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靈藥入口便被消化,這些靈藥足以撐爆十個楚莫離,可是被犀牛獸吸收之後,卻滿足不了它的口味,不禁如烈日一般的眸孔一瞪,咆哮一聲,伸出一隻巨大的前肢,好像上了癮。

楚莫離欲哭無淚,那麼多的靈藥,一口就被吞了,現在還要,簡直就是無底洞啊,他哪能這般提供?

可是喂不飽凶獸,就得自己現身了,不禁冷汗直飄,腦子在急轉,突然想到了那湖泊內有大量的赦靈草,這可是煉藥的極品藥材,只不過沒人捨得用這種靈草去煉藥,因為根本得不償失,不過現在他哪裡還顧及。

「等等,我幫你煉製!你給我時間,我可以把我的血液溶于丹葯中,讓能量翻十倍乃至百倍,最多幾年時間就可以讓你化形,只要你不幹掉我!」楚莫離為了活命,直接不要臉了,他根本不會煉藥,更不可能讓一個王品凶獸晉陞化仙,這王品和化形凶獸之間的差距就如人類玄者和宗級,差距太大了!

… 山林遍地殘害,血流成河,森林被犀牛獸大肆破壞,幾百里內再無凶獸,虎臣鉞等人早已逃出這片範圍,這裡除了楚莫離和犀牛獸,再無其他生靈。

此刻,楚莫離被犀牛獸夾在耳朵邊上,動彈不得,看著犀牛獸不斷狂奔,一炷香之後便回到了湖泊前,大耳一甩,將楚莫離甩飛十幾米。

砰!哎呦….


楚莫離被氣的直想罵娘,這十幾米對他來說可是十個身長,可是對於犀牛獸而言,根本沒用力,所以只能咬牙抗住,悶在心底,不敢激怒這個巨無霸。

「怎麼辦?我一不會煉丹,二沒有煉丹爐,三沒有高級丹方,怎麼煉製出靈藥甚至是寶葯給這個無底洞?」楚莫離急的直冒汗,探頭一看,發現對方正眼巴巴的看著自己,不禁渾身一哆嗦。

「前輩……您想化形吧,很想化形吧?」楚莫離乾笑一聲,問了一句廢話。

巨無霸雖不能說人話,卻懂楚莫離的表達,連忙點點頭,緩緩趴在地面上,等著楚莫離給它煉製靈藥。

「想要煉藥呢,咱們首先得有煉丹爐,咳咳,爐子!你懂么?」楚莫離比劃了一下煉丹爐,訕笑道。

巨無霸怎麼可能懂人類煉丹師用的丹爐,直接搖了搖頭,大眼瞪著楚莫離,好像再說,「你忽悠我呢!」

「沒……不要爐子也可以,真的可以!」楚莫離心虛,直接扯了一句,只想拖延一些時間,繼續說道,「沒丹爐可以,可是不能沒有靈草啊,就像這樣的,赦靈草,越多越好,其他的靈草也可以,只要擁有大量靈氣的靈草都可以,您對這裡熟悉,能不能去幫我找點靈草來?」

犀牛獸疑惑,看了看楚莫離手中的赦靈草,若有所思,慢慢朝湖泊內移去,可是陡然停住,巨掌一探,從湖底撈出一根細長的鐵鏈,將楚莫離腰間鎖住,自己拉著鐵鏈一頭竄入了湖底。

「尼瑪,這個畜生倒是聰明!」楚莫離臉色蒼白,雙腿直打顫,不久后,鐵鏈似乎不夠長,直接把他朝湖裡拽,而且對方力大無窮,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拽入了湖底。

湖底的大量靈氣湧入體內,讓楚莫離猶如醍醐灌頂一般,湖底幽暗的世界變得通明,濃郁的靈氣猶如涓涓細流,沖入他的體內,大量的靈氣灌入識海,讓他的靈魂差點炸裂。

「啊……」楚莫離慘叫一聲,湖水灌入嘴裡,苦澀的味道讓他眼淚直流,差點吐了出來。

「咦,好濃郁的靈氣,這是靈湖……」楚莫離識海內傳出一道不屬於他的聲音,讓他陡然清醒。

「誰?誰在我的識海里?」楚莫離陡然間清醒,心中暗暗嘀咕道。

「這麼快就忘記我了嗎?你在激起霸血之時我還出現過,可惜你的修為太弱,我不能保持長時間的清醒,現在被這靈湖再次激發,應該可以維持一段時間……」那道蒼生如萬古時代傳來的聲音讓楚莫離手腳冰涼。

「你是那個人?你怎麼跑到我的識海里了?」楚莫離震驚,嘴一哆嗦,有些無法接受。

「我是你祖宗,一抹靈魂而已,伴隨著血脈傳承一直傳承到了你這裡,可惜你的修為實在太弱了,弱到我連最基本的清醒都做不到。」那一抹靈魂低嘆道。

楚莫離震驚之餘,陡然驚叫道,「你既然是老祖宗,那快叫我煉丹,我成奴隸了!」

「我知道,看得見,當時沒辦法出手幫你而已。」那一抹靈魂淡淡的說道,「不過現在也沒辦法,只不過是靈魂暫時清醒了,口傳你一些煉丹術還是可以的。」

「可是我沒煉丹爐咋辦?怎麼樣才能速成?若是煉不出丹藥,可就死定了!」楚莫離也來不及敬畏先祖了,人無遠慮必有近憂,這個時候只能先想應付犀牛獸了。

「天地為丹爐,地火為玄火,或者火之本源為火源,都可以在無丹爐的情況下煉製丹藥,但是你的修為,不可能,不對,等等……這湖底有煉丹爐,而且等級不錯。」靈魂一掃,整個湖泊都盡收眼底,隨即淡淡的說道。

在這一瞬間,楚莫離有一種錯覺,他的靈魂覆蓋了方圓百里的湖泊!每一個角落都清晰無比,甚至連湖底的一顆靈草都看的清清楚楚。

楚莫離倒吸一口涼氣,不禁懷疑識海里的靈魂是楚霸王,不然誰能有這麼恐怖的靈魂,而且如此的清醒!

巨無霸不斷遊走湖底,小心翼翼的收集湖底靈草,移動速度非常快,把楚莫離拽的亂飛,因為長時間憋氣,導致喝了好幾塊水,肺都快憋炸了。

「屏息凝氣,以靈氣換體內廢氣,這靈湖正適合修鍊『隱息訣』,感受體表發毛,將體內廢氣牽引至體外,一息呼氣,一息換氣,修鍊到巔峰之時,與天地渾然一體,除非別人肉眼看見你,否則再強大的人也無法通過靈識找到你。」識海的靈魂淡淡的說道。

楚莫離一聽,咬牙收斂心神,在快要窒息而亡的情況下,竟快速安靜了下來,很快感應到了體表每一個毛孔,隨即將肺部的氣體通過毛孔傳送到外界,然後極快的吸收靈氣。

咕嘟……

一不小心嘴巴蠕動了起來,直接吞下一大口湖水,胃酸直翻,鼻子里直冒水,眼淚直流。

「我快要憋死了!這個犀牛獸真他媽的是個畜生,它不知道我是人類嗎?不懂人類都是用鼻子呼吸而不是腮呼吸嗎?」楚莫離眼珠子外翻,面目猙獰,渾身青筋暴起,體表的毛髮愈發清晰,在某一瞬間竟成功汲取到了靈氣。

呼呼呼……

毛髮不斷呼出濁氣,吸取靈氣,先是很不熟練便的有些樣子,最後在死亡的逼迫下,竟順利的完成了隱息訣第一步。

犀牛獸在水底至少遊走了兩柱香的時間,如果楚莫離沒有學會隱息訣,早就窒息而死,看在對方還在優哉游哉摘取大量的靈草,楚莫離氣不打一處來。

學會了隱息訣之後,楚莫離鎮定了下來,不斷下潛,朝湖底疾馳,伸手抓向那個沉沒在湖底無數年的爐鼎,拽住爐鼎之後,拉了幾下沒拉動,犀牛獸也覺得身後沉重不已,使勁一拽,差點把楚莫離攔腰折斷。

「啊……」楚莫離低吼一聲,將爐鼎拔起,才發現這爐鼎看似很小,卻重若萬斤,不知是何等材質打造。

犀牛獸也發現了楚莫離正拽著爐鼎在身後飄蕩,才想起來鐵鏈不夠長,早就把這個傢伙拖入湖底了,不禁連忙將其拖上岸邊。

一出湖面,楚莫離大口的呼吸,臉色慘白,怒視著犀牛獸,指了指手中的煉丹爐,大叫道,「你差點讓我憋死,還不把這個東西給我弄上去!」

「吼!」犀牛獸乃是王品凶獸,什麼時候被人吼過,楚莫離臉色不好,它頓時以更暴戾的態度吼了回去。

楚莫離只覺得耳膜都快被震碎,頓時偃旗息鼓,沒辦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現在犀牛獸還沒有嘗到丹藥的好處,只能等它吃了更多的丹藥,才能拿住這個巨無霸。

巨無霸一甩鐵鏈,直接把楚莫離和丹爐甩飛,一到空中,他哪裡還敢再拿丹爐,直接一甩,把丹爐甩進了山谷,自己也跌落下去。


轟……

煉丹爐直接將山谷砸出一個深坑,山林搖晃不斷,楚莫離更是摔出了十幾米外,痛的直咧嘴,屁股差點被摔成兩半,怒視著巨無霸,暗道,「不能指望這個傢伙手下留情了,看來我要煉製出極品靈藥來制住它的胃和慾望!」

巨無霸張開大嘴,猛的一吐,大量的湖底蘊含著最為濃郁的極品靈草全部被吐了出來,它的嘴裡似乎有專門儲藏東西的空間,靈草竟沒有受到半點損壞。

「吼吼!」巨無霸如山嶽一般的大腿跺在地面上,山谷差點被踩斷,指著地面上的靈草,直接威脅楚莫離,大有今天煉製不出丹藥就等著被吞的後果。

楚莫離也不指望對方現在能溫柔的對待自己,訕笑道,「這個煉丹爐在水底浸泡了這麼久,我需要把它弄乾才能煉製,而且煉丹一途,不能急躁,少則三五日,多則一個月才能煉製出上好的丹藥來,您別著急……」

楚莫離一邊安撫犀牛獸,一邊溝通識海里的靈魂,焦急的在識海內問道,「老祖,您可一定要救我,我真不會煉丹啊!」

「煉丹不可一蹴而就,我短時間內也不可能教會你煉丹,而且你貌似沒啥煉丹天賦。」識海內的靈魂毫不客氣的打擊道。

「你告訴我個丹方,我試試!天賦什麼的,我從來不信!」楚莫離沉聲說道。

「你想收服這個大怪物,至少要煉製王品丹藥,我這有一副現出的王品丹藥方,適合凶獸,叫『啟智丹』,凶獸只要沒化形,智商不會高到哪裡去,但是一旦服用啟智丹,就會和人類一樣,對悟道極為敏感,而且會少了殺戮氣息,至少它會和你講道理。」識海內的靈魂淡淡的說道。

… 山谷內,巨無霸瞪著楚莫離,看著他拉開架勢,在煉丹爐前搗鼓了幾天,也沒弄出個花樣來,不禁有些失去了耐性。


「啟智丹,需要極品靈草,融合靈湖之水,靈氣密度達到二十以上,匯聚天下日月星辰之精華,通過特殊的煉製手法,可以煉製出啟智丹,可啟天下凶獸之智慧!」

極品靈草,擁有了,靈氣密度達到二十以上的湖水也有了,楚莫離擺下了上古聚靈陣,收集日月精華,一道光束從天際降臨山谷,方圓百里的靈氣匯聚於此,此地的靈氣密度破天荒的達到了二十五!

靈氣密度達到二十五,哪怕是三品乃至四品的侯國都極難擁有的秘境,楚莫離的靈魂都在跳躍,修為不斷攀升,穩固,體內的玄力幾乎達到了化玄境七重大圓滿之境。

「怪不得大師兄和宗主都說遇到大侯國的歷練弟子,有多遠就走多遠,他們國內普通的地方靈氣密度就比我們秘境內的靈氣密度還要強,經過長時間的潛移默化,他們的體質會比普通人好太多,像神國皇城內的人,他們的體質甚至不比太古血脈差!」

楚莫離低嘆,那些人的起步太高,現在也明白了,霸血體質真的算不了什麼,或許將霸血激發到完美境界,才可以堪比那些天才。

煉丹手法從生澀到熟練,最後有模有樣,居然把犀牛獸都鎮住了,感受到四周香氣撲鼻,光華大作,凡火添加一些火精,陡然間將溫度提升到了一個可怕的程度。

「咦,你不是火系本源體,怎麼擁有火精?」楚莫離識海內的靈魂突然詫異的問道。

楚莫離在彈出火精的一瞬間也變得驚訝,突然想到在小林峰後山和火妃行事的時候,火妃體內擁有大量的火精,當時被激發的時候,有少量的火精融入到自己的體內,記憶重現,無需多說,識海內的靈魂竟然直接索讀。


「別偷看我記憶!」楚莫離大驚,連忙警告道。

「小傢伙,別緊張,老子也沒興趣看你們的私生活,只是查探了下你為什麼會擁有火精,現在看來,那個女孩子要麼是火系本源體,要麼擁有上古火鳳血脈,你走運了。」靈魂再次開口道。

「快收丹,別再煉了,否則又是一堆廢丹,記住,收丹之時最忌諱急躁,火候慢慢降低,在降溫的期間收丹。」靈魂突然話鋒一轉,淡淡的說道。

楚莫離揮手火精,用特殊的手法開始收丹,完成了最後一道工序,大火停熄,香氣濃郁到了極致,讓犀牛獸蹭的一下站起,情不自禁的挪向煉丹爐。

「品級不錯,屬於王品中級了,煉製了這麼多次,又在我的調教下,只能說是一般,把丹藥給它,再教它『馭型術』,可變換大小,甚至可以變身寵物,讓它嘗嘗甜頭,收服一個王品小傢伙還不是手到擒來。」丹爐還未打開,靈魂體竟然看穿了丹爐內的一切,再次說道。

「嘿嘿……」楚莫離興奮,有了上古靈魂幫助自己,這犀牛獸的危機算是解決了,可惜靈魂只能在靈氣密度極高的情況下才能保持清醒,而且維持時間不長,不然這天下哪裡去不得。

打開了丹爐,三枚金黃-色的圓潤啟智丹呈現在面前,讓犀牛獸垂涎欲滴,恨不得立刻吞下,不過還是看了看楚莫離,希望他可以點頭,畢竟它對丹藥一無所知。

「吃了吧,這可是啟智丹,可以讓你永遠極高的智慧,想要化形,可輕鬆百倍!最重要的是,你開啟了智慧,可以像我們人類一樣,修鍊秘術!」楚莫離有了底氣,趾高氣揚的說道。

楚莫離大手一揮,三顆丹藥沖入犀牛獸嘴中,入口即化,融入四肢百骸,大部分沖入了它的識海之中,恐怖的靈氣融入識海內,靈氣中還蘊含著少量的霸血能量,不斷激發著犀牛獸的智慧。


「放開我吧,現在你就算趕我走,我也不會走!」楚莫離興奮的低吼,好像已經收服了犀牛獸。

犀牛獸現在唾手可得,掌控了它的慾望,楚莫離就有信心拿下它,所以他寧願在這裡浪費一些時間,也不會逃走。

犀牛獸先是疑惑了一會,可是感受到自己越來越空明,彷彿在瞬間悟通了很多事情,便容忍了楚莫離解開鐵鏈。

楚莫離得了自由身,直接跳入了湖內,開始修鍊隱息訣,自從進入隱息訣第一層之後,可以在一個時辰內不出湖面,可到了一個時辰后,神識就開始不清醒。

在靈魂的指導下,隱息訣越來越熟悉,從一個時辰到兩個時辰,最後延伸到一天時間,這個過程看似簡單,卻耗費了楚莫離整整一個月的時間。

楚莫離在快速精進的情況下,根本沒有在意時間在飛速流逝,直到一個月後,上岸看見犀牛獸漸漸清醒,不禁興奮,不再下湖內修鍊,而是呆在原地想看看啟智丹的效果。

時間慢慢流逝,犀牛獸耗費了一個半月後終於蘇醒了,睜開大眼,眼中竟含著智慧,威壓也變得濃郁,奪人心魄。

楚莫離望著犀牛獸,現在掌控著主動權,也不再害怕,淡淡的說道,「想學馭型術和人言嗎?想快速化形嗎?」

犀牛獸這個時候再也不拿架子了,忙忙點頭,生怕楚莫離反悔一般。

「趴下,我上你身上。」楚莫離精芒一閃,低沉的說道。

「吼…。」犀牛獸低吼,眼中含著警告和憤怒,冷冷的掃視著楚莫離。

「嘿嘿,我要把關於馭型術和學習人言的秘術傳給你,我還沒本事直接隔空傳給你,想要學習就趴下,不想要我也不勉強。」楚莫離嘿嘿一笑,心中暗暗笑道,「只要你趴下一次,我就能讓你趴下第二次,我只要能騎著你一次,就可以騎第二次,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果然,犀牛獸還是禁不住誘惑,為了化形,它拋棄了尊嚴,緩緩蹲下,讓楚莫離爬上了自己的頭顱上。

楚莫離抓著兩根鋒利的犀牛角,嘴角露出一抹邪笑,將關於馭型術和學習人言的秘術全部傳給了犀牛獸,為了不引起它的反感,傳完之後便跳了下來。

溫水煮青蛙,想要征服一個王品凶獸,甚至有機會化形的凶獸,楚莫離不急不躁,哪怕這兩年全部呆在這裡,他也樂意之極。

… 秘境內血流漂櫓,到處都是殘骸,大量的低階凶獸死於非命,有價值的凶獸零件全部被取走,剩下的要麼被野獸吞食,要麼腐爛。

進入秘境的六百八十餘人,經過一年的慘烈歷練,只剩下一半左右,每個人身上都掛了彩,但是他們的收穫也是難以想象的。

成功晉陞玄者境的精英超過六十人,其他人就算沒晉陞玄者境,也卡在化玄境巔峰,只需要時間,他們在這麼高靈氣密度的秘境內,成為玄者境的存在。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深入秘境,所遭遇的凶獸等級越高,玄者境的天才也沒有了安全感,死亡人數急劇攀升,幾乎每一天都要死一個人,甚至更多。

龍輕羽此刻變得剛勁無比,一年時間讓他成長了許多,指揮有度,威嚴滔天,修為踏入了玄者境三重天,成了龍華國名副其實的第一人!

他身後站在十八個人,每一個都是玄者境,有的人已經破入了玄者境二重,其他人也全部在玄者境一重巔峰,他們都是皇族精英,對皇室忠心耿耿。

「兄弟們,這一年辛苦了!我們受益匪淺,希望都可以活著離開秘境,參加三十六國天才戰,保住我龍華國,甚至將帶領龍華國打入二品侯國的行列!」龍輕羽沉聲說道。

「太子,相信在您的帶領下,兄弟們肯定還會晉陞,我們有信心活著出去!」一個強大的年輕人興奮的說道。

「是啊,太子,進來時我們三十人,現在還剩下一大半,估計是三大勢力中生存率最高的了,而且現在都是玄者境,您更是玄者三重,肯定可以帶領我們重現皇族輝煌!」

一群年輕精英興奮無比,議論紛紛。

龍輕羽面帶微笑,他已經是玄者境三重巔峰的存在了,他自信現在不管是殘陽還是羽皓月,都被他遠遠的甩在身後,這一路他氣運十足,帶領隊伍一路斬殺凶獸,每個人的受益都難以想象,相當於外界修行了十多年!這一屆的天才戰,他自信不會倒數第一。

「大家休息,還剩下一年不到的時間,爭取都打入玄宗三重乃至四重的實力…。」龍輕羽興奮難耐,望著氣息威沉的山脈,到處都是靈草,恨不得將此地連根拔起,全部帶出去。

「吼!」一聲不知名的凶獸低吼震動山野,令諸雄寒毛乍立,隨即整個山脈都隨之顫動,彷彿發生了獸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