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般色神奇?」天奇雖然已經是紫金龍鼎的主人了,可是並沒有好好的研究那東西,所以不了解。

天奇取出紫金龍鼎,仔細觀看了一番,卻看不出絲毫不同,能變大變小而已。

「你可能不知道紫金龍鼎裡面有什麼,不過我卻非常的熟悉,紫金龍鼎裡面有四象古陣」,小夜如實道。

「啊」

天奇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驚奇無比,四象古陣,傳聞是由八卦古陣模擬而出的,可以說是八卦古陣的一個仿品,亦或者說他是由八卦古陣演化而來的,與乾坤古陣之流惶惶不可多讓。

「擦,沒想到我有此至寶卻不知曉」,天奇有些汗顏道。


「四象古陣變化萬千,幾乎可以瞬間演變世間千萬陣法,有它在手,深入亞翼龍領地深處,倒是可以一試」,小夜道。

「可是我不會操作啊」,天奇有立馬苦惱的道。

「放心吧,雖然我也不是很熟徐四象古陣,但是還是略微可以開啟它的」。

天奇聽聞,頓時欣喜。

「不過,這回你可不能吝惜的丹藥里,四象古陣太複雜了,雖然我這紫金龍鼎有聚靈之功效,可是依舊不夠,所以即使花光你所有的丹藥,也只能支撐大約半個時辰」。

「半個時辰?」天奇思索了一番,點頭道:「夠了」。

「借鼎一天」,小夜伸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訕笑道:「我……那個先得熟悉熟悉它,有點忘了怎麼操作」。

天奇知道小夜在獸族聖祖陵寢里待了整整數十萬年,有些東西還能記住已經不錯了。

「好好看看,可別到時候出什麼差錯」。

小夜點了點頭,給了一個讓天奇放心的笑容。

轉眼幾天又過去了,這幾天里,天奇幾乎是足不出戶,安心在房間里煉丹,以防盜取龍涎草時不夠。

樓下的客棧老闆見天奇這間房間一直沒動靜,怕出什麼事情,都上來關心了好幾次,得到天奇還有回話的聲音,那老闆方才放心下來。

而這幾天過後,隔壁的白天也有了動靜,被小夜發現了。


「今天亞翼龍被我激怒,引出了它的領地,看來不用兩天,亞翼龍應該會追著我打了,到時候我便可以下手了」,白天調息好傷勢自后,喃喃自語道。

天奇聞言,心裡一喜,白天果然是要把亞翼龍引出它的領地,然後盜取龍涎草,雖然天奇不知道白天有什麼後續手段盜取龍涎草,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天奇可以利用這次的機會,來一個黃雀在後。 第二百五十六章背後偷桃

這幾天以來,小夜也已經掌握了四象古陣淺層次用法,已經可以做到完全隱匿氣息了,而且可以能做到四象古陣與紫金龍鼎很好的結合起來。


「沒想到這紫金龍鼎里確實是另有一番乾坤」,天奇和小夜身處在紫金龍鼎里,打量著整個紫金龍鼎。

紫金龍鼎內很像當年玄老在伊族後山自製的空間,只不過紫金龍鼎內是一片極其遼闊的不毛之地,有黃土丘,也有河流,唯一不滿的是沒有植被。

而抬頭看去,頭頂彷彿是整片天空,有陽光,有星辰,跟外面的自然無異,這不是幻象,是一個真實的結界。

四象古陣,參悟天機,引天地混沌之氣,化山川河流,日月星辰,其中的奧妙,非常人能參透。

「要是在這裡種一些植被就好了」,見到這些山川河流,卻沒有一絲生機,天奇就想到了種植一些植被,最好是種植一些藥草,讓這裡化為一片靈氣氤氳的祥和之地。

「自然是可以的,等你什麼時候掌握了世間最為其妙的時間法則,你還能控制這片天地的時間運轉呢,到時候,有些需要千百年才能獲得的藥材,你可以讓這裡的時間加速,幾年內就可以獲得」,小夜笑道。

「世間萬物真是奇妙無比」,天奇感嘆道。

「最奇妙的還不在此處呢」,小夜卻笑著搖頭道。

「還有什麼更為奇妙的嗎?」天奇不解的問道。


小夜一一解答道:「傳聞這片玄幻世界的構架都是由八卦古陣支撐的,八卦古陣可演化萬物,無所不能,而四象古陣乃仿照八卦古陣而來,什麼時候等你這紫金龍鼎的主人真正領悟到了四象古陣的奧妙,你就可以在這片空間里演化萬物,根本無需自己種植植被,你可以演化而來,你也根本無需這些丹藥來提供四象古陣的運行靈力,四象古陣自成一體,無需外力,自行運行」。

「竟然有這等神奇之事?那到時候等我完全領悟了四象古陣,這裡豈不是一個天地法則由我做主,我掌萬物生死的主宰?」 明東巡醫記

小夜莞爾一笑,道:「你可知天帝?」

「天帝?」天奇微微一愣,隨即點頭,天帝這一詞在天奇的生命里已經紮根了,回想起玄老的諄諄告誡以及靈珠兩姐妹的犧牲小我拯救眾生的可敬精神,天奇就幾乎與這天帝二詞分不開了。

「天帝便是外面整個玄幻世界的主宰,傳聞我們生活的玄幻世界便是天帝一手編織的」。

天奇若有所悟,卻想到了一個問題,「小夜,如果我成為了我這個紫金龍鼎空間里的主宰,只要我生活在我自己創造出來的世界里,豈不是可以不用受到外面玄幻世界的法則約束?」

「理論上應該是可以的,不過誰也沒有成功過,傳聞歷史傳聞曾有一位至強者感悟到了天地大道,幾乎是快要成為天帝的存在了,可惜最後他還是死了,臨死之前他的剎那,他好像是感悟到了天機,他死前的留下半句沒說完的話,那半句話是:我們是天帝的子民,我們的法旨來源於他,無人可以超越,不可褻瀆……所以你的那種想法是不可能存在的」。


天奇沉思了一會兒,彷彿有所感悟,點頭道:「如果真是天帝創造了我們,那麼我們自然是無法超越他的」。

「好了,別多想了,你還是腳踏實地吧,那些東西都是太遙遠的存在,想當年聖祖都只能瞻仰那等人物的存在」。

「嗯」,天奇點了點頭,腳踏實地才是最重要的。

白天已經行動了,天奇和小夜也悄悄的摸進了亞翼龍的領地邊緣區。

「先等白天把亞翼龍引開了他的領地區,我們便可以悄悄地溜進亞翼龍的領地,如果亞翼龍發現了我們,我們便進入紫金龍鼎內」。

只要亞翼龍離開了他的領地,天奇和小夜就可以溜進亞翼龍的領地而不被發現,所以小夜提議先不使用紫金龍鼎,保命的時候再用。

天奇和小夜靜靜的看著遠處半空中,一化成人形的亞翼龍和白天對戰,甚是無聊,因為沒有任何的刀光劍影,只是模糊一片,兩位強者的巔峰對決,天奇根本看不清楚。

大約等了半個時辰之後,亞翼龍最終被白天引出了他的領地範圍。

「他們離去了,我們行動」,天奇見狀,立馬興奮了起來。

找了許久,即使在小夜的神識之下確實是發現了幾個巢穴,不過卻是假巢穴,是亞翼龍故意迷惑眾人的。

真的巢穴未能找到。

這地方太廣袤了,方圓千里,難以尋覓,假的巢穴有好幾十處,小夜的神識之下縱然能發現這些巢穴,可是小夜的神識卻不能辨別真假,一時之間,倒也難倒了天奇和小夜。

「這樣下去不行,誰也不知道白天那老傢伙能拖多久」,天奇有些著急。

發現了好幾個巢穴,全都是假的,小夜也有些抑鬱,「我也沒有辦法,哎,當時我們應該留意一下白天的,他應該知道哪一個是真的,說不定他已經在暗中採取什麼行動了」。

「這亞翼龍還真是不簡單,靈智有這麼高」,天奇也沒想到一頭畜生,居然這麼聰明。

「亞翼龍是亞龍種,他一出生便擁有了不弱於人類的靈智,自然是不能小覷」,小夜解釋道。

「難怪如此」,天奇若有所悟。

就在此時,小夜的臉色突然凝重起來。

「咦,有人」。

小夜立馬用神識仔細的感知剛才撲捉到的一縷動靜。

「不對,沒有生機,好奇怪」。

「是傀儡!」小夜突然大叫道。

天奇驚奇的望著一驚一乍的小夜,好奇的問道:「小夜怎麼了?」

「天奇,我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小夜有些欣喜,拉著天奇邊追尋那縷動靜,便解釋道:「原來白天確實是故意引開亞翼龍,只不過他引開之後,並不是親自前來盜取龍涎草,而是暗中派了一直傀儡過來」。

「原來如此,我聽說黑暗城主暗中與天邪帝國的人勾結,而天邪帝國的一些宗派喜歡煉製傀儡,想來這傀儡便是天邪帝國的人送給白天的」,天奇恍然大悟。

「我們暗中跟上這傀儡就行了,到時候他自會帶我們去我們想要去的地方的」,天奇興奮的道。

果不其然,約莫十多分鐘過去了,這傀儡走到了一湖水邊,而後縱身躍進湖水裡了。

「天奇,我感知到了,湖水底下有一個洞,亞翼龍的巢穴就在湖水底」,小夜告訴天奇道。

「這亞翼龍果然是夠聰明的,誰會想到一隻天上飛的畜生,居然會把自己的老巢安置在水底,懂得反世間常理而行之,這亞翼龍還真不是一般的聰明」,天奇心裡暗嘆。

小夜化為流光進入了天奇的丹田之處,而後天奇也鑽進了湖水裡,正如小夜所說,湖水底有一個大洞,天奇順著洞爬進去,洞朝上走,所以很快天奇就出了水面,天奇抬頭四處觀望一番,只見自己已經身處一個非常寬廣的岩洞里。

這岩洞非常的乾淨,而且岩洞向內延伸,看不到盡頭。

天奇感知了一番,發現那個傀儡正朝著洞內深處走去,天奇也悄悄的尾隨過去。

這傀儡身上定然有白天的印記,天奇不敢大意,並沒有干擾傀儡的行蹤。

約莫走了大概半刻鐘,眼前的岩洞變得寬廣了數倍,光線也變的明亮了起來,天奇抬頭一看,岩洞的中央頂部居然是一顆夜明珠!

而在夜明珠下面,也就是岩洞的正中央,出現了一塊幾十丈直徑石台,石台高約十丈,石台上方居然是一片軟泥似的東西,而且岩石頂部有清泉正好滴在石台的軟泥似的東西之上,噠噠作響。

小夜望著那軟泥似的東西,臉上有些驚奇。

「居然是用靈脈的靈石乳培植」。

天奇頓時兩眼放光,倒不是因為那些軟泥似的東西蘊含著大量的靈氣,而是因為軟泥似的東西之上生長著一株翠綠的植株,更為驚奇的是植株的頂部還結著一株血紅色的圓形果子,飄香四溢,聞一聞就讓人精神百倍。

「化龍果!」

天奇驚奇的差點叫了出來。

天奇望著那傀儡欲要走上前採摘龍涎草,天奇立馬有種衝上去的衝動。

「天奇,我現在控制紫金龍鼎,封閉一切氣息, 吃掉那個收容物 」。

對於小夜的提議,天奇自然高興,要是能順手獲得一具傀儡就在好不過了。

「這傀儡的實力應該在元靈五階左右,你不是他的對手,不過他受離這裡很遠的白天控制,反應較慢,你要迅速把傀儡裝入紫金龍鼎中,不讓傀儡有任何的反應時間,不然你打不過他」,小夜告誡道。

其實不用小夜說,天奇也知道該怎麼做。

一切都設定好了,就在傀儡登上高台的剎那,一道虹光蓋了過去,那傀儡就不見了,只剩下一口大鼎。

「出了什麼事?」

而在遠處與亞翼龍對戰的白天突然臉色一變,傀儡與自己突然失去聯繫,怎麼也聯繫不上,這番變故,讓白天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白天怎麼也沒有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

「我先有事,改日奉陪」,白天知道出了差錯,想要探查一個究竟,不想再戰,退戰道。

「哼,白天,你屢次來挑釁我,當真以為我龍訊怕你不成?今天你休想在逃」,這亞翼龍卻死死不放白天。

「天奇,我必須一直控制這紫金龍鼎,不然傀儡就會被白天感應到,你把龍涎草採摘下來之後,放入鼎中,立馬就走,我想很快他們就會過來的」。

天奇也不多說廢話,直接採摘了龍涎草,放入鼎中,天奇又望了望岩石上的夜明珠,縱身一躍,順手把夜明珠也摘了下來,扔入鼎中,而後遁走。

「天奇,你要這夜明珠幹什麼,不能吃不能喝,沒用一絲用處」,小夜不解的問道。

「這可是有名的珠寶,價值上千金幣呢,不要白不要」,天奇略微一笑。

「你有這番閑工夫弄一個夜明珠,還不趕挖一些靈石乳呢,服用靈石乳還可以對你的修靈有幫助」,小夜白了天奇一眼,道。

「就是那些軟泥巴?」天奇搖了搖頭道:「擦,我才不願意服用那東西呢,還是這東西好」。

「這東西沒有一點用處,你要著幹什麼?」小夜不理解的道。

「山人自有妙處」,天奇淡淡一笑,收了起來。

「我可告訴你,在半個時辰之內,你必須煉化這傀儡和淬化這龍涎草,不然等我沒有靈力催動紫金龍鼎了,你還沒有煉化的話,他們就會找上來,我們就在劫難逃了」,小夜鄭重的道。

天奇也知道事情緊急,所以立馬開始煉化傀儡,和淬化龍涎草,抹去白天留在傀儡身上的印記以及龍涎草與亞翼龍的血脈聯繫。

而小夜則急速催動紫金龍鼎飛離此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