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也和老婆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他可不希望這一切功敗垂成,功虧一簣。

所以,將危險扼殺在萌芽之中。

畢竟,他還想要利用這趙成功打開趙家的突破口,收入麾下!

“這些錢財,本來就是宋玲玲的,我現在歸還,理所當然。當然了,我還是得強調一點,當時我和宋玲玲,的確是真心相愛的,只是後來我發現不合適,所以才選擇了分手而已。”

趙成功還在爲自己的無恥行爲辯解。

但是說到一半,看到葉天縱愈發冰冷的眼神,他知道,自己說錯話了,本來只是想澄清一下自己,但是沒想到,卻是在越描越黑,所以,便深吸了口氣,轉移話題的問道:“那,葉先生,您剛說,讓我答應您的兩個要求,非但不會追究我的責任,而且還有可能和我進一步合作,第一個條件我知道了,我會無條件的歸還宋玲玲的財產,並且會向對方誠摯的道歉,那第二個條件是……”

“先完成第一個條件,你纔有資格知道第二個條件。”

“雖然你各種強調,但是我還是得提醒你,好好做,讓我滿意,讓我妹妹滿意,懂嗎?”

“知道,知道。”

……

隨後。

葉天縱帶着趙成功離開了中餐廳。

開着趙成功的車,前去宋慧茹姐妹二人的家。

在路上的時候,他特地打電話過去詢問了下情況,順便問問她們家的地址到底在那裏。


當時問了宋慧茹老半天,她始終支支吾吾的,不肯說明情況。

主要是被趙成功騙取錢財之後,就連房子都給抵押了,現在還租住在一個破舊的小區內。

至於她們的母親,則是被暫時寄養在療養院,美名其曰,主要是爲了方便母親能夠和人多交流,放鬆放鬆心情。但其實是她們姐妹倆現在揹負鉅額債務,山窮水盡。

而且。

鑑於母親的病情,一旦知道資產被騙的事情,恐怕會一時怒火攻心,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

這次,葉天縱已經做好了準備,如果對方還是不肯再告知自己詳細地址的話,恐怕他就得動用火鳳凰那邊的關係來直接查找定位,可是在電話裏,卻傳來姐妹倆互相爭吵的聲音,而且,隱隱約約的從中傳來了宋玲玲哭哭啼啼的哭聲,貌似非常痛苦。

而宋慧茹本能的還想要再搪塞,但是貌似現在情況比較嚴重,兩個人之間還出現了打鬧的情況,最後宋慧茹實在招架不住,這纔將準確的地方給說了出來。當然,她的意思是,讓葉天縱趕緊過來幫忙勸勸宋玲玲,可沒有想過真正的讓他來幫忙解決問題。

畢竟。

趙成功雖然只不過是趙家管家的兒子而已,但是背後的整個趙家,卻是龐然大物一般的存在,所以和對方硬碰硬,那就是自取滅亡。

“好,慧茹,你彆着急。”

“我一會兒就來,你先穩住玲玲,我過來安慰安慰她。”

掛斷電話。

葉天縱深吸了口氣,而一旁的趙成功則是心情複雜,躊躇幾番,最終還是忍不住的問道:“葉先生,很明顯,宋玲玲目前的情況,是我造成的。你剛電話裏,直接說帶着我來負荊請罪不就完了嗎?何必還要這麼拐彎抹角呢?”

“其實這種事情,我也經歷過好多次了,無非就是被對方臭罵一頓,再不濟再被打上幾拳,反正我的意思就是,只要您今晚順氣兒,您妹妹能夠消停,咱們以後就相安無事。事實上,我發現,相比起和黃世仁合作,跟您合作,恐怕會更好。”

聽到趙成功的話。

葉天縱頓時就輕笑了起來,沒想到,事到如今,這趙成功居然還想着和自己合作。

當然,現在沒有必要和他撕破臉,便是拍打着他的肩膀,淡淡的說道:“說得也是這麼個意思,黃世仁平時囂張跋扈的,哪怕這次不是孟奎理事長收拾他,也會有第二個孟奎,第三個孟奎。”

說到這裏,葉天縱閉目養神,讓趙成功繼續開車。


前往宋慧茹姐妹倆租住的小區,舒馨花園。

半小時後,到達目的地。

趙成功先下車,葉天縱則是趁着這個機會,給火鳳凰去了一個電話。

她現在情況逐漸明朗,即將從天樞閣下來,但是現在得保持機密,否則的話,可能會功虧一簣。

本來是尋思讓她告知一下,這天樞閣和夜星門之間的關係,既然答應了張春琴,那麼顧女士那邊的情況,肯定得摸清楚。不過,相比下來,岳父的死要更加重要,畢竟還牽連着老婆的生命安全,所以,他暫時將這個賈女士的事情放在一邊。

明天。

火鳳凰就會前來報告。

與此同時,這也是自己和張春琴訂立下來的最後期限,一切,應該還來得及。

掛斷電話之後,葉天縱走下車,此刻的時間,已經是晚上九點半。

路邊雖然有路燈,但是非常昏暗,而大門口,儘管有保安哨所,但是很簡陋,而且負責安保的人,就是一個五十多歲的老頭兒,與其說是保安,倒不如說只是個看門的而已。

而且,這裏面的房屋居所,大多數都是歪歪斜斜,而且很多的樓層都已經爆開了裂痕,在這樣的環境里居住,說真的,葉天縱於心不忍。

看着趙成功的時候,葉天縱心中的憤怒又增添了一分。

而趙成功對於這種事情是完全免疫的,在他看來,沒有本事的人就只配住在這種地方,不過,他是個聰明人,不希望激怒葉天縱,所以一直都是夾着尾巴做人,在葉天縱表情冰冷的時候,他連一句話都不敢說出來。

“走,求找我妹妹她們。”

葉天縱拎着他,一路走到盡頭,往右拐,就是一個偏遠的樓層,沒有電梯,樓層在頂樓,甚至於樓道里面連過道燈都沒有,費勁力氣,才爬到樓頂之後,剛打算去敲房門。

但是貌似剛剛發生了很激烈的事情,就連房門都沒有關,裏面透出一絲絲微弱的光亮,而且,爭吵的聲音則是越發的濃烈。


“葉先生,這……”

“噓,別說話。”

葉天縱回頭瞪了趙成功一眼。

然後,往裏面湊了一些。

隱約的瞧見姐妹倆的身影。

此刻,宋玲玲手裏拿着什麼東西,放在自己的脖子之處,披頭散髮,淚流滿面,整個人,看起來既憔悴又無奈,對着站在面前苦口婆心的宋慧茹,哭訴道:“姐,你別勸我了。這事情,就是我的錯,是我錯信了人,把天縱哥好不容易幫我們拿回來的產業給敗光了,都怪我,是我錯看了人,您就讓我去死吧……”

去死?

搞得這麼嚴重。

宋玲玲本來就很天真,經歷這個事情,導致她現在整個情緒都很崩潰,拿東西抵在脖子,隨時都有要自殺的危險。身後的趙成功還忍不住吐槽:“何必這樣呢,錢財乃身外之物,沒有就沒有了,這麼要死要活的,不是給我找麻煩麼?”

趙成功還是害怕葉天縱遷怒於自己。

但是他的小聲嘀咕,卻讓葉天縱更加憤怒萬分。

此刻,宋慧茹也哭成了淚人,各種的哭訴,各種哀求,甚至差點就跪下來了,可是此刻的宋玲玲心意已決,一邊說一邊後退,眼看着就要退到窗戶那裏。如果再讓她這麼繼續胡鬧下去的話,恐怕不自殺而死也會墜樓身亡!

“不能再等了!”

心中篤定之後,葉天縱也沒有絲毫的猶豫,立刻帶着趙成功衝進去。不過,在進去之前,他還是提前提醒了一下對方。先彆着急冒頭,這宋玲玲現在的情況非常不穩定,如果他趙成功一出現,恐怕還沒有來得及告訴她自己已經搞定了趙成功的好消息,就會因此受到刺激而死。

他不敢想象那一幕。

所以。

當兩個人衝進了屋內之後,趙成功留在客廳,趕在宋玲玲就要靠近窗戶那邊的時候,葉天縱則是衝到了裏屋,然後大聲的吶喊道:“玲玲,別衝動!”

“你聽哥的話,先下來,把手裏的東西放下,咱們有話,慢慢說,千萬別衝動。”

“天大的事情,有哥給你頂着,沒必要搞成現在這個樣子,知道嗎?”

進了裏屋。

葉天縱看着滿地的一片狼藉,而且,在很多的地方都有着鮮血沾染。

看來,宋玲玲這段時間是經受了很多的痛苦,她渾身全部都是自殘的傷痕。

難以想象,她心中有多麼煎熬,而作爲姐姐的宋慧茹,更是心如刀絞,難以形容。

“天縱哥,您,您來了。”

見到葉天縱,宋慧茹就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立刻抓着她,一開始還不希望葉天縱插手,但是現在情況越來越不可控,至少,她寄希望於讓葉天縱幫忙穩住妹妹的情緒。在他看來,媽媽和妹妹,就是她宋慧茹的命根子,她們任何人有事情,自己恐怕都不想活了。

“嗯,慧茹,別擔心,我來勸玲玲。”

“天縱哥,現在玲玲情緒很激動,普通的勸慰,根本就沒有用。而且,這個事情是連續性的影響力,除了財產被奪,導致玲玲很自責之外,外面的流言蜚語也讓她承受不住輿論壓力,您知道的,她現在是大四,正面臨實習,學校裏……”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葉天縱雖然口中在寬慰,但是內心很震驚。

沒有想到,這事情的影響力這麼大,背後居然還有學校的事情。

看起來,是自己考慮簡單了。

…… “好,你別急。”

葉天縱安撫好宋慧茹,還特地的扭頭看了身後一眼。

那趙成功就在客廳裏待着,沒有往這裏面瞅,看起來,是個聰明人。

知道他現在出現的話,恐怕還輪不着任何解釋的機會,這宋玲玲恐怕都會作出令人意想不到的舉動。

“玲玲,你……”

“天縱哥,您別管我,讓我死。”

“我不想活了,我現在是不僅僅丟了家裏的財產,這是您好不容易幫我們討要回來的,而且,我也沒有臉活了,現在學校傳得風言風語的,甚至有些人已經將我的視頻給傳到了網絡上,我沒臉見人,全部都在說我,都在罵我活該,我該死,我真的該死啊……”

宋玲玲哭腔一片。

手中拿着的東西,就是剪刀。

已經放在脖子之處,鋒利的刀刃,已經讓細皮嫩肉磨破皮,隱約有些鮮血浮現。

其實難度不大,重點是,她身後倚着窗戶,微微裂開,只要稍微推開,她馬上就會從這六樓之高的樓頂墜落下去,肯定死無葬身之地,沒有任何生還的可能性。

還得再更進一步才行。

“玲玲,你聽我說。”

“我今天來,是要告訴你好消息的。”

“你所謂的財產被騙光,我不追究到底是誰做的,怎麼做到的,總之,沒了就沒了吧,咱們沒有必要死乞白賴的,錢沒了,還可以再賺,可要是人沒了的話,那你媽媽怎麼辦?你姐姐怎麼辦?”

“所以,你先下來,天大的事情,有哥給你扛着,就沒有過不去的坎兒!那些流言蜚語,你不理會,它就會不攻自破,你要是真的理會了,那就是對自己的傷害。你哥我有多大的本事,你還不知道,你下來,把學校的事情說清楚,我來幫你解決。”

“要是,你還不放心,或者覺得你哥我沒有這方面的能力,那我就……”

說着。

葉天縱到處看了看,最後找到了牆角之處的一把水果刀,直接的那在了手裏,學着宋玲玲的模樣,放在了自己脖子的地方,與此同時,他的身子也是不斷的朝着前面進發,同樣威脅的說道:“你跟我雖然不是親生的,但是在我眼裏,你就是我的親妹妹,你要是有什麼閃失的話,那我也不想活了。”

“咱倆,要死就一起死!”

葉天縱的速度很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