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沒……沒有!”

聞言,容陌天當場氣炸了,爆着粗口衝向了肖雪。

“你他媽的,爲什麼要騙我?覺得好玩嗎?”

“啊!不要……”肖雪嚇得抱着鼠竄,無處可躲的她,突然竄到了唐品馨身後,猛然把唐品馨推了出去。

唐品馨被她冷不防一推,頓時撞入了橫衝過來的容陌天,猛然被撞倒,幸虧容陌川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才免去她與地面的親密接觸。

“嘶!”唐品馨感覺到小肚子猛然一抽,痛得她倒抽了一口氣,臉色霎時變得蒼白。 “怎麼了?撞到哪裏了?”容陌川立馬着急的詢問。

緩了緩神後,唐品馨搖了搖頭,示意沒事。

兩人退後到沙發上坐下,這一坐,唐品馨感覺到小肚子又痛了一下,她不由微微蹙眉,隱忍着,不想再給凌亂的場面再添亂。

“我不想騙你們的,我看到你們知道我懷孕後那麼開心,不忍心讓你們失望,所以不敢告訴你們真相……”

“肖雪,你他媽的,難道現在我們就不失望了嗎?”容陌天像氣瘋的野獸一樣怒吼着,前一刻還置身在天堂裏的,下一刻,卻猛然被肖雪打進了地獄,他無法接受也無法承受這個落差。

“陌天,你冷靜些聽聽醫生怎麼說的?”容裕霆看着亂成一團的場面,一陣頭疼。

醫生在來的路上已經聽管家說了事情的經過,他站在客廳中間,向大家解釋了妊娠生化的知識。


聽完後,容裕霆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失望與失落都寫在了臉上,彷彿一下子老了幾歲,連挺拔的腰桿都變得佝僂起來了。

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這句話一點兒都不假。

宮燕歌則暗暗垂淚,一手捂着胸口,一手用紙巾擦拭着涌出來的淚水。

容陌川一直蹙着眉頭,幽深的眸子閃着心疼,對父母的心疼,對哥哥的心疼。

而唐品馨也是蹙着眉,但,她是因肚子的隱痛而蹙眉的,小臉兒越來越蒼白,明明是冬天,但,她的額頭上卻冒出了細密的汗珠,一隻小手悄然的捂在小腹上。

恰似他的溫柔 肖雪,這婚,我離定了!”容陌天如負傷的野獸怒吼完,憤然離開。

“不,陌天,不要跟我離婚……”肖雪追過去,但,卻被容陌天甩下了,眼睜睜的看着他開着電屏車離開。

“管家,找兩個人跟着陌天,快!”容裕霆生怕容陌天跑出去會出事。

“是。”管家顫顫巍巍的照做。

“不要跟我離婚,啊嗚嗚……”肖雪崩潰大哭,目光突然瞥見愣在門口的白晶晶,她怒目一橫,撲過去撕打。

“啊!啊!”白晶晶被打得痛叫聲連連。

“我打死你這個賤人,去死吧……”肖雪把滿腔的怒氣與怨恨都撒在了白晶晶身上。

“救命,救命啊,不要打……啊!啊!”白晶晶抱着頭,沒一會兒被被肖雪扯得披頭散髮,臉上手臂上被劃出了一道道的血痕。

“你們拉開她們!”容裕霆氣得渾身發抖。

他真不知道作了什麼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把白晶晶送去警局!”容陌川似乎也對這凌亂的場面不耐煩了,站起來,沉聲怒喝!

就在他怒吼間,身後的唐品馨突然臉色蒼白的躺倒在沙發上。

“品馨!”容裕霆着急驚呼。

“啊啊!”宮燕歌也本能的發出聲音。

容陌川回身,目光觸到唐品馨蒼白的臉時,神情一凜,連忙湊過去詢問:“品馨,你怎麼了?那裏不舒服?”

“肚……肚子……痛!”唐品馨斷斷續續的吐出幾個字。

“二少爺,把她抱到醫務室去檢查一下吧。”醫生畢竟是醫生,冷靜的提醒着容陌川。

一言驚醒了容陌川,他連忙抱起了唐品馨快步走向醫務室。

白晶晶被肖雪打得驚魂未定,愣愣的看着容陌川抱着唐品馨從自己的面前經過。

兩個保鏢再次押着她,要把她送去警局。

“不要,伯父,我求你了,不要送我去警局,不要……”白晶晶哭着回頭哀求容裕霆。

“唔唔!”宮燕歌支吾着觸了觸容裕霆的手。

“你不想送她去警局?”容裕霆詢問。

宮燕歌搖了搖頭,又眨了眨眼。

“唉!”容裕霆嘆了一口氣,看向管家,說:“先把她關着吧。”


“嗯,我這就去。”管家今天也夠忙的,跑進跑出的。


宮燕歌在手機上打出了一行字:她還年輕,送去警局就完了!

容裕霆看了後,點了點頭,感嘆道:“也是,一坐牢,她的人生就完了。”

他看了看愣愣坐在門口地上的肖雪,失望的搖了搖頭,推着宮燕歌,走向電梯,回房休息。

整個客廳突然安靜下來了,變得空空蕩蕩的,只有肖雪呆呆的坐在地上。

她褲袋裏的手機一直保持通話中,肖風一直把這邊凌亂的對話收於耳裏,早在白晶晶爆出肖雪假懷孕時,他就已經打電話向他的老大求救了。

醫務室裏,容陌川守在檢查室門口,滿臉的焦灼不安,走走停停,不時把耳朵貼在門上,想聽裏邊的動靜。

突然,門打開,醫生看到他把耳朵貼在門上時,還真的嚇了一跳,隨即,莞爾輕笑。

容陌川漆黑的眸子狐疑的盯着醫生的笑容。

笑?

這是什麼意思?

“二少爺,恭喜了!”醫生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恭喜?

容陌川不解的蹙眉。

“你要做爸爸嘍,二少奶奶懷孕了。”醫生最喜歡宣佈這種事情了。

什麼?

容陌川愣愣的睜大眼睛,定定的看着醫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肖雪假懷孕事件的影響,他有些不敢置信的問道:“你說什麼?”

“我說,二少奶奶懷孕了,你要做爸爸了。”醫生好笑的看着容陌川,真心替他高興。

“我要做爸爸了?我要做爸爸了!”容陌川頓時笑得跟地主家的傻兒子一樣,那神情有些緊張,又有些無措。

“是的,你要做爸爸了,不過,二少奶奶剛剛懷上,胎兒還不穩,動了胎氣,所以要多躺牀休息。”

“好,我知道了,我進去看看她。”容陌川迫不及待的走進檢查室裏,走到病牀前,低頭,霸氣的給了唐品馨一個吻。

“謝謝你,寶貝!”他彎着腰,大手輕輕的撫着她還有些蒼白的臉,黑亮的眸子裏,閃着心疼與濃濃的愛意。

對上他的眼神,唐品馨鼻子莫名一酸,激動得紅了眼眶。

突然被告知懷孕,她又激動又感恩,這個消息算是最近以來最好的消息了。

暗暗伸手摸向扁平的肚子,她有些懷疑裏邊真的懷了寶寶嗎?

她好怕好怕像肖雪那樣,懷着懷着,孩子就突然不見了。 剛剛醫生替她做B超時,她還一個勁問是不是真的懷孕了,會不會搞錯了?

直到醫生指着屏幕上那小小一顆像黃豆大小的圓點,告訴她,那就是她的寶寶。

真的很小很小一顆,小到她感覺不到他的存在,小到沒有真實感。

這個好消息很快便傳到了容裕霆與宮燕歌的耳裏了,這兩個老人家既激動又害怕的來到了醫務室。

激動是因爲又聽到了好消息,卻害怕又是一場歡喜一場空。

但,醫生再三確定了告訴他們,唐品馨確實懷孕了,他們這才放下了懸在嗓子眼的心。

容裕霆激動得紅了眼眶,而宮燕歌雖然面無表情,但,眼底的激動也是無法掩蓋的。

她是不喜歡唐品馨,但,經過了那麼多事情後,她似乎也無力去計較太多了,更何況唐品馨肚子裏懷的可是她的親孫。

愛屋及烏也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好,她願意退一步。

與其說接受唐品馨,不如說不願意看着容陌川爲難。

總不能讓他連自己的骨肉也不要吧。

這些日子以來,她與容裕霆的情緒都大起大落的,年紀大了,真心只想安度晚年,含飴弄孫,享受天倫之樂。

……

因爲懷孕,唐品馨就成了重點的保護對象。

從醫務室回房間,雙腳全程都沒沾地,容陌川抱她回去的。

容裕霆也吩咐了廚房做營養湯給她喝。

然而,一家歡喜一家憂,肖雪躲在房間裏大哭,丈夫不要她了,“孩子”也沒有了,公婆所有的寵愛全給了唐品馨,而她,就像可憐的小狗,沒有人關心她的死活。

萬念俱灰的她只能找自己的親哥尋求安慰。

聽着妹妹悲愴的哭聲,肖風心都碎了,自小,他們父母雙亡,兄妹兩相依爲命長大,感情非常的好。

“別哭,哥一定能讓你重新擁有幸福的。”他無力的安慰着。

“不會有幸福的,陌天要跟我離婚……嗚嗚!”肖雪雖然刁蠻任性,但,對容陌天是真愛。

“哥,你知道嗎?我假懷孕的事情揭穿了,而唐品馨卻真懷孕了,我好嫉妒好恨啊,爲什麼上天那麼不公平,把所有好運氣都給了她,啊嗚嗚……”

肖雪的哭聲悲悽心酸,一直以來,她不顧一切的維護自己的婚姻與愛情,把容陌川身邊的女人趕走一個是一個,結果卻適得其反,反而把容陌天推得更遠了。

好不容易懷上了“孩子”,僵冷的夫妻關係也緩解了下來,卻被白晶晶害慘了。

“哥,不能放過白晶晶,不能放過我,她毀了我的人生,我恨不得把她千刀萬剮。”肖雪咬牙說道。

“放心,傷害過你的人,我全部都不會放過,白晶晶,唐品馨,她們全要下地獄,但,不是現在,等過了這個風口浪尖再說。”

“哥,我不想留在容園裏了,不想看着大家都把唐品馨捧在手心裏的噁心樣子。”

“好,你等我一會兒,我去接你回來。”肖風心疼的啞聲說道。

其實,他們兄妹雖然可惡可恨,但,也有可憐可悲的一面。

npc黑化進度條

另一邊,奢華低調的房間裏。

“陌川,真的要留在這裏嗎?”唐品馨躺在牀上,清亮的眸子裏閃着不安。

“你想回去?嗯”容陌川坐在牀邊,深邃的眸子一直落在她臉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