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石門上面是一幅古怪的圖案,由許多三角形、圓形、半圓、長方形、菱形組成,亂七八糟的,讓人感覺十分凌亂。

江帆用力推了一下石門,沒有推動,接著又捶打了一下石門,發出咚咚的聲音,「我靠,這石門好堅硬啊!」江帆驚訝道。

「呃,難道石門上的圖案是打開石門的機關?」江帆望著石門的圖案,他伸手碰了一下三角形。

吱的一聲,石門上的三角形竟然動了一下,「咦,這三角形竟然可以拖動啊!」江帆十分驚訝,他又碰了一下圓形,結果圓形也移動了。

「哦,我明白了!原來石門上的圖形是可以移動的,是不是移動后可以組成石門形狀就可以打開石門了!」江帆興奮起來,他就開始碰著石門上的圖形。

十幾次之後,江帆發現了一些規律,石門上所有的圖形都可以移動,但是要移動組成什麼圖形才能夠打開石門呢?江帆不知道,他就胡亂地移動著。

幾分鐘后,石門仍然,沒有打開,江帆忍不住罵道:「我靠,這個機關設計的人真是有毛病,搞得這麼複雜做什麼!」

江帆望著石門上的圖形,突然他發現了這些圖形之中,只有兩半圓,這兩個半圓被這些圖形隔開的。

「哦,我明白了,這是要把這兩個半圓拼起來啊!」江帆喜悅道。

接著江帆就開始移動石門上的圖形,讓兩個半圓拼成一個圓形,幾分鐘后,兩個半圓終於拼在一起了。

就聽到嘩啦一聲,石門打開了,露出一條通道,通道大約只有一米多寬,兩米多高。江帆進入通道之中,走了大約五米,眼前出現座石台,石台上也是一尊女人的雕像。

這女人的雕像和石林中見到女人雕像不同,石林的女人雕像是手托著下巴在思考問題,而這尊女人雕像是女人扭腰在舞蹈。

雕像中的女人露出肚皮,身上穿著紗巾,隱隱約約可以看到裡面的紅色肚兜。江帆在那女人雕像的臉,感覺十分眼熟,「哦,這女人相貌和石林女人下相貌是一樣的,這就是同一個女人的雕像啊!」江帆驚訝道。

「這女人是什麼人呢?為何有她的雕像?難道這些機關都是她設置的?」江帆自言自語道。

江帆望著女人手掌心上托著一塊六爻圓石,「哦,這就是六爻圓石吧?」江帆喜悅道。

江帆伸手就要去拿雕像手掌中的六爻圓石,可是他的手指就要碰到六爻圓石的時候,突然女人雕像嘴裡噴出符火來。江帆急忙閃開符火,「我靠,我這次可沒有非禮你,你為何噴火啊?」江帆驚訝道。

突然女人雕像身上出現了幾個字,這幾個字江帆認識,上面寫著:「要想得到六爻圓石,跪下磕頭!」

「什麼!要我江帆給你磕頭!你以為你是我媽啊!」江帆冷笑道,他伸手就去拿那女人手掌心的圓球。

那女人雕像嘴裡立即噴射出藍色的符火,江帆急忙縮回手,藍色的符火可厲害呢!那可是比黑色符火厲害多了,雖然燒不死,但是被燒上也很疼的。

「我靠,你要老字磕頭,老子偏不磕頭!老子還要調戲你呢!」江帆伸手就去點女人雕像的咪咪。

他的手還沒碰到那地方,女人嘴裡噴出藍色火焰,那火焰就像長眼睛一樣,竟然拐彎地攻擊江帆的手。江帆急忙使出空間隔離,才閃開了藍色火焰的攻擊。

「嘿嘿,好玩,這是誰設計的機關啊,竟然還有感應能力,高明啊!」江帆笑道。

江帆摸著下巴,想著如何調戲這女人雕像,突然他眼珠一轉,冒出壞水,「嘿嘿,你畢竟是一尊雕像,老子和你來個聲東擊西,看你如何應付。」江帆壞笑道。

江帆伸出左手去點女人雕像的肚皮,女人雕像嘴裡立即噴出藍色火焰攻擊江帆的左手,江帆這一招是虛的,他的目的是偷襲女人雕像的咪咪。

他使出空間隔離,與此同時右手快速地點出,這次女人雕像根本了來不及反應,江帆的手指點在她的咪咪上了。

「哈哈,被我偷襲了吧!」江帆得意笑了起來。

呼的一聲,女人雕像嘴裡噴出藍色火焰,一連噴出三顆藍色火球直奔江帆,這女人雕像好像發怒了!

江帆早就有防備,他使出空間隔離,三顆藍色火球從他身邊擦過,「嘿嘿,我的空間隔離可不是吃素的,那可是防身必備的,對付女人發飆的高級技能!」江帆得意笑道。

接著江帆又使出聲東擊西的策略調戲女人雕像,十幾次后,那女人雕像嘴裡都冒煙了,她是一點都奈何不了江帆了。

最後江帆使出聲東擊西的手段從女人雕像手裡奪過那塊六爻圓石,望著女人雕像招手道:「嘿嘿,六爻圓石我拿到了,豆腐也吃了!你想我下跪,除非我向你求婚還差不多!」

歐皇不懂非酋的黑 ,只見那石門緩緩合攏,「我靠,想把我關在這裡是吧!」他急忙使出空間轉移,瞬間出了石門。

接著江帆再次使出空間轉移,瞬間就到了瀑布岩洞口邊,石秀才看到江帆,對著他招手道:「大哥拿到第四塊六爻圓石了嗎?」

江帆微笑點頭道:「拿到了!」他話音剛落,只見岩洞開始合攏,瀑布上方傳來聲音,那些冰封開始解開,瀑布流了下來。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 江帆急忙使出空間轉移,他瞬間到了地面上,他剛到達地面上,岩洞合攏了,瀑布流了下來,一切都恢復原樣。


「我靠,我要是慢了點,就被關在岩洞裡面了!」江帆搖頭笑道,他知道肯定是那女人雕像搞的鬼。

「大哥,趁著現在還沒有到黃昏,我們還可以尋找第五塊六爻圓石,第五塊六爻圓石在大悲寺東北的樹林之中,我們去樹林吧。」石秀才拉著江帆胳膊道。

江帆點了點頭,他知道必須在天黑之前去樹林找到第五塊六爻圓石,那麼明天就可以找到第六塊六爻圓石了,這樣明天就可以順利開啟寶藏大門了。

大悲寺東北是一片茂密的樹林,根據青獸骨上面標註,第六塊六爻圓石在樹林里的一棵大樹裡面。

江帆望著寂圓方丈,「寂圓方丈,您知道大悲寺東北的樹林里有一棵大樹嗎?」江帆微笑道。

「哦,施主,你們要去大悲寺東北的樹林啊,那樹林之中是有一棵萬年的大樹,這大樹叫就金剛禪樹,此樹渾身堅硬如鐵,大樹有四百多米高,樹腰幾十個人都抱不過來呢!」寂圓方丈微笑道。

石秀才吃了一驚,望著寂圓方丈,「哦,方丈,這世間竟然有如此奇特的樹?」石秀才有點不相信寂圓方丈的話。

寂圓方丈看出來了,他手捋著鬍子,「呵呵,施主,你去樹林之中看了就知道老衲所言不虛了。」寂圓方丈微笑道。

江帆也十分好奇,奇特的大樹他是見過不少,但是在符元界還是第一次聽說有這種奇特的大樹,他也想見識一下。

江帆等人到了大悲寺東北的樹林外面,這裡是樹木十分高大,而且樹榦筆直的,沒有什麼分叉,幾乎所有的樹都有一百多米高。

江帆望著這些高大的樹木驚訝道:「哦,這裡的樹木都是這麼筆直的,樹榦幾乎沒有什麼分叉,而且都有一百多米高呢!」

寂圓方丈微笑點頭道:「是的,這裡都是芷雲樹,芷雲樹的特點就是筆直,一般可以長到五十到一百多米高,這些樹木都是幾千年的芷雲樹,這些還算一般的,到了樹林裡面,那些芷雲樹都有一百五米多米高呢!」

「哦,這些芷雲樹太奇特了!」江帆驚嘆道。

寂圓方丈在前面領路,江帆、石秀才、納甲土屍等隨著寂圓方丈進入樹林之中,隨著沙沙的樹葉聲音,眾人走了大約十多分鐘,寂圓方丈突然停了下來。

「施主,前面就是金剛禪樹了!」寂圓方丈手指著前面道。

江帆抬頭望著前面樹木之中有一棵直徑大約五十多米,樹根露在地面上,從橫交錯,如同虯龍一樣。樹榦上樹皮十分奇特,一層層的,就像鱗片一樣。

這棵樹十分奇特的不僅這點,最奇特的地方是樹榦大約兩百多米沒有樹枝,全部都是光溜溜的。兩百多米之後再也幾根樹杈,直到三百多米地方才有許多樹杈,樹葉變得濃密,就像一把傘一樣,把所有的陽光都遮擋住了。

「哇塞,這就是金剛禪樹啊!太高大了!」石秀才驚呼道。

「哦,這棵樹還真大呢!在符元界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么高大的樹呢!」納甲土屍驚嘆道。

江帆迅速走到金剛禪樹旁,伸手摸著樹榦,手感滑膩、冰涼,就像摸在一條大蟒蛇的身體上一樣。根據青獸骨標註,第五塊六爻圓石就在這顆金剛禪樹裡面,可是怎麼尋找呢?江帆不解地望著大樹。

「哦,大哥,這第六塊六爻圓石在樹身裡面,我們如何尋找呢?」石秀才驚訝道。

「我們先圍繞著這棵金剛禪樹轉一周,看看有什麼圖案,或者奇特的地方。」江帆對著眾人擺手道。

眾人立即圍繞著金剛禪樹觀看樹榦,金剛禪樹太大了,圍繞著轉一周花費了好幾分鐘。 乖乖[快穿] ,江帆望著眾人,「你們有什麼發現沒有?」江帆望著眾人道。

眾人一齊搖頭道:「沒有任何發現!」金剛禪樹十分光滑,他們連樹結巴都沒發現一個。

江帆點了點頭,「看來這一百米樹榦上是沒有什麼特殊的了,我要去一百米以上的樹榦查看一番。」江帆說完使出壁虎游牆術,快速地爬上樹,樹枝樹榦朝著樹頂上爬去。

片刻之後,江帆就到了一百多米位置,他圍著樹榦轉了一周,沒有什麼發現。於是江帆繼續朝著樹榦上面爬行,他一邊爬行,一邊仔細查看樹榦周圍有沒有什麼標記。

很快江帆就到了三百多米的頂端,他抬頭望著樹榦上面,這裡枝葉茂盛,就像一把巨大的傘,感覺十分陰涼。

江帆低頭望著樹下,看到納甲土屍、石秀才、寂圓方丈等人都在抬頭望著自己,「大哥,有什麼發現嗎?」石秀才對著江帆喊道。

江帆對著石秀才擺手道:「暫時沒有任何發現!我到最頂端去看看!」

江帆繼續爬行,片刻之後,他達到了樹梢,這裡是四百多米的最高處,樹榦的直徑大約是十多米。江帆圍繞樹榦轉了一周,仍然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我靠,這棵大樹上怎麼沒有任何標記呢?難道機關不在大樹榦上?」江帆驚訝道。

「大哥,還沒發現什圖案嗎?」樹底下傳來石秀才的喊叫聲。

江帆地圖望著石秀才,這次他換了一個位置,江帆望著地面上的石秀才,突然他看到那些樹榦組成了一個奇怪的圖形。


於是江帆圍繞著樹榦望著四周的樹根,那些從橫交錯的樹榦組成一個個圖形,有的像圓圈,有的像十字形,還有的像古字形。

「哦,原來這些樹根才啟動機關的設置啊!這人太高明了!」江帆不禁讚歎道。

江帆仔細觀看樹根的形狀,然後分析那些形狀,他足足觀看了十多分鐘,下面的石秀才看到江帆趴在樹上不動了,喜悅道:「哦,大哥肯定是有所發現了!」

「呵呵,我家主人望著地面呢,難道機關就在地面上?」納甲土屍笑道。

石秀才望著地面上從橫交錯的樹根,「對哦,這些樹根十分古怪,也許就隱藏什麼秘密呢!」石秀才點頭道。

江帆在樹上又呆了幾分鐘,他終於看出了那些圖案的規律了,那些圖形互相連接,最後都深入地下,那地下肯定有什麼機密了。

江帆立即快速地下滑,片刻之後他到了地面上,石秀才急忙上前,「大哥,有什麼發現嗎?」石秀才急忙道。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江帆點了點頭,「嗯,問題就出在這些樹根上,我必須去地下看看。」江帆立即遁入地下。

地下的樹根更是從橫交錯,就像一張大網一樣,江帆圍著著樹根轉了一周,他終於發現這些樹根環環相扣,最終到了一根粗大樹根那裡。

那根粗大的樹根直徑大約十多米,樹根上面鼓起一個紅色的包包,江帆伸手按一下那個紅色的包包,只見一道亮光一閃,整個大樹搖晃起來。

那些樹根,立即全部散開,隨著嗡的一聲,紅色包包裂開了,從裡面飛出了第五塊六爻圓石出來。

江帆笑了,「我靠,原來第五塊六爻圓石在這樹根裡面啊!」江帆搖頭笑道。

隨即江帆冒出地面,只見地面上堆積許多樹葉,「哦,大哥,剛才整棵大樹都搖晃了,樹葉紛紛掉落,發生什麼事情了?」石秀才驚訝道。

「呵呵,我已經拿到第五塊六爻圓石了!」江帆微笑道,手裡拿著六爻圓石展示給眾人看。

「哦,太好了,明天我們就可以去迷霧淵尋找第六塊六爻圓石了!」石秀才喜悅道。

一旁的寂圓方丈露出吃驚之色,「呃,施主,你們要去迷霧淵啊!」寂圓方丈皺眉道。

江帆看出寂圓方丈的神色,「呃,寂圓方丈,怎麼了?」江帆驚訝道。

「施主,迷霧淵深不可測,太危險了,至今沒有人敢下去呢!你們去太危險了!」寂圓方丈搖頭道。

江帆笑了,「呵呵,沒事,比迷霧淵更危險的地方我都去了,這不算什麼!」江帆若無其事地笑道。

納甲土屍拍著寂圓方丈肩膀道:「和尚老頭,我主人身份你應該知道的,他老人家去什麼會有危險呢!」納甲土屍露出不屑之色。

寂圓方丈搖頭道:「我不是擔心你的主人,我是擔心隨同你主人去的那些人,他們可沒有你們主人的命大呢!」

江帆望著寂圓方丈點了點頭,寂圓方丈擔憂還是有道理的,「好吧,明天就傻蛋、石秀才隨同我一起去迷霧淵吧,其他人就在大悲寺後山等待。」江帆決定道。

石秀才點頭道:「是的大哥!」

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的時候江帆、納甲土屍、石秀才三人就出發了,迷霧淵在大悲寺的西北面,他們沿著羊腸山路走了大約二十分鐘達到了迷霧淵。

迷霧淵其實就是一條一千多米寬的山澗,山澗常年大霧瀰漫,四周霧茫茫一片,就被人稱為迷霧淵。

沒有人知道迷霧淵有多深,也沒有人下去過,只有一種人下去過,那就是死人!因為下去的人再也沒有回來過。

迷霧淵沒有路,四處都是懸崖峭壁,下去的方法只有一種,那就是沿著懸崖峭壁爬下去。這些對於江帆、納甲土屍來說簡直小菜一碟,但是對於石秀才來說就有點困難了,幸虧有納甲土屍協助,石秀才才有驚無險。

江帆、納甲土屍、石秀才三人沿著懸崖峭壁往下爬下了大約兩百多米,他們的衣服已經被霧水浸透了。


按照青獸骨上標註,第六塊六爻圓石是在迷霧淵裡面,但是具體是什麼地方,並沒有說明,這要靠他們到達迷霧淵底下的尋找才知道。

石秀才望著迷霧淵下面,霧茫茫一片,什麼也看不到,「大哥,這迷霧淵到底多深啊?怎麼還沒有到底下呢?」石秀才驚訝道。

江帆望著石秀才笑道:「到達迷霧淵底下還早呢!我們才走了十分之一的路程呢!」江帆已經感覺到迷霧淵的底部的距離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