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們立刻上路吧,早點到雪月皇朝,也省的你在這裏瞎擔心。”白道玄提議道。

寧玉顏歸心似箭,對他的提議是一點意見也沒有。兩人說定一切,便朝城池中心傳送祭壇而去。

這裏人聲鼎沸,哪怕此刻已經接近黃昏,依舊有很多修士在進行傳送,聽他們的交談,有很大一部分是要去十大至尊山湊熱鬧的。

獲得至尊玉牌的人有很多,但不是每個人都會被至尊山收入其中的。

到達那裏之後,他們之間會有一場比試,每一座至尊山只收百人。

一百人看似不少,實則不然,因爲每次至尊玉牌發放的數量都有十萬之多。

也就是說,只有在十萬修士中擠進前一千位,方纔有進入至尊山的可能。

而能夠得到至尊玉牌的修士又有幾個是簡單的?想要進入前一千位,並不是什麼輕鬆的事情。

十萬天才之間的比試,對整個源界也是一場盛事,因此前去觀看的人很多,這座城池只不過是其中之一,冰山一角。

白道玄現在需要去的地方就是南域中州,只有每一域的中州纔有超大傳送祭壇,可以進行域與域之間的傳送。

如果憑藉小型傳送,沒有個一百年,根本就別想到達雪月皇朝。

至於真正的縮地成寸,一步萬里,那更是隻有神靈才能夠做到的事情。

……

他們繳納了足夠的費用,經過半個時辰的傳送,再次踏上南域中州的土地。

相比於上次,南域中州的氛圍更加火爆了,節奏也明顯加快了許多,不時的就會有人通過傳送而來,之後又通過傳送離開。

碧血劍月山手持至尊玉牌,當衆起誓,定要進入至尊山,與其他域的天驕征戰。

霸王槍李晟亦放出豪言,要將自己的天才之名字灑便諸天。

還有通北王朝北辰、雪衣公子蘇黎等天驕向至尊山發起衝擊,抱着入圍之心。


而白道玄最在意的柳若曦,卻沒有絲毫消息傳出,自從聖人墓穴之後,她就好像人間蒸發了一般。

兩人感受了一陣中州的氛圍,不緊不慢的向中心祭壇處走去。

這裏不愧是一域的樞紐地帶,哪怕場地十分廣闊,此刻也被擠人滿爲患,城衛軍因此忙的不可開交,甚至有一名帝者坐鎮,防止混亂的發生。

等了足足一刻鐘,他們纔算是踏上了傳送祭壇。

“這還真是可怕,只不過是一場比試罷了,竟然吸引了這麼多的修士!”

白道玄站立於祭壇之上,心有餘悸的掃視了周圍的人羣一眼,忍不住感嘆。

“嘻嘻,道玄哥,你要知道這可是至尊山舉辦的比試哦,人肯定很多啦。”

寧玉顏挺了挺·胸,頗爲自豪,至尊山的威名哪怕是諸天的異族都有所耳聞,在人族中,更是精神象徵,影響力大到驚人。

“好吧,知道你們至尊山厲害,你們雪月皇朝的至尊山更厲害,行了吧。”

白道玄溺愛的揉了揉寧玉顏的小腦袋。未免她總是爲家鄉而擔憂,便順着她的話講了下去,將其哄的眉開眼笑,漂亮的大眼睛都眯成了月牙。

嗡——!

驀然間,傳送祭壇復活了,一道金色的光柱仿若可以通天,將衆人籠罩其中,忽閃片刻,便自南域中州消失。

他們此刻處於一方金色封閉空間當中,這是傳送空間,正在無盡虛空中遨遊,可以感受到周圍能量的變化,卻無法看到外界的景色。

“顏兒,這方空間當中對虛空之力的感悟很容易,你可以嘗試着體悟。”

白道玄不止傳送了一次兩次,他每一次都能感受到虛空之力的軌跡,尚未成就帝者,便已經有了不俗的領悟。

原先他是擔心寧玉顏無法承受虛空之力的洗禮,因此並沒有讓她與自己一般。

但是現在卻不同,她的修爲已經是三星巔峯,自己的靈力也是空間屬性,只要小心一些,應該可以承受虛空之力。

誤惹豪門:總裁放開我 ,精神力滲透四面八方,感悟其中游離的虛空之力。

時間過去小半天,她的周身徒然盪漾出一圈半透明的能量,而後豁然睜開雙眼,美麗的雙眸中帶着欣喜。

“道玄哥,沒想到我真的可以感受到虛空之力誒。”


她雀躍的掛在白道玄的胳膊上,對別人異樣的目光根本不加理會。

激動了好一陣,她又變得失落起來,“可惜了,我今天已經到了極限,無法在進行感悟!”

“呵呵,你已經很了不起了,我第一次感悟虛空之力的時間,還沒有你長呢。”

“嗯,嘻嘻,可是在顏兒眼裏,道玄哥纔是最厲害的。”寧玉顏俏皮的笑了笑。

對於白道玄的誇讚,她顯得很受用。

轟轟轟轟轟!

正在此時,傳送空間突然急促的顫抖起來,驚的所有人面色大變,一個個眸中充斥着惶恐。 衆多修士被傳送空間的異動驚的面色蒼白,發出嘈雜的討論以及罵·娘聲。

傳送空間是帝者所開闢的,像這種大型的,更是有聖人加持,出現故障的機率小的可憐,而一旦出現危險,就代表着災難。

“臥·槽你老·母,臥·槽你姥·姥,臥·槽你大·爺啊!”

白道玄忍不住了,連連爆粗口,這種情況他很熟悉,因爲以前就碰到過,那一次剛好是與寧玉顏在一起的。

若不是寧玉顏拿出自己的保命聖藥予他療傷,他那時很有可能死去。

咔嚓……

傳送空間開始出現裂痕,也許過不了多久,就要潰散,到時候虛空之力毫無阻礙的涌進,他們必然屍骨無存。

“媽·德,要是讓我知道這空間是誰人開闢,勞·資做鬼都不會放過他!”

有人神色猙獰的咆哮,面對死亡的威脅,很少有人能夠平靜處之。

“顏兒,等會你催動空間之力,與我一同使用紫雲祭壇!”

經過短時間的憤怒,白道玄迅速冷靜下來,開始鎮靜的思慮對策,很快就有了一個點子。

由他催動紫雲祭壇,寧玉顏的空間之力輔助,也許可以發揮出遠超平常的功效,活下去的希望多出一絲。

“好。”

關鍵時刻,寧玉顏這小妮子一點也不含糊,擺開架勢準備全力出手。

“紫雲祭壇,開!”

白道玄一聲輕呵,巴掌大的紫雲祭壇自他體內滴溜溜的旋轉而出,也許是有所感應,轉動起來比平常急促了許多。

他將體內的丹田運轉到極致,六枚丹田綻放出耀眼的光芒,像是小太陽一般,透過他的軀體,照亮周身不少位置。

轟隆隆——!

六種靈力轉動,化作純粹的能量,注入紫雲祭壇,能量轉動之間,竟有滔滔江河奔騰之聲響起。

“顏兒!”白道玄呼喚一聲。

寧玉顏早已嚴陣以待,跨步上前,體內空間之力盡情的向外傾泄,被紫雲祭壇吞噬。

嘩嘩嘩嘩譁!


祭壇之上,紫色的光芒綻放到了極致,動盪的虛空劇烈波動,隱隱傳出一陣水流之音。



一道紫色的光柱自祭壇當中射向虛空,虛空一陣扭曲,而後破碎,一條狹窄的空間通道就此形成。

白道玄很敏捷,在通道出現的一剎那,抱起寧玉顏便擠了進去。

有其他修士見到這邊的情況,慌亂之下,也不考慮是否會有危險,學着白道玄向鑽向通道,想要逃離這個是非之地。

啊——!

這條通道只不過是暫時開闢的,因此相當不穩定。那人只鑽進去了半個身子,通道就極速癒合,將其撕裂成肉末,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

很快,傳送空間徹底破碎,其中數百修士盡數隕落,埋骨虛空深處。

好在這裏面並沒有白道玄以及寧玉顏,兩人成功開闢出了一條通道,遠遠逃離。

他們此刻也不清楚自己在哪裏,放眼望去,四周盡是灰濛濛的霧靄,能夠望見的距離,不超過他們周身百米,就連精神力亦是受到了壓制。

“咳咳,顏兒,你沒事吧?”

白道玄面色很蒼白,體內的靈力近乎乾涸,丹田都變得黯淡無光,不過沒什麼大礙,只是暫時的虛弱。

“我沒事,就是有些脫力了。”

寧玉顏趴在他懷裏,一點力氣都沒有,講話的聲音很是微弱,幾乎聽不見了。

她催動紫雲祭壇比白道玄還要吃力許多,畢竟那並非她的寶器。而且,她體內的是空間之力,與祭壇的契合很高,因此消耗非常快。

白道玄盤坐於地,將她穩穩的放在自己的腿上,而後取出一株千年級別的靈藥,直接煉化,緩緩注入她體內。

溫和的藥力沿着她的經脈運轉了幾圈,而後歸於丹田,令她臉上升起一抹紅潤,精神也恢復了幾分。

她離開白道玄的懷抱,看着他蒼白的臉龐,有些心疼的說道:“道玄哥,你也趕緊恢復下吧。”

白道玄再次取出一株靈藥,依葫蘆畫瓢的煉入體內,頓時感覺舒爽了幾分,虛弱感緩緩褪去。

恢復了一陣,他們纔有心思開始打量周圍的環境。

這裏不知是什麼地方,籠罩着厚厚的霧靄,其中有濃郁的死亡氣息,令人心生壓抑。

“竟然是一座城!”

很快,他有了新的發現,不禁發出一聲驚呼。

這裏是一座城池,他們就站在道路當中,他的精神力雖然受到了壓制,卻依稀能夠感受到周圍建築物的輪廓。

城池的大小未知,所處之地未知,一切都顯得那麼神祕。

“道玄哥,這裏面的死氣太過於濃郁,我們得趕緊離開了。”

寧玉顏雖然時常犯迷糊,但這點見識還是有的,長時間待在死氣當中,對軀體會有不好的影響。

兩人摸索着在道路之上前行,他們不敢亂闖,害怕踏入未知的危險之地,因此走的很慢,小心翼翼的。

城池很大,他們沿着道路筆直的往前走,足足過去兩個時辰,竟然還沒有到頭,依舊籠罩層層霧靄,灰濛濛的一片。

一路上,兩人見到了許多白骨,大多都腐朽了,也有少數的保存比較完整,其中有淡淡的威能,生前定是強者。

這些人不知道是怎麼死的,穩穩當當的躺在道路上,房屋內,一點打鬥的痕跡也沒有,非常詭異。

寧玉顏已經有點發毛,半邊身子緊緊的靠在白道玄身上,手心忍不住出汗。

這個場景很可怕,哪怕是一個漢子近來,也很有可能被嚇成耗子,她能夠有這種表現,已經很不錯了。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白道玄無奈的蹙起了眉頭,有種無計可施的感覺,這座城池彷彿沒有盡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