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樣的守候,還需要多久?

其實她心中,也是期待著早點結束這一切了。只是這一天,什麼時候才能夠到來呢。她本來覺得這個人類有緣人應該還不錯,不過現在看來,也還是不夠啊,遠遠的不夠啊。在自己這一關就栽倒了的,那在歷史上的成績,也算是比較糟糕的了。

「嗯?」只是很快,那女子的柳眉便是微蹙了一下,因為在她放鬆警惕之時,原本獃滯的石炎忽然亮起了眼眸,竟然一個衝刺就直接的走完了獨木橋,來到了地面之上了。

一下獨木橋踏入了地面之上,所有的壓力都頓時的消失不見了,石炎也是如釋重負,一身輕鬆了起來了。

石炎的目光也是看向了那女子,看到她有些怪異的表情,也是撇嘴一笑:「我是不是通過你這一關的考驗了?」

那女子這才收回了表情,看了看石炎:「人類,你竟然會使詐,竟然連我都被你騙了過你了,你這演技確實是高明啊。」

石炎輕一笑道:「兵不厭詐,再說就是我不使詐,你這一關也難不倒我的。只是,我想跟你開個玩笑吧,所以使下詐看看能不能騙過你。看來事實證明,我成功的騙過了你了。你的實力不錯,不過憑這些想要迷惑我,那還是不可能的。」

那女子倒也沒有生氣:「行嘛,竟然還會這樣玩。好了,這一關算你過了。算下來,你也算是過了兩關了,後面還有更可怕的危險考驗等著你。說實在的,我倒是希望看到你能走到最後,不過這可能也只是一個奢望了。好了人類朋友,祝你好運吧。希望,我還能再見到你。」

說完,那女子也是直接的離開了,很快便消失在了石炎的線視之中,讓石炎根本就沒有辦法去追蹤她了。

送走了這女子,石炎也是撇嘴一笑,摸了摸鼻子:「有點意思的女人,不過好在這些人並不對我動手。不然要較量實力的話,那估計就更麻煩了。單是這樣的考驗來說,倒還好了。前面兩關,都已經是夠難的了,而且考驗的方面也各有不同。後面的考驗,也不知道是怎麼樣子的了。不管了,不管什麼樣的考驗,也只有殺一條路了。」

搖了搖頭,拋開了心中的一些雜念,石炎也是繼續的前進。

連闖兩關,過了兩關,也是鼓舞著石炎。一路繼續的前進,一路上倒也是跟前面一樣,比較風平浪靜,沒有什麼事情發生,也沒有什麼危險來臨。


又過了數日,一座山擋住了石炎的去路了,直覺告訴石炎,第三關的考驗來了。 這是一座並不高大的山峰,光禿禿的,完全是由青色的石頭構成,就像是一座青石山峰。ziyouge.com

一條青石台階,從山頂一直延伸到山腳下,出現在了石炎的視線之中。台階之數,看起來,也並不多,估莫著,也就是千來之數吧。這個數量對於石炎來說,確實並不多了。

不過石炎倒是不敢大意了,這一關的考驗,必定比前兩關都還要可怕了。

只是這青石台階,又有什麼玄妙在其中?

唰——

石炎的目光忽然一動,因為一道身影忽然出現在了石炎的身前,擋住了石炎的去路了。這也是一名看模樣比較年輕帥氣的男子。跟前面石炎遇到的兩人不同,這名男子給人的感覺比較好了。身上也沒有一絲的妖氣,相反來說跟人類無異了。一生比較書生樣的打扮,也是讓他顯得溫文爾雅,風度翩翩,完全像個很有素養的公子哥了。

而且臉上,也是帶著幾許輕淡的微笑,以笑示人,總是能夠給人好感的。笑,本身就是一種很奇妙的力量,能夠瞬間的將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拉近。

男子手中握著一把鐵扇,目光清澈有神的看著石炎,卻是主動的開口道:「人類朋友,恭喜你來到了我這一關。沒想到在我有生之年,還能夠碰到有緣人進來。不過我的職責,是盡我所能,阻止你從我手中過去。雖然來說,我很希望你能通過考驗,不過我不能違背我族世世代代的族訓,所以,我必定會盡我所能的阻止你。」

「我的實力很一般,你要擊敗我,才可以去闖我後面的青石路,這是你第三關的考驗。擊敗我,獲得考驗的資格。如果你輸,那麼我會依照我族祖訓殺了你。所以,你也莫怪我。好了,人類朋友,出手吧。」

這男子的話,倒是說的很客氣,讓人對他不由的心生了幾分好感了。

不過現在可不是談感情的時候,石炎也是對他點了點頭,回以一笑道:「好,那就得罪了。」

說完,石炎便是直接的動手了,青劍神通直接的打了出來,青源劍也是斬出了絕世的鋒芒,一劍青鋒的向那男子殺了過去。一劍,也是猶如璀璨的流星劃過天際一般,才不過眨眼不及的時間,石炎便是殺到了那男子的身前。一劍出,攪動天地,虛空盡碎,風雲暗涌。

這一劍之威,也著實是可怕了。

那男子倒也是一臉風輕雲淡,淡定自若的很。不急不徐,手中的鐵扇都沒有打開,直接的就是一鐵扇向石炎的劍上拍了下去。也不見那男子有什麼動作,但他的鐵扇卻幾乎是在瞬間便是拍到了石炎的青源劍上,論出手的速度,那男子比石炎快上不少了。

鏘——

劍被那鐵扇拍了一下,石炎也頓時感覺像是一座大山重重的砸在了自己的青源劍上了,自己的劍勢也是被這股可怕無比的力量給摧毀了。

石炎的眉頭也頓時一挑,心中也是暗道,果然不好對付。前面的考驗都那麼難了,這一次的考驗自然也不會那麼容易了。想要打敗這男子去接受考驗,也絕非是易實。這男子的實力,確實是不好對付了。

那男子沖石炎優雅的一笑道:「人類朋友,還是拿出你的實力吧,有什麼底牌就全拿出來吧。不然,以你這樣的實力,可是擊敗不了我的,甚至連我一點威脅都沒有了。哦對了,我給你三天的時間來擊敗我,三天的時間你要是做不到的話,那我便是全力的出手,不會再給你任何的機會了。所以,人類朋友,珍惜時間吧,三天的時間,也不過是轉眼之間便過了。」

「想要從我手中過去,不會那麼容易的。你應該知道,在你之前還有九十九名有緣人進到了第一層,可惜他們全部都死在了考驗之中。你並不一定比之前九十九人都優秀。所以,你想要通過考驗,那可能性還是不大的。至少以你目前的表現來說,真的很一般。」

被這男子說自己很一般,石炎也是有些被激怒了,他真的很一般嗎?

顯然是不可能的,要是自己真的很一般的話,那怎麼可能可以得到虛影前輩的認可呢?

石炎也是輕冷一笑道:「別人是別人,我是我。別人通過不了,不代表我也通過不了。奇迹,向來都只是人創造出來的。我一路來,就是一個奇迹。我能從卑微走到今天,就是因為我從來都不會輸服。事事我都會爭,而且事事我都會贏。在我的字典里,就沒有輸字。你,擋不住我前進的步伐。」

那男子微微一笑道:「我也希望如此,那我就拭目以待了,來吧,讓我見識一下你這位有緣人的實力到底如何吧。希望,你不要讓我太失望了。」

石炎出手了,這一次他沒有任何的保留了。

青劍神通,神行九步,還有劍之道本源之力,心境入微,再加上剛剛突破到達極致圓滿之境的《紫羅千弒陣》,諸多的手段也是一起動用了。就差是沒有動用密法《九龍鎮山》了。

《九龍鎮山》可是現在石炎最大的殺招了,所以石炎也是有所保留了,石炎不相信眼前的男子會有這麼的歷害吧。

諸多的手段一起動用,也頓時將石炎的實力提升到了神通四重境巔峰的層次了。驚世的劍勢鋒芒,也是奪殺而來了。


那男子依然是站在原地沒有動的意思,手中的鐵扇這次打開了,這鐵扇一把開,就像是一座大山擋在了石炎的身前一般。浩瀚的力量,也是從那鐵扇之中打了出來,直接跟石炎的劍勢鋒芒來了一次驚天動地的交鋒撞擊了,就像是兩座大山猛烈的撞在了一起似的,擦碰出了激烈的火花了。

這一擊,竟然依然沒有擊敗那男子,讓那男子依然是穩站在原地。

「還不錯,也算是有些實力了,以神通三重境巔峰的境界,能夠打出堪比神通四重境巔峰的實力,是不錯了。放在外面來說,應該也算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了吧?不過——還差那麼一點點了,有些可惜了,還是沒有辦法讓我腳步挪動,沒有辦法贏我。通不過我的考驗,再是鳳毛麟角,也得死在我這裡了。」那男子搖了搖頭,有些嘆惜的樣子。

「這裡必須是千星世界第一層,百萬年來也只有一百個有緣人進入這裡,平均一萬年才有一個。千星大帝留下來的傳承,自然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得到的。能通過這些考驗,那便是獨一無二的絕世妖孽,不然也沒有資格入千星大帝的法眼了。你的天賦站不到整個玄靈大陸的巔峰之列,那也是沒有可能會通過考驗的了。」

那男子的話,倒也是沒有打擊到石炎的自信心。

不過石炎心中倒也是一陣暗忖了,這考驗的確是可怕了。以自己的實力來說,竟然都沒有能夠擊敗這男子。對於自己的實力石炎還是非常的自信的。而且來說,自己現在可還只是神通三重境巔峰啊,就能擁有如此的實力,這在外面,確實是鳳毛麟角般的存在了。

不夠,還不夠啊。

不過一想,石炎也就釋然了。如果這考驗有這麼好能過的話,那也不至於百萬年來,都無人可以接承千星大帝的考驗了。要這千星世界真的是千星大帝留下來的話,那設下來的考驗,自然也是非常的難了,沒有絕世罕見,不是站到了玄靈大陸最巔峰的天賦,確實是難通的過這份考驗了。

大帝那種無上的存在,眼光自然也是極高的了。

想通了這些,石炎也是很舒坦了,嘴角一揚,道:「既然如此,那就讓你見識一下我真正的實力吧。」

聽到石炎的話,那男子眉頭也是微挑了一下,臉上也頓時露出了一絲凝重之色了。

轟——

石炎又一次的出手了,這一次他也是動用了他最後的殺手鐧了,《九龍鎮山》第一重施展了出來,一條青龍直接的從虛空中咆哮而來,龍騰九天,化為龍印,直接的向那男子鎮壓了下去了。同時,石炎也是全力的出手,青劍鋒芒也是絕世無匹,配合著青龍化印的鎮壓,雙管齊下,一世鋒芒。

《九龍鎮山》可是極為歷害的秘法,雖然僅是第一重,得威力也絕對是不可小覷的。

在這樣全力的情況下,石炎甚至是有些信心可以斬殺一名神通四重境巔峰了。


這份自信,可絕對不是盲目的。

轟隆隆——

雙重的威勢殺了下來,直接轟砸在了那男子的鐵扇之上,讓那男子的身體也是不由的後退了一步了。不過這男子的實力還真是可怕的很,他的鐵扇也是化為了一隻大帝之手一般,遮天蔽日。一扇打出,竟然阻斷了虛空一般,生生的將石炎的兩重攻勢都給擋了下來了。而他自己,也僅僅是被逼退了一步而已。

那男子收起了鐵扇看向了石炎,道:「《九龍鎮山》,你的氣運倒是不錯,竟然得到了《九龍鎮山》的秘法,而且已經修練出了第一重了。不過你的身體倒是有些奇特古怪,以你才神通三重境巔峰的實力,施展出來的《九龍鎮山》第一重之威,竟然大到了如斯的地步,確實是歷害了。看來,剛才我說的話,要收回來了。」

「也罷,我這一關,你算是通過了。不過你也別高興的太早,更難更危險的在後面。我身後的青石台階,你就要夠嗆的了。這一千的青石台階,走到山頂盡頭,就算你通過。走不過,你一輩子都會被困在其中,永遠走不出來。等下,你應該會就看到那裡面有幾十具白骨了。百萬年來,有五十六名有緣人是死在了這一關的。希望你,不會是第五十七個。」

「好了,祝你好遠吧。」

說完,那男子也是迅速的離開了,很快便是消失在了石炎的視線之中了。作風,也是跟之前的兩人是一模一樣的了。來的快,走的也快。

聽到那男子的話,石炎心中也是一片驚然了,九十九名有緣人,竟然有五十六個死在了這裡,可見這青石台階有多麼的可怕了。 「前路再難,我心如也!」

石炎的眸光無比的堅定的踏上了青石台階,走上青石台階之後,讓石炎深皺眉頭的是,竟然沒有一絲的異樣的感覺,平靜無比,跟剛才沒有一絲的變化,至少來說石炎是感覺不出來的。ziyouge.com

「怎麼回事?完全沒有異樣的感覺?」石炎眉著眉頭,也是一臉的沉思了。越是如此,卻反而是越讓石炎心中有些不安的感覺了。這樣的情況,按理來說是不可能會有的啊,怎麼會這樣?

事出無常,必有妖啊,這跟石炎想像中的一點都不一樣了。本以為一踏上來,就會危機四伏,猶如洪潮一般的洶湧而來了。但是事實上,卻並不是如此的,根本沒有一絲危險的氣息,平靜的跟外面是一模一樣的。

石炎繼續的向前踏行,也依然是如此,依然是風平浪盡,古井不波。

情況,好像愈發的詭異了。

一路向前,依然是沒有感覺到一絲的危險,一路直接走了百階台階,輕鬆的讓石炎都覺得剛才那鐵扇男子是騙他的了。但理性又讓石炎覺得,不可能會這麼簡單的。要是如此簡單的考驗的話,那也不至於會有五十六名有緣人死在這裡了。石炎確實是看到了前面有白骨了,雖然已經是化成了一堆白灰,不過依稀也是辨認的出來了。

這個考驗,絕對是非常的可怕的,更可怕的是,石炎到現在竟然都還沒有發現可怕在哪裡。越是如此,越是讓石炎心中不安了,要是自己連危險都發現不了的話,恐怕等危險來臨,就會打的自己一個措手不及了,到那時候就是非常的危險了。

再一次前進了一百步,石炎心中不安的感覺更加的強烈了,也不得不停了下來,認真的打量著四周,思忖了起來了。

危險,到底在哪裡?

忽然,石炎目光一挑,終於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的情況了:「不對不對,我明明走了兩百階台階,怎麼距離山頂還有九百階?總台階數不應該是一千嗎?」

石炎又回頭數了數,才發現自己身後竟然只有一百階台階。

「怎麼會這樣?我明明走了兩百階,每一階我都算過來的,怎麼只有一百階?」石炎心中也是驚的不小了,這情況太詭異了,危機感也是如洪潮一般的襲涌了起來,終於讓石炎有些察覺到了。這個青石台,果然不是那麼好走的。

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石炎再一次前進了兩百步,向上數了數,發現距離山頂竟然還差八百五十步,回頭看了一下,竟然真的只有一百五十步。頭一次的兩百步,還前進了一百步,這一次的兩百步,竟然只前進了五十步了。

「難道說,越往上,走的越多但前進的就會越少?按這樣的速度遞減下去,那是不是說,我再走兩百步,只會相當於二十五步了?要是這樣的話,那一直延伸下去,什麼時候才能走的到盡頭?根本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啊。」石炎眉頭凝重,一臉深思。


按這樣的速度來說,那遞減下去將會太可怕太可怕了,不用減幾次,就基本前進不動了。

這感覺太詭異奇特了,石炎明明感覺到了自己走了四百台階了,也沒有感覺有任何的異樣,但為什麼自己只前進了一百五十台階呢?

搖了搖頭,拋開了心中的雜念,石炎繼續的前進。

一路心境入微,毫無雜念的前進,這一次石炎足足是直接走了一萬步。回頭一看,發現自己竟然還才前進了三百多步。

越往後,前進的速度就越來越慢了。

石炎的速度也是加快,這一次直接走了十天時間,走了也不知道有多少步了,少說幾百萬步是有的了。一看發現,竟然還只是前進了六百多步。

這十幾天的前進,也是讓石炎有些虛脫了,真是太累了,有種心力交瘁的感覺了。

甚至是說,信念也是受到了重創了,石炎也終於知道為什麼會有五十六名有緣人死在這裡了。這裡,根本就像是一個死局一般,像是一個無盡的輪迴一般,一旦踏上了,就永無止盡,沒有盡頭。到最後,都只有死路一條。這種感覺,也是襲涌在了石炎的心頭了,而且越來越強烈了。甚至,還感覺好像有道聲音在腦海中叫你放棄一般。


這種氣息之下,也是讓石炎的心情變得很低落了起來了。

青石台一旦踏上,也沒有了回頭路了,要是走不到盡頭,那就會死在這裡面了。

但按照這樣的情況走下去,是永遠都走不到盡頭了。單是現在,想前進一步,那都得走千萬步,越往後,這個數字越大,大到你根本就不能夠想像的地步了。

六百多步,估計就是一個極限了。因為石炎發現這裡,有很多的白骨灰,基本上來說那五十六名有緣人都是死在了七百步的左右地方了。

石炎現在是六百多步了,石炎感覺,七百步可能也是自己的一個極限了。饒是走到七百步,但是距離山頂還是太遙遠太遙遠了,整整還差了三百步。而這最後的三百步,估計你就是走幾百幾千幾萬年,也走不到盡頭了。但他石炎,哪裡會有那麼長的時間去走下去?

第一層的時間只有一年,一年時間出不去,那就會直接被抹殺了。

石炎的身體有些搖搖欲墜的感覺,很累很累,身體累心也累。

但他依然是死咬著牙,有些牙睚目裂的感覺,眸中的光芒依然是無比的堅定:「不不不,我一定要走下去,一定要的,別想擊跨我的信念,一定要走下去。在我的字典里,沒有失敗,也沒有不可能。縱然是不可能,我也要把它變成可能。」

石炎心中一吼,也再次邁開了步伐,繼續的前進。

又過了一個月時間,石炎也是走到了七百步了。走到七百步,已經是到了石炎的極限了,再走下去,石炎感覺自己整個人都會直接的崩潰掉了,完全的走不動了。

多走一步,感覺都是艱難萬分了。

「極限了嗎?我不甘心,我石炎怎麼能在這裡倒下?我不能倒下,小青還在等著我,父親還在等我,我絕對不能死在了這裡,絕不!」石炎心中也是發出了歇斯底里的咆哮聲來,他在激發著自己的潛力,衝破著自己的極限。

可是他實在是太累了,再拼了命的走了半天,石炎的身體終於是支撐不住了,直接跪在了青石台上,雙手顫抖的撐在了青石之上,眼皮厚重的已經捶了下去。

站不起來了,石炎就是用爬的,很是艱難的往上爬去,但最後,石炎還是倒下了,崩潰了。

身體的重壓已經將他給掏空了,心靈信念的重壓,讓他已經絕望了。

沒有可能走的到盡頭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