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雖然有些心不甘情不願,但沒人會強制要求牧師給自己看病吧?首先,他們不敢,其次,這實在是他媽的太不要臉了,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讓他們理直氣壯的提出這樣的要求啊。要怪就怪他們來得太遲了吧。

但是方林的名聲卻是已經在翡翠城傳開了,因為任何一個進去的人出來后,病情都好上了許多許多。

咕嚕咕嚕,方林靠在椅子上休息,奧蘭多很乖巧的幫他敲敲背,雖然力氣很小而且並不舒服,但是方林卻很欣慰。

仙家願力的瓶頸似乎有些鬆動了,但是很明顯,想從第三重突破到第四重,並不是那麼容易的,所以也只是有了鬆動的跡象而已。

第二日清早,方林等人就悄然離開了,方林並不想再出現什麼被人送別的景象,這沒有必要,也違背了他的初衷。馬車飛快的奔跑著,獨角獸比起尋常的馬要快上太多太多了。四先生又再一次充當起了馬車夫的角色,對此他並沒有什麼抱怨,因為他看得出,方林其實挺累的。

馬車內,雖然經過了一晚的休息,但是方林還是有些癱軟的靠在馬車上,等會兒到了下一個城鎮,他還要繼續治療,他需要補充體力。

「奧蘭多,下面一點,嗯,對,就是那裡。」奧蘭多這個時候再一次扮演起了乖乖女的角色,不過這個小丫頭多半是覺得好玩,一臉笑容的幫方林隨意亂敲著背部,好像在敲鑼鼓一樣。

「方林!」梅林突然叫道。


「嗯?怎麼了?」方林頭也不抬,雖然奧蘭多的技術真的超級糟糕,但他真的太累了。

「你,你是…..是一個好人!」梅林再一次說出了這句話。

哎,又被發好人卡了。

……

……

很快,以翡翠城開始,到安陵城結束,這些眾多的城鎮里都流傳起了一個事迹。一個強大的牧師在四處幫人免費治療詛咒,他每到一個城市都會呆上一天,從早上九點到晚上八點,一直給人治癒詛咒!不管是什麼人都可以去,哪怕是貧民!

大女人 ,很多人甚至不信,所以決定方林到了自己的城市的時候,去看一看熱鬧。

「那個牧師有什麼標誌嗎?」一個人問身邊散播消息的人道。

「噢,他的馬車上掛著一塊白布,跟送死人的一樣。」

……..去你妹的送死人,你全家都送死人!誰他媽的會在送死人的白帆上面亂寫字,而且還在邊上掛一個銀壺?

沒文化,真可怕!


如果方林聽到這句話,肯定會忍不住破口大罵。

最可氣的是,他的名聲貌似並不是很「正面」,很多人叫他為「被豬玀獸踢過腦門的牧師」……

但是,讓他訝異的事情發生了。

他自己例行慣例進行義診,但是,他的仙家願力瓶頸,突然破了!

而且方林這個名字,第一次在這個大陸上,正式流傳了開來!

(ps:下一章進入安陵城~) 十天,整整十天的懸壺濟世,方林並沒有想過仙家願力進行突破,他只是例行傳統,但是結局卻讓他有些意外,自己醫治的多半為平凡老百姓,雖然數量並不少,但是他們能帶來的仙家願力並不會太多。

不過名聲是會傳播,這一點他是明白的,現在他的名聲在貧民區和少部分的平民里已經流傳開來,雖然貴族們對他依舊感到不恥,甚至很多人在背地裡嘲笑,但是嘲諷不會扣除仙家願力,而尊敬,是會增加願力的!

於是,方林突破了!

他並不知道,因為他這堪稱「叛逆」的行為,他的名聲已經在一些人之中流傳開來了,不管事情好壞,但是仙家願力就這樣任性的突破了,而他的第四塊太極八卦圖,也開始了奮鬥的歷程。

「少爺,等會就能到安陵城了。」四先生的聲音從馬車的車廂外悠悠的傳了進來。

這個死人-妖似乎一點兒都不擔心跟庫亞塔斯紅衣大主教見面的場景。雖然他的真面目並沒有讓庫亞塔斯看到,但方林相信,只要一見面,庫亞塔斯一定能立刻認出他!

而且方林至今都不知道四先生是被什麼人僱用來殺庫亞塔斯的,但想來也不會是簡單的人物。四先生的雇傭費用很高,高到了讓人咋舌的地步,而那批人知道了四先生刺殺失敗了,是否會轉而對四先生動手呢?

的確,殺手們有著自己的操守,四先生這種頂級殺手更是把客戶的秘密嚴密藏在心中,可是,這種事情都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的,萬一這個殺手突然把我們供出來了呢?怎麼看都對於局面不利啊。

打個比方,假如是其他教區的紅衣大主教派出的四先生,然後四先生把他們供出來了。在這種關係到能否就任教皇的關鍵時刻,聲望一定會大大受損。因為這種人可是會對著自己人出手的,而且還是僱用最見不得光的殺手,這樣子的人,能當教皇嗎?

至於其他人信不信四先生的口供?那重要麼?因為說話的是四先生,因為他是大陸第四殺手,所以自然而然,會有著很多人信!

方林拍了拍自己的額頭,一臉的無奈,在他眼中的四先生實際上還是挺迷糊的,或者說是「心很大」。除了黑光和那個黑鍋,他好像不會把任何東西任何事情放在心上。

安陵城內,迎接我的又會是什麼樣的場景?教廷的這條賊船我已經註定無法下來,艾雯等人卻又還在安陵城內,而且開羅的遺產,第三代聖召喚師留下的東西,還有能讓這兩個強者爭奪之物,戰爭學院他也是必須要去的。

而且方林此刻戒指內放著的寶石和金幣,他都已經想好了用途。而安陵城作為一個行省裡面最大的城市,不就是一個很好的實施計劃的地方嗎?

安陵城,他可以說是非去不可,但又像是龍潭虎穴,還真是讓人頭疼。

馬車上最無拘無束的永遠都是奧蘭多,此刻她的小手上捧著一個小南瓜,時不時的會輕輕摸一摸南瓜表皮。南瓜裡面是鏤空的,外面也被刻上了兩隻眼睛和一個嘴巴,就像是滑稽的小丑。這是方林閑著無事的時候幫奧蘭多做的南瓜燈,西方萬聖節的時候常備的東西。小奧蘭多對於這個東西明顯有點兒愛不釋手,於是她的身上除了隨身攜帶的木刺外,又多了一個隨身攜帶的南瓜,不管是走路還是睡覺,她都要死死的緊抱著南瓜,不管是白天還是黑夜,她都要在裡面點燃南瓜燈。

所幸方林現在有錢了,否則估計連燃料的錢都付不起,真是一個小敗家女啊。

「四管家,先停停,我們晚上再進城!」方林開口道。

四先生也不理會,直接就把馬車找了一處地方停下,然後他就喃喃自語的到一邊去做飯去了。只要是閑著無事,他就會去燒菜。他跟奧蘭多不同,燒多少吃多少,他對於燒菜樂在其中,貌似也很喜歡吃自己做的東西。

「嗯,今天吃排骨吧。」四先生說了一聲,就自顧自的開始生火,他可不管這裡是不是在路邊,他也不是因為餓了而做菜,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四先生每天吃這麼多,還依舊顯得有些瘦削。

「嗯,天空很藍。」四先生仰望了一下蔚藍色的天空,很滿足的笑了。

終於能夠看清藍天了,還能夠做一些新學會的菜肴,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以前高度近視的四先生雖然看不清東西,但是走近就能看清了。唯一的遺憾就是天空太遠了,遠到他完全看不清楚。他很好奇白雲是不是真的那麼白,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多的形狀,可惜我看不見呢?

他好像看夠了天空,就默默的收起了眼睛,因為等會熱氣會讓眼睛起霧,他很愛惜這一副鏡片。摘下眼鏡后的四先生,眼神又開始變得越發迷糊起來了,沒人能夠想到,這樣子的人會是一個殺手。

或許…..這個殺手不太冷吧。

……

……

黑夜,慢慢降臨。

「方林,我,我們為什。。。什麼要晚上進城?」梅林在馬車內低聲問道。再過半個時辰,城門都要關了。

「噓,悄悄進去就好。我現在還沒有弄清楚安陵城的狀況,能小心一點就小心一點吧。」方林低聲道。

此刻他們連馬車都拋棄了,至於那兩隻從落日山脈開始跟著他們出來的獨角獸也被他放生了。他一個人拉著奧蘭多的手,往安陵城內走去。再有小半個時辰,城門就要關了。現在進進出出的人並不多,守門的幾個守衛也有些懈怠了,方林披著一個斗篷,將自己籠罩在內讓人看不清外貌。

至於梅林則被他拉在身邊,擺出一副自家小媳婦的模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是一家三口和一個隨行的管家。

梅林俏臉微紅,還好天色已經黑了,不然方林就要看到她臉上的紅霞了,她的耳根子都有了些微的紅色,明顯方林的舉動有些過於親密了。

「嗯?怎麼一個人都沒有?」方林看了看城門,皺了皺眉頭,暗叫了一句古怪。

四先生微微一笑,好似黑夜裡綻放的睡蓮。他什麼都沒有說,但是方林看到四先生的笑容,立刻生出了一股很不好的感覺。

果然,就在城門口的不遠處,有著一個黑影正緩緩走來,黑影顯得有些高大,身高應該在一米八五到一米九之間,但是卻無法給人一種魁梧的感覺,相反,寬大的袍子內,應該是挺瘦削的身軀。


黑影越走越近,他的腳步很慢,好似就像是在自家的後花園散步一樣,那是一身素白的白色長袍。

但是方林知曉,這個老人還擁有著一件如同紅日一般鮮紅的袍子!

「歡迎回來,我的教子。」庫亞塔斯紅衣大主教展開自己的雙臂,似乎是在等候一個擁抱。 如今,方林的面前,又出現了一道選擇題。

a,上前擁抱,認了這個跟「乾爹」差不多性質的教父。

b,不甩他。後果:不詳。

方林覺得自己最近有點兒背。如果不搭理這個老頭,而且不向他提出一同前往安陵城的要求,接下來也就不會有著深度交流,然後也不會遇到四先生,然後這個老神棍也不會莫名其妙的收自己為教子。

但是點背歸點背,點背不能怪社會啊!

簡單一點兒說,方林屬於自找苦吃。

可是,這苦已經在嘴巴口了,我有點不想咽下了怎麼辦?

夜風拂過,庫亞塔斯大主教的手依舊懸著,他並沒有放下的意思,他的臉上也沒有絲毫的尷尬,他只是面帶微笑的看向方林,眼裡隱隱有著一絲慈愛和期待。

慈愛你妹啊!方林忍不住想要破口大罵。難不成是在黑石鎮表現的太優秀了?然後跟這個老神棍交流之後他立馬覺得我是個可造之材,所以才會收我當教子?雖然這個理由讓他覺得莫名的有點兒……欣慰。但是,方林依舊是一個偏謹慎的人,他真的不想捲入這趟渾水,卷了也就卷了,至少不能不明不白的。

不過,他這樣懸著手,一定很尷尬吧?

方林上前了一步,和庫亞塔斯大主教來了一個小小的擁抱。嗯,只是接觸了片刻,他就鬆開手了,口中道:「很高興再次見到您,庫亞塔斯紅衣大主教大人。」

庫亞塔斯的臉上沒有絲毫的不滿,他依舊顯得那麼的和善,他親切的挽起了方林的手,就好似挽著自己的後輩,這一瞬間,方林居然感覺到了發自內心的尊敬,還有一股很怪異的……親近。

是的,或許是因為祝福術的洗禮,他對於庫亞塔斯,居然沒有太大的排斥!

天吶,這真是一個不好的現象!

咕嚕咕嚕。仙家願力又有了些微的增長,但是方林寧願不要這麼點增長,他真的不想跟這個大主教有任何的瓜葛。

…….

…….

庫亞塔斯挽著方林的手,將方林送到一處宅子的門口就離開了,離開前,他饒有深意的望了方林一眼,然後伸手拍了拍方林的肩膀,拍去了他因為趕路留下的一些灰塵,他就好似一個慈祥的長輩,如果是往日,方林會尊敬這種老者,但是可惜的是,現在局勢並不明了,他至少要弄清楚,庫亞塔斯有沒有惡意,雖然他一個小小的冒牌牧師,似乎不值得一個大主教算計。

庫亞塔斯在臨走前朝著四先生微微一笑,僅僅只是微微一笑而已,然後就離開了。這個老人的葫蘆里到底買這什麼葯?

方林走上前去,敲了敲房門,挺庫亞塔斯所說,這是艾雯等人現在居住的地方。宅子從外面看就能看出很大,門檻很高,也很豪華,光光這一座宅子的價值,恐怕就堪比方林戒指內的那一座金山,估計方林把那些珍貴的寶石買了,也最多買兩棟這樣的宅子吧。

而這一座宅子居然是雷蒙大公爵送的,該死的,維克多拉斐爾還有長腿小-妞居然很沒有腦子的收下了!

方林不用問也能明白這是為什麼。雷蒙公爵的兒子亞瑟是什麼人?是庫亞塔斯紅衣大主教的第二個教子,而他呢,他是第一個教子。雷蒙公爵的意思,就有著那麼一點兒耐人尋味了。但是方林不會去深想,這是他的一個優點,他知道想再多也沒用,需要他知道的時候,以後自然會知道,只可惜這是個燙手的山芋。

「誰啊,大半夜的敲門!」維克多懶散的聲音傳來。

巨大的房門被打開了,維克多探出了腦袋,看到了方林等人立刻發出了一聲驚呼:「啊!大人,您回來了!」

接下來,註定是個吵鬧的夜晚,迎接他的將會是拉斐爾這個扈從劍士的無盡熱情,還有艾雯大長腿的無限哀怨,因為方林和梅林貌似獨處了好久。至於奧蘭多和四先生,梅林會直接無視,在她心中,那就是獨處!

……

……

「所以說雷蒙大公爵在得知我是庫亞塔斯紅衣大主教的第一位教子后,就派人給你們送了這麼大一所宅子,然後你們就收下了?」方林坐在座位上,手指輕輕敲擊著桌面。

宅子太大了,也太奢華了,這種府邸比起一般的貴族都要好上太多了,他甚至懷疑說出自己是這所宅子的主人,會有很多拜金女心甘情願的脫下衣袍想跟自己滾上那豪華的大床吧。

宅子里的傢具和裝飾一應俱全,只是少了一些僕人而已,否則的話,真的就是儼然一副貴族府邸的樣子了。

而方林至少如今名義上是庫亞塔斯大主教的教子,也就是說是個神職人員,神職人員,住在這麼奢華的地方,貌似有點兒說不過去。

他很想指責一下維克多和艾雯,但是他又無從下口。維克多只是一個吟遊詩人,你讓他拒絕一個大公爵?他有這個膽子嗎?艾雯倒是很單純而且膽大包天,至少從來不會給方林好臉色,可是,她懂得這裡面的門門道道么?

雷蒙大公爵到底是一番好意還是有著其他意思,方林還並不知道呢。

苦惱啊,看來需要解決的麻煩還並不少。

「維克多,拉斐爾呢?」方林以為拉斐爾會出來迎接他,結果並沒有見到他,莫非自己的第一個扈從劍士在自己消失后就背叛跑路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方林也挺丟人的。

「哦,拉斐爾啊,這個小子最近也不知道忙什麼,好幾天才會回來一次,我也找不到他,下次他回來的時候我一定狠狠教訓他一頓!」維克多擺出一副儼然管家的模樣。

方林搖了搖自己的腦袋,就牽著奧蘭多的小手走進了自己的卧室。那是府邸裡面最大的卧室,維克多早就讓人收拾好了,至於梅林,肯定是被艾雯拉走了,估計兩個好幾天沒見的好姐妹要通宵聊天了,確切的說,艾雯估計會無休止的質問梅林,這幾天你跟方林發生了什麼事情?

四先生就靜靜的看著,然後自己出去挑喜歡的屋子了,方林也無所謂,反正在他看來大家最多是臨時居住在這裡,他遲早也會見到那個雷蒙大公爵的。

「耶耶耶!好大的床,好舒服!」奧蘭多在大床上面打著滾兒,就好似一隻調皮的小貓咪,她時不時的會朝著方林吐吐小舌頭,然後告訴方林如果屋子裡再有幾隻長耳兔就更好了,這麼大的床完全可以一起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