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漸漸的人們察覺出了不妙,這並不是自己想的那樣,真的和先前說好的不一樣的,這樣衝下去,搞不好都會死在這幾個煞星手中,

囂張狂少 ,要不是眼皮夠厚,眼睛珠子應該已經奔出來了吧,他沒想到楚凌飛這幾個看似很年輕的人竟然有如此強大的破壞力,

不覺間,罪惡之源外面很大範圍的土地已經被鮮血染紅了, 雖然楚凌飛他們幾個如同一台絞肉機一般在黑壓壓的人群之中橫衝直撞所向披靡,但這用人肉堆起來的路可不是白白犧牲的,

就是因為這些人不要命的往前沖,將楚凌飛幾人的腳步大大拖慢了,利用這點時間差,其他方向追擊過來的人已經將他們給圍了一個水泄不通,

「隨時做好突圍的準備,前方四十五度位置人比較少,待會看情況不對我們就一起沖,」『絞肉機』被黑壓壓的一大片人給圍住了,楚凌飛原地站住,一臉戒備的來回看,同時謹慎的對其他人說道,

雖然這些人把楚凌飛他們給圍住了,但這次他們不敢再上前去了,剛才那些已經變成碎肉的人的慘狀他們也看到了,即使他們在拚命也不會傻到拿著雞蛋去碰石頭的,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就是傻逼,現在看來這些埋伏自己的人都是有腦子的人,

在雙方互相對峙的時候,一個人從人群之中慢悠悠的走了出來,很囂張的說道:「楚凌飛,我們本來無冤無仇,怪就怪你惹了不該惹的人,」

「難道你們都是王明叫過來的,」看到這個人之後,楚凌飛微微一愣,沒想到這裡面還隱藏著這等好手,竟然擁有君階巔峰的實力,

「王明,不認識,」

其實楚凌飛也猜到了這傢伙的回答,以王明的實力,不可能請到君階巔峰的人來圍剿自己的,旋即獨自走了出去問道:「那請問是誰派你們來的,」

「哼,」對面走出來的人冷哼一聲說道:「吳悔,卡斯拉城主吳悔,誰能拿回你的項上人頭就是下一任的城主,你也不要怪我們,怪就怪你的腦袋太值錢了,」

聽到這話楚凌飛心中一凜,沒想到這些人竟然都是吳悔那個老傢伙派來的,更加沒想到他對自己的憎恨這麼重,竟然拿著整個拉斯卡城作籌碼來懸賞自己的人頭,

「想要拿下我的人頭怕不是那麼簡單吧,」既然那人已經說明了自己的來意,那就沒打算放過自己,楚凌飛沒好氣的說道,

那人竟然點了的點頭說道:「不得不說,你確實是一個人才,年紀輕輕竟然已經進階到君階了,但你要明白一個道理,世間天才太多了,能夠順利進階並且成功活下來的並不多,你也只是其中的一個,」

「我敬你是個漢子,我打算親自送你一程,」

「你是怕了吧,還自己送我老大一程呢,不怕丟光了你的老臉,」楚凌飛和那個君階巔峰的人之間的對話金童都聽到了,金童冷哼一聲插嘴道,

確實,明眼人一看就能夠看的出來,他們這裡雖然聚集了一大部分人,但是大多數的都是一些修為低微的傢伙,能夠拿上檯面的沒有幾個人,而這個君階巔峰的人應該就是他們的領頭人了吧,

假如這些人一擁而上的話,能不能傷到楚凌飛還兩說呢,更加讓他們不能接受的就是楚凌飛一眾兄弟們強悍的攻擊力和破壞力,而且人雖然很多,但是能夠和楚凌飛面對面的只有那麼幾個人,其他人同樣被隔絕在身後不能接近,

所以對付這幾個人最好的辦法就是引誘楚凌飛出來與自己單挑,而自己君階巔峰的修為在這些沒有皇者的人之中算是修為最高的了,所以他才親自出面和楚凌飛談,

「你要和我打我就得和你打嗎,」雖然這個傢伙擁有君階巔峰的實力,但還沒有達到威脅到自己的地步,但楚凌飛不想這樣被人玩弄於鼓掌之中的感覺,隨即冷笑著說道,

而那傢伙也沒想到楚凌飛在這種情況之下竟然還能保持著淡定和自己交談,他頓了一下說道:「你若是與我面對面打一場,我以我的人格擔保,絕對不會傷害你的這些朋友們,吳悔要的只是你的人頭,」

「好,我答應你,」

「老大,不要上他的當啊,」楚凌飛身後的幾個人也沒想到楚凌飛答應的這麼乾脆,那人可是有著君階巔峰的實力啊,而楚凌飛雖然不能以常人來看待,但他也只是剛剛達到君階而已啊,

「好,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聽到楚凌飛答應了,這人急忙抓住了這句話應了下來,生怕楚凌飛反悔一般,同時心裡在暗自竊喜,我答應了你你死了之後不會對你朋友怎麼樣,但是在場的這麼多人可不是那麼想的,

雖然大家都是為了楚凌飛的人頭來圍攻他的,但是也都知道了楚凌飛他們進了罪惡之源,雖然楚凌飛死了,但他身後的朋友身上絕對也有大量的寶物,畢竟他們在裡面呆的時間可不短啊,

其實他的這些小詭計楚凌飛早就想到了,而且他也從來沒有相信過眼前這個人的花言巧語,什麼放過自己的朋友,能信他才怪呢,但楚凌飛還是答應了,他主要是想測試一下自己的極限,是不是真的如同外人所說的一樣,魔族戰士都是同階無敵的,即使自己剛剛進階到君階,而面對的是君階巔峰,

楚凌飛答應他的另一個原因就是抱著樹倒猢猻散的想法,只要自己將這個領頭者給幹掉了,其他人不足為據,到時候他們的軍心一散完全沒有威脅的,若是不答應他的話,這多麼多人群起而圍攻自己這麼幾個人,雖然暫時不會有什麼問題,但能不能堅持到底就很難說了,

「我自有分寸,你們注意自己的安全,」聽到兄弟們的阻止,楚凌飛心裡一暖,回頭給了一個放心的表情朝大家重重的點了一下頭,

武易急忙走上來和楚凌飛用力的抱了一下,利用這個目光死角往楚凌飛懷裡塞了一個閃著金光的東西,然後重重的說了一句:「萬事小心,為了大家你也不能出事的,」

這個東西是剛才在楚凌飛答應挑戰之後武易站在後面抓緊時間做出來的,能夠為楚凌飛抵擋一次致命的傷害,關鍵時刻應該會用得到的吧,


楚凌飛和兄弟們說了半天話,那個君階的傢伙並沒有反對,他把這一切當成了別人的生離死別,自己要殺別人,總得允許人家處理一下後事,交代一下遺言吧,

「好了,」安慰了一下心驚膽戰的憐兒,將紅桃夭小心謹慎的交到金童手中,楚凌飛轉身說道,

「本人名叫陸詳,我不希望你死不瞑目,下輩子投胎的時候要學會做人,不該惹得人不要惹,不然還是會死的很慘的,」陸詳現在看楚凌飛已經像是在看一個死人一樣了,而且還很裝逼的在那裡教育楚凌飛,

大家都不知道的是,陸詳看似道貌岸然的樣子,其實這人心理變態,他從來不去惹那些等級比自己高的,反而對比自己修為低很多的人異常殘忍,基本每天都得殺一個人體會一下,而且這人更加變態的是還喜歡虐屍,簡直就是慘無人道,

不過這些事情,別人都不知道,知道這個秘密的人現在都是死人了,但楚凌飛即使不知道也沒有任何的心慈手軟,

「該怎麼做我自己知道,用不著你這個老油條來指指點點,」楚凌飛大喝一聲凌空而起,風暴之鐮在空中劃了一圈之後,直指陸詳,他看看自己到底擁有怎麼樣的戰力,在面對武君巔峰的人的時候究竟會有什麼結果,

「不知好歹的東西,你成功激怒了我,我會讓你為剛才所說的話而後悔的,」說完話,陸詳也拿出了自己的武器,竟然是兩把很小的匕首,

看到這裡楚凌飛很是疑惑,這傢伙背後明明背著一個劍套,為什麼不用劍反而用匕首呢,

但陸詳並沒有給楚凌飛多想的機會,兩把匕首瞬間變成了透明色,速度飛快的躍了起來,很囂張的向楚凌飛迎了過去,他可不怕一個剛剛進階到君階的小傢伙,

但是剛剛一交手陸詳就感覺到不是那麼一回事了,楚凌飛風暴之鐮上的力度相當的強悍,自己兩把匕首在交手的一瞬間竟然被他這個小傢伙給逼退了,這可不是他剛開始預料的那樣,

一擊把陸詳給逼退了,楚凌飛乘勝追擊,貼身而上又一次與其纏在了一起,由於陸詳本身是武君巔峰的實力,楚凌飛一上來就是活力全開,魔焰附著在風暴之鐮上火舌不斷吞吐,黑色的魔焰將陸詳渾身熾烤的相當難受,

但陸詳再怎麼說也是巔峰的實力啊,兩把匕首同樣舞的風生水起,匕首來回揮動帶起無盡的氣勁,楚凌飛耳旁不時傳來匕首劃過的聲音,

起初他並沒有過多的在意,以為是匕首劃過空氣造成的爆鳴聲,但是慢慢的楚凌飛心神竟然有了一點模糊,剛才陸詳伸過來的匕首楚凌飛很好躲的,但是身體彷彿不受自己控制一般,竟然遲鈍了那麼一下,匕首直接划著楚凌飛的臉龐而過,一絲鮮血肆意飄飛,


「難道這匕首裡面另有秘密,能夠迷惑人的心神,」楚凌飛在心裡思量著,大步先後撤去,準備先穩定一下心神,

但這麼好的機會陸詳怎麼會允許楚凌飛離開呢,死死纏住楚凌飛繼續與自己纏鬥,匕首依舊劃過的非常迅速,很多地方明明沒必要那麼大弧度,但卻一直是最大範圍的劃過,

突然,楚凌飛的手指傳出一絲刺痛,下意識的手一松,風暴之鐮脫手而出飛了出去, 陸詳的匕首就是有這個功能,他通過匕首的揮舞來釋放很難被察覺的音波,這個種音波很隱秘,在雙方交戰的時候很容易被誤認為是劃過空氣的破風之聲,

當對手察覺出來的時候他已經被音波入侵了大腦,對自己的神經造成了一定程度的麻痹,

而楚凌飛剛才根本沒有想到這一點,只是有了一絲懷疑,但陸詳一直纏著他,不讓楚凌飛有時間來查探這一切,

陸詳手持匕首很刁鑽的刺在了楚凌飛的腕骨處,陸詳可是虐待人的老手,他能夠用匕首很準確的扎在了楚凌飛手腕的神經之上,

「小子,你還嫩的很呢,」看到楚凌飛的風暴之鐮脫手而飛,陸詳很張狂的撲了過去,在楚凌飛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腳將風暴之鐮踢飛了出去,匕首閃著寒光朝著楚凌飛的脖頸之處刺去,沒有絲毫的手軟,他要是的就是一擊將楚凌飛解決掉,

因為他手中匕首的音波攻擊讓人神經癱瘓的作用只能維持一小段時間,若是讓楚凌飛抓住機會那就會恢復過來的,

這匕首可是陸詳的成名技,曾經不知道有多少人不明不白的死在他這一招上,現在楚凌飛對這個傢伙沒有任何了解,當然也不知道了,陸詳就是想要不費吹灰之力就將楚凌飛給幹掉,然後將其頭顱割下來,那下一任城主就是他陸詳的了,到那時候所有的東西都是屬於自己的了,

鏗,

陸詳手持匕首狠狠的向楚凌飛刺了過來,被逼無奈他只能開啟了烈焰之體伸出手臂橫在面前,硬接下了這一擊,但另一把匕首緊接著也跟了過來,

這時候楚凌飛和陸詳身體已經很接近了,在另一把匕首就要刺向自己的時候楚凌飛手疾眼快瞬間把手伸到了陸詳的背後,直接將陸詳背著的劍給拔出了一半,險而又險的擋住了刺向自己心窩的匕首,

擋住這一次攻擊之後,楚凌飛藉助反震之力向遠處躍去,暫時與陸詳拉開了距離,手上肌肉用力,將被刺傷的神經暫時恢復,伸手一招,靜靜躺在遠處的風暴之鐮應聲而起,又一次回到了楚凌飛的手裡,


「哼,算你小子走遠,」反震之力將兩人的距離直接拉大了,陸詳看到了楚凌飛又恢復了過來,恨恨的說道,他現在很不爽,剛才明明能夠把這小子幹掉的,沒想到他竟然看上了自己背後的劍,暫時拿出來用了一下,逃過了這一劫,

呼~

站在遠處看著這邊戰鬥的兄弟們看到楚凌飛暫時安全了,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剛才的情況確實太危險了,一個不好就會重傷,甚至威脅到楚凌飛的生命,剛才真是太命懸一線了,大家都為楚凌飛捏了一把汗,


「既然這樣的話,看來我不拿出點真本事的話是不能拿下你的人頭了,」陸詳看到楚凌飛戒備的樣子,知道還是用兩把匕首的話是不會有什麼成效了,他說完話之後慢慢的將剛才背後的那把劍給拿了出來,

剛才楚凌飛借來一用的時候,由於情況太緊急了,只能隱約瞄到一部分劍身的樣子,現在看到之後竟然有種毛骨悚然的味道,這把劍竟然是通體血紅色的,而且在劍身周圍一圈還有一層透明的白光,不時傳出一陣陣讓人心揪的氣息,

「這究竟是一把怎麼樣的劍啊,單單看這樣子就不是凡品,看來這次老大碰到硬茬了,」武易將憐兒往身邊拉了一下,怕被戰鬥的余bobo及,然後自言自語道,

「就讓血蚩劍吸干你的鮮血吧,你死在我的血蚩劍之下也該感到自豪了吧,」陸詳既然拿出了血蚩劍,看來想要用最犀利的手段把楚凌飛給解決了吧,

看到陸詳拿出來的劍,他身後的人驚嘆的叫道:「竟然連血蚩劍都拿出來了,血蚩劍一出,飲血萬里,」

「看來我們是拿不到這小子的人頭了,哎、這次白跑一趟,什麼也不會拿到了,」旁邊的人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

剛才的人不屑的回他道:「知足吧你,幸虧你剛才沒有沖在最前面,不然的話你何止是什麼也拿不到啊,搞不好你現在都去奈何橋和孟婆煮湯了,」



透視小神農 ,楚凌飛也知道了這個什麼血蚩劍的厲害,這應該是陸詳最後的底牌了吧,只要自己能夠撐得住這把劍的攻擊,就能夠進行反擊將這個傢伙給幹掉,

但血蚩劍真是這麼好抵擋的嗎,血蚩劍跟隨著陸詳這個變態的傢伙,基本每天都要飲血,完完全全是用鮮血和煞氣餵養起來的,

楚凌飛確實擋不住,剛剛幾個交手楚凌飛就感覺到力不從心了,這把劍和自己的風暴之鐮對碰的時候自己一直有一種噁心的感覺,總感覺到自己的血液被血蚩劍引誘的不斷沸騰,彷彿想要噴涌而出似的,


「附魂訣,」陸詳大吼一聲,從嘴裡噴出大量的血液噴到了血蚩劍的劍身之上,他想快速解決掉楚凌飛,自己已經在這裡浪費了太多的時間,他也明白遲則生變的道理,

血蚩劍吸收了陸詳的精血之後通體冒出了紅光,而且隱約變大了一分,但接下來出現的狀況更加讓楚凌飛無語,血蚩劍上竟然慢慢飛出了三顆血紅色的圓球,

血紅色圓球瞬間來到了陸詳的身邊,不但圍繞著他的身體旋轉,看到這一幕楚凌飛知道自己最大的危機來了,這幾個圓球應該很難對付,至少自己想要近身攻擊陸詳的話必須先的將這幾個圓球給打破才行,

更加難辦的是,楚凌飛根本就不知道這個圓球到底有什麼用處,搞不好在自己打破之後會再生其他的變化,那自己就真的陷入困境之中了,

「血蚩仙法,附魂奪魄,」陸詳看到時機成熟,大喝一聲之後血蚩劍竟然脫離了他的手心,慢慢的懸浮了起來,

而那三顆圓球依舊在旋轉,在血蚩劍飛起的時候它們三個旋轉的更加迅速,彷彿在為血蚩劍製造動力一般,

唰,

被陸詳憑空控制的血蚩劍速度急速提升,如同離鉉的箭一樣直奔楚凌飛的心窩,這速度之下,楚凌飛只能堪堪把風暴之鐮橫在胸口準備抵擋這一次的攻擊,

但是血蚩劍在即將近身的時候竟然凌空旋轉,如同活了一般繞過了風暴之鐮的阻擋,瞬間來到了楚凌飛身後,劍變換速度快,根本沒有任何的阻力,但楚凌飛已經擺好的動作之中可是全力以赴的,想要臨時變招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沒辦法,楚凌飛只能用處很丟人的招式,雙腳離地,直接趴在了地上,在他身體剛剛接觸地面的時候血蚩劍直接擦著他的衣衫穿過,飛出不遠之後又一次調頭朝趴在地上的楚凌飛刺來,

就地往旁邊一滾,楚凌飛急忙爬起來朝著陸詳而去,他知道自己想要和這把劍打鬥的話根本就沒有勝算,想要不被這把劍拖死就一定要把陸詳給幹掉,至少也得打擾到他,讓他不能專心控制這個犀利的劍,

楚凌飛將風暴之鐮輕巧的往上空一拋,利用這個空當,他雙手結印,魔焰瞬間凝聚在他的雙手之間,圍繞著其十指來迴旋轉,旋轉了幾個周天之後,化作一把碩大的長矛朝著陸詳飛去,飛掠得速度非常快,彷彿劃破了虛空一般,

魔焰發出去之後楚凌飛下一步就要躲避追擊而來的血蚩劍了,但半空之中的血蚩將竟然憑空消失,在一瞬間出現在了陸詳的身前,很準確的與飛過去的魔焰撞擊在了一起,

魔焰砰然四散,化作絲絲火焰鑽進了楚凌飛的身體之內,而血蚩劍也沒得到什麼好處,被魔焰給轟飛了,與此同時,圍繞陸詳旋轉的三個血紅色圓球竟然少了也一個,

到現在楚凌飛終於知道了這三個圓球的作用,只要自己去攻擊陸詳的本體,這血蚩劍就會通過與圓球之間的連繫瞬移到陸詳身邊進行保護,而其中一個圓球就會因此消失,

既然知道了這傢伙的功法的效果,以楚凌飛的頭腦絕對會想出好辦法的,

他已經不準備再保留了,雖然陸詳害怕遲則生變,楚凌飛更加害怕,他怕吳悔那個老傢伙突然出現,那時候自己真的是沒有一點機會了,

這次陸詳也學精了,他知道自己只有兩次自救的機會了,他控制血蚩劍攻擊楚凌飛的時候並不戀戰,一旦發現楚凌飛的動機就急忙迴轉,保護陸詳的本體,

楚凌飛冷笑一聲,用力的把風暴之鐮朝著陸詳甩了過去,一個大跳飛到了風暴之鐮上,就地盤膝坐下,竟然在一瞬間進入了入定的狀態,

「這小子被我打傻了吧,」對於楚凌飛的這一手陸詳感到很不解啊,他這是幹什麼啊,打算拿自己的武器和肉體和自己的血蚩劍硬抗嗎,

想到這裡他不在自保,血蚩劍得到感應直接迎著風暴之鐮飛了過去,看似是對著風暴之鐮去的,實則已經鎖定了楚凌飛,他以為楚凌飛準備和自己拼了兩敗俱傷,自己連這個機會都不會給他的, 感應到了飛馳而來的血蚩劍,楚凌飛並沒有任何的驚慌,依舊雙眸緊閉,身體隨著風暴之鐮的前進不斷沉浮,

「小子,這些都是你自找的,休要怪我無情了,」看到楚凌飛一往無前的衝過來,彷彿要和自己拚命一般,陸詳不再保留,準備把一切都堵在這一次對碰之上,

圍繞著他不斷旋轉的另外兩個圓球騰的一聲飛了出來,帶起很長一片血紅色的霧氣,圓球瞬間來到了血蚩劍劍身之上,

「哼,雖然少了一顆奪魄球,但兩顆也足足能夠要了你的命了,」陸詳對於自己的血蚩劍相當的自信,畢竟這麼多年走過來,基本沒有發生什麼意外的情況,

但楚凌飛可不是平常人,他身上有著太多的不確定性,想要以常人的經驗來度量他怕是會吃虧的吧,

看到兩把武器就要碰撞在一起了,楚凌飛凌空一個跳躍,很輕巧的在風暴之鐮上來了個後空翻,腳跟用力蹬在風暴之鐮的長柄處,

隨著他的離開和用力,風暴之鐮竟然飛速旋轉了起來,而且不知不覺之間,魔焰已經把風暴之鐮完全覆蓋,現在旋轉起來就像是一個熊熊燃燒的大火輪一般,氣勢洶洶的朝著血蚩劍而去,雖然血蚩劍看上去霸氣十足,並且有著相當濃重的煞氣,但風暴之鐮沒有任何的懼怕,

楚凌飛微微一笑,沒有任何的忌憚,他已經不準備再做過多保留了,即使把自己身上的秘密全部暴露出來他也得把這個陸詳給幹掉,不然的話真讓他給逃了,自己就相當於再一次被一個皇階強者給惦記上了,

雖然陸詳看楚凌飛就像是在看一個死人了,同樣的楚凌飛也並沒有打算把陸詳給放走,這樣的傢伙太危險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