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快速的閃到一邊令烈禹震退了火狼高利,向雪女猛的一記橫拍。

呯!呯!呯!

三人交手數十次,那偶爾雖然有攻擊到烈禹的身體,但對於練過‘練體’功法的烈禹來說,這點攻擊對他沒有多大的傷害。

場中已經是混亂無比,那七名先天強者衝向磐安三人的時候,那捲縮在地上的小灰,猛的快速竄了過去,速度不僅非常快速,而且攻擊也非常強悍。足足牽制了兩名先天聖者後期和一名先天聖者中期的武者。剩下的傭兵都和磐安幾人戰在了一起,磐安三人面對着四名實力不是很高的先天強者,很快便殺了一個。

倒是那天雪傭兵團的那幾個先天強者沒有參與,烈禹朝着火狼高利猛的一擊拍擊,火狼高利頓時被拍出數十米距離,吐出了一口鮮血,滿臉赫然。而雪女似乎並沒有使出全力,在火狼高利被烈禹打成重傷的時候,才逐漸凝重了起來。

隨即兩人便使出了強悍的攻擊,兩次強大的碰撞後,烈禹與雪女相互震退了數米。

雪女看了看場中的戰鬥,盯着烈禹出聲道“你很強,看樣子今天即使我們三方聯手,想要打敗你們也是殲敵一萬自損八千。”

隨即對着身後的幾人說道“我們走吧!”

那幾個女子很是不解,但看到雪女有些蒼白的臉色後,也沒有開口詢問,跟着退了回去,所有天雪傭兵團的傭兵團都撤了出去。

看到天雪傭兵團的人都走後,烈禹快速的往嘴裏塞了幾顆丹藥,恢復着體內的元氣。剛剛和雪女的交手,他也不好受,雖然自己憑着強悍的身體,能和對方相持不下,自己的招式也有很多,但對方顯然也是很厲害,兩次碰撞中,自己也受了點輕傷。

轉身看了看,正交手的衆人,烈禹笑了笑,快速的靠近了火狼高利,這個心胸狹隘的男子,烈禹也不想留下後患。

火狼高利親眼看到天雪傭兵團的人撤走,而那烈禹實力也與雪女相當,自己現在絕對不是他的對手,看到烈禹靠了過來,火狼高利一咬牙,手中的狼牙棒朝烈禹砸了下去,烈禹揮着巨劍輕鬆擋住,距離不遠的時候,烈禹一擊強悍的攻擊擊向火狼高利,

砰~

火狼高利被砸在不遠處的地面,地上都被陷下一個大坑。

火狼高利滿臉的怨毒之色,看着靠近的烈禹,體內急速的翻滾起來。

“自爆?”烈禹一皺眉,但還是靠了進去,右手向火狼高利一抓。火狼高利猙獰的笑道“陪我一起死吧!”說完,雙手抓向烈禹的手,整個人驀然站了起來。

烈禹一驚,先天君者自爆,就算是自己這強悍的身體,也會重傷。手中的巨劍快速的斬了過去,一雙手被齊齊斬斷。整個人快速的朝身後移動。

轟~

一聲響亮的爆破聲,整個一塊地方都被這強大的能量所波及,那塊足足有十幾米寬大的深坑,連地面上都是煙塵滾滾。

那鐵修、鐵浩兩人在大熊的攻擊下,毫無還手之力,雖然說兩人聯手起來,憑着兩人多年來的默契,先天君者的武者也是不懼,但在大熊那比烈禹還要強悍的身軀下,普通攻擊根本無用。所以兩人沒多久便受了不輕的傷。

看到火狼高利與雪女聯手都在烈禹手上吃虧。兩人心中也是着急,當雪女帶着天雪傭兵團走後,兩人已經是心急如焚了,可看到火狼高利居然被逼得自爆,兩人面如土灰,攻擊也就弱了下來。 噗~

一雙寬大的手掌,沒入鐵浩的胸口,隨即鐵浩便倒地死去了。

“鐵浩!”鐵修親眼看見自己的弟弟被殺死,雙眼睜得圓圓的,既然朝着大熊憤怒的奔來“我要殺了你!”

大熊輕吼了一聲,右掌猛的一記猛拍,那掩面而來的鐵修便被當中拍中腦袋,當場死亡。

而小灰這邊雖然被兩名先天聖者後期和一名先天聖者中期的武者纏着,但小灰卻沒有沒入下風,反而讓三人束手束腳。

三人中,有一個人是何安,看到火狼高利自爆後,何安便心生退意,很快,便撤出了戰團,向外面逃去。大熊剛好把鐵家兩兄弟殺死,看到將要逃走的何安,頓時追了出去。大熊雖然體型比較龐大,但速度也是非常快,雖然沒有烈禹那麼變態,但追一個何安還是沒有問題的,沒有追到多遠,便追到了何安。

一會兒大熊便提着何安的屍體走了回來,這時,場中已經沒有任何人戰鬥了,那兩個先前與何安一起跟小灰戰鬥的兩個先天強者此刻已經投降,磐安三人中,只有孟浩掛了點彩,三人斬殺了兩名先天強者,其中有一個便是那火狼傭兵團的趙合,他先天聖者初期的武者,當時便被磐安一劍刺死。

剩下來了四名先天強者,兩名先天聖者初期,一名先天聖者中期,還有一個是兄弟盟傭兵團的一名先天聖者後期的武者。四人都投降了,對於烈禹,以及大熊、小灰兩妖獸,對他們三人可謂是畏懼得很。

其他的兩方勢力的傭兵們,逃的逃,降的降。雖然他們之中還有很多後天巔峯的強者,但對於烈禹這一方實力強悍的先天強者,也是乖乖的束手就擒,沒有絲毫的抵抗。

磐安一邊指揮者收拾戰場,一邊走向烈禹,看了看烈禹身邊的兩個實力恐怖的妖獸,磐安面露古怪之色。“恭喜宇葉兄弟再次晉升,感謝你,這次可是又幫了我們不少忙了。”

烈禹笑了笑“磐安大哥不必客氣,這紫金也有我的份,再說了,這火狼傭兵團本來跟我就有仇。”

磐安笑了笑,然後指了指大熊和小灰,“這兩位是?”

烈禹恍然“哦,這兩位是我的朋友,小灰和大熊。”

小灰嗚嗚的叫了兩聲,算是打招呼,而大熊則是撇了磐安一眼,轉過頭去,顯然對磐安是沒有好臉色。

“你這兩位朋友真是很奇特啊,呵呵,還多虧了它們。”

烈禹笑了笑,看着大熊,烈禹心中便有些疑惑,這大熊所謂的殿主到底是何許人也?爲什麼要讓大熊、小灰跟在自己身邊呢。

戰場很快便被清理好了,普通的傭兵並沒有多大傷亡,雖然先天強者戰鬥得何其慘烈,但他們普通傭兵並沒有怎麼交手。戰鬥過後,每個人都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這一次也有好幾百傭兵投降,其餘的一千多人都逃了,或散了。火狼傭兵團這次有一千之多傭兵精銳,而兄弟們同樣的有一千左右精銳,這次居然有將近一半的傭兵投降。

安排好了以後,磐安便安排着繼續挖掘紫金,按照這樣的進度,估計也需要一兩個禮拜便能夠開採完。

……

整整十天時間,都在挖掘紫金,十天後,裏面的紫金終於所剩無幾了。

“這裏有個洞穴!”

不知道是誰突然怪叫了起來,然後接着便聽到身邊的人都在大叫着

當烈禹四人趕到現場的時候,烈禹墜入最底層後,便發現,這紫金礦區礦石的下方居然有一個不大的洞穴。

“嘿嘿,想不到這裏居然有這玩意兒。”禹皇的聲音在烈禹耳中迴盪。

“前輩知道里面所謂何物?”烈禹一喜,連忙問道。

“下去看看,我也是第一次遇見這東西,以前都只是聽說過而已”

“哦!”烈禹應了一聲,向身後的磐安三人打了一下招呼,率先鑽了進去。

磐安三人也跟着鑽了進去,洞口不大,烈禹在裏面還算輕鬆,可孟浩就不同了,本來身體就比較強壯,而且這溶洞直徑也只有半米多一點,所以前行得非常困難。

溶洞大約有十幾米左右,烈禹快速的鑽了出去後,便感到,身處的空間異常空曠。不多久孟浩在磐安兩人的幫助下,也出了那塊洞穴。

“這裏還真是奇特,也不知道爲什麼在這紫金礦區的地方居然還會有這麼大的一個溶洞。”磐安看了看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雖然大家都是先天強者,觀黑夜猶如白天一般,但在這地方依然有些空蕩蕩的感覺。

烈禹眼睛盯着前方,看了看三人道“前方應該有通道,去看看…”

三人一直沿着這溶洞往前方走去,不過有個變化,那就是剛剛進來的時候,可能還感覺不出來,越是到深處,越是感覺到了一股燥熱。

“裏面的溫度好像很高,這裏面到底是什麼東西?”孟浩嘴裏嘟囔道,他這身材到這個地方也的確很容易感到熱,況且他也是四人中實力最低的。

馬傅看了看洞壁上的泥石“估計是岩漿吧,也只有地底岩漿恐怕纔會有如此高的溫度。”

這個時候他們已經走了很遠了,洞壁上依稀還能看見石塊。烈禹走上前去,手輕輕一觸摸,那石塊便化爲粉狀掉落下來。

“我受不了了,不能再進去了。”孟浩看着兩邊微紅的洞壁,即使他全力撐起護罩,但還是支撐不住了。

“宇葉兄弟,我看我們還是回去吧,估計這下面也就是岩漿而已”磐安看了看快要支持不住的孟浩,又看了看若有所思的烈禹。

烈禹轉過身,點了點頭,“這樣,你們三人先回去吧,我還得往前面看一看,總是覺得裏面有什麼東西似的。”

磐安想了想,看了看前方冒着黑色熱氣的通道“要不我陪你一起下去?”


烈禹笑道“不用了,這地底岩漿中料想也遇不到什麼危險,而且我的實力在先天君者,應該還能在走前面一段。你們先回去吧,我很快就回來。”

“那你小心一點,我們會在洞口處等你,一旦你遇到生命危險,先想辦法通知我們。”磐安點了點頭道。 烈禹看着三人離開視線後,又等了一會兒,開始向前方走去,那深處的溫度越來越高,烈禹不得不加大能量護罩的防禦。

“前輩,你說的東西就在這地底嗎?”烈禹一邊慢慢的向前走着,一邊問道。

禹皇那虛幻的身影閃掠出來,注視着前方,禹皇肯定到“是這東西,不假,雖然我以前都沒有得到過,但我一個好友曾經卻好運的得到過。對此我還和他打過不知道多少次架呢。”

“這麼難得?是什麼東西?”

禹皇嘿嘿一笑,“地焰子火!”

“地焰子火?”烈禹搖了搖頭,並沒有聽說過這種玩意兒。

“地焰子火,是上古四大火焰之一,四大火焰,只要你能使用出四大火焰的話,那你的實力也會成倍增加,所謂子火,那就是還未能夠培養的火源,沒有靈智,若是能夠僥倖得到它,再慢慢的加以培養,日後對自己的用處就非常大了。”

“一般地焰子火都是生長在地底岩漿之中,所以能夠得到也非常不易,換句話說,四大火焰每一種都非常難得。要是這次能夠得到它,那你就發了。”

看着禹皇那種貪婪的目光,烈禹撇了撇嘴“哪有這麼容易得到的,雖然你感應到這裏面應該有地焰子火沒錯,但是要抓到它卻是非常的困難,不說別的,就是這溫度,我想我也堅持不了多久。”

“你難道不想得到?不想讓自己的實力變得更強大一些?”

烈禹一聽禹皇這話,翻了一下白眼,沒有說話。

隨着往裏面深入,這裏面的溫度也越來越高了,要不是烈禹先天君者的修爲,又是修煉的上古‘練體’功法,本身的肉體已經非常的強橫,要換一個人的話,早就已經受不了了。

掩面撲來一層熱氣,烈禹便看見,前方的地勢空曠了起來而且自己身處的地方,不管是地面還是洞壁,都通紅一片。

再往前面不行十幾米,烈禹聽到一聲聲咻咻的聲音,仔細一看,便看到那不遠處有着一個湖泊般的池子,裏面紅色的岩漿不住的滾動、翻滾起來。

那層層熱氣都是從岩漿中冒出來的,烈禹摸了摸額前的汗水,嘀咕道“這裏的溫度這麼高,也沒有看到那地焰子火的蹤跡。”

烈禹一直沿着那條路往前面走去,兩邊的岩漿翻滾着,溫度幾乎達到了一個恐怖的高度。

“已經到盡頭了,前輩,你不會感覺錯了吧?”

烈禹走到地面盡頭,前方便是一個一百平米左右的岩漿湖泊。那岩漿的中心有着一道漩渦,那個地方的岩漿都呈白色狀,按照書上記載,岩漿顏色由紅轉白,溫度也越來越高。

禹皇點了點頭,看着那白色漩渦說道“這地底岩漿溫度的確高的嚇人,以你的身體,那紅色岩漿倒還好,但那中心處的白色岩漿,就算是兵器碰上一碰,也會立刻化掉。”

烈禹一驚,看向那白色翻滾的岩漿,心中滿是赫然,這白色岩漿居然這麼恐怖。

“我想,那地焰子火定然在這白色岩漿之下。”禹皇肯定的道。

“這麼肯定,就算它真的在這岩漿之中,那我們拿它也沒辦法。”烈禹指了指那白色岩漿,意思很明顯,剛剛你不是說了,兵器掉進去就會馬上融化,那我不是找死嗎?

禹皇沉吟了一下,看着那白色岩漿若有所思,烈禹看狀皺了皺眉頭“我可沒那麼多時間在這裏等啊,這麼高的溫度,我最多再堅持半個時辰。”

禹皇突然猛拍一下腦袋,恍然道“我倒忘了,我是靈魂體啊,溫度嘛,我倒不怕,待我去把它引出來,然後你再伺機抓住它。”

烈禹瞳孔一亮,“是呀,倒還忘記了,不過到時候我要怎麼抓它,而且你不可以直接抓住它嗎?”

禹皇搖了搖頭“我只能引它出來,我雖然是靈魂體,可以不懼溫度,但地焰子火屬於有自主權的靈物,又是屬於陽剛之氣一類的屬性,剛好可以剋制住我。”

“哦!”烈禹點了點頭,“那你小心點。”

禹皇身子一動,便輕飄飄的到了那白色漩渦的地方,手中凝聚着由靈魂組成的能量,朝着漩渦下方猛的砸去。

那能量沒入那漩渦中心後,便消失不見,但兩秒鐘後,那翻滾的岩漿和漩渦突然停止了起來。

原本沸騰的岩漿突然靜止了下來,來不及烈禹反應過來,那平靜的岩漿湖面驀然沸騰了起來,比之前的動靜還要大。


接着,便是不住的翻滾,漩渦中心地帶翻滾的越加厲害。

突然,湖面膨脹起來,那中心漩渦處驀然翻騰起一米高,禹皇見此馬上退了回來。


“前輩,是地焰子火嗎?”烈禹看着那白色岩漿不住的翻滾着,心中滿是赫然之色。

禹皇一臉的凝重。“的確是地焰子火,不過,糟糕的是,這地焰子火已經初有靈智,應該怕是有數萬年的年齡了。”

數萬年?那靈智應該不低。烈禹心中盤算着,這地焰子火該怎麼獲取,看那中心處翻滾着的白色岩漿,烈禹便是一陣發矇。

那冒起一米多高的白色岩漿突然化爲一道白色火焰,就這麼凌空浮在空中。

這應該就是地焰子火的本體吧?烈禹囔囔道。

“不好!我們快逃…”看到這情形,禹皇頓時大聲呼道。

烈禹反應過來,看那禹皇焦急的樣子不像作假,定是有什麼不妙的事情要發生了。來不及詢問,烈禹便朝着來時的方向跑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