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伍兵氣得哇哇大叫,他氣勢洶洶地衝過來,想要跟周威干架,但被人攔住了。

「住手!」莫老師臉一沉,說,「你還有集體觀念嗎?!給我下來!」

「莫教練!我不服!」伍兵怒吼。

周威嗤之以鼻:「你水土不服!」

莫老師趕忙又喊了一個暫停,然後瞪了周威一眼:「周威!你也給我下來!!」

周威一哆嗦:「莫老師,我不是您的兵……」

「從現在開始你是了!我決定收你為編外人員,」莫老師霸氣地說,聲音都拉長了一拍,「專門——負責跟對手打嘴仗!」

「不!校長不會同意的……」周威驚恐地往後退,看樣子頗有一言不合就開溜的架勢。

「校長最喜歡人才了,你這個人才——」莫老師說得意味深長,「校長會同意的。」

莫玉露抓住他的手,不讓他走:「下去吧,我爸等你好久了!」

「不!不不!!」周威叫得像寡婦哭墳,「我不去!我不去!你別拉!你別拉!!」

莫玉露露出狡黠的笑容,那樣子,倒像是在請閻王:「你難道希望校長親自來請你?」

「不!不不!!」周威望著我,殺豬一般大叫,「石磊,我被你害死了……」

我無語,心想:我好好地在下面打球,你積極地在上面發言,怎麼就成了我害死你了?

周威終於還是胳膊拗不過大腿,乖乖地來到了莫老師面前。

「石磊,我為你犧牲這麼大,你打完比賽一定要請我吃冰淇淋……」周威哀怨地說。

「……」我頭一昂,「冰屎淋要不要?」

「你果然是最不靠譜的兄弟……」周威哀嘆。

「連冰淇淋都捨不得請人家吃一個!」顏惠惠幫腔。

「男生不會隨便請人吃冰淇淋。」我搖搖頭,是真的不想告訴她殘酷的真相。

「為什麼?」顏惠惠呆了一呆,看樣子估計是想歪了。

「因為窮。」我搖搖頭,只能放棄了隱瞞的念頭,讓他們活在無情的現實裡頭。

「因為……窮?!」顏惠惠嘴角抽搐,還偏轉頭看了周威一眼。

周威被她這一眼嚇得臉都綠了,他又殺豬般叫了起來:「莫老師!我要揭發!他不是人!他是魔鬼!」

順著他的手指,所有人都望向了葛亮。

葛亮被千夫所指,臉都黑了,他退了兩步,站到了伍兵身後。所有人的目光又隨著他的牽引盯在了伍兵身上。

周威咧嘴一笑,說:「不好意思,指錯了!」說著又把手指轉向伍兵。

伍兵氣得滿臉通紅,他拍開周威的手,說:「你別瞎指啊!再指我就告你誹謗!」

「我真的是瞎指嗎?」周威神氣地說,「雖然我看不到,但那幾個人是Y高中的,你不否認吧?」

顏惠惠溫柔地幫腔:「不!你怎麼會是瞎子呢?你這麼大的眼睛,瞎子才會把你看成瞎子呢!」

對於顏惠惠好心幫了倒忙,周威倒也沒介意,他本來就是外貌協會的,只要姑娘長得好看,他甚至可以任人唾面自乾。

但見他伸手握了握顏惠惠的手,也溫柔地回應:「惠惠,這是男人的戰鬥,你在旁邊看著就好。」

「嗯嗯!」顏惠惠用力地點頭,望著周威,目光柔得都快化成水了。

伍兵冷哼了一聲,說:「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跟Y高中的人在一起了?」

「我的左眼、右眼、以及**……」周威說到這裡,似乎意識到個人形象要崩塌,於是及時止損,嘿嘿一笑,「還有,我可沒說你們在一起啊!這是你自己承認的!」

「你哪隻眼看到我承認了?」伍兵兀自嘴硬,「有本事就拿出證據來!不然就別像只狗一樣,在那裡血口噴人!」

「我的左眼、右眼、以及……肚臍眼都看到了!你不用抵賴,賴不掉的!」周威說著向我招了招手,「石磊,你過來!」

我跑了過來,在周威耳邊低聲說:「你沒有證據吧?我也沒有啊!」

周威也低聲回應:「沒關係,我們詐他一詐,我就不信他那樣的智商能斗得過我們!」

「伍兵,你說過我這人沒什麼用吧?你說傳球給我還不是被我給糟蹋了吧?你說過有這樣的機會還不如傳球給你,你還能利用你的射球能力多進幾個球吧?」說著我截住了他,「先不要否認,伍兵,你就摸著自己的良心說自己有沒有說過這樣的話吧!?」

周威搖頭說:「這樣的人有良心才是怪事!」

伍兵瞟了周威一眼,果然搖頭,說:「沒說過。」

「你敢發誓嗎?」我斜睨著他,淡淡地說。


「你憑什麼讓我發誓?」伍兵頭一昂,說,「我有說過就是說過,沒說過就是沒說過。發誓幹什麼?有什麼用?」

「好!光明磊落!是條漢子!」我說著猛喝了一聲,「你說過讓所有隊友都不要傳球給我讓我一個人孤孤獨獨地在場上像個傻子一樣跟著Y高中的人跑來跑去卻光耗體力得不到利益然後等打完這場球就讓金主任以我不只考核不過關還輸球丟了學校的臉面為借口光明正大地開除了我好不好是不是對不對有沒有這麼一回事你就說吧!!!」

所有人都被我這麼長的一段話驚呆了。

半晌,周威才悠悠地吐出幾個字:「石磊,你好長!」 綠洲。

一個俊秀青年正是寫意的閑逛,東看看西望望,眼中帶著幾分好奇之色。

古笙!

所過之處,惹來眾多目光彙集。

並非因為他的實力受到關注,事實上沒有林風這等層次的觀察力,基本上難以窺覷古笙真正實力有多強。對星主級星域級武者來說,聖級和聖王級,其實並沒有太大區別。


真正引人注目的,是古笙的容貌。

似男似女,眉清目秀,俊朗極致,透白的肌膚如天籟而成,吹彈可破。隨著輕然腳步踏動,銀色菱形耳環反射著光芒,看上去更顯神秘難側,而且……


他的氣場,太強!

這是一種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東西,就如久居高位的帝王般,一舉一動都有睥睨天下的霸氣。

古笙雖無霸氣,然卻有種高高在上讓人敬仰的感覺。

天生的皇者!

「少主。」身後白光閃過,一頭白髮的沵霎時出現。

「說。」言簡意賅,古笙此刻正拿著攤位處一個做工精巧的寶劍,饒有興趣的看著。上面鑲滿華貴的金屬寶石,看上去極為奢侈,並非戰鬥用的寶劍,而是一種裝飾品。

對甚少接觸兵器的古族而言,儼然很稀奇。

「他們已經離開綠洲,往東而行。」沵眼中寒光一閃而逝。

「是么?」古笙淡然笑了笑,手指輕劃過劍身,彈了彈發出清脆的聲音。

「少主,你為何……」沵欲言又止,眉頭簇起。

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何身份如此尊貴的少主。會對這樣一個雜種如此留心。

古笙微然而笑,輕道,「你和那個林風…似乎有點過節?」

沵點頭道,眼中精光閃動,「欲殺之而後快。」

絲毫不加掩飾,沵望著古笙。若可以,此刻他很想將林風碎屍萬段!

古笙淡笑著,隨意的揮動手中寶劍,發出『哧哧』破空響聲,口中不時響起嘖嘖之聲,「如今未是時候,他尚有很大的價值。」

價值?

沵皺眉不解。

一個小雜種,有何價值可言?

以古笙的身份地位,要什麼沒有。有什麼需要利用一個區區人類?

越想,沵越是一頭霧水。

啪!古笙舞劍停下,愛不釋手的把玩著,哈哈笑了起來,「沵,給錢。」沵微怔,頓時反應過來,迅速便是付錢。儼然如僕從一般。讓的賣寶劍的那武者眼睛瞪的極大,駭然望著古笙。不知其是什麼身份。

能讓一個聖級武者如下人般!

「別忘了拿劍鞘~」古笙微笑說著,便是揚長而去。

沵付完錢,隨手拿過劍鞘,便是跟了上來,惹得周圍眾人熱議紛紛。

兩人,儼然成為綠洲一道亮麗風景線。

「知道么。沵,我們就像這把名貴的寶劍,而林風……」

「便是這不起眼的劍鞘。」

「走了。」林風雙眸粼粼。

感應中,身後方一道若有若無的氣息,已然離去。

從綠洲便跟著自己。那種感覺入心的威脅,似曾相識的熟悉。只不過比起當初的無力以對,如今卻已然有了一搏之力。之前哪怕近在咫尺自己都感應不到『他』的存在,但現在哪怕對方隱息而隨,自己卻依然清清楚楚。

第三神使,沵!

當日將自己玩弄於鼓掌之中的超強者。

絕對不會錯。

但現在,卻消失了。

並非感應不到,而是感應漸漸微弱,遠去,代表沵已是放棄跟蹤自己。雖不知他到底為何而來,為何跟蹤自己卻不動手,又為何驀然的離去,但顯然,十之**和『古笙』有關。

「怎麼了,林風?」千戀皇輕訝道。

見的林風停下腳步,靳棘和釋芷心也是停了下來。

「沒事。」林風淡然一笑,「我們走。」

回頭瞥過那片茫茫綠洲,眼眸輕爍,隨即便是頭也不回洒然而去。

毋須忌憚他的存在,該做什麼做什麼,若沵真有心殺自己,那麼自己就算想躲也躲不過,屆時大不了再來一次生死搏殺。雖然可能依然勝率渺茫,然今時今日的自己,就算敗,也必然能在沵身上狠狠劃上一刀!

林風的離去,古笙的到來,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天降異象,見到的並非只有這渺渺幾人,事實上但凡略懂星算卜卦的武者,都能看見此刻星空的變化。一股極強的力量,帶著萬丈光芒,正在巫族境上空不斷凝聚,變強,變大!

如旭日高升!

巫族境,變的熱鬧起來。


無數武者通過邊境而入,人族,古族,還有各種中立勢力。聖王級,聖級,甚至有些膽大包天的星域級巔峰武者都前來湊熱鬧。妖族未至,巫族境卻已變的熱鬧起來。

巫族本身更是蠢蠢欲動,許多巫族強者早已按捺不住,紛紛出發。

誰不想成為人上之人,誰不想獲得天降寶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