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唉!無雙那枚血影符可是花了大代價纔得到,居然被徐道友這般無視!”無雙瞥着徐光說道。

心中一動,徐光皺眉說道:“無雙師兄這是想要出爾反爾麼?若是沒使用掉那血影符,徐某哪還有機會和你在此談話?”

“既然徐道友不想歸還此物,無雙只能自己動手了!”無雙挑眉說道。

“你!你這是逼人太甚!”徐光大聲呵斥道,同時雙手揮舞,身形迅速拔高數寸,一道道烏黑鱗片將他身體覆蓋起來。

東宮美人 ,無雙不緊不慢地說道:“別人都說四大守護者傳承功法,乃是同階無敵的存在,無雙今日就要開創歷史,打破這種說法!”

說話同時,無雙右手一抖,一柄銀劍突然出現,並迅速變長,直到三尺三寸!

握着手中長劍,無雙看着徐光說道:“你是第一個見識我劍法之人,爲了照顧我們同門之誼,我會用出無雙劍法!”

無雙一揮手中長劍,頓時漫天劍影,一道道都如同實體一般,蒼勁有力!

“劍修!你居然是劍修!”徐光皺眉大喝道:“你是青女峯之人,是不是?”

冷笑一聲,無雙也不答話,身形一轉,手中長劍一連數次揮出。

一道道劍芒自虛空中劍影射出,從各種角度斬向徐光。

見到這般犀利的攻勢,徐光不甘大意,猛地噴出一口鮮血,雙手法訣連點。同一時間,他身上烏黑鱗片光芒大盛,一副堅不可摧的樣子。

兩人出手極快,不過瞬息功夫,無數道劍光便斬在徐光體表靈片之上,發出“嗤嗤”之聲,並帶有竄竄火花。

待火花散去之時,徐光身上的靈片已經碎裂許多,他的臉色更是蒼白不堪。

無雙手上攻勢不斷,一道道劍光再度斬出,一陣金戈相交之聲後,徐光身上生生被削掉了數塊肉,顯得猙獰異常!

徐光眼看不敵,用後背硬抗一道劍光之色,翻手激發一枚黃色符籙,接勢疾馳而去。

“想逃?”無雙面露猙獰之色,雙手揮舞不斷,一道道比先前更加犀利的劍芒從四面八法衝向徐光。

此時的徐光,已經顧不上多想,全力躲開致命之處,一路疾馳,他這般策略倒也管用,不過轉眼工夫,已經逃到百丈之外。

“劍氣無雙!”見徐光逃竄開去,無雙大聲喝道。與此同時,虛空中的無數劍影一凝,一顫之下射出一道刺目劍光,直奔徐光而去。

感應到背後的致命危機,徐光強忍身上痛苦,左手一揮,徑直擋在自己身後!

一寸錦繡 噗嗤”一聲之後,徐光的左手被一劍斬斷,可是劍光威勢不減,再度將他的左肩消去!

……

林山盤坐於洞府之中,雙手掐訣,低喝一聲:“風雲之力,凝!”

伴隨着他的聲音,風雲之力齊至,更是相互纏繞着凝爲一體。單手一招,風雲之力直接沒入林山身體之中,同一時間,林山身體閃動不已。他明明就這般保持盤坐狀態,卻時而出現在洞府的各個角落,時而出現在洞府出口之處,顯得十分詭異。

“隨風隱形,果然不錯!”蒲團上的林山面色一喜,自言自語道。

在他說話同時,洞府各處閃動的“林山”紛紛消散開來,如同從來沒出現過一般。

看着石桌上的一隻拳頭大小的沙漏,林山低語道:“居然已經修煉了一日夜,暫時休息一番,也看看宗門這邊是否太平。”

翻手取出一枚令牌,手上法訣一引,林山打開洞府禁制,直接來到虎猿所在之地。

見到林山回來,張柔和猿二一起殷勤地送來酒肉,林山也不客氣,此番修煉下來消耗頗多,他也確實需要補充一番,所以接過酒肉便吃了起來。

“怎麼樣,宗門可還算太平?”林山將一塊手指大小肉條送入口中,向小寶問道。

故意將一枚妖丹拋得老高,小寶身形一躍便將妖丹咬在口中,一本正經地說道:“太平?現在宗門亂糟糟的,我看我們還是換個地方玩耍好了!”

見小寶說得不明不白,虎大補充道:“昨日有不少奇怪的敵人出現,聽有弟子說是異界之人!那些人一個個體格強橫,速度極快,修煉方式也不相同,他們四處騷擾青雲山弟子,已經有數名運氣不好的弟子隕落了!”

張柔目光閃動,眼中含着晶瑩之色,她看着林山說道:“那些就是荒古遺族,紫雲姐姐到現在還沒消息,只怕她已經……”

“柔兒不用擔心,紫雲仙子一身風系神通十分了得,或許只是運氣不好,被傳送到了偏遠之地而已!”林山安危道,似乎想起了什麼,林山翻手取出一枚玉環。

見到此幕,小寶身形一閃便出現在林山跟前,好奇地看着那枚玉環,不時用舌頭舔着虎嘴。

“老大,這是什麼寶貝?看起來很漂亮,能借給我看看麼?”小寶看着林山問道。

“借?”林山雙眉一挑輕笑道:“怎麼大名鼎鼎的小寶神獸也會借東西了麼?”

訕笑兩聲,小寶回頭看着虎大說道:“小寶是知錯能改,在虎老大的教導下,已經知書達理了!”

搖了搖頭,林山手中法訣一引,一道靈光瞬間便沒入玉環之中。

“咦?”似乎發現了什麼,林山發出一聲輕咦。

“林大哥怎麼了?”張柔連忙緊張起來,雙眼緊緊地盯着林山。

微微一笑,林山神祕地說道:“有客人來了!”說話時,林山翻手取出洞府令牌,一道法訣一閃而沒,洞府外的禁制便打開了。

“紫雲仙子,別來無恙?”林山大聲說道。

聽得此言,張柔面色一喜,快步奔向洞府入口處。

“林道友真是神通廣大,紫雲剛到這裏就被發現了!”一道清脆女聲響起,來人身穿紫色裙衫,豔麗的面孔上更有幾分嬌媚之色,除了紫雲還能有誰?

“紫雲姐姐,你這麼久沒出現,柔兒急壞了!”張柔拉着紫雲手臂說道。

ωwш ⊕тTk an ⊕CΟ

紫雲微微一笑,用手輕撫張柔頭髮說道:“姐姐能有什麼事?不過是運氣不好,莫名其妙地被傳送到數百里之外了而已!”

“紫雲道友長途跋涉,不如一同來補充一番吧!”見兩姐妹情真意切的樣子,林山指着石桌上的酒肉說道。

看着那些熱騰騰的酒肉,紫雲面色一喜,笑着向林山說道:“林道友相邀,紫雲就不客氣了啊!”

說話時便走到石桌前食用起來,猿二更是殷勤無比,不斷地選擇一些最好的肉片遞給紫雲。

一番補充下來,對於猿二的廚藝,紫雲是連連稱讚。

“紫雲仙子過獎了,這些美味可不是猿二一人完成的,其中張柔妹子可是功勞不小!”猿二笑眯眯地說道。


聽到猿二這般說,張柔神色一緊,一抹紅霞飛到臉頰之上,她害羞地將頭藏在衣領之下。

紫雲仙子先是點頭將一片肉食送入口中,然後似乎聽明白了什麼,面色一滯。她轉而看着張柔說道:“柔兒的功勞?柔兒,難道你一直在這裏麼?”

“沒……沒有!柔兒就是來幫幫忙,幫幫忙而已!”張柔吞吞吐吐地說道。

“那就好!”紫雲看着林山說道:“紫雲相信林道友乃是君子,不至於讓柔兒吃虧,但始終男女有別,諸多不便!”

“紫雲道友所言極是!”見張柔懇求的目光看向自己,林山說道:“幸好柔兒進階築基修士,領取的洞府和這裏很近,能夠時常過來幫忙!” 見林山幫自己開脫,張柔先是一喜,不住地點頭同意,可漸漸地覺得心中空空的,似乎是林山將她從身邊劃分出去了一般,心中失落,一時怔在原地。

將一塊肉片送入口中之後,紫雲一本正經地看着林山說道:“林道友,此番在傳承古地,多謝你出手相助!所謂大恩不言謝,林道友的恩情,紫雲銘記於心!”

雙眉一揚,林山擺手道:“紫雲仙子這是哪裏話?我二人本來就是站在同一邊的,況且此番進入傳承古地,林某可是託仙子洪福呢!”

“啊!這是……”紫雲拿起石桌上酒水,聞着清香,便忍不住仰頭喝了一口。可就是這麼一口酒水,便讓她真正地面若寒霜,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見到此幕,林山右手一擡,一股炎熱氣息散開,隨意一揮,便有一股極熱之力將紫雲籠罩起來!

感應着身周從極寒迅速變成暖洋洋的,紫雲忍不住面帶微笑地閉上雙眼,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樣。

紫雲之所以這般失態,倒不是她實力不足,而是她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看似普通的酒水中蘊含極寒之力。加上她自傳承古地時便被遺族追殺,一路勞頓下來是疲勞至極。現在一時極寒,一時極熱的變化,倒是讓她身體極大地放鬆下來,這才情不自禁地眯着眼享受起來。

盞茶功夫之後,紫雲美目一睜,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之處,她嬌嗔地說道:“紫雲失態了,林道友真是的,也不提醒一下!”

林山不過禮貌性地看着紫雲,見到她說話神態之間露出的嫵媚之意,也是心神一陣恍惚。

張柔一直關注着林山的變化,當看出林山神色異樣之時,不自覺地伸手摸着脖子上的魔龍印記,不知心中在想些什麼。

“無妨!”林山定神後不急不慢地說道:“紫雲仙子長途跋涉,這番休整一二也算恰到好處!”

“這酒水真是奇特,紫雲在其中感受到一絲極寒之力,這實乃修煉者夢寐以求之物啊!”紫雲美目緊緊地盯着手中酒壺,大有深意地笑着說道。

雙眉一挑,林山神色不變地說道:“既然紫雲仙子喜歡,這壺酒水便送給仙子了!”

“是是是!這酒水雖然得來不易,但紫雲仙子可是貴客,拿去便是!”猿二一臉殷勤地說道。

“那……紫雲也不客氣了?”紫雲雙手緊緊地握着酒壺,一臉驚喜地說道。

“當然!”林山說道:“這酒水現在已經屬於紫雲仙子了!”

欣喜地將酒水收入儲物袋中,紫雲目光一轉,走到張柔跟前,拉着她的小手輕聲說道:“晚上到姐姐這裏來,我們一起品嚐這種美酒!”

張柔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習慣性地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下來。

紫雲此行目標很簡單,她一回到青雲山便來找林山,目的有二:一則爲答謝林山出手相助之恩,雖然表面上她一副嬉笑輕鬆的樣子,但她在傳承古地時,拋下林山獨自離去,始終有些歉意。二則她瞭解林山的強大實力之後,當然要加強聯繫,將來說不定還要藉助林山一二呢。

至於那壺酒水,完全被她視作珍寶,只肯和她關係最好的張柔分享,算是她此行意外的收穫了。

紫雲離開之後,見張柔有些失神,林山問道:“柔兒,怎麼你不舒服麼?”

張柔目光閃動,搖頭說道:“沒有,柔兒很好。”說話時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

看張柔不願多說,林山繼續向小寶問道:“小寶你剛纔說青雲山附近出現很多荒古遺族?那風宗主可有什麼吩咐?”

小寶看出張柔有心思,努力地用虎頭蹭着張柔小手,半晌也不見效。聽到林山的問話,小寶淡淡地說道:“還能怎麼樣?風莫問要求築基弟子組成執法隊,四處追尋那些荒古遺族!老大你若是閉關完成,也得去執法隊完成任務了!”

默默地點了點頭,思量片刻之後,林山說道:“既然有任務要做,我就去領個任務,好歹也算爲宗門出上一分力!”

聽得此言,張柔神色一緊,快步走到林山跟前說道:“林大哥,柔兒和你一起去!”

“不用,你剛纔可是答應紫雲仙子,晚上過去陪她飲酒呢!”林山提醒道。

“飲酒?”張柔一臉茫然,低頭看着小寶問道:“柔兒何時說要去飲酒了?”

小寶看着張柔的模樣,張大嘴巴,半晌說不出話,最終輕嘆一聲便扭動身體蹲到一處石臺之上去了。

見到小寶這幅表情,張柔柳眉緊蹙,自言自語道:“難道柔兒真的答應姐姐去飲酒了麼?可是林大哥,柔兒可以向紫雲姐姐說明情況,下次再陪她也是一樣的啊!”


見張柔一本正經的樣子,林山安慰道:“此番進入傳承古地,柔兒也累了,就去紫雲仙子那裏好好休息一番!林某此行還有些私事要辦,和你一起有所不便!”

虎大和猿二假裝收拾這碗碟,不時交換怪異眼神,卻一句話都不說。

“唉!老大最不喜歡別人粘着了,小柔我教你的都忘記了麼?”小寶搖頭晃腦地走到張柔身邊,一副搖頭嘆息的樣子。

張柔聞言陷入思考,一時心中猶豫,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小寶身形一動,走到林山跟前以低不可聞的聲音問道:“老大,可以帶家屬麼?”

林山瞥了他一眼,輕輕地搖了搖頭,什麼也沒說。

小寶先是有些失望,然後跑到張柔身邊說道:“小柔,小寶會陪你的!”

張柔抱着小寶的虎頸,強笑着點了點頭。

林山也不多言,離開洞府之後,徑直來到小寶說的地方領取任務。來到接近峯頂之處後,林山看到問道長老正在和身前弟子說着什麼,便快步趕去,站在那名弟子身後。

“吳華,你的實力一般, 總裁异界行 ,千萬不能貪功冒進!”問道長老大有深意地和那名弟子說道。

那名“吳華”應了一聲之後,便轉身離開。林山腳下一動,站到了問道長老跟前。

“弟子林山拜見問道長老!”林山恭敬地行禮問候道。

擺了擺手,問道長老說道:“我等修煉之人,莫要在乎這些陳規陋習!說說你的實力……咦……是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