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待到整個身體都撐碎,肉瘤仍然沒有停止,在血腥的粘液中,一張張大嘴蠕動着掙扎而出,千萬張大嘴仰天長嘯,最終,怪物化爲了最初的形態,小山大小的萬嘴怪。

“吼!!!”

示威的對着石碑嘯叫一聲,繼而兩條擎天柱一般的手臂驅動着巨爪狠狠的拍向石碑。

轟!!!

塵煙滾滾,整座叢林都在顫抖,大地崩碎,空間震盪,就連遠處急速奔跑的蒼炎都感到這種力量的強大。

只可惜,那石碑依然是絲毫無損,在怪物驚駭中,突然射成萬道光輝,金光閃閃,一條金色長龍自石碑中翱翔而出。

“吼——”

龍吟響起,金鱗長龍眨眼睛化作萬米長短,將怪物纏繞住。

無論如何掙脫,也擺脫不掉長龍,怪物仰天嘶吼,似是極度的不甘,可是隨着它的吼叫,金色長龍不但沒有放開它,反而越纏越緊。

終於,在一道金光中,怪物化作漫天的血霧,又是金光一閃,所有血霧被蒸發殆盡,就連圍繞叢林中的血腥味也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聖潔的金光。

遠處的蒼炎,想要注意不到這一幕都難,實在是金龍與怪物的體型都足夠巨大,那漫天的血光與金光直欲晃瞎人眼。

“既然危險已經解除了,就回去找紫心吧。”

打定主意,蒼炎憂心忡忡的往回趕,他是真怕那妮子出什麼事。

傾天步法運起,蒼炎急速狂奔着,眼瞅就要出了石碑的範圍,卻是沒料到,石碑上“第一禁”三個大字一陣閃爍,他竟被彈了回去。

從地上爬起,蒼炎仔細的打量石壁,只見其又恢復了原樣,他自然不會認爲這是錯覺,急忙再做嘗試,緩步來到石碑前,正當想繞過去,前方竟然出現一道淡淡的金色薄膜。

“結界!”

蒼炎大驚,這裏明明沒有人,卻是能夠憑藉石碑任意施放結界,還有剛剛的金龍,可見,製造這石碑之人,很可能是九練神力的高手。

“難道是幽冥無常?”

蒼炎又搖了搖頭否定,“如果是幽冥無常設的結界,就應該幫助那怪物纔對,又怎麼會將那怪物處死?”

他卻是認爲幽冥無常的內心骯髒與那怪物的醜陋程度有的一拼,兩者應該是同流合污纔對。


嘗試着各種繞行,蒼炎就是出不去。

“媽的,整個叢林中都已被設了結界,對付老子這個外界人,真是好大的手筆啊!”

蒼炎不忿,現在只有向前一直走纔可能找到出口,可是他哪來的那麼多時間,現在好不容易擺脫了怪物,不正是尋找紫心妹妹的時候。

“難道這叢林深處還會有什麼祕密不成?”

心裏凝重,他又仔細查探一番石碑,除了“第一禁”三個字之外,就是一些在漆黑石碑上勉強能分辨出的符紋。

“這些符紋,應該是凡間的,像是一個家族的暗號之類的東西。”

想着,蒼炎不禁懷疑,“難道是幽冥無常的家族,可是這第一禁是什麼意思,就是爲了將進入這裏的人禁制住,他幽冥無常又沒在這裏,怎麼可能未卜先知?”

沒有弄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蒼炎也不再多想,還是趁早找到出口。

急速的向着叢林深處奔去,一路上,並沒有再出現什麼妖獸。

叢林路很長很長,蒼炎又不能御空而行,待到跑到盡頭,已經是天色大亮,這讓他心中更加焦急。

站在叢林邊緣,放眼望去,是一片無邊無際的荒漠,烈日炎炎之下,狂風捲動着黃沙形成強烈的沙塵暴。

正當蒼炎要嘗試着繞過叢林回返,叢林與荒漠的交界地帶,地面一陣翻滾。

轟!

伴隨着沙塵漫天,一隻怪物從地面爬出。

蒼炎定睛看去,那乃是一隻五米高大,全身金色毛髮的大熊,與一般的熊不同,它頭頂之上還豎立着一根金色獨角。

“小子,此山是我開,次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

悶聲悶氣的聲音響起,令蒼炎有些哭笑不得,在這亞空間,大白天的還有妖獸攔路打劫不成。

不想理會,蒼炎就要繞道回返。

見狀,那金熊大怒,“臭小子,看來你當熊爺爺我說話是放屁了,沒告訴你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嗎?”

聞言,即使是心中焦急,看到這麼一個不要臉的活寶,蒼炎還是莞爾一笑,只見他指了指後方說道:“我又沒說要從此處過,是要回去而已。”

“嗯?”猛地一拉長調,金熊氣憤,大熊掌一拍胸口,故作兇悍的道:“那也不行,沒經過熊爺爺的同意,你還想走,乖乖將你身上的寶貝之類的東西交出來,否則,熊爺爺讓你變成熊糞!”

蒼炎翻了翻白眼,沒想到此處還有如此奇葩不着調的妖獸,真是與外界的奇獸不同啊,竟然懂得索要寶貝。

“乖乖,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心中腹誹着,蒼炎見它擋在了自己身前,似是誓不罷休,不禁無奈的道:“別說本人沒有什麼寶貝,就算是有,給你了,你又有什麼用?”

…… “你管熊爺爺有什麼用,不交出來,今天就別想活命。”金熊凶神惡煞的咆哮道。

蒼炎抹了抹鼻子,看來打到這突然出現的傢伙才能回返。

心裏雖然無奈,但見那金熊張牙舞爪的撲過來,他自是不能等死,

“聚星——魔王斬!”

轟!

蒼炎掌刀劈在金熊身上,只不過讓它晃了兩晃,安然無恙。

“嘿嘿,小子,看你也就是二練神力,還敢跟熊爺爺逞能!”

金熊咆哮一聲,沒等蒼炎驚訝於它的防禦,巨大的熊掌狠狠拍了過來。

運起傾天步法就想躲避,身體卻突然被勁風束縛,蒼炎大驚失色。

“六練神力!”

沒等他多想,熊掌已經拍到他胸口。

啪!

噗!

一口鮮血飈射而出,蒼炎倒飛出去,餘光掃視,正看到金熊四爪着地飛速衝來。

“速度也這麼快!”

瞳孔一縮,蒼炎還未落地,身子旋轉,在空中堪堪保持平衡,落在地上,迅速向左一挪,避開了金熊的撲擊。

“嘿嘿,小子,沒想到你還有兩下子,要知道,二練神力與熊爺爺我相比無異於以卵擊石,就算你招數再層出不窮也沒用。”

鄙夷瞄了蒼炎一眼,金熊巨大的熊掌猛地一拍胸口。

轟隆!

巨大的響動直震得蒼炎頭暈目眩。

“看招!”

趁機,金熊身體匍匐,全身上下的金色毛髮猛地豎直,繼而化作千萬根金針飛速射出。

“金系神力!”

心中又是一驚,蒼炎不敢硬抗,急忙施展出奪舍之界。

強烈的紫光晃得金熊一陣怒吼。

“吼——,臭小子,不要以爲這種防禦就能奈何熊爺爺,看招!”

熊口一張,一道銳利至極的金系神力化作一把長劍向蒼炎激射而去。

咻!

眨眼間射在奪舍之界中,還沒等金熊興奮,奪舍之界只不過顫了兩顫,恢復如初。

“咦?”

金熊驚訝,仔細的打量起圍繞在蒼炎周身的紫光,不過半晌,他眼中精芒大放,“莫非是寶貝!”

認定了心中想法,金熊乾脆來到蒼炎身前轉起圈,怎麼也不打算放過他。

“熊先生,在下是真的沒有什麼寶貝,你看你又奈何不了在下,讓在下離開此地可好?”

不得已,蒼炎只好苦口婆心相勸,倒不是他願意低頭,實在是紫心的安危第一位。

“呸,熊爺爺我看你這紫光就是一件大寶貝,如果你甘願送給我,熊爺爺就放你走!”

金熊趴伏在地,誓不罷休,它也看出,紫光不可能一直存在。

蒼炎無奈,站起身就要回返,那金熊警覺,擋在了他身前。

雖然奪舍之界防守無敵,但不能施放的同時用出攻擊招數,蒼炎只好重新坐回地面。

“這紫光只是在下的護體絕學而已,你若說是寶貝,那就儘管來取!“

見蒼炎表情淡漠,似是在敷衍,本就因爲防禦而一肚子火的金熊頓時不忿,大聲吼叫卻不輕舉妄動。

“這隻熊應該是單一的金屬性神力,雖然是實力達到了六練神力,但本王也不是沒有一拼之力……”

這一刻蒼炎心中燃起了強烈的自信,對於聖紫心的安危越來越擔心,令他不惜放手一搏。


嗡——

蒼炎沒有打算消耗生命力維持奪舍之界,令它自然而然消散。

見紫光消失不見,金熊興奮一吼,巨大的熊掌朝着蒼炎拍去。

雙臂格擋,蒼炎硬抗這一擊。

轟!


雙腿陷入地下,體內氣血翻涌,但他卻毫不在意。

“巨力雖然驚人,堪是六練神力,卻也沒有萬嘴怪力大。”

看着金熊又一掌拍來,蒼炎不及多想,聚星之力運滿右手,一拳轟出。

轟!

地面崩碎,顧不上碎裂的手骨,他急忙一躍而起,要是被他壓到地底,可真就糟糕了。

聚星之力快速修復,右拳紫光爆閃,已經是二練神力,他的自我修復力也是驚人,幾息間,右手不說恢復如初也差不多了。

“熊怪,就讓你嚐嚐老子新研究出的招數!”

怒喝一聲,蒼炎凌空一躍,五、六米的高度,朝向金熊的腦袋一腳掃出。


“聚星爆發——旋風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