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剩下的最後一個,身後卻是赤黃相間,湧現出厚重的大地氣息,是土系天賦。

十丈高台上的齊岳點了點頭,道:「你們三人可直接通過第一輪考核。」


石台上的徐冰方三人臉上頓時露出喜色,讓很多人羨慕不已。

方家主的臉色很是陰沉,目光落在演武場中葉楓的身上,透出凌厲的殺機和恨意。

如果不是葉楓,他的兒子方卓必然也會是萬眾矚目的人中之一。

「來人,將黑岩石壁搬過來!」

隨著齊岳的聲音落下,七八名武者搬來一塊高一丈,寬七尺的黑色石板樹立在演武場中。

「剩下的人依次去黑岩石壁跟前,只要可以在石壁上留下痕迹,便可以通過第一輪考核!你們可以使用武技,或者是兵器。」齊岳緊接著又開口說道。

「我先來!」

一名身高七尺,肌肉壯碩如虯龍的青年大步走出,第一個走到黑岩石壁面前,一拳打出轟擊在石壁上,地面都隨之猛烈的震蕩起來,攻擊力強橫十足。

不過他這一拳雖強,卻並未能夠將這黑岩石壁打碎,但也在上面留下了一個輕微凹陷下去的拳印。

「好結實的石頭。」這壯碩青年嘀咕道,黑岩石壁不知是什麼材料,那被壯碩青年打的凹陷下去的拳印,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很快就消除了一切痕迹。

「通過第一輪考核,下一個!」高台上的齊岳點了點頭,宣布這個壯碩青年通過了考核。

壯碩青年的臉上露出了喜色,屁顛顛的走上了石台,站在徐冰方三人的身後,成為了萬眾矚目的一員。

「此人叫做牛蠻,是柳州城的年輕高手。」葉楓的身旁,慕容雲雪低聲說道。

她本就是柳州城的人,對於柳州城的一些年輕高手自是非常清楚。

葉楓點了點頭,繼續凝眸觀望。

他發現並非是所有人都能夠在那黑岩石壁上留下痕迹,有的人以大武師後期的修為就能過關,而有的人修為達到大武師巔峰,卻是直接被淘汰。

很顯然,這黑岩石壁的考核,是檢驗眾多年輕武者的資質和悟性,畢竟修為高,不代表實力就強。

雖然這樣的檢驗方法不能完全的體現出一個人的資質和天賦,但卻可以測試出一個大概來。

片刻后,又有四個人通過了考核,其中便有葉林,他修鍊了龍翔玄功,以及青風玄冥掌,又是大武師後期的修為,憑藉玄級武技過關,自然不難。

葉晶晶則是沒有通過這一關的考核,可以預想,此事過去后,她對於徐家和方家而言便失去了利用的價值,頗有幾分容貌,下場不得而知。

隨後又有一些人在黑岩石壁上留下了痕迹,通過了考核,徐家和方家為了能夠讓更多的弟子加入玄天武宗,讓很多人都修鍊了玄級功法和武技。

不過在葉楓看來,這些人的實力都不如那個牛蠻,因為牛蠻並沒有施展任何武技,憑藉肉身力量就直接通過了考核,而且葉楓也能看的出來,這個牛蠻天生神力,應該也是擁有肉身強化類似的天賦。

「該我了。」


葉楓身旁的慕容雲雪微微一笑,蓮步款款的走到黑岩石壁跟前,絕世的容貌,讓無數人發出一聲驚嘆。

「鏘!」

長劍出鞘,慕容雲雪並未施展劍法武技,直接一劍劈砍在石壁上,迸濺出一道道火星,很是璀璨絢爛,並且在石壁上留下了一道劍痕。

「通過!」

聽到十丈高台上傳來的聲音,慕容雲雪的臉上露出笑意,隨後走向旁邊的石台,同時側目向葉楓望來,似乎在為他加油打氣。

葉楓笑著點頭回應,邁步向著黑岩石壁走去。

「嘭!」

與那牛蠻一樣,葉楓直接一拳打在石壁上,留下了一個肉眼可見的凹痕。

「通過!」

十丈高台上的齊岳眼中閃過一道精光,之前能夠在黑岩石壁上留下痕迹的人,最低也是大武師後期的修為,除了牛蠻和慕容雲雪之外,都是靠武技才能過關,而眼前這個少年,卻是大武師中期的修為,並且沒有施展任何的武技。

「小小的齊州城,倒是找到了三個不錯的苗子。」冷峻的臉上泛起一絲笑意,齊岳心中頗為欣慰。

「兄弟的力道很足啊!」

葉楓走上石台,便看到前面的牛蠻回頭向他望來,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你也不弱。」葉楓笑道,一眼看出這個牛蠻性格非常直接,說什麼就說什麼。

「有空比劃比劃?」牛蠻有些躍躍欲試。

「好啊。」葉楓點了點頭,也很想知道自己的這個戰龍之力第一重天賦,與其他類似的天賦比起來孰強孰弱。 年輕一代修為達到大武師境界的武者基本上都來參加了此次玄天武宗收徒的考核。

不過最終能夠通過考核的人卻是不多,算上一開始的三個武宗高手,也總共只有二十三個人。

而這,僅僅只是第一關考核,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是否還有其他的什麼考核。

「你們二十三人,從現在開始進入天羅山中,三天的時間,你們每個人都要帶回來十顆獸丹,並且獸丹的品級不能低於你們的修為。」

就在這時,十丈高台上的齊岳緩緩開口,說出了第二關的考核內容。


「你們只有三天的時間,超出時間,或者是獸丹不夠,便無法通過考核,不能成為我玄天武宗的弟子,並且在這三天的時間裡,你們都必須呆在天羅山中不得出來!」

齊岳繼續說道,同時目光略過三大世家的高手,道:「此次考核關係到我玄天武宗收徒之事,所以如果有人作弊,便是與我們玄天武宗為敵!」

他這麼說,也是為了避免有武王境界的強者插手攪亂規則,他這句話雖然威脅的意味十足,但是齊州城中的三大世家卻都不敢違背。

宗門一般都將顏面看的很重,若是有人攪亂規矩暗中作梗,便會為自己的家族帶來滅頂之災。

「三天之後,通過考核的人,便可隨我一同前往宗門。」

齊岳的話音剛剛落下,石台上便有人立即動身,向著城外飛奔而去,前往天羅山中。

葉楓則是不慌不忙,按照齊岳的要求,他只需要在三天之後帶回來十顆三階獸丹便可過關,這對於他來說,根本不成問題。

而徐冰方那三個武宗境界的人,則需要帶回來十顆四階獸丹,意味著必須要進入天羅山的深處。

葉楓看到徐冰方的臉都白了,天羅山的深處危機四伏,一旦遭遇堪比武王強者的五階,十個他也必死無疑。

沒過多久,一行人便都來到了天羅山的附近,隨後人群分散開來,各自去尋找妖獸擊殺,奪取獸丹。

「天羅山中很危險,我們一起吧。」慕容雲雪開口道。

葉楓點了點頭,道:「除卻妖獸之外,我們還要防備其他的武者。」

「有你在,誰敢來就是送死。」慕容雲雪笑著說道,她知道葉楓的實力很不一般。

走在天羅山中,慕容雲雪的話音剛剛落下,四道人影便突然出現,攔住了他們兩人的去路。

「不愧是號稱柳州城第一的美女,臉蛋和身材遠遠不是葉晶晶那種貨色可以媲美的。」

說話的是一名方家弟子,而另外三人,則都是徐家的弟子。

進入天羅山後,這四人便聚集在了一起,聯手獵殺妖獸相對而言不僅安全,而且還能防止被其他人暗下殺手。

所以在一開始,這四人便盯上了葉楓,而慕容雲雪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嘿嘿,葉晶晶不過是個爛貨,怎麼能夠拿來跟慕容姑娘相提並論?咱們徐家和方家的人,誰沒玩過她?」

一個徐家弟子撇了撇嘴,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慕容雲雪,充滿了邪念。

這四人口無遮攔,顯然是仗著四人聯手,絲毫不將葉楓放在眼裡。

「諸位,你們擋住我的路,在我面前這麼囂張,是想死嗎?」葉楓突然笑著說道。

「就憑你不過區區大武師中期的修為?」那名方家弟子眼中透出不屑。

「看來你們是忘記當初方卓是怎麼死的了。」葉楓笑著向前邁步走來。

「哼,方卓也不過是武宗初期的修為,而我們四人都是大武師巔峰,聯手之下,殺你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三名徐家弟子神色倨傲的說道。

聞聽此言,葉楓不禁啞然,顯然這四人都是眼高於頂之輩,自認為大武師巔峰的修為與武宗初期相比差不了多少。

「鏘!」

慕容雲雪直接拔劍,金色劍光縱橫交錯,向著對面的四人籠罩而去。

「你們兩人先殺了葉楓,然後我們四人便可好好的享受一下這個柳州城第一美女了。」那名方家弟子邪笑著說道。

但是下一刻,他的聲音便戛然而止,一柄長劍洞穿了他的喉嚨,還未反應過來,便已經死在了慕容雲雪的劍下。

「垃圾。」慕容雲雪的明眸中閃過厭惡之色,隨即手中的長劍帶起一片殘影,向著另外的三人殺去。

同樣是大武師巔峰的修為,但是慕容雲雪的一手金光幻影劍法卻是大成境界,實力要比一般的同境界武者厲害許多。

葉楓也是毫不猶豫的當場動手,探手一抓,便捏碎了其中一人的脖頸,瞬間氣絕身亡。

轉瞬之間,慕容雲雪便又斬殺了第二個人,隨後蹲下身子,用那死去之人的衣襟擦拭染血的長劍。

「啊!……」

伴隨著一聲凄慘的叫聲,最後一人被葉楓一拳打飛出去,五臟六腑皆都被震碎,七竅流血而亡。

「吼!」

陣陣獸厚之聲在天羅山中響徹而起,鮮血的腥味吸引了很多潛伏在附近的妖獸。

葉楓身形騰躍而起,落在了附近一株大樹的枝幹上,向慕容雲雪招了招手。

「我們還留在這裡做什麼?」慕容雲雪也騰躍上來,疑惑的問道。

「自然是等著妖獸送上門來。」葉楓笑道。

「好主意!」慕容雲雪眼睛頓時一亮,她冰雪聰明,自然也想到了這裡的血腥氣息會吸引來不少的妖獸,其中若有三階妖獸,兩人便可守株待兔,直接斬殺,取走獸丹。

「嗖!」

一道獸影從樹叢中竄了出來,赫然是一頭青色的狼獸。

片刻后,附近的叢林間動靜越來越大,一頭頭妖獸接踵而至,都是被血腥氣息吸引而來。

這其中大多數都是二階妖獸,相互爭搶吞食那四個年輕武者的血肉,一些趕過來的普通一階妖獸,則是不敢上前。

妖獸之中等次分明,高階妖獸對於低階妖獸有著先天上的威壓。

「嘶!……」

一條遍體黑鱗的大蟒陡然竄出,血盆大口張開,將一頭凶虎直接吞入了腹中,龐大的身軀妖氣衝天,煞氣濃烈。

「三階妖獸!」……

葉楓和慕容雲雪眼睛皆都亮了起來,這片區域處於天羅山的外圍,三階妖獸還是比較罕見的。

雖然下面的妖獸不少,但絕大多數都是低階妖獸,慕容雲雪身形飄落下去,手中的長劍斬出一道道璀璨的劍光。

「一枚獸丹到手了!」

片刻后,那條三階實力的大蟒被她斬殺在劍下,劍尖一挑,一枚黑綠色的獸丹便落在了慕容雲雪的手上。

其他爭搶血食的妖獸發出低沉的嘶吼,剛才那黑鱗大蟒的出現,讓這些低階妖獸嚇得不輕,此刻卻轉眼被一個人類斬殺,讓它們頓時充滿了戒備和恐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