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就在書生愣神的這一刻,林峯的聲音,透着寒芒,如是可以無視傳播的媒介一般,直接炸響在了書生的耳膜之內。

“哼!”

如果說剛纔書生的臉色,只是微微一變,那麼,這一刻,伴隨着這一道悶聲的響起,書生的臉上,露出的,那是驚駭。

“怎麼可能?”

倒飛中,這是書生腦海中掠過的第一個念頭。


“有道無心,徒有虛表,殺孽太重,又失本心,你,怎能不敗!”

如是看透了書生的心聲,林峯的聲音,再度響起,直指對方心智。

與此同時,林峯的攻擊,如是流星墜地,身體不退反進,帶着一股粘勁,貼着書生,一拳又一拳的落在對方的身上。

這邊,光頭紋身男愣住了,感覺自己的胸口,有些發悶,這樣的畫面,他不是沒有見過,只是,這被虐的角色,是不是給弄反了。

“砰!”

拳如重錘,拳影落下,林峯的身體,穩穩矗地。

再看書生,此時,整個人,後背緊貼着地面,倒飛了出去,直至撞到一面水泥澆築的高牆,方纔是停了下來。

“噗嗤!”

身形止住,五臟翻騰間,喉嚨一甜,書生忍不住噴出一口血來。

他!被一擊重創!

靜!整個小巷,此刻,變得詭異安靜!

此時,衆人那看向林峯的眼神,已經變得有些怪異,如是看着一個怪物一般,當然,不免帶着幾分驚悸。

“老子突了你!”

不過,這種安靜,很快,便就被光頭紋身男的一聲歷吼給打破。

說着,在光頭紋身男的手中,已經多出了一頂***,正是那一頂一直在他手中擦拭的***,槍不離身,光頭紋身男一直將它背在身後,此刻,槍口對準了林峯,就要開槍射擊。

“慢着!”

聲音響起,書生雙手撐着地面,爬將了起來,腳下有些虛浮,林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幾乎要了他的命。

這個時候的書生,有些猙獰,說着話,他伸手摘下了那帶在鼻樑上的小黑框眼鏡,拿在手中,大拇指與食指,輕捏着鏡面,鏡面有些特殊,明亮如晶,雨水不沾。

“不得不承認,你很厲害,但是,還輪不到你來教訓……”

聲音落下,突然之間,有着兩道寒芒,自書生的手中,迸射而出,直鎖林峯。

那是暗器,不,準確說,是兩面鏡片!

鋒利如芒!

對面,帽檐下,林峯眼神一凝,嘴角不由擒起一絲淡淡的微笑。

這在外人看來,林峯已經是避無可避,書生的出手,快如閃電,又是蓄力而發,再者,從一開始,書生就鎖定了林峯的命門,林峯必死無疑。

當然,書生的這一手,也是大大驚震了其他幾人的眼球,因爲他們從不知道,書生還是一個玩暗器的高手,也從未想過,那一副一直戴在鼻樑上的小黑框眼鏡,居然會是暗器。

可惜,他們,似乎高興的有些過早!

因爲就在書生也認爲林峯就要命喪於自己的暗器之下時,叮叮兩聲脆響,是那樣的清晰,入耳。

鏡片在空中、雨霧下碎裂、飛散,撒落下來。

同時,伴隨着,還有那噗嗤一聲的響起。

書生覺得咽喉處有一股暖流涌現,黏黏的,稠稠的,似乎還有着一種熟悉的味道。

於是,不由伸手去摸了一下!

那是血,滾熱的,洶涌而出,書生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眼神渙散間,臉上滿是不可置信。


“好好的拳法不練,玩什麼暗器!”

林峯嘀咕了一句,跨出腳步,無視其他人驚詫的目光,向着書生走去。

“我要殺了你!”

直到林峯走出三米,光頭紋身男纔是反應過來,食指彎動,就要扣下扳機。

砰!

槍聲響起,倒下的不是林峯。

砰!砰!

又是兩槍!

三槍落下,小巷內除了蹲下身來正在擦拭匕首的林峯外,已無生還。

狙殺!

或許光頭紋身男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一生玩槍,有朝一日會被子彈給要了命。 “我可以解決。”

“這更加方便,不是嗎?”

“你贏了,下一個目標。”

“左轉,五百米,有個報亭,黑色雨傘,青年,身高一米七八,棕色運動鞋,格子衫,右側臉頰有一顆米粒黑痣……”

林峯邊走,邊與着空氣,進行着交流。

當然,林峯可不會無聊到自言自語的地步。

耳麥中,傳來的是一道女聲,聲音,高貴而冷傲、冰冷又不失柔情。

“書生一組,失去聯繫。”

黑色的商務車內,一青年,進行再一次的核查後,向着黑龍報告道。


這已經是失去聯繫的第五組行動小隊,也是這一次行動中,最強的一個小隊。

這一次,接家主令,三輛車,總共攜帶二十五人,前往金海市,目的,僅僅只是爲了一個人,然而,這才一盞茶的工夫,黑龍就接二連三接到了各種噩耗,對,對於黑龍而言,這絕對是噩耗。

這些人,雖然不是家族中最最頂尖的力量,但,絕對也不是普通的角色。

因此,這個損失,是巨大的!

所以,這一刻,黑龍動了,他從座椅上,站起了身來。

車內,伴隨着黑龍的起身,其餘人,也都紛紛煞氣外放。

黑龍自從在族中成名之後,很少出手,但凡出手,必會取給對方首級,這也是他一貫的殺人習慣與作風。

“哐當!”

車門被一股巨力拉開,這一股巨力,不是由內而出,而是由外入內。

換句話說,這車門,是被人從外面給打開的。

蠻力!

硬生生,純粹的力量。

“不好意思,用力有些過了。”

嶽一、嶽二、嶽三,三人,一臉憨厚的站在車門口,其中,嶽二人畜無害的解釋了一句。

“用力有些過了!”

聞言,車內幾人,只感覺心口處一陣絞痛,就差一點吐出血來。

獨寵成婚 ,這車可是防爆防震,別說子彈,就是被坦克轟上一炮,也不至於馬上的粉身碎骨,結果,人家咋滴,手一伸,一拉,就把車門給開了,你開了就開了,還來一句如此歉意的解釋。

你是什麼意思,故意打臉,對,在他們看來,這就是在故意打臉!

“朋友,什麼意思?”

黑龍開口了,他可以肯定,先前那一刻,那種感覺,就是來自於面前的這三人。

那種感覺,如是被人窺視了一般,看不見摸不着,但是,卻又真實的存在。

而這,也正是黑龍一直在徘徊和猶豫不決的原因。

面前的三人,就這麼站在自己的跟前,但是他黑龍,卻是無法感知到對方的力量,這,對於黑龍而言,是鮮爲遇到的。

“咱們能找個地方,談一下嗎?”

還是嶽二開口,這傢伙,說着話,還把腦袋往車內給探了探。

“好!”

聞言,黑龍應答,揮手,示意下車。

……

“請問,你幸福嗎?”

林峯湊過身去,擡了擡帽檐,露出一臉燦爛的微笑,詢問道。

“神經病!”

突然被人無聲無息的靠近,還問出這麼一句不倫不類,不適場所的話來,撐着雨傘的青年,臉色微微一怔之後,一句粗話,當場就被破口大罵了出來。

“你的回答,我可以理解成,不幸福嗎?”

林峯繼續道,完全就是一副你若不回答,我就不走了的樣子。

“滾!”

青年男子終於怒了,聲音響起的同時,擡手就是一**,對準林峯的腦袋上砸去,對,是**,右手上,掌心內,手指彎曲,扣着一把短槍!

他負責在這據點,同時,收集各種情報,當然,他的目標,十分明確,東方瞿,一個從京城來的老者。

“槍!”

見狀,林峯的臉上露出一抹驚恐,聲音中,似乎還帶了幾分訝然,然而,林峯的腳下,卻是有意無意間,退後了一步,而就是這一小步,**擦着林峯的帽檐而過,並沒有傷到林峯分毫。

這一變故,倒是讓青年男子微微一愣!

“不幸福嗎?”

林峯還是這麼一句話,問道。

這一刻,青年男子,抓狂了!同時,也意識到了什麼。

只不過,這種意識,來的有些遲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