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行了,你閉嘴!邵正是吧!你剛纔是不是說洪哥的面子都不給,就算是天王老子來都沒用?!”

豹哥瞪了司霏霏一眼,把司霏霏連忙嚇的捂住嘴巴,隨後他蹲在邵正的面前, 用手輕輕的拍了拍邵正的臉說道。

“所以呢!我們洪哥說了,他想見見你這樣的大人物,居然敢這麼不給他面子!”

洪哥?

洪哥!

原本還處於懵逼狀態的邵正聽到這個名字後頓時醒悟了過來。

江城魏三爺手下第一戰將——洪震天!

邵正想到這裏渾身徹底無力的癱倒在地上,口中更是不停的喃喃道,“完了。完了。”

邵正此時也是心中無比的驚恐,這洪震天的名頭可不小,別說是他了就是他老子來,也得在他面前恭恭敬敬的。

他萬萬沒想到那個中年男子,居然是洪震天的人,若是當時沒有被憤怒氣上頭,他肯定也能想到洪震天的名頭,可就因爲司霏霏這個臭女人!

想到這裏邵正又一次看着司霏霏,惡狠狠的說道。

“司霏霏你給我等着,今天的事我不會忘的!”

隨即他看向豹哥,從口袋裏掏出一根菸顫抖的遞給豹哥,“這位爺您怎麼稱呼,我這有點錢,給您和這些兄弟去喝酒。您看如何?”

說着邵正取出一張銀行卡遞到豹哥的面前說道。

豹哥看着這張銀行卡,嘴角冷笑了一下,隨後便是一拳直接砸在邵正的臉上。

頓時邵正便是鼻血直流。


“我草泥馬!你特麼當老子是打工的?老子跟洪哥是生死之交,別說這點錢了,就算你爸把你家的那個破工廠給我都不可能!”

“媽了個八字!我還以爲打宋強的人多厲害呢!沒想到真的是個愣頭青,我要是你,我就會把錢好好的收起來,然後拿着這筆錢去醫院找個好一點的病房。”

說着豹哥便對着其他人說道。

“你們都跟我走!”

邵正見狀也只好低着頭默默的跟在豹哥的身後,不過他的目光還是一直盯着司霏霏,因爲他恨司霏霏的過河拆橋。

蘇葉也自然跟在他們的身後,他也是第一次聽到洪哥這些人的名頭,此時的他作爲億豪集團的董事長,特別是過幾天還要去嚴家參加聚會,自然是要了解一下江城的勢力。

宋強剛一看到邵正被豹哥等人壓着進來,便直接衝了過偶來,朝着邵正的臉上便是兩腳過去。

打的邵正的是眼冒金星。

“哦吼!你不是很狂嗎?!還說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也不行?你不是牛比嗎!來打我啊?!”

宋強一邊打着一邊罵道,肆意的釋放着剛纔被邵正毆打的怒火。

邵正被打的毫無還手之力,不過就算他有還手之力他此時也不敢還手,不說能不能打過宋強,就算能打過也要看看站在他周圍的其他人。

宋強打累了,便將如同死狗一般的邵正拽着頭髮,拖到了洪震天的面前。

邵正看着坐在沙發上吃着葡萄的男人,渾身便是一震。

洪……洪震天!

真的是洪震天!

“洪哥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邵正連忙掙扎的爬了起來,對着洪震天便是連忙磕頭。

“我真的不知道這位兄弟,是您的人,要不然給我多少個膽子我都不敢動手啊!”

“呵!現在知道服軟了?遲了,豹哥把他兩隻手廢了!”

洪震天隨意的說道,彷彿就說一件極其稀疏平常的事一般。

“啊!洪哥我真的知道錯了!”

邵正聞言頓時哭了出來,連忙抱着洪震天的腿求饒道。

“滾!”

洪震天可不是司霏霏,他直接一腳將邵正踹飛了出去。

別看邵正平常外面人五人六的樣子,可若是在洪震天面,他連屁都算不上!

豹哥讓人將邵正按在地上,自己則是從手下取來一把匕首,乾淨利落的直接將刺進邵正的兩隻手掌之中。

邵正本來還掙扎了幾下,不過後來便直接暈了過去。

穀雨蘭等幾個女生更是嚇的花容失色。

一旁的宋強見自己大仇得報,那張肥胖的臉頓時笑了起來,他看向洪震天,連忙感謝道。

“多謝洪哥。”


洪震天揮了揮手,示意把邵正帶出去。

“沒事都是兄弟,他既然敢欺負你,那我就廢了他。”

宋強嘿嘿一笑,隨即看到了司霏霏等三個瑟瑟發抖的女人。

頓時他那壓制下去的邪火,又燃燒了起來。

他看向洪震天說道,“洪哥,這幾個女的?”

“算了,你自己看着辦吧。”

洪震天揮了揮手,他並不喜歡這種太年輕的,還是成熟點的有魅力!

宋強聞言頓時大喜,連忙指着穀雨蘭等人道,“你們三個,到隔壁包廂來,給我按摩按摩。” “特別是你,剛纔被你男朋友打的這麼慘,你得多按摩按摩。”

宋強指的自然是司霏霏。

穀雨蘭等人聞言頓時臉上一百,許欣嚇的直接朝着蔣景山身後躲了躲,穀雨蘭本能的想朝着陳少坤身後躲去。

但陳少坤此時看到邵正的慘狀哪裏還敢管穀雨蘭的事,連忙朝着一旁讓開,穀雨蘭着急之下只能躲在蘇葉的身後,蘇葉倒也沒說什麼,畢竟他答應了靜姨要將穀雨蘭帶回家。

司霏霏則是一屁股直接跌坐在地上,宋強這句話意味着什麼不言而喻。

蔣景山看到自己的女朋友,嚇的厲害,也不得不站了出來,對着洪震天說道。

“洪哥,我爸是蔣氏集團的董事長,不知可否賣給我爸一個面子,繞過我女朋友這次?”

蔣景山本來想幫三個女的一起求情,但看他知道自己家的情況,頂多比邵正好一點,還不如陳少坤,人家陳少坤連牙都不敢齜一下,他憑什麼確定人家給他這個面子。

洪震天聞言沉思了片刻,看了一眼許欣,又看了看宋強,便說道,“強子,你特麼也老大不小,悠着點,就少一個吧。”

“行!洪哥,都聽你的!”

宋強自然是不敢違背洪震天的命令。

許欣聞言頓時大喜,連忙抹了抹眼角的淚水,撲到蔣景山的懷中小聲的抽泣起來。

一旁的陳少坤見狀,也走到穀雨蘭的身旁說道。

“雨蘭,我也去爲你求求情。”

穀雨蘭聞言心中大喜,她點了點頭,一臉期待的看着陳少坤。

可陳少坤還沒走過去,就聽到洪震天的聲音。

“你就算了,趕緊滾,要不然邵正就是你的下場!”


洪震天眯着眼看着陳少坤,陳少坤居然敢叫人來,若是放在以前這小子,早就躺在地上抽搐了。

陳少坤頓時一驚,連忙對着洪震天拱了拱身,“是,洪哥,我滾!”

說完,陳少坤便對着外面走去,一旁的司霏霏見狀連忙拉住他的胳膊,“坤少,您別丟下我不管啊!”

司霏霏一邊哭着一邊哀求道,哪裏還有一絲一毫的氣勢。

“滾!自己惹的事自己解決!”

陳少坤踹了司霏霏一腳,直接奪門而去,他可不想待在這種是非之地。

此時在場的就兩個人能幫她一個是陳少坤,另一個就是蘇葉,她不相信蘇葉能救下來她。

一旁的穀雨蘭見狀也是心中大駭,她原本以爲陳少坤可以保下她,可沒想到……

一時間,穀雨蘭的眼中泛起了一滴滴淚水,同時一股無力感也籠罩在其中。

“算你小子懂事!”

宋強冷哼一聲,正準備帶兩個女生走,可頓時眼神一滯,看着站在穀雨蘭身前的蘇葉,聲音的冰冷的道。

“小子,你還待在這裏幹什麼?!”

蘇葉彷彿並沒有在意宋強的威脅之意,無所謂的說道,“我今天出來和靜姨說了要將穀雨蘭完好無損的帶回去,所以我身後的人你不能動!”

不能動?

這番話說完,全場一片寂靜,特別是身後的穀雨蘭,看着蘇葉的身體,竟然產生了一絲安全感。

但除了她所有人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這小子怕不是瘋了。

剛纔邵正的下場他沒看到?

陳少坤都被洪哥一句話就趕了出去,這小子在這裏裝什麼?

洪震天一邊吃着葡萄一邊饒有趣味的看着蘇葉,這小子有點意思啊!

與此同時,宋強不怒反笑。

啊哈哈哈!

“有趣!有趣!既然你小子想在女人面前裝逼,我便成全你!”

“豹哥!”

宋強看了一眼豹哥說道。

宋強屬於魏三爺的人,所以他的地位實際上比豹哥還要高,所以直接喊豹哥倒也沒什麼。

完了!

這次真的完了!

穀雨蘭看着身前沒有絲毫動搖的蘇葉,心中竟然有一絲的感動。

“蘇葉,你先走吧!這事本來就不該你來抗,我會我媽說清楚的!”

穀雨蘭急的抓住蘇葉的胳膊便想將他往外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