過後,這件靈寶,便算是成功了。 靈寶終於煉成了,棺君也是鬆了一口氣,對九大聖道:“大家都辛苦了。”

九大聖連忙道:“棺君大人辛苦。”

棺君滿意地點點頭,將那靈寶一招,靈寶便飛了過來。這看上去像是一個小了許多號的棺材,但是棺材上面,卻頂着一個小小的丹爐。

棺君檢視了一下這具棺材,連說了三個好字,原本他預料這靈寶只能提升一階,也就是從藍級提到青級,卻不想這由於天時地利人和,竟然將這靈寶提到了綠級。

棺君不由看向那座鐵塔,心裏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把這靈寶再升級,升到半仙器,然後再和那鐵塔相合,說不定便能合出仙器來。

等煉好了這件靈寶,棺君便通知了洪武,見洪武剛穿上衣服,便叫道:“小子,你幹嘛呢?”

洪武笑道:“沒幹嘛,棺君大人你煉完了?”

“你別蒙我,你這小子現在學壞了啊,總是趁我沒時間偷看的時候給我演成人片。”棺君不滿道。

洪武也不好在這件事情和棺君多說,因此岔開話題道:“怎麼樣,靈寶是什麼品階的?”

一說到靈寶的品階,棺君便興奮起來,他搓搓小手道:“小子,你可真有福了,這靈寶竟然是綠級的。”

“綠級?這麼就已經提升了兩階了?”

“名字我都給你想好了,”棺君興奮地叫道,“就叫九天丹棺。這可是我棺君大人親自煉出來的第一件靈寶,怎麼樣,拉風吧?”

“拉風,當然拉風。”洪武道,“只不過這個九天丹棺,有什麼樣的功能呢?”

的確,功能纔是洪武最爲關心的。

“功能嘛……”棺君皺起眉頭想了想,臉一黑道,“功能太多,以後再告訴你。”

洪武知道棺君這是還沒研究出來這具棺材到底有什麼樣的功能,不過既然是綠色的品質,那應該比九天玄棺還要牛氣,一會兒等棺君研究出這具棺材的功能來再說。

洪武穿好了衣服,這時候蘇媚從被窩底下鑽出來,一臉嬌媚的樣子,洪武忍不住在她的臉上捏了一把,笑道:“怎麼不再睡一會兒?”

“棺君大人沒在偷看吧?”

“沒有,他被我支去研究靈寶去了。”洪武說道,突然他的目光一掃到蘇媚,頓時吃了一驚,蘇媚之前還是金丹一階,怎麼現在已經到金丹七階了,這速度,簡直是光速一般。

蘇媚見洪武望着自己,羞怯地低頭,她自己也是這才發現自己竟然晉了那麼多級,不由驚呼一聲道:“呀,我竟然晉級了。謝謝你。”

蘇媚是內媚之體,而且她的體質特殊,可以將修爲比自己低的人的靈氣吸來補充自己的修爲,同時反補給對方,也使得對方升級。洪武此時是沒有修爲的,但是說到靈氣,卻是十分充沛,別說將蘇媚從金丹一階提升到金丹七階,便是將蘇媚從金丹提升到合體也不足爲奇。

洪武笑道:“要不要再幫你晉級幾層?直接幹到元嬰算了。”

他把幹字說得很重,蘇媚臉一紅,呸了一聲道:“不成了,人家要歇歇了,修爲提升這麼快,總要夯實一些才行。”

“就是嘛,我來替你夯實。”洪武說罷又將蘇媚壓在身底下。

一番雲雨之後,蘇媚竟然到了金丹大圓滿,她**吁吁道:“這回真的不行了。”

洪武滿意地笑道:“看來這元嬰不能直接凝結,若是能直接凝結,那我們還可以再來幾次,直接讓你晉升化神。”

蘇媚搖頭道:“我不貪,化神也好,元嬰也好,我只要在你身邊便好。”

洪武道:“這是自然,我現在擁有桃源世界,別說一個你,便是千萬個你,我也能隨身帶着。”

“你這貪心鬼,還想要千萬個女人啊?”蘇媚嗔道。

“那我只要你一個好了,”洪武壞笑着,輕輕在用手在蘇媚身上游走撫摸着,蘇媚頓時輕輕把洪武的手按住,不讓他再撫摸下去了。

蘇媚道:“你別再摸了,人家可受不了。”

洪武笑道:“受不了可不行啊,我還想再要。”

蘇媚知道洪武是故意的,她嫣然一笑道:“你那點心思啊,我還不知道嗎?其實我早就想好了,像你這樣的男人,走到哪裏都是被人爭搶的,我根本無法獨佔你,只是想跟你說,不管你有幾個女人,我只要你心裏有我便好了。”

洪武輕輕拍了她的翹臀一下道:“我的心裏自然是有你的。”

兩人又說了一會兒情話,這時候,棺君又叫道:“小子,我研究出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