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可是,我想跟你學琴。”

“沒工夫教你!”

“可是,葉傲天說,你會教我的…”

“你認識葉傲天?”

“嗯。”

“你在哪裏見的他?他有沒有說要來找我?”



於是秦蕭又跟她解釋了一遍。經過這件事情以後,秦蕭也明白了,以後若想來見舒琴,就必須重新認識他,重新介紹自己,否則的話,舒琴不可能知道自己是誰。

半天過後,秦蕭終於解釋清楚了。

舒琴雖然記不起來秦蕭昨天曾來過,但是也答應教秦蕭了。

“你真的要學琴?”

“嗯!”

“要想把琴彈到極致,必須用手、用心、用靈魂去彈。我看你靈魂力極其薄弱,在教你彈琴之前,就先幫你提升靈魂力吧!”

舒琴又重複了一遍昨天說過的話。秦蕭也像昨晚一樣,又拍了舒琴幾句馬屁,就開始修煉精神力。

秦蕭打通了靈魂和經絡的交匯點,又掌握了一道法則力量,能把精元轉化爲精神力了,但這也只是個起步,只是靈體一變的內容。

舒琴昨天在秦蕭體內的十二個交匯點上,留下了十二個‘手’,十二個手變成了十二個閘門,可以控制精氣在靈魂和身軀之間來回的流竄。

因爲普通的精氣進入靈魂中,若是不能及時的轉化爲精神力,那是極其可怖的事情,就好比在血管裏注入水一樣,能給修者帶來極大的痛苦。

秦蕭雖然擁有了一股弱小的法則力,能把精氣轉爲精神力了,但過程十分緩慢,轉化的效率很低,所以那十二個閘門一般都是關閉着的。

靈體二變,就是加強轉化精神力的效率速度,有多少精氣注入到靈魂中,就能快速的將之轉化爲精神力,到了這個時候,那十二道閘門就處於一直打開的狀態了。

所以,靈體一變和靈體二變的區別,就在於精氣的轉化效率和閘門的閉合狀態。

等突破了靈體二變,身軀內的流動精元,有一半的數量,會源源不斷的變爲精神力,也就是靈魂力;另一半的數量,則還是保留在身軀內,作爲流動精元。

原因是,靈界的武者是軀體和靈魂雙修的,既不單修身軀,也不單修靈魂。

只有靈魂和身軀的同步提升,纔是真正的提升!

舒琴突然嬌斥一聲,身上的浩瀚無比的元力,又化爲無數隻手,那些手像章魚的須一樣,紛紛的插進了秦蕭的體內。

這時的舒琴和秦蕭,通過無數只‘手’,緊緊地聯繫到了一塊。

這樣緊密的聯繫,甚至比男女交合的時候都親密無間、緊緊相連。

舒琴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通過那些手,將法則力量施加給秦蕭,讓他擁有更強的法則力,法則力是萬種本領的根本,擁有了法則力,才能衍生出其它的力量形式。

舒琴用這樣的方法讓秦蕭提升,對自己的消耗也是十分巨大的。

因爲法則力不像精氣那樣,可以從天地間獲取,法則力是靠領悟、頓悟、昇華再昇華得來的,它十分寶貴,是萬種能量類型中的貴族。

無數隻手,攜帶者法則力量,伸進了秦蕭的腦海中,讓秦蕭毫不費力的頓悟了、覺悟了、領悟了…

秦蕭的頭上白霧騰騰,那霧氣,是從靈魂中逼出來的廢氣,別以爲靈魂是純淨的,靈魂中同樣也有雜質。

擁有了更強的法則力量,就等於有了更高的轉化效率,那十二個閘門再也不需要了,秦蕭用意念將之打開,無盡的精氣涌入到靈魂中,通過法則力量,將之化爲了精神力。

靈體二變,就可以源源不斷的擁有精神力了。


但仍然是有限度的,因爲精神力畢竟是由修者的精氣轉化而來的,到底能擁有多大的精神力,就看武者體內的精元了。

精神力,跟精氣元一樣,也有高低貴賤、純淨渾濁、品質優劣之分,靈體三變的人,靈魂中的精神力,肯定比靈體二變的精純。

過去了很久,可能有半天的時間,秦蕭靈魂內的精神力和身體內的精元力持平了,也就停止了轉化,閘門在這個時候,也處於一種平衡狀態。

“舒姑娘,謝謝你。”秦蕭由衷的一笑,沒想到,別人一年才能做到的事情,自己只學了兩天,就進入了靈體二變的初期。

舒琴驚歎道:“我雖然幫了你很多,但究竟提升到什麼樣子,箇中的把握,還是靠你自己的!你居然這麼快,就進入了靈體二變的階段,也讓我很吃驚。”

“主要是舒姑娘教的好!我想,你這麼幫我,也耗費了你不少的能量吧!”秦蕭如實說道。

“這不算什麼,要不是因爲葉傲天…”

舒琴的話雖然沒有說完,但秦蕭也明白,她的意思是,要不是因爲葉傲天,我才懶得教你呢!

“你懂琴?”舒琴又慢慢說道。

秦蕭奇怪了,自己昨天來的時候,她沒有問我,就知道我不懂音律,然後就用琴音將音律的知識傳到了我的腦中。而今天,她也沒有問我,就知道我懂琴,難道,舒琴有一種能把人看透的本領?不僅能看透人的心,而且連一個人會什麼、修爲多高、有什麼特長,她都能看透?

一個瞎子,什麼都能看透?

“是的,略懂。”秦蕭說着,手上就多了一把琴,坐在了她的對面。

“什麼略懂,我看你掌握的音律知識,跟我不相上下,還說略懂。”舒琴幽幽說道。



秦蕭一笑,沒有回答,心道:這還不都是你教的嘛。

“你且彈來聽聽吧,我與你切磋切磋。”舒琴很謙虛的說道。

“好,那我就獻醜了!”秦蕭昨晚回去以後,已經懂得怎麼用心、用靈魂去彈奏了,這次的秦蕭,再也不會只用力,不用心的去彈奏了。

(這一章寫的有點羅嗦了!關於舒琴,舒琴是被葉傲天時空切割,留在空間戒指內的,這個人每天都會重複同一件事情,這就好比《50次初戀》中的女主角,我這麼說,相信大家都明白她爲什麼不記得秦蕭是誰的道理了吧!道理一樣,原因不一樣,50次初戀中的女主是腦震盪導致的,而舒琴是時空切割的原因,她只能徘徊在那個時空中。另外,舒琴不是本文的女主,本文的女主是誰,到現在我也沒定好,隨着劇情的發展我再確定吧!!) “錚錚…”

秦蕭凝眉一彈,便是一曲陽春白雪。

這一曲,秦蕭也融入了不少的寒冰元力,飄蕩的音符全部化爲藹藹白雪,空中樓閣的欄杆上面、石凳上面、石桌上面全部被晶白雪花覆蓋。

錚—

短促有力的一弦撥動開來,飛出一股大日元力,白色的真火,漸漸散開,化爲了淡淡的太陽之光,在陽光的照耀下,白雪變得五光十色起來,分外妖嬈。

錚錚!

秦蕭又加快速度撥動琴絃,兩手像風影一樣,在琴上撫動開來,融貫所有的精神力,彈出心中所想的畫面。

頓時,絃音化爲了春景圖,一副春日白雪的畫面,展現在了面前。

這樣的本領,雖然無法殺人,但是能展現出一個武者對於自身精神力的控制能力,如果不能隨心所欲的控制自己體內的能量,休想彈出這樣的曲子。

這是一種超脫。靈體二變的人很多,修爲比秦蕭高的人很多,但是能彈出這樣畫面的人,幾乎沒有。

這也許就是把一件事情做到極致的妙處吧!

做到了極致,便能有超常的發揮,超乎想象的發揮。

“彈得好,彈得妙!”舒琴誇了秦蕭一句,撫琴迴應,和秦蕭來了一個二重奏。

雖然同爲琴,但音質、音色、發出的效果完全不一樣。

秦蕭彈出陽春白雪圖,舒琴則凝眉彈出了兩個人影,浮現在空中的畫面頓時充滿了動感,秦蕭仔細看去,那兩個人就是葉傲天和舒琴。

或者說,是自己和舒琴。

他們互執子手,漫步在白雪之中,漫步在初春的嫩草之上。

畫面寧靜安詳又不失溫馨,雪雖寒,但人的心卻是暖的,十分令人嚮往。

秦蕭看着眼前的畫面,陷入憧憬之中,手不由自主的就停了下來。

陽春白雪頓失,只剩下了孤零零的兩個人。

“爲何停了?我彈得跟你不融洽嗎?”舒琴也停了下來,皺眉問道。

秦蕭搖頭,笑了一聲:“舒琴姑娘,假如你的眼睛是好的,你就能清楚地看到那個畫面,看到了那個畫面,你也會忍不住停下來的。”

舒琴也隨之一笑:“是麼。”

秦蕭道:“是與不是,你心中清楚,因爲那畫面都是你心中所想,畫面由心而生。”

舒琴笑而不語。

秦蕭心道,舒琴的眼睛若是能看到東西,睜開眼睛發現我跟葉傲天長得一模一樣,她會不會喜出望外呢?

秦蕭也知道,以舒琴現在的修爲,治好眼上的傷是不成問題的,但她昨天卻說,她甘願永遠做個殘疾,這樣一來,她就能永遠得到葉傲天的呵護、照料、疼愛了。

秦蕭知道葉傲天已經死了,不可能再來找她了,於是秦蕭又一次的勸她:

“舒琴,你既然有能力將自己的眼疾治好,我勸你還是趕緊醫治,我保證,等你睜開眼睛之後,你會看到驚喜的。”

舒琴搖搖頭:“我不用眼睛,也能看到東西。看的雖然不清晰,但卻能看到事物的骨子裏,這樣也挺好的,我喜歡黑暗的世界。”

秦蕭知道她的堅決,於是不再提這件事情了。

從靈體一變,踏入靈體二變,秦蕭已經很知足了,打算要離開這裏,舒琴突然開口了:“秦蕭,你也喜歡琴,我們志同道合,做個朋友怎麼樣?”

秦蕭一笑,暗暗忖道,就算答應了你,你明天又把我忘記了、又變成陌生人了,做這個朋友有什麼意思呢?

他又壞笑一聲,心道:就算我今天把你強 暴了,到了明天你也不會記仇,甚至不會想起我是誰…想到這裏,秦蕭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舒琴一愣。

“沒笑什麼,只是,我們做朋友,好是好…但我想知道你的年齡。”


秦蕭馬上提出一個問題,掩飾了一下心中的慌亂,知道自己剛纔想的事情太惡俗了。

“我是從火風大陸來的靈元界。在火風大陸的時候,我就已經六百多歲了,然後又在靈元界生活了兩千年,至今沒有突破到靈體八變,你算算,我多大了?”舒琴回憶了一下說道。

兩千六百歲。

但秦蕭認爲,舒琴的年齡不止兩千多歲。

因爲這裏的舒琴,是葉傲天時空切割,分離出來的舒琴,她每天都重複地過這一天,所以她也總認爲自己才兩千歲,其實,舒琴的真正的年齡,可能比這大很多很多。

甚至,有可能是十幾萬歲!

這都要取決於葉傲天切割這個時空畫面的日期。

但秦蕭是不敢跟她說實話的,只是按照她的意思說道:“你已經兩千零六百歲了?我的年紀連你的零頭的零頭都不夠。”秦蕭顯出一副吃驚的樣子。

秦蕭,年齡再大的都見過,比如說從妖族晉升而來的戴雪老師,年齡都已經過了百萬歲,肯定比舒琴大很多,而且戴雪是葉傲天的第一個女朋友,至於舒琴,她是第幾個就不可而知了。

“連我零頭的零頭都不夠?你也太誇張了吧!那你多大?”舒琴問道。

“我在原始大陸上的年紀是十九歲,我在靈元界的年齡,只有幾天…”秦蕭有點不好意思,自己的年齡,和她們真是沒法比。

“什麼,你十九歲就能從低等大陸來到靈元界了?”舒琴極爲驚訝,因爲她知道,葉傲天當年也是等了幾百年,才踏上的靈元界。

葉傲天的本領過人,限制他的只有一點,那就是五千一次的天罰和靈橋的降世,低等大陸的人,五千年才能又一次進入靈元界的機會,葉傲天等了幾百年,那隻能怪他出生的日期不對。

但是,舒琴認爲,即使葉傲天出生的日子離天橋降世的時間靠的很近,他也不可能在十九歲這個小小的年紀就踏入靈元界,這根本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秦蕭笑了笑:“我全靠機遇、巧合,我是靠運氣來的!對了,舒琴姑娘,我有件事情想問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