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久之後,黑土也睡了,鳳飛也終於回來了,不過這傢伙不同於黑土和牢月渾身的酒氣,衣服上沾滿了血跡,拳頭上更是扎著厚厚的一團布帶,他,受傷了!

夸克走上前去:「去生死台了?這才開學不用這麼拼,精彩的還在後頭!」

頓了頓,夸克問道:「對了,今天水無殤那邊怎麼說,我被導師下了禁令不許去春風閣!」


鳳飛瞥了夸克一眼似乎是在說:你好慘!隨即回道:「算是結盟了吧,不過視情況而定,畢竟學院錯綜複雜,各種大小勢力存在,搜刮學院資源,我們目前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九牛一毛!」

只因當時太愛你 這些資源到底怎麼算的?」夸克遲疑道。

鳳飛深吸了一口氣:「一部分是學院本身的底蘊,這部分我不清楚;一部分來自王都學院,王都學院嫡屬皇家,擁有皇室財政支持;最後一部分來自學生、導師們的回饋!學院接取一些家族任務等等,再以此發布給學院導師或者學生,讓其完成獲得其中一部分獎勵,這樣學院不斷積累,數千年過去了才有今天。」

嘆了口氣,鳳飛繼續說道:「但是我們郡只是這真龍王國七十二郡之一,這天下有多大,我們並不知道,這世界有多大,我們更加的模糊!」

夸克抬頭看天:「這真龍王國再大,與頭頂這穹宇相比如何?」

鳳飛眼睛一亮,心裡卻是對夸克有了新的認識:「這真龍王國再大,與頭頂這穹宇相比如何?或許有一天我能看見,我也相信我能看見,我鳳家一定會重現巔峰!這一次比試,我一定會盡全力,第一!」

夸克轉過身,卻是看到了鳳飛那充滿戰鬥一般的雙眼,心裡:「他的天又會是怎樣,他似乎也有很多秘密,不過,我們是室友,在地球,宿舍里,那叫兄弟!」

路要一步一步走,這便是夸克對自己的要求,該來的終究會來,靜靜等待便好,隨後的兩天時間裡,夸克走遍了學院的每一個角落,也認識了一些人,更是見到了雪薇,不過夸克躲得遠遠的,也出學院逛了逛,說起來,這慶豐城還是相當繁華的。

終於,學院大比的鐘聲敲響,學院里滿滿的全是人,除了有學生之外,還有郡城裡面各大勢力前來觀禮的代表,比如城主府!

夸克伸了個懶腰,用力掀開了被子,門口卻是傳來了聲音:「夸克,你在不在,我給你買了早餐,快點出來,我等你。」

原本迷糊的夸克聽到這聲音卻是趕緊跳下床,牢月、黑土、鳳飛當然也聽見了,三人壞笑著看著夸克。

夸克無奈攤了攤手,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辦。


門口再一次傳來了聲音:「夸克,你快點,再不出來我進來了哦,我知道你在的,是不是想跟我玩捉迷藏。」


三人頓時就想暴露夸克,夸克趕緊雙手合十,祈求著,忽然看向了陽台,拿起衣服就從樓上跳了下去,想了想,便打算先去食堂再去演武場。

過了好久,門依舊沒有開,身為院長孫女,在這一畝三分地還是有些脾氣的,一腳便踹開了夸克宿舍大門,然而宿舍里卻沒有夸克,只剩牢月、黑土和鳳飛!

三人一見是雪薇,冷汗直冒,竟然是她,三人不由得有些同情起夸克、又有些羨慕夸克,雖然這小妞長得真心不錯,但是這脾氣,但畢竟是院長孫女!

雪薇微笑著看向三人:「夸克呢,他藏在哪兒,快告訴我!」

牢月嘿嘿笑道:「他很早就出去了,我們一直都在睡覺並沒有怎麼注意到,也不知道他去哪兒了?」

雪薇又四處看了看,甚至廁所里也查看了一遍,確認夸克真的不在宿舍才離開了,不過走了沒多遠卻是想了起來:「不對,門明明是鎖著的,宿舍門內鎖只有裡面才能鎖住,三人都在睡覺的話,那麼夸克走後是誰鎖的門,哼!竟然騙我, 總裁上司很曖昧 !」說完朝著演武場飛奔而去。 演武場上人山海,今朝學子斗名揚!一張張稚嫩卻又充滿朝氣的小臉,一雙雙鬆開卻又立即握緊的小手,這一刻,就為了這一刻,只為名揚慶豐!

夸克也在人群之中,這一刻是那麼的渺小,沒有人會關注到他,同樣稚嫩的臉,並沒有多麼靚麗的光彩,之剩下堅毅,只剩下一股不屈的決心,成為強者的決心。

這一刻,眾人的目光都放在那些原本測試排行靠前的學子身上,團團圍繞,積聚了場中最多的讚美,沒有過多的期望,彷彿對於他們來講獲得勝利純屬必然,已經不用過多的擔心。

鳴鑼打鼓,比賽開始前奏終於響起,沒有地球各種領導的發言,只需要念到名字前往擂台即可。

這次比試由於預先進行的是各屬性內的比試,所以演武場同樣劃分為九個小區,水屬性在三號區域,所以水屬性弟子集中到了三號區域。

屬性內挑戰由低級班朝著高級班進行,所以輪到夸克還需要很久的時間,至少要等到三班挑戰完二班之後才會到二班挑戰一班,夸克在二班名次又靠後,所以輪到他的時間還要延長。

隨著挑戰的進行,一項項記錄被記載下來,也許等到將來某某學子揚名天下那一刻,這都是學院最寶貴的財富。

你來我往,夸克在水屬性擂台之下也收穫了不少對於水離子及能量運用的認識,比如水之困,如汪洋大海將人納入其中,無岸可靠!如水之墜,如九天星辰落大地,其速之快,避之不及!如水之繁柔,似煙雨蒙蒙,卻暗藏殺機!

時間來到了正午,也終於輪到了水三班對水二班的挑戰,不幸的是,夸克正屬於被挑戰的名單之中!

夸克無奈嘆了口氣:「難道是因為我的修鍊速度太慢,所以會認為我依靠藥物等晉陞而修為不穩,戰鬥力不強嗎?」

第一百一十一場:「水三班葉露挑戰水二班夸克!」

隨著聲音落下,一個青衣少年已經來到了擂台之上,傲視擂台之下:「夸克是誰,趕緊出來,不要浪費小爺時間,識相的就趕緊認輸。」

「葉露!那人是葉露!傳聞是郡城三大世家之一葉家子弟,雖然在葉家排行不高,但卻是葉家嫡系,至於夸克,聽說來源於工部小鎮,雖然修為比葉少爺高一些,但是戰鬥力絕對是拍馬不及,怎麼可能是葉少爺對手,即使贏了,也得裝作認輸吧,畢竟聽說葉少爺性子有點兒那個,招惹了葉少爺,他以後就不用在慶豐郡混了!」距離夸克不遠,一個三角眼少年輕輕說道。

夸克自然聽到了這一番話,心中也有所猶豫,畢竟不知道會在慶豐學院待多久,總要離開學院去到學院外邊,而且學院里也必定會有葉家之人,而自己目前基本上沒有太強的自保之力。


忽然,夸克想起了父親誇軍的話:「有所為,有所不為,忍常人所不能忍,行常人所不能行,誇家兒郎,內修度,外修量,當如祖,逐日雖敗而不悔!」

「忍不代表屈服,男兒一生當不悔,這一戰我不能退縮,這一戰便是我的本心,這一戰便是我的度量,便是我的道!這一戰勝,則百戰勝,這一戰敗,則此生敗,不在敗人,而在敗心!」想到這,夸克便毫不猶豫如同憑空而起,飛臨擂台!

那一抹倩影也終於看見了夸克,正是雪薇,眉目含情,凝視夸克,心中默默祈禱:「加油,你一定會贏的!」

莫思彤也注意到了夸克,不過卻是更多注意到了夸克抬身而起的一瞬,那對水離子的運用:「不錯的小傢伙,或許會給那幾個老頭子帶來一些驚喜。」

順著雪薇的目光,一個老頭子也卻是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目光,院長!雪薇的爺爺,雪冉:「奇怪,這小傢伙怎麼的修鍊怎麼如此奇怪,身體大部分都達到了十成,卻為何還有一部分處在八成,而且對於水屬性離子也有自己的運用,不錯!不過,要配上我家這小丫頭,還需要有所努力呀!」

葉露看向夸克,極為不滿,尤其是剛才夸克風騷的出場,更是搶光了他所有的風頭,怒指夸克:「你現在認輸滾下台還來得及,不然,哼!」

夸克微微一笑:「不然怎樣?難不成你要把我吃了,不過我可不喜歡男的,沒有那種嗜好!」

下方人一聽卻是哄然大笑,葉露目光森冷:「那就讓你見識見識我葉家功法,絕不是你等鄉野小民能夠比的,別以為吃了一點草草藥葯就以為天下無敵了。」

夸克依舊笑著:「我可不認為我天下無敵,反倒是你,你葉家難道才是天下無敵?那你葉家把郡主府當什麼了,把真龍王室當做什麼了,或許我只是一介鄉野小民,但也是王國子民,今天我倒是要討教一番你葉家是如何的天下無敵,縱然身死,那又如何?」

說完,夸克擺出了戰姿:「來吧,戰!」心中憋著笑。

葉露無法再將話接下去,因為話已經被夸克的堵死,唯有戰!

這一刻,很多鄉野小民也開始替夸克吶喊起來,是的,鄉野小民又如何,盡戰不屈!

葉家家傳屬性同樣是水,取江河滄浪之意,主修功法《滔天訣》,家傳掌法《十四式絕浪掌》,由浪而生,最終絕浪,平江河,平滄浪!

葉露修為尚且較低,卻是完成了《十四式絕浪掌》前三式的修習,《滔天訣》第一層也達到了大成,只差一步便是離水七重境!

面對夸克,葉露雖然口中蔑視,但是對戰絲毫沒有輕視之意,出手便是絕浪掌第一式:落水!江河之水因為地行的落差才會有激蕩,這是江河本身孕育的滄浪!

此掌威力不凡,但是對於已經八重巔峰的夸克來講還是有些小兒科了,所以夸克並沒有著急,反而領悟著葉露掌中之意!

葉露手掌越來越近,夸克依舊沒動,葉露見此,心中有冷笑,也有微微的一絲凝重!

終於夸克無名指先出,帶動右手突然出現在葉露右手背面,身隨手動來到了葉露的側面,朝著葉露前行的方向輕輕一推:「上善若水!」

葉露應聲而倒,他不知道原本還在自己面前的夸克為何會忽然一下就到了自己的側面,只聽見旁邊的人評論道:「好矯健的身姿,好一個借力打力!」

葉露冷笑:「原來你是佔了身法速度的便宜,再接我一式:潮波!」如浪潮朝著四面八方散開,但有一個方向比較集中比較強,以葉露手掌為圓心,朝著夸克激蕩而去!

夸克中指微動,一個更小的波狀弧紋瞬間包裹夸克:三成力量一拳直奔葉露手掌!這一拳樸實無華,卻將葉露震退了數十步,直到擂台邊緣。

也是到現在,葉露才明白過來原來夸克一直都沒有儘力,但是這一次自己不能敗,不能認輸,哪怕是為了葉家的榮譽:「你真的要和我葉家做對嗎?你現在跳下擂台還來得及,我出最後一掌,我知道你不會留手,但是你總會離開學院的不是嗎?」說完眼中卻是出現了一絲殺意!

感受到著一絲殺意,夸克也終於明白和這些世家永遠不能講道理,只有拳頭,拳頭大就是真正的道理!還沒等葉露準備出招,全力一拳直奔葉露面門,這一拳若是實了,葉露必死!

葉露根本來不及反應,不過卻是重新感受到了夸克身上的氣息,八重巔峰!心中充滿了無奈,心中有太多的不甘,也有深深的恨!

不過,擂台還有裁判,終究是在這最後一刻出手,卸去了夸克這一拳大半的力量,剩餘的一部分帶著葉露飛下了擂台,鼻血不止,口齒不清!

夸克勝! 夸克勝!也是在這一刻,那似乎原本制約夸克九成的限度終於被打破,離子九重,夸克終於達到了離子九重,耳新生之中目前已知只有水屬性第一:雲沐雨、金屬性第一:萬震以及土屬性第一:石凱!

大家也被夸克的修為震驚到了,這才幾天便從七重達到了九重,尤其是這一次,更是在萬眾矚目之中突破!吸引了所有其他八個區域的目光,這一刻,屬於夸克!

院長也再一次注意到了夸克:「不對,這難道是傳說之中的水靈之體,傳聞水靈之體感悟原核非常困難,感悟成功之後前期修鍊也是極其困難,但是到了後期修鍊卻是越來越快!」身形一閃,手中卻是多了一份兒關於夸克的資料,顫抖著雙手,眼中閃爍著不知名的淚光!

隱婚老婆,太迷人 太好了,萬中無一的靈體!我慶豐也終於有了崛起的一天,想當年真龍王國便是由一個靈體才達到了今天成就,我慶豐雖然不至於成為王國,但也終於有了崛起的一天,從此不再墊底真龍王國,終究有一天成為源大陸頂級的學院,這可是當初一代院長的期望!現在,終於有了實現的期望!」也許是喃喃自語,從院長目光深遠,這一眼卻是來到了道碑面前,心中閃爍著各種想法:「這東西終有一天也是他的吧,這樣算起來,雪薇這丫頭跟著他也不錯。」再看向雪薇,眼神里卻滿滿的都是寵愛。

夸克看向四方,原本那最耀眼的幾人相視,卻都是熊熊烈火,深深的戰意!

跳下擂台,大家卻是讓開了道路,騰出了一個專門給夸克休息的地方,現在,這是他應得的尊重!

葉露也被其家族來人扶走,這一戰,也加無話可說,除了夸克本身在學院可能獲得的關注之外,院長已經傳話葉家家主葉傾國!

比試繼續進行,夸克卻是感受突破了九重之後身體的變化:「吸收轉化水離子的速度再次增強,已經快接近二十萬每秒了!力量、速度也變得更強!再進一步便是十重,凝聚全身水離子溶於原核,破繭重生原核,離子組合,形成水原子,再一輪強化身體,便是原子境!」

又過了一個小時,三班挑戰二班結束,接下來便是二班對一班的挑戰,不幸的是,所有人都被莫思彤報上了名,從二班學員一號開始,水無殤,離子八重境,挑戰一班五號學員:蔡思聰!

蔡思聰,來源其他小鎮,算起來,夸克對於一班的人都不熟,也來到了場邊,順帶看看。

和水無殤一樣,蔡思聰也是八重離子境,不過不同的是,蔡思聰似乎只有八重中期的樣子,而水無殤不知用了什麼辦法,現在已經是八重巔峰,距離九重也不遠了,或許是出於保險,水無殤才選擇了他,畢竟前四名都是八重巔峰甚至九重。

不過,儘管水無殤已經是八重巔峰,蔡思聰依舊錶情淡然,毫無畏懼之色,在念到名字的一刻就已經跳上了擂台做好準備,隨時一戰!

見過水無殤兩次,夸克對於這個人還是有一定印象的:「深沉,應該不會做沒把握的事情,上一次應該只是一個試探,至於拉幫結派,我想他應該是有自己的打算吧,絕不會是尋求自保這麼簡單。」

水無殤也是輕輕一躍便來到了擂台之上,輕輕一笑,同樣是隨時可戰!

擂台之下,這是二班向上的第一戰,呼聲也是相當之高,尤其是水無殤拉攏起來的一群人,此刻皆是在為水無殤造勢,反觀一班,一臉的不屑,但是眼中那股不自然還是出賣了他們。

裁判宣布比試開始,蔡思聰、水無殤二人皆是毫不猶豫地沖向了對方,拳腳相向,這是一輪硬戰,純男人之間的戰鬥,沒有離合技,沒有步法,只有超快的反應和速度,你給我一拳,我便給你一腳,這一刻展現得淋漓盡致!

十分鐘之後,帶著臃腫的臉龐,二人終於分開了,身上的衣服已經破爛不堪,幾近*的上半身,縱然只是小小少年的年華,卻已經展現出了那未來宏大肌肉的稜角!

輕輕吐了一口痰,混帶著濃濃血絲,水無殤笑著說道:「熱身結束,拿出你最強的離合技吧,這麼多年了,別還是沒有長進,我說過了,我失去的一定會親手拿回來。」

蔡思聰也笑了:「這麼多年了,你脾氣還是沒變,大伯曾經說過,你的脾氣不改,依舊會敗,即使不是敗在我的手上。不過,既然你想看我的離合技,那就讓你見識見識吧,出來吧,顫慄的水妖刀!」


只見一把藍色晶刀幻影凝現,這樣詭異的離合技夸克還是第一次見,竟然是精純的水離子凝聚而成,再看看,裡面卻彷彿還有一絲絲詭異的綠芒。

水無殤冷哼了一聲:「出來吧!紫冰權!」與蔡思聰不同,水無殤凝聚的卻是一副拳套,裡面帶著一絲絲紫芒!

蔡思聰面色凝重:「大伯還是將它傳給你了,那這一次就見證一下到底是你水家的紫冰權強還是我蔡家的水妖刀更勝一分!戰!」

水無殤:「戰!」隨即二人再一次衝殺到了一起!

綠芒、紫芒不停釋放交替,兩人面色也越來越難看,竟然有點不相上下,這讓都想贏下這場比試的二人不禁都有些捉急,尤其是水無殤,畢竟他的修為要比蔡思聰強一個小階!

「轟!」二人再次相撞卻又都被震退到擂台邊緣,蔡思聰:「這樣下去太沒勁了,不要浪費時間,出絕招吧!」

水無殤點了點頭,雙拳向上一舉:「九天紫陽,太陽真水,水抱紅陽映萬千!」兩團紫光映著西邊的太陽,逐漸匯聚著四周的水離能量,原本是水,此刻卻擁有太陽一般的光芒和熾熱,讓人有些睜不開眼,感覺到四周逐漸提升的溫度!

反觀蔡思聰,水妖刀飄向空中,蔡思聰雙手合十,一道道綠色絲線從其背後冒出匯聚到妖刀之中,同樣是引動四周的水離能量,凝聚出一道刀之虛影,虛影越來越大,也越來越凝實,刀芒森然,似乎是要一刀將擂台生生劈開!

「戰!」二人同時喊出!這一剎那,水無殤兩團紫陽融成一團朝著蔡思聰劈下的水妖刀撞了上去!

「嘭!」紫陽與妖刀虛影不斷消融著彼此的力量,紫陽越來越小,溫度卻越來越高;妖刀越來越小,綠光卻是越來越盛。

終於,在兩者快看似要消融完畢的一瞬間轟!轟!轟然爆開!激起一團塵霧,四周的人的視線都被塵霧所擋。

塵霧散盡,勝負終顯:蔡思聰掉下擂台陷入昏迷!水無殤同樣昏迷,卻是依舊在擂台之上!

水無殤勝! 夸克也是對這場戰鬥感到深深地震撼,雖然水無殤可能會有很多的心機,但是至少在戰鬥之中是個男人!

接下來是第班上第二號,出奇的是原本七重的二號也已經達到了八重初期,選擇了一個名次相對靠後的一班學員,經過一番戰鬥,一招惜敗。

隨後八人挑戰也沒有什麼出彩的地方,大多要麼是主動認輸,要麼是被擊下擂台,不過好笑的是,有人為了一睹水屬性第一雲沐雨芳容,竟然選擇了挑戰她,可惜雲沐雨一直戴著面紗,並沒有給在場的人機會,她的目光,出人意料,多次瞄向了夸克!

雪薇也看見了雲沐雨的目光,心生不滿,終於忍不住了,衝到了夸克身邊,直接挽住夸克的手臂,挑釁地看了雲沐雨一眼,另一隻手則放到了夸克手臂的嫩肉之上,大有一副你敢動我就動的趨勢。

夸克可憐兮兮地給眾人打眼色,可惜所有人都當作沒有看見一樣,全部都躲得遠遠地,當做不認識夸克,夸克無奈:怎麼就遇上了這麼一個小姑娘!

沒辦法,夸克只得厚著臉皮,微笑著看向雪薇:「那個,嗯,雪薇吶,你看這裡這麼多人,你再看上面,你爺爺也在上面,這樣不好啦,咱們先松一松好不好啊?」

雪薇回身一看,只見一個老頭子滿臉猥瑣地看向自己,還滿嘴的壞笑,正是自己的爺爺雪冉雪薇磨磨虎牙,瞪了雪冉一眼。

雪冉見雪薇如此,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這才幾天呀?這才幾天呀?十多年算是白養了,女大不中留啊!」

從此,夸克不僅是學院新一屆頂級高手,還被傳聞是學院院長孫女婿,隨之而來的各種編纂,夸克滿臉的無奈:怎麼就遇上了這樣一個小姑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