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楊恆覺得現在的情況也只能這樣做,雖然他一個人不擔心進不了前十。

但是這些人都跟著他,他總要讓這些人可以進入前一百成為亞元尊者的正式弟子。

但是一直在一個地方守株待兔又讓他感覺效率太慢。再加上他遲遲沒有張晴的消息,所以打算橫穿這個亞元秘境。

這樣一來不僅可以在路上進行反打劫,然後又可以找張晴,一舉兩得。

他心中拿定主意之後,七個人便分成兩組,一前一後,中間隔著幾十里朝著前面飛去。

楊恆帶著賀冀錳和貝雨安兩人走在前面,他一路上都把靈識全部釋放出去,遇到人數太多的對手他就繞道,遇到人數少的就把對方引出來,然後出手反打劫。

這個方法屢試不爽,楊恆他們一路上已經幹掉了好幾撥打劫的修士,幾個人的積分也慢慢的在增加。

快到傍晚的時候,一路疾飛的楊恆聽到前面傳來打鬥聲,他飛近一看,竟是穆鈿凌和之前離他而去的護神城那些家族的子弟。

穆鈿凌這一方人數雖然比對方少了兩個,但是他們的攻擊的相當凌厲,已經完全佔據了戰場上的優勢。

「怎麼樣?救不救他們?」貝雨安略帶焦急問道。 林清雨輕笑,“還有什麼不好意思說的麼。”

“我,我是偷跑出來的。”紫煙的聲音越來越低。

兩人騎在同一匹馬上,林清雨環保着紫煙,看着秀麗的小腦袋慢慢的垂了下去。

林清雨強忍着笑,故意用很嚴肅的語氣說道,“我走前說什麼來着,不是不讓你到處亂跑麼。”

“可是,人家憋不住了嘛,小狐狸都能天天在外面亂跑,我都羨慕死了。”

“小狐狸?”林清雨心中一動,“煙兒,是不是有一對兄妹到了林家。”

“是啊,姓蕭,他們說是你叫他們來的。”

林清雨心中的一塊石頭放下。

“清雨哥哥,人家都快悶死了,林爺爺都不讓我出門。”

“哦,這是爲什麼。”

“他們說,怕遇到刺客。”

“刺客?”林清雨不解。

“嗯,清雨哥哥你不知道,蕭天佑已經被刺客殺死了。”紫煙的語氣有些低沉。

“蕭天佑被刺客殺死?”林清雨想起了那個舉止得體,一度將他作爲情敵的翩翩佳公子。

“那這麼說,後面的跟着的兩人就有可能是此刻嘮?”

“什麼後面的兩人?”紫煙身體一緊。

“不用緊張,有我在呢。”林清雨輕輕拍了拍紫煙的香肩。

感受着溫和有力的手掌,紫煙的身體放鬆下來。

或許是聊得太過入神,紫煙才發現,他們兩個已經慢慢行到了一條偏僻的毫無行人的角落。

林清雨勒住馬,慢慢的調轉馬頭。

“兩位朋友,還不肯出來嗎。”

駿馬不安的打了個噴嚏,似乎也感覺到了危機的存在。

紫煙緊張的望着前方,卻感覺不到任何氣息。

一道淡藍色的鋒芒悄然出現,直接刺向紫煙的額頭,與此同時,另外一道青色的光影悄無聲息的襲向了林清雨。

“呀!”紫煙一聲驚叫,嚇得緊閉雙眼。

“哼,林清雨左手單手環着紫煙。右手光芒閃爍,巨大的昊雷錘出現,以一個玄妙的弧度砸向了前方。”

“噹噹!”兩聲脆響,巨大的昊雷錘擋住了兩次襲擊,逼得兩道身影后退,顯出了身形。

兩人均是身材瘦小,一身黑衣,黑布蒙面,手提短匕。

“這位朋友,我勸你莫要插手,否則後果自負。”適才偷襲他的那個人開口說道,聲音沙啞,顯然是可以改變了聲音。

林清雨淡然一笑,“你們要殺她,可是因爲他是皇室的人?”

兩個刺客沒有說話,只是從他們的眼神中就可以讀出他們的意思。

林清雨將昊雷錘扛在肩上,“那你們連我一起殺吧,我也是皇室的人,而且身份不低呢,殺了我,說不定你們的主子會有額外的獎勵給你們呢。”

林清雨輕鬆自在的模樣,看的兩個刺客眼睛火起,然而他們並沒有輕舉妄動。

適才的碰撞,兩人都領教了林清雨的實力,顯然他們不是對手。

兩個刺客對視一眼,隨後身形一黯,慢慢消失在空氣中。

“想跑?”感覺到正在漸漸後退,逐漸減弱的兩道氣息,林清雨眉頭一挑,胯下一用力,便從馬上飛起,巨大昊雷錘夾雜這絲絲金芒,砸向了某一個方向。

“嗯哼!”一道悶哼聲傳來,卻沒有任何人影出現。

林清雨落在原地,眉頭皺起。

兩道氣息已經消失在他的感知裏。

適才他想以身份相誘,引起兩人的貪婪,卻沒想到這兩個刺客很是謹慎,最後一錘雖然傷敵,卻沒能留下他。

收起昊雷錘,林清雨慢慢回到馬上,再度向前行去,一路上他都在沉思,沒有說話,紫煙也識趣的沒有開口。

兩人就這樣到了新的林府大門前。

“公主回來啦,公主回……這……這是,清雨少爺?”

門口的護衛早就被下了命令,時刻注意公主的身影,那紫色的衣裙幾乎成了紫煙的標誌,看到公主歸來,大喜過望,然而再看到馬上的另一道人影,竟然呆住了。

林清雨下馬,隨後又將紫煙扶了下來。

他轉頭微笑,“我回來了。”

“真是雨少爺。我馬上進去告訴老太爺。”


這護衛欣喜若狂,以至於沒有看清腳下,栽了好大一個跟頭。

林清雨輕笑着搖搖頭,帶着紫煙進了院子。

“雨兒,你沒事,太好了。”院子內,林震天老淚縱橫,自從聽說林清雨在前往天碑的路上遇到了意外,似乎一夜間就蒼老了許多,白髮驟增,直到蕭莫帶來林清雨安好的消息,他才能每天帶着期盼,支撐起整個家族。

林清雨也溼了眼睛,“爺爺,孫兒不孝,讓您擔心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林震天一把將林清雨攬入懷中。

爺孫兩人一陣痛哭。

林清雨從林震天懷中站起,擦乾眼淚,轉頭看向了旁邊的人。

“大伯。”

“回來就好。”林鑫微笑的點點頭,眼睛也有些溼潤,他剋制的很好,比起一年前,更加的沉穩了。

“嗯。”林清雨點點頭,又看向了旁邊的一男一女,“蕭大哥,在這裏可住的安好?”

站在一旁的正是蕭莫蕭顏兄妹。

“林兄弟掛心了我在林家待得很好。”

林清雨剋制了一下情緒,看向林震天,“爺爺,我們進去吧,我有點事情要說。”

林震天見林清雨說的鄭重,也就點了點頭。

林清雨拉着紫煙就要向裏面走去。

“咳咳,公主殿下。”林震天看向紫煙。

小丫頭亦步亦趨的躲在林清雨的後面,生怕被發現似的,被林震天叫住,嬌軀一陣,從林清雨背慢慢閃出來,硬生生的擠出一絲微笑,“林爺爺……”

“唉。”林震天嘆了一口氣,“算了算了,老骨頭了,看不住你們這些年輕人了,交給雨兒管教吧。”

“謝謝林爺爺……”紫煙眉開眼笑。

林清雨一頭黑線。

林震天微笑着搖搖頭,在他的眼裏,紫煙已經是他的孫媳婦了,這也得到了楚寒天的默許,平日裏看的嚴一些,也是爲了她的安全着想。看着紫煙整天愁眉苦臉,無精打采,他的心裏也好不到哪裏。

現在好了,林清雨一回來,一切都好辦的多了。

小丫頭笑眯眯的拉住林清雨的胳膊,“清雨哥哥,你要怎麼罰我啊。” 雲渺道友,看來此次勞道友空跑一趟了!

上首的風玉子,似乎對那超凡期女修頗爲忌憚,語氣中透出了一陣小心翼翼的感覺!


風道友此話,我怎麼聽起來有推脫之意啊!

不就是區區一名練氣期的弟子,我等只是看上一眼,道友何須如此緊張呢!

呵呵,雲渺道友誤會了,那年辰弟子被明月庵看重,是他的福緣深厚,這是我丹宗的一大喜事啊,如此美事,趨之唯恐不及,豈有推脫之理!

只是,年辰在大約一年前,就已經去了中部草原,尋找“地靈芝”靈藥,至今還杳無音信呢!

尋藥?

何種靈藥,讓這名弟子甘願冒此奇險!

哦,這事還真是得先向二位道友提及,免得日後有所誤會!

那年辰在還未去欣月洞天時,就已經和我丹宗的一名女弟子有了合體之緣!此次尋藥,正是爲了這名女弟子!

啊!這年辰已經有了道侶?

是這樣的…


聽完風玉子對年辰的敘述,那名女修點了點頭:

能爲自己的道侶,不惜身犯奇險,這雖是稍悖於無慾無求,心如止水的修煉一途,卻也暗合隨心所欲之道!

而此等至情至性,更是不可多得的雙修人選啊!

回過頭來,看了一眼自己下首的辟穀境界女修,那超凡期的美麗修士淡淡一笑:看來你那依然弟子,還真有幾分觀人之術呢!

忽然,三長老卜龍將目光向外一望;

咦,還真如此湊巧,我等正在此叨唸,想不到那小子就已經來了!

年辰一進大殿,就被眼前的陣勢嚇了一跳!

不僅四名長老和掌門齊聚,還多了一名超凡境界的強大女修!

見禮過後,風玉子笑着向年辰介紹道:

這是明月庵的雲渺仙子前輩,和沈心藍道友,這位沈心藍道友,正是你在欣月洞天內相識的韋依然和卓玉蓮兩名弟子的師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