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一次,可以說是西諾帝國老一輩的功臣們全部被消滅。不,這之中還少了那位宰相,那位李毅大人。

「出來吧,你要多到何時?非要我把你揪出來殺掉不成么?」

在無數屍體掩埋的一處草地中,一個身著錦衣衛服飾的人影便是顫巍巍的站了起來,然後又跪下,像狗似得爬到了夢天面前。

「夢、夢大少爺,你還認得我么、我、我是李毅啊,我是李毅……就是那個借給您房子安排軍隊的那個李毅……」

李毅一上來便是將臉埋到了地下,然後恐懼的說道。

而看其不斷顫抖的身體,便是可以知道,他現在心中絕對是害怕的。因為他怕,他怕夢天直接把他殺了。

「咕嘟……李毅?」

夢天一口酒下肚,想了一會兒,臉上便是流露出了一絲笑容。

「哎呀原來是李毅宰相吶,我好想記得某個人的兒子,還想調戲我家心晴來著,嘶……可是我忘了是哪一家了,您還記得么?」

夢天緩緩伸出手,將李毅的臉搬了過來,只不過他現在的這個笑容,看在李毅的眼中,無疑與死神的微笑,不,魔鬼的微笑!

偶滴個天吶,太可怕了! 染上惹火甜妻 ,蒙恬老大、爺爺、親爹……您就放過我吧……李毅的心中,可謂是五味雜陳。

「罷了,該殺的也都殺光了,就看你還算順眼。」

夢天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便是打了個哈欠。

「謝謝少爺,哦不,謝謝陛下,謝謝陛下……」

李毅剛叫完少爺,便是立刻發覺不對,馬上改口,改叫到陛下。

「陛下?嗯……不錯,這個稱呼我喜歡……」

蒙恬咧嘴一笑,然後看向了李毅。

「如今西諾帝國覆滅,這個世界上……」

「西諾帝國?什麼西諾帝國?陛下,這是你為您的江山命的名字么?」

李毅一聽這話,雙眼光芒一閃,然後便是假裝疑惑的問道。

夢天滿意的點了點頭,雖然李毅圓滑,是小人中的小人,遇事便跑,一看就是牆頭草的樣子。但是,天下最值得信任的,還是小人。

如果小人出賣了你,那便說明你沒有實力留住他,他只會找到比你更強大的主子。所以夢天,喜歡這種小人。

「以後,這裡就叫帝曼若帝國。」

「是,陛下!我馬上便去宣告天下!」


李毅跪在地上,現在的他,是對夢天極盡討好,儘可能的討好夢天,這也是為了他以後的生存大計著想。

「現在皇室一脈,已經徹底斷絕,而你,我還看得上眼。現在,我封你為國師,除了我和我的部下之外,你就是數人之下,萬萬人之上。」

「多謝陛下,多謝陛下!」

李毅一聽這話,立刻樂了,那頭磕的,那叫一個嘣嘣響。就連額頭之上,都是腫起了一個青紅大包,但他的臉上,卻是洋溢著興奮之色。

「現在我要聽聽你的意見,該如何安排以後的事宜。還有,這些大臣的位置如何交代。」

「是,陛下!」

李毅點了點頭,然後興奮的站了起來,捋了捋下巴上的小鬍子,便是若有所思的想了會兒,方才開口。

「筆下,如今您大殺四方,直接便是滅掉了十二名至尊強者,可以說是威名遠揚,絕技沒有一個人在敢打夢家的主意。並且,經今日一戰,西額……帝曼若帝國境內的子民們,必定會對您更加畏懼,這是您建立威嚴的大好時機。」

「然而現在,卻是朝中無人,正是穩定人心的好時候。我建議,讓夢家的一些人,接管刑部、文部以及軍部三大部的事宜,是最好的。畢竟,要把權力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方才能夠統御四方。」

「而現在,我們最缺少的,則是信任。而您又殺了個大家的家主,我們卻是完全可以給他們俺一個莫須有的罪名,讓那些世家中人感到絕望時,然後我們在上演一出黑白配,將各大世家中的弟子招攬入皇宮,接替除以上上不之外的其他部門事宜。當然,在他們的身邊,也要安排一個副職位。這些職位,就全部由夢家之人接管,這也是一方他們叛亂。」


「而另一方面,人心需要安定,所以我們完全可以藉此契機,廣開國庫,救濟災民,並且在全國設宴,宴請百姓,做一輪百家飯,拉攏人心。這樣勢必會令國庫空虛一段時間,但是,這也是恢復人心的最好方法。」

「至於軍隊,則是完全可以找回那些逃走的士兵。相信,憑藉比下您的威嚴,他們一定會心甘情願的為陛下效勞的。而我,並不能完全取決於陛下的信任,所以,我決定,與您訂立主僕契約,這樣,您就可以放心了。」

說完,李毅竟然直接便是在夢天面前咬破中指,用自己的鮮血在地上畫了一個玄異的符文,然後又在額頭之上勾勒出了一個一模一樣的紋路,他便是直接仰頭向天。

「我李毅,在此立誓:從此效忠於夢天,願意歸入其麾下,永生永世為其奔勞,但有苦難,在所不辭!我發誓必定會輔佐夢天,建立一代江山霸業,絕無二心!令,吾願與夢天訂立血之契約,終生無悔!若有違契約,則天地為證,令我李毅,永墮輪迴之中,經受輪迴之苦,萬世萬代,永不停息!」

地上的符文竟然在此刻飛了起來,然後符文旋轉下,天空中頓時烏雲密布,一道血色雷霆降下,便是落在了那道符文之上。

頓時,符文透過李毅的身體,落到了夢天的掌心中。

此乃輪迴大陸最惡毒的誓言,一旦立下這個誓言,便是永世不得反悔!

而李毅,也正是以此,來獲得夢天絕對的信任!

而夢天則是微微一笑,拍了拍李毅的肩膀,便是轉身離去。現在的他,終於是對李毅徹底放心了下去。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青年文士陰狠的話音未落,紅髮修士的面色瞬間變得蒼白,他的牙齒緊咬,手掌死命地按着胸口,不知道爲什麼,他突然間感到心裏彷彿被刀絞火燒一般,開始劇烈的疼痛起來,憑藉他如今的耐力,竟然根本難以忍受。

紅髮修士臉上冷汗直冒,他伸出雙手,拼命地撕扯着身上的衣服,將道袍撕扯成長條狀,他表面的皮膚變得通紅,甚至開始漸漸融化,隨之冒出濃濃的黑煙,彷彿烈火焚身一般,散發出陣陣的焦臭味。

就這樣在衆目睽睽之下,紅髮修士的身體竟然就這樣無火自燃起來。

紅髮修士痛的慘叫連連,立於他一旁的衆修仙者盡皆大驚失色,他們有的揮舞着衣袖,欲將紅髮修士身上焚燒的烈焰撲滅,有的水屬性修仙者急速結印,施展着水系仙術,可是他們想盡了辦法,卻沒有取得任何的效果,那些跳動着的火焰彷彿無所畏懼一般,反而越燒越旺了起來。

紅髮修士痛的臉上的肌肉都扭曲了,那些早已痊癒的刀疤此刻紛紛破裂開來,鮮血剎那間從傷口中噴涌而出,將他的全身染得血紅,承受着如斯的痛苦,紅髮修士自然難以繼續操縱身下的巨斧法寶,他仰天發出一聲厲鬼般的嚎叫,身形從空中猛的跌落下來。

紅髮修士重重的跌在地上,高大的身形將地面砸了一個深坑,他以手捂面奮力地掙扎着,在草叢中拼命地打滾,地上的綠草也開始燃燒了起來,一會兒的功夫便焚爲灰燼。可是他想盡了一切辦法,卻怎麼也熄滅不了身上燃燒的熊熊烈火,淒厲的慘叫聲迴盪在整個火龍谷,嚇得那些探着頭想一探究竟的鳥獸紛紛四散逃走。

衆修仙者就這樣眼睜睜的盯着紅髮修士掙扎慘叫,卻無計可施,對方詭異的手段使得他們人人自危,甚至有些人暗地裏還責怪這名紅髮修士,若不是他強行挑頭,沒準兒自己早就已經返回的宗門了,哪還用的着在這裏擔驚受怕。御靈宗的那些傢伙,在整個修仙界可都是出了名的殘忍,自己沒事非得招惹他們幹嗎?

紅髮修士的掙扎越來越無力,身體漸漸的不再動彈,變成了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球,過了不到一炷香的時間,他便徹底的化作了一堆焦炭,一陣微風拂過,屍體頓時碎裂成黑色的粉塵,瀰漫在天地間。

一隻背部佈滿金色斑點,模樣古怪的黑色小蟲從那堆焦炭中悄悄地溜了出來,趁着衆人不注意的時候,飛回到了青年文士腰間的靈獸袋中。

方纔位於紅髮修士身後的那些修仙者此刻盡皆傻了眼,他們中有些人嚇得兩腿直打擺子,稍微好點兒的身體也是不斷的顫抖,連僅剩的那兩名鍛體期的修士也不例外。

直到到目前爲止,那羣修仙者心中仍然有些迷惑不解,爲什麼好好的一個人會說死就死,而且死得還是這麼的悽慘。他們心裏也是極爲的清楚,此番絕對是對面那個陰狠的青年文士下的毒手,可是他們卻怎麼也想不明白,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這簡直就是殺人於無形。

若是進行真刀真槍的較量,這些身經百戰的修仙者可能還不是特別畏懼,畢竟能有膽識前來這裏尋寶的人,誰沒有經歷過幾場在生死間徘徊的搏鬥?

可是如今卻不同了,這羣修仙者連對方是怎麼出手都不知道,自己這方的首領就莫名其妙的隕落掉了,這紅髮修士那可不是普通的凡人,而是鍛體三層的修仙者,更是自己這方修爲最高的一人,連他都抵擋不住對方的一招半式,那豈不是說明。若是那青年文士想要處死自己,更是輕而易舉,簡單之極。這也太令人心懷不安了,無論任何時候,莫名的恐懼纔是最恐怖的。

紅髮修士一死,衆修仙者頓時處於羣龍無首的狀況,亂成一盤散沙。那兩名鍛體期的修士也被方纔的一幕嚇破了膽,縮着脖子躲在了人羣中間,根本不敢將頭探出來,看起來根本不堪重任。

剛纔那名紅髮修士就是不知死活,站在前方拼命地挑唆,這纔有了被烈火活活燒死的下場,那兩名鍛體期的修士又怎願重蹈他的覆轍,既然槍打出頭鳥,那自己還是做個縮頭烏龜比較安全一些。

失去了主心骨的衆修仙者驚慌失措,頓時自亂了陣腳,其中的一些膽小怕事之徒甚至壓抑不住內心的恐懼,御起腳下法寶,以最快的遁速,朝着火龍谷之外飛去。

若是紅髮修士此時尚還在此,或許還可以勉強將這些人團結在一起,共同禦敵。可是他現在已經被燒得渣都不剩,這羣烏合之衆頓時樹倒猢猻散,如驚弓之鳥一般沒命的逃竄。

這羣修仙者雖然處於極度的恐懼當中,但還沒有徹底的被嚇傻,他們在逃跑的時候倒還是多了一個心眼,並未選擇一股腦的全部朝着火龍谷入口的方向逃走,畢竟對方再怎麼強勢,殺人的手段再怎樣的無所遁形,也只有五個人而已,絕對不可能一口氣將他們全部擊殺,若是分開逃走的話,那活下來的希望絕對會更大一些。

“二流門派就是二流門派,還真是不堪一擊。”

青年文士眯着閃爍着兇光的小眼睛,盯着那些嚇得屁滾尿流的修仙者,冷笑不已,他再次輕拍了一下腰間的靈獸袋,只聽“嗡”的一聲炸響,靈獸袋彷彿活過來一般,從其腰間掙脫後飛到空中,瞬間變得足有數丈大小,袋口全部張開,不計其數的黑色甲蟲從其內奮勇飛出,在青年文士的頭頂上凝聚成一團漆黑巨大蟲雲,黑壓壓的鋪天蓋地,場面甚是壯觀。

另外幾名御靈宗弟子也隨即將自己靈獸袋中的靈蟲祭出,只是各自有佔據着各自的領域,互不干擾。

青年文士心神一動,那羣黑色的甲蟲仿明白他心中所想一樣,自動分爲多股,紛紛變幻成利劍的形狀,朝着那羣欲想逃跑的修仙者疾速追去。

“既然想玩,那今天我就陪你們玩個痛快,這可都是你們自找的。”

青年文士俊美的臉龐變得異常的猙獰,他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一下蒼白的嘴脣,驅動腳下的蟲雲,朝着人數最多的方向飛去。

火龍谷今日註定將要成爲充滿殺戮的戰場。 (十四更完畢……知道我為什麼更新了十四更么?爆更周,算是一點,但是,我也只需要今天更新完十二更,便是可以了。但是,這最後的兩更,算是我送給大家的,畢竟聖誕到了,祝大家聖誕快樂……呵呵……啥時候聖誕來著?求收藏……求鮮花……求推薦……)安排完一切事宜后,夢天又是帶著小斯,直接開赴惡魔之島。

平靜的海面上,沒有一絲波瀾。燥熱的陽光,依舊還是那般煩悶。然而,再次來到這片海面上,夢天卻是不由得勾起無限遐想。


想當年,自己與穆山……唉……也不知道木柵現在如何了。夢天想到了穆山,卻是只能搖頭嘆息一聲。

至今,夢天依然還記得那個傻大個的一舉一動,還記得那個傻大個揉著腦袋的憨笑,還記得一起居住時的歡樂,還記得他為自己抵擋恥辱時的堅強背影,還記得……但是,穆山,你在哪裡?好兄弟,你如今又過的怎樣了呢?


在穆山之後,夢天又是遇到了小斯。在諸神的墓地那裡,夢天跟小斯在一起,倒也是多了一些歡樂。

只是不知道那尊半神傀儡和那事兒尊天道十二皇的石像,現在是永遠的沉睡在海底,還是又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夢天笑著搖了搖頭,似乎從那裡出來之後,自己就一直煩心事不斷拿。

自從碰上了慕容依然後,自己的生活就變了。在惡魔之島的那些日子,雖然說不上全部快樂,但也很是舒暢。

活血夢天還要感謝慕容依然,如果不是因為她的話,或許他也不會碰上夢戰,更不會擁有那麼多的兄弟,也不會有現在的這番風光。

雖然那個小丫頭一臉的冷若冰霜,讓人不敢接近,但是夢天卻不知為何,總覺得那個小丫頭也是極為可愛的。

而這一點,卻是與她的姐姐慕容輕語有著很大的差別。

慕容輕語呢……那個與自己定下賭約,卻被自己忽悠來的侍女,似乎到最後,也成朋友了吧?只不過,關係有些曖昧而已。

現在想想,若是以至於慕容輕語在一起,自己,會不會愛上她呢?夢天苦笑一聲,慕容輕語的野蠻、任性,卻是極為符合夢天的胃口。

只可惜,這一次去西大陸,並沒有時間去往慕容家看望慕容輕語,或許那個小丫頭,現在很是幽怨吧?

想想,慕容家也是在凌楓帝國,下次有時間,一定要親自登門前去拜訪。

而在那之後,又是諾沫竹、流年、雷諾、沈長峰以及妖姬等人,這些人,雖然一開始是短兵相接,但是到的最後,不也是一樣相處融洽么?

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還真的是有些快樂呢。尤其是要記得嫵媚,那個女人,可是一把經商的好手啊。甚至比起沈長峰,都是不弱絲毫。

現在在回想起沈長峰來,夢天真的很想見識一下,他將自己的幻夢商會,究竟發展到了何等地步,想必,應該會讓自己驚訝吧?

夢天的嘴角,不由的流露出了一絲懷念的笑意。其實,人嘛,經歷的多了,懷念起來,自然也就要快樂得多。畢竟,想一想自己的年少張狂、風流往事,也不失為一種樂趣。

「站住,此處乃惡魔之島海域,閑雜人等,速速離開!」

還真是懷念的聲音吶……

夢天的嘴角,緩緩勾起了一抹笑意,然後自小斯背上站了起來。

「雷諾大哥,這才一年不見,就忘了小弟了么?」

「你是……夢天少爺?!」

雷諾一怔,然後臉上頓時流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關於西大陸的一些事情,凌星早便是派人來傳達過了,而雷諾貴為夢戰的弟子,自然是得到了一些消息。

而帝曼若帝國的崛起與建立,這一奇迹般的成績的幕後主使,如今卻是活生生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一時間,就連雷諾,也是好不興奮!畢竟,雷諾崇拜強者,夢天的事迹,早便是讓雷諾佩服得五體投地了。

「哈哈……你們這群混蛋,趕快讓路,這是我們惡魔之城的大少爺,夢天!」

「夢天?」

「難道是幻夢商會和幻姬賭場的幕後老闆,那位夢天大少爺?」

「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