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孫杰冷笑道:“要是我輸了,我管你叫師父。要是你輸了,你就離開公司。”

兩邊的賭注根本不平衡,虧得他有臉說出來。

郭文華立刻怒了:“你要點臉吧?這種話也能說。要是你輸了,你也滾蛋。”

孫杰在銷售部橫慣了,也聽不了難聽話,當下就要跟他吵起來。

而顏愛蘿趕緊拉住師父,安撫了兩句,才說道:“好。雖然兩邊的賭注根本不平衡,可爲了照顧老前輩,我就答應下來。”

要是真拿不下銀星的單子,她就又要欠鬱子宸很多錢,她也沒臉留下來。

所以,這一次她必須贏。

“不過,我不想要這麼大年紀的徒弟。要是你輸了,就管我師父叫師父。當然,我也不想管你叫師兄。你年紀太大褶子又多,管你叫師兄,我會覺得自己老了。”

顏愛蘿又加了條件,還沒忘了奚落他。


孫杰的年紀其實並不算大,只是天生長得顯老,估計十年前就是四十多的臉。所以,他很忌諱別人說他老。

聽顏愛蘿說完,他很是氣憤,但想到這女人根本不可能贏,他也就冷哼一聲。

“行,賭就賭。我等着你滾蛋的時候。哼。”

又立下一個賭約,顏愛蘿覺得自從進了鼎鑫,真是跟賭結緣了。

她跟孫杰打賭的事兒,很快就被鬱子宸知道了。

因爲,公司裏總是不缺八卦的人。

鬱子宸是公司總裁,眼線也多,下面發生的很多事情他其實都知道。只是很多雞毛蒜皮的小事,他都懶得管。

晚上按摩的時候,他就看着文件問道:“我以爲按照你小肚雞腸的性格,會趁機提出讓孫杰走人。爲什麼沒提?”

輸了就離開公司,這樣兩邊的賭注才平衡。但她並沒有趁機得寸進尺,而是主動退讓。

顏愛蘿沒想到他還關心這些事,詫異了一下才笑道:“孫杰跟我不一樣,我是新人,就算走了,對公司也沒什麼太大影響。

但孫杰手裏有那麼多的客戶資料,要是突然走了,那些客戶也會流失七八成。這樣對公司對你都不利。”

她低頭隨意的說着,也沒覺得自己做了什麼多重要的事,更沒趁機邀功。

她就是要維護他,但不能太刻意。太刻意了,反而會讓他反感。

而且,她當時確實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這一層。等事後想想,覺得自己也是形成了條件反射,最先考慮的都是維護鬱子宸的利益。

哎,她是個越來越合格的狗腿子!

而鬱子宸的文件稍微傾斜,低頭看了看她。

這女人,比之前成熟一些了。

他又看了看文件,輕聲說道:“如果你輸了,我不會幫你。”

聲音有點涼,一副正經又公私分明的嘴臉。但看起來卻更像是故意要撇清關係,說的有點刻意。

顏愛蘿笑道:“我知道,我不會讓你爲難。”

笑了笑,繼續幫他按摩。

鬱子宸看着她的後腦勺,見她也不生氣,臉上閃過失望的神情。

等她輸了,會哭着來求他吧?

過了一會,顏愛蘿卻是突然擡頭,有點生氣的鼓起臉:“鬱先生,你剛纔說我小肚雞腸?你怎麼能這麼說我。我什麼時候小肚雞腸了?”

她總是習慣性忽略掉他嘲諷自己的話,所以現在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

而鬱子宸愣了一下,大概是沒想到她會當面質問。

他一直以來都這麼說她,可她從沒有反駁過。

顏愛蘿大概也沒指望他能認錯或者道歉,就是有點生氣,低頭幫他按摩完,悶不做聲的收拾好就下去了。

鬱子宸看着門口,過了半響才喃喃自語:“這女人,在生氣?”

顏愛蘿只有一點生氣,其實也沒氣多久,下來後就把這件事忘了。

她下來後,想了想,有些消息還是得找關鍵人物問,才能問出真消息。

她找出通訊錄,發了幾個信息。

費了好一番功夫纔得到一些信息,然後整理了一番。

轉過天來就是週三,晚上要去參加同行晚宴。

一大早,何伯就過來敲門,給她一套衣服和配套的鞋跟包。


“顏小姐,少爺讓我送來的,你先試試。不合適的,可以再換。”

禮服樣式很簡單,看着有種西裝風,穿上卻意外的合適,看着幹練又簡潔。

顏愛蘿很喜歡這衣服,還又出來,小心的問了問價格。

這衣服看着簡單,但其實能看出設計師的用心,還有面料的考究。有時候,越是低調的衣服,越貴。

何伯神祕兮兮伸出手指,數了幾個零。

顏愛蘿頓時覺得樓上那位心太黑。

這麼貴的衣服,萬一輸了,她要還債到什麼時候?


她還是換了平時上班的衣服,打算先去上班。晚宴是在晚上舉行,她下午回來換衣服就可以了。

到了公司,她就找到郭文華,想跟他一塊再去銀星。

郭文華卻是很高興的跟她說:“小顏,我打聽到一個消息,知道銀星有個人在公司裏影響力巨大,而且也很正直。要是我們能找到他,合作的事就有希望了。”

一大早就聽到好消息,顏愛蘿也很高興,趕緊問到底是誰。

郭文華把自己整理的消息寫好了,拿給她看。

“就是他,付寧,銀星總裁的小舅子。人很正直,在銀星也很有影響力。找到他,說服他,事情就能成功一半。”

顏愛蘿卻是看着那個名字愣了一下。

這個名字,之前查的時候並沒有特別注意。

而且,這跟她之前查的一些信息不太符合。

她臉色微變,擡頭問:“師父,這消息是誰給你的?”

郭文華笑道:“就是個公司的老員工,來公司很多年了。我昨天去找了幾個老員工,剛好他知道銀星的一些事,就順便告訴我了。”

看他笑的坦然,說話也很自然,顏愛蘿低頭皺了皺眉頭。

看來,是師父被騙了,而不是他故意騙自己徒弟。

這個付寧,根本不可信。

而告訴郭文華消息的這個人,要麼是無意的,要麼,就是故意坑他們。

她瞬間想到了孫杰,現在最不想她們贏的人就是孫杰。

他真有可能做出這種事。 顏愛蘿想跟師父說這個信息是假的,不可信。

但是郭文華一臉興沖沖的,拉着她就走,還說得早點去,他還約了付寧見面。

郭文華效率這麼高,直接把人約好了,這本身就很奇怪。


她只能跟着去,打算看看對方想幹什麼。

而且,付寧也是當年的事件的當事人。她也想見一見,看看這是個什麼人,還能影響到兩邊的合作。

郭文華約了付寧在一個很安靜的西式餐廳見面。

這餐廳有個大院子,裝修很幽靜,水池噴泉應有盡有。夏天噴泉可以降溫,冬天結了冰,就可以在上面滑冰。

餐桌擺的都很遠,放着太陽傘,誰也聽不到別的桌子上的客人在聊什麼。

顏愛蘿知道這餐廳,收費很高,遠比實際提供的餐點價格高。但這裏要的就是一個情調,是隻有有錢有閒的人才會來的場所。

或者是一些商業人士聊天的好地方。

郭文華看着菜單有點心疼,默默把菜單又放下了。

顏愛蘿也沒點什麼,要了一杯水,拿了手機在周邊拍了幾張照片。打算編輯一下給鬱子宸看,下次發了工資,請他來這裏吃飯。

他整天待在屋裏,得多曬曬太陽纔好。

拍完後,突然發現鬱子夜在不遠處坐着。他對面坐着的就是宋雅兒。兩人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什麼,看起來都不是很熱絡。

顏愛蘿沒打算去打招呼,轉頭裝作沒看到。

不過,鬱子夜卻發現了她,感興趣的看了過來。

宋雅兒順着他的目光看過去,也看到了顏愛蘿,眼睛微微眯起來,也很感興趣的樣子。

“那不是你沒過門的大嫂嗎?不去打個招呼?”

鬱子夜笑道:“等你們都過了門,她也是你大嫂。要不要一塊去打個招呼?”

宋雅兒搖頭:“算了吧。她對面的人應該是同事,既然人家在忙工作,咱們這兩個閒人過去,豈不是很掃興?”

鬱子夜哈哈的笑起來:“雅兒,你可太有趣了。我想,我們的婚後生活一定會更有意思。所以,你打算什麼時候答應我的求婚?”

宋雅兒沒有接話,只是笑了笑,又看向別處。

而鬱子夜也沒追問,拿起飲料一邊品着,一邊往顏愛蘿那邊看着。

他的好大哥還真是不會憐香惜玉,這麼美的人,竟然派出來工作。

女人都是喜歡被嬌養的,顏大小姐一定很多怨氣吧?

他眼裏迅速閃過算計的光,再擡頭的時候又恢復正常,還是平時那個陽光又積極的模樣。

而顏愛蘿這邊很快就等到了付寧。

付寧四十多歲,但是保養很好,看起來也才三十多。

他穿着一身帶點休閒意味的淺灰色西裝,髮型新潮,看着很是健康時尚。一過來,跟郭文華握手後,就看向了顏愛蘿。

顏愛蘿也上前跟他握手,因爲不知道他具體是什麼樣的人,所以保持着警覺性。

而付寧笑着說:“你們鼎鑫的員工還真是人才輩出啊。這位顏小姐看起來就是年輕有爲的。”

他說話很和善,讓郭文華心裏燃起希望,笑的也更高興。

但顏愛蘿的心卻是往下一沉,這位付寧的品性真是跟她打聽來的一樣,很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