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年輕人看了看祕書長的臉色,小心翼翼低聲彙報道:“是秦老極力推薦的那個叫龍江的發現的。”

“哦?”被這項瑣碎工作折磨都快瘋掉的祕書長終於說話了,僅僅說了一個字,又再次沉默起來。

“李處長,這是第幾條線索了?”武副廳長見室內氣氛有些沉悶,扭頭問道。

早就等候多時的李處長馬上熟練彙報:“截止今天上午9點,已經發現129條線索,排除58條,目前正在覈實68條,算上這條應該待覈實69條。”

李處長稍微停頓了一下,看了眼表情愈加沉悶的祕書長,小心補充道:“領導,您的兵分兩路計劃,目前爲止,第一路已經發現線索128條。第二路發現線索僅僅1條。”

“哼!”都祕書長胖胖的臉上露出了不耐煩的神色,揉了揉肥大的鼻子,分析道:“數據說明了什麼?同志們啊,花了幾千萬,動員了數千警力,儘管是以社會調查名義進行的,可是這社會形象,政治影響,如果沒有結果,後果不敢想像啊。”

他心裏實際非常後悔,接了這麼個任務,本來以爲找個人能有多費勁,現在戶籍系統這麼發達,在華夏找個人不是玩兒一樣?

可這位秦老的身世可真邪了,自小被拐賣,知情人全都死光,唯一的線索就是一個死去的人販子口供,確切來說就是一個人名,加上一個地名。

就像一組多元未知方程式,就給了兩個已知數,還要短時間內解出答案,尼瑪這不扯呢嗎?

Wωω_Tтkan_¢○


“要不,領導。”武副廳長看了看領導爲難的臉色,建議道:

“我們去看看?如果找對了線索那更好,如果仍舊不是,正好借個機會,把外面那個胡鬧的小孩子游戲停下來,您看呢?秦老如果過問,我們也好有個交代。”

見領導仍有些猶豫,李處長更加小心彙報說:“這是最新統計的數據,各大媒體和網站,對這次開展的柳原歷史大排查活動,褒貶不一。60%以上是譏諷和排斥的態度。幸好我們動用的是私人經費,不然下一步更是麻煩。”

也許部下的態度起到了作用,也許是被進程緩慢所羈絆,都祕書長不耐煩揮了揮手,下了決心:

“嗯,也好,看看去。小李子,一會兒,這個節奏你掌握一下,但是話不要說的太過分,表達清楚意思就行。關鍵的一點。”

祕書長看向了窗外,嘆了口氣:“關鍵一點是要照顧好秦老的情緒。畢竟,明天,省委兩個領導就要從京都開會返回了。”

……

林茂有點發蒙,不知所措地被龍江領進一間房間。

本來是村長家的廂房,如今改成了會客廳,沙發、地毯、各種擺件,弄的典雅精緻。

周圍衆星捧月般圍了一羣衣着華貴的小年輕,一看就是那種有錢人家的子女,囂張、任性、自我,不過此時個個充滿了好奇,不斷用眼睛打量着林茂。

“叔爺,你不會搞錯吧?他好瘦耶!頭髮也沒型!好土。”秦小雨扭着高跟鞋,繞着林茂走了一圈,自從她發現頭髮可以長出後,就迷戀起女孩裝扮,說話也開始告別女漢子,變得嗲聲嗲氣。

“就是,這衣服穿的好邋遢,我敢保證衣服肯定是不到一萬塊錢的便宜貨。”秦小山對於莫名其妙多出來的親屬,保持着天然的警惕,晃着耳環不屑道。

“和爺爺長的一點也不像,叔爺,這人我怎麼看像冒充的呢?不會搞錯了吧?”秦小軍也是林茂不感冒,只顧圍着雨大小姐轉圈。

龍江來不及解釋了,拍了拍林茂肩膀,擡頭道:“好了,小山你少廢話,安排幾輛車,送林校長帶來的孩子先回蓮花山小學。”龍江想了想,吩咐秦家大小姐:“小雨,你去安排,把外面發錢的行動停了吧,正主已經找到了。”

林茂更有點蒙,緊緊抓着龍江的手:“龍江,你等等,難道外面發錢在找什麼人的傳說是真的?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龍江看着林茂迷惑不解的眼神,欣慰地笑了:“林大哥,我敢保證,你的命運從今天起,將要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你已經不是你了。”

“我不是我,那我是誰啊?……”沒等林茂說完,外面房門被大力推開,涌入了一羣人。

幾十隻眼睛霎時齊刷刷落到了林茂身上。


秦海洋推開扶着他的兒子和保鏢,疾步到了林茂面前,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嘴裏喃喃自語:

“眼睛,有點像,鼻子,不太像,這臉型,唉,我實在想不起來了,父母到底長的什麼樣。”他用力搓了搓臉部,不顧弄亂的發發遺憾道,因爲激動,眼睛竟然慢慢涌出了點點潮溼,臉色也變得紅潤光亮起來。

秦雲天忙找了把椅子,讓情緒大起大落的父親平緩一下。

“秦老,您不要激動,公安部門已經撒下天網,相信很快就會有結論的。”都祕書長顫着滿臉肥肉,擦了擦汗水,爲了追趕秦老急匆匆的腳步,剛纔走的實在急些。

“再有,秦老,現在發現線索,報告情況的人多了,無非就是爲了筆錢而已,我們公安廳正認真核實,您如果隨便爲了個什麼假冒線索就……,這身體也會吃不消的。”武廳長連忙補充領導的意思,表明公安廳的態度和調查組的功勞。

“就是,現在啊,什麼人都有,表面正人君子,實際想的還不是那點事!”李處長接過話,蔑視地看了眼龍江和林茂。

“你說什麼?”林茂倔強地推開龍江的手,騰地站了起來,大聲道:

“爲了錢?我當然是爲了錢來的。你們這些領導好好看看,鄉村有多少失學兒童?有多少貧困家庭孩子在外面打工?你們都是領導,都是有錢人,有錢大把大把給了那些貪婪的人,爲什麼不能投資教育,積累功德呢?”

“龍江,你別攔住我,讓我說完。”林茂摔脫龍江的手,幾步走到了一羣領導面前,揮舞着手臂依舊大聲道:

“你們看看,外面都是些什麼人?他們真的需要這筆錢嗎?無非就是貪心作怪,可真正需要錢的病人、窮人、孩子,他們誰能真的趕過來領錢?你們這是浪費!對社會資源的巨大浪費!”

林茂慷慨激昂,毫無懼色,瘦弱的身子義正言辭,眼睛放出了攝人的光芒。

李處長大驚,攔住了林茂:“你要幹什麼?不許靠近!來人啊,把他控制起來,他干擾辦案!”

“咳咳”萬永春市長低頭咳了幾聲,打斷了李處長的喝令:

“我打斷一下啊,秦老還等着呢,我們是不是先看看龍江發現的這個人,身份先確定下來,到底是不是再說啊?”

一席話說得李處長訕訕閉上了嘴巴。


武廳長點了點頭,轉頭看向龍江,笑吟吟道:“是啊,永春市長說的很有道理,龍江,你到底是根據什麼確定的這個人?究竟能有幾分把握?”

龍江笑嘻嘻眯着眼,露出白牙,得意道:“我的方法麻,嘿嘿,我是不會告訴大家的,你要說把握,應該是幾乎100%!”

“什麼?”秦海洋再次激動了,猛然站了起來,表情簡直難以置信。

“不可能!”李處長一口斷定:“你的方法不能講出來,就是估計,司法調查講究的是證據,充足的證據才能下定結論,你什麼證據也沒有,憑什麼就下這麼肯定的結論?”

看到最崇拜的叔爺受到懷疑,秦小雨怒了,挺着胸不屑道:“你知不知道龍江是什麼身份?啊?敢懷疑我叔爺,你是不是活夠了?”

“小雨!”秦海洋喝止了頑皮的孫女,點了點頭:“家人頑皮,讓各位見笑了。我相信我的老弟,他的話從來就沒說錯過,下面缺的就是警方的證據,爲了給大家一個結論,都祕書長,我看按警方建議,走程序吧。”

“這個好辦,我們已經攜帶了最先進的DNA米國比對儀器,鑑定率99%,時間短見效快。就是不知道龍江敢不敢進行比對?”李處長皮笑肉不笑地瞄了眼龍江,輕描淡寫道。

“有什麼不敢的?不過我怎麼知道你這儀器好不好用?”龍江伸了個懶腰,撇撇嘴問道。

“這個好辦。”李處長自信地打了個電話。

一會功夫,三個警察擡進一臺半人高的機器,放進屋內。

一個穿着白色大褂的女警,拿着採血器,爲領導們做介紹:“這是臺米國最先進的DNA比對儀器,能鑑定直系以內六代血親,旁系以內四代血親!只需要採集一點血液樣品,就能在一分鐘內出結果。”

爲了對比,女警徵求了秦海洋意見後爲他和秦雲天取了血樣,小心放進儀器中。

“請看,這臺儀器正在處理結果,大家看,綠燈亮了說明二人是直系血親!紅燈亮了,說明是非血親。”

正說着,儀器停止了轉動。

果然,叮了一聲,綠燈亮了。

女警重新換了取樣口,爲毫無親屬關係的小武警取了一滴血樣,滴入機器裏,加入對比,登時吸引了全部人的目光。

機器刷刷運轉起來。

果然,叮了一聲,紅燈亮了。

“好了,開始鑑定吧。”祕書長淡淡下了命令。 「呵呵,怎麼會呢,你去照鏡子看看,你的相貌發生了什麼變化?」江帆笑道。

陳麗手摸著臉,疑惑地走到鏡子面前,當她看到一張靚麗的臉時,驚訝道:「哇,我的臉怎麼變得這麼光滑了,水色也好了很多呢?」

「呵呵,這就是我折騰你的效果,晚上還要折騰你嗎?越折騰越美麗!」江帆笑道。

陳麗羞澀低下頭,「江帆,你壞死了!」沖了過去,對著江帆耳邊悄聲道:「晚上我們還來!」

江帆頓時色心大起,一把把陳麗抱了起來,「還等什麼晚上!現在我們就研究人生!」

「哎呀,不要呀!」陳麗驚呼道,等江帆把她放在床上的時候,只聽到陳麗喊道:「哦,你隨便折騰我吧!越瘋狂越好!」

兩天後江帆處理好了東海市身邊所有的事情,他立即準備去京城,在去京城之前,江帆約見了宋文傑。在滿庭芳別墅會議室,宋文傑從江帆臉上看出了江帆有事情要說。

「小江,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呢?」宋文傑道。

「老宋,我準備去修仙界!」江帆道。

「什麼!你要去修仙界!那這裡怎麼辦?」宋文傑驚呼道。


「東海市的事情我已經處理好了,我今天就準備去京城見高主席和趙總理,和他們交代一些事情。」江帆道。

宋文傑見江帆已經坐牢決定是不會改變的,「小江,你準備何時返回呢?」宋文傑道。

江帆搖頭道:「我不知道何時返回,也許很快就回來,也許十年,也許一百年!」

宋文傑沉默片刻,他知道江帆去了修仙界,那就意味著基本上不回來了,高家和盛家人就是例子。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作為修鍊者,誰不嚮往更高處呢?

「小江,我知道無法勸服你留下來,但是我希望你抽空回來看看我們!在華夏國有危難的時候回來助一臂之力!」宋文傑道。

「嗯,我離開人界之前,我會留給國家一些有用的東西,可保我們華夏國在一百年之內不會被人欺負!這點你大可放心!」江帆道。

「哦,你小子還私藏了些好東西呀!」宋文傑驚呼道。

「呵呵,有些東西暫時不能拿出來,現在我要去修仙界了,我只有提前拿出來了!」江帆道。

「你小子真夠狡猾的!哎!你走後,我就真的寂寞了!」宋文傑嘆息道。

「呵呵,你多找幾個女人做伴就不寂寞了!」江帆笑道。

「呃,你還什麼玩笑!家中一個都頭疼得很呢!還找幾個,我可沒有你那麼大泡妞本事!」宋文傑搖頭苦笑道。

「老宋,我們共事也有幾年了,臨走時也沒有什麼東西送給你的,這幾現金支票就留給你吧!」江帆從兜里拿出一疊現金支票遞給宋文傑。

「呃,小江,我那要得了這麼多錢呀!」宋文傑急忙擺手道,他看到江帆手裡的現金支票都是一千萬一張的,加起來恐怕有幾個億呢!

「老宋,這些錢我也無法帶去修仙界,你就拿著吧!不要拒絕了,要不然我會生氣的!」江帆板著臉道。

宋文傑只有收下現金支票,感動道:「小江,謝謝!」說完站了起來,走到江帆身邊,伸出手緊緊地握著江帆的胳膊。

「行了,你一大老爺們不要這麼傷感,我只是去修仙界,以後肯定還是要回來的!回來的時候,你可要請我吃飯哦!」江帆笑道。

「如果你回來了,我一定請你到東海市最高檔的酒店去吃飯!」宋文傑點頭道。

江帆與宋文傑聊了兩個多小時,才送走了宋文傑,隨後立即動身去了京城。江帆沒有去找高主席和趙總理,而是去了龍組總部找徐衛紅。

在組長辦公室里江帆見到了徐衛紅,「老徐,我要見高主席和趙總理,你去幫我約他們。」江帆道。

徐衛紅吃驚道:「小江,你有什麼事嗎?」

「我要去修仙界,在去之前,我要把一些特別重要的東西交給他們,這些關係關乎我華夏國今後的強盛!」江帆嚴肅道。

「好吧,我馬上就去聯絡他們,你就在這裡等候我的消息吧。」徐衛紅道,他知道高雅倩被劫持到修仙界去的事情,江帆要到修仙界去,他也無法阻攔。

片刻之後,徐衛紅來了,「小江,高主席和趙總理已經答應約見你了,地點就在高主席家中,你隨我去吧!」徐衛紅道。

江帆隨著徐衛紅到了高主席家中,高主席和趙總理已經在院子裡面等候江帆了,「小江,你可來了!」高主席微笑道。

「高主席,趙總理!」江帆立即行軍禮。

「小江,你坐下吧!」趙總理微笑道。

江帆立即坐下,「小江,你真的要去修仙界去?」高主席道。

「是的,您是知道的,我所有的女人都被劫持到修仙界去了,我必須去救她們!」 軍友之家俱樂部

「嗯,我知道你遲早會去修仙界的,沒想到你去得這麼早!我們高家的祖先在修仙界創立了逍遙派,你可以去逍遙派找他們!你就帶著這玉牌去吧,你可以棲身逍遙派,也有一個安身之地。」高主席拿出一白色的玉牌,牌子上有一個高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