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回妖仙,這半年間,陳天斗並無異樣,依舊無法提聚真元,而且我發現,他胸口處的那半截獸角,已經消失不見,或許是已經融入他體內,除此之外,他曾經數次遇到我麾下妖兵,每一次都是狼狽逃走,勉強撿回半條命去,與凡人無異。」妖獸說道。

一聽到那獸角消失不見,白驀然似乎明白了什麼,嘴角浮起一絲笑意,「原來如此,那獸角並不是已經融入體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早就妖毒攻心死掉了。看來,他是將那窮奇獸角取了出來,為自己煉製筋骨,此子真是很有膽色,又能忍受常人所不能忍的痛苦,實在有些可怕呢。」

突然間,就在白驀然正為陳天斗「重生」而心中震驚之時。

大殿之外的一條幽深迴廊之中,卻傳來了一陣兵刃相交的金鐵之音!

而下一刻,便有一大批妖兵,從那迴廊之中被打飛了出來,哼哼唧唧的趴在地上叫個不停,面目表情扭曲的十分猙獰難看且又滑稽。

「嗯?」

白驀然隨之望去,忽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息撲面而來,帶著陣陣極寒之氣。

接著,一位衣裙勝雪的持劍女子,便漸漸步入了大殿,在白驀然目及之處立定。

此女不是別人,正是被白驀然困在這雪域仙宮中半年的林雨諾。

「白驀然,我剛剛聽到了陳天斗的聲音,他還活著!」林雨諾來勢洶洶,一開口便帶著強烈的敵意,對著白驀然逼問道。

卻見白驀然淡定一笑,「林雨諾,你真是好大的膽子,現在居然連我的不放在眼裡了嗎?你以為我教了你一些皮毛,自己又有些天分,修為猛增,就可以目中無人?」

只見林雨諾手中吟霜劍一揮,突然一聲清嘯自大殿之中回蕩不絕!

而下一刻,林雨諾忽然全身爆出一股冰寒之氣,隨即一雙如點墨般的眼眸,瞬間變成了一片冰藍!

隨即她腳下立定之地,忽然鑽出片片藍色的冰晶,向著她的身上快速爬去,將她那翩翩倩影牢牢纏住,仿若一條冰蛇盤在她的身上,如同為她穿上了一層仙衣。

那一身白色長裙更加雪白,並且身後腰間散開一片長長的拖尾,垂落地面。

狂妃太囂張:霸道王爺難馴服

而最引人矚目的,就是林雨諾額頭兩邊出現三道豎起的冰痕,垂至眉梢,仿若解封的咒印,散發出陣陣仙力。

白驀然淡定的看著現出此等狀態的林雨諾,不禁冷笑一聲:「林雨諾,要不是我教你解放吟霜劍中的劍靈,寒冰靈仙,你會有今天的修為嗎?難道你不覺得你是在我面前班門弄斧嗎?」

只見林雨諾手中吟霜劍也比解放劍靈之前長了一尺,劍身雪亮潤澤,似有一股仙力隱藏其中。

她手中長劍劍尖斜指地面,對著白驀然冷聲說道:「白驀然,半年前你以陳天斗要挾我,說我若是不留下,你就要他的命,可剛剛,那吼叫聲明明就是從他身上傳出來的,你究竟對他做了什麼!他為何還留在這雪域神峰中!你沒有放他走嗎?」

白驀然長身而起,從金色龍椅上緩步行來,一眨眼間居然就出現在了林雨諾的面前。

「你不應該說是我對他做了什麼,而是他對自己做了什麼。我曾經並沒有想要將他留在這裡,可誰知這小子是個痴情種子,不將你尋回去絕不離開,我有什麼辦法?而且剛剛的叫聲,我猜是他經歷了一番脫胎換骨,肉體上正在承受著難以忍受的痛苦。」

說罷,白驀然身影忽地憑空消失,下一刻卻站在了林雨諾的身後。

隨即他左手輕輕的托起了林雨諾身後仙衣上的一片衣角,在手中輕輕的揉捏著,輕聲說道,「並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這樣幸運,能夠有九大妖仙之一的白驀然來指導你的修行。」

林雨諾轉過身來,眼中精芒一閃,冷言道:「我知道你在我身上有所圖,可你究竟是為了什麼?」

「為了什麼?哈哈哈!問得好!」白驀然朗然一笑,隨即身影突然再一次憑空消失。

而下一秒,卻又穩穩的坐在了那高高的金色龍椅之上。

「我只不過是在你和那小子身上壓了個賭注,想要看看你們能不能夠將當年雲嵐風和素雅的一幕重演,畢竟那一次,雲嵐風,可是差一點就掀翻了整個神庭啊。」

聽聞此話,林雨諾臉上頓顯一抹驚色,言道:「你想要我們逆天弒神?」

白驀然一雙鳳目中,凜凜殺氣一閃而過,隨即說道:「天上那些傢伙在算計些什麼你們根本不知道,很快,這天下就會大亂,倒時候將會有更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而你們終究會走上這條路。尤其是那個陳天斗!」

林雨諾死死的盯著白驀然,即便是如此怒容,也不失她如九天仙子一般的美貌。

「你與天上神仙有仇怨,何必要扯上我們?」

白驀然微微蹙眉,說道:「不是我扯上你們,而是這天地已經扯上了所有人,所有的一切,當時機到了之後,你們自然會明了。」

「無論如何,今天我都要離開這裡!」

說罷,林雨諾便轉身就要向著大殿外行去。

可這時,白驀然的聲音再次響起,一張口就定住了林雨諾的心神。

「難道你不想看看,那個小子為了你,可以做到何種地步嗎?我在他的身上,可是看到了雲嵐風的影子。」

聽得此話,林雨諾卻忽然立定腳步。

但片刻后,卻貝齒緊咬,心中一橫,向著殿外而去,只留下一句話語,回蕩在這大殿之中。

「他不是雲嵐風,他是陳天斗,而我們的命運,也必定不是天數能夠掌握的。」

望著林雨諾離去的背影,白驀然眼中神色變幻不定。


這時,身旁一名體型巨大的妖獸便拱手道:「妖仙大人,我們就這樣讓林雨諾離開嗎?白費了您半年的苦心**啊。」

而白驀然卻是擺了擺手,微笑道:「走就走了,又能怎樣。只不過,他們能不能夠活著走出這雪域神峰,那就要看他們自己的本事了。吩咐下去,不僅僅是雪域仙宮,其他地方的道法禁制也都全部解除。我很想要看看,他們到底有沒有實力從這裡走出去。」

「是!妖仙大人!」


與此同時,陳天斗所在的那一座洞穴之內,已是一片焦黑破敗的景象。

那斜靠在洞穴內壁的數十具修道者屍身,皆被一股無名火焰燒的只剩下了灰燼。

原本由藍色冰晶構成的洞穴,也已經被熔得不成樣子,露出了原本洞穴之內的灰色岩石。

而在這洞穴的中央,卻有一個深約十丈的深坑!

此時此刻,這深坑中正坐著一名少年。

他裸著上身,可見一條條肌肉綳起,而胸口處那從前窮奇巨角穿身留下的傷痕,也已經消失不見。

在他體內,似有一股紅色真氣在緩緩流動,將他肌膚映的瑩瑩透亮,隱現一層寶華,似乎全身就要變成透明一般。

下一刻,他緊閉的雙目猛然一開!

接著他隨手拿起身邊七星鬼劍,順勢向著山洞之外一揮!

轟的一聲巨響!

一道宛若凶龍的黑色劍氣疾飛而出,重重的撞在了洞穴外的山壁上,竟然直接貫穿了整座山峰!

「居然能夠提舉真元了!」

陳天斗心中激蕩不已,隨即立刻從手鏈中取出了洪荒玉磐,盤膝坐而其上。

下一刻,一股股濃烈的靈氣,便從洪荒玉磐中向著陳天斗體內洶湧而去。

而他的身體,就像是久旱龜裂的大地,將那仿若靈氣彙集的滔滔海水,貪婪的向著體內吸去!

陳天斗感覺到體內的真元在逐漸雄厚,胸口氣海被快速填充。

不過片刻功夫,陳天斗如同重生一般,感到自己的修為已經不再像之前停留在五星天脈。

似乎已經度過了那第二次的極限期,修為又開始進階了!

許久之後,直到他體內氣海似是吸足了靈氣,洪荒玉磐上釋放出的氣息才開始減緩。

而當陳天斗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一雙眼瞳彷彿變成了那時的洪荒凶獸窮奇,隱隱閃爍著紅芒,精光四射,一掃頹勢,全身頓顯寶華!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突然間,陳天斗神識之中一團金光猛然爆裂,將他識海中映的一片金黃!

彷彿徜徉在金色真氣所彙集成的海洋之中,舒暢無比!

而且陳天斗感覺到,自己的修為正在急速增長!

那饑渴已久的洪荒獸骨,彷彿連骨骼中的每一絲骨髓,都瘋狂的吸收著四面八方撲來的靈氣。

從現在開始,陳天斗原本五星天脈頓悟期一階的修為一路猛漲!

二階!

三階!

四階!

六階!

………..

一直到這股進階能量停止的一刻,陳天斗的修為便停在了五星天脈化天期三階!

整整提升了頓悟期,覺醒期兩個時期,再加上化天期的三階!

陳天斗心中激動不已,按理來說修為越是到後面,就應該越困難才對。

可是現在他憑藉著自己體內玄天化羽,還有和洪荒玉磐的力量,修鍊等級居然如飛一般的增長。

這種修為提升的速度,簡直可怕!

然而陳天斗卻不知道,現如今這仙幻大陸,已經不是半年前的樣子了。

當寒霜城玉衡真人出關之後,他修通七星天脈的消息便傳遍了整個大陸。

而他,也被譽為是在北冥戰神之後,第二個修通七星天脈的絕世高人。

可在眾人眼裡,他的高度,似乎已經有些超越北冥戰神了。

因為北冥戰神修通七星天脈,靠的是四卷殘天古卷。

而玉衡真人,靠的卻是一百三十年的閉關,悟出了重生、輪迴、通靈、涅槃,四大境界的超級存在!

這半年間,無數修真者受益,按照他的「逆氣沖頂」法門,紛紛進入了重生境一星,突破了沒有殘天古卷,只能夠停留在六星天脈化天期的窘境!

而且據傳聞,當天佛寺的度泓方丈在得知這一法門之後,居然在短短的半年間,一舉突破到了通靈境三星的可怕實力!

只要再修到通靈境六星,和涅槃境一星到六星,那度泓方丈就會步入後面的凡胎、聖人、太乙、神通四大境界,將是第三位有望修通七星天脈之人!

但同樣,也有許多人無法忍受突破境界時的痛苦,弄得魂飛魄散,肉身化為灰燼!

每一個境界突破,都要經受非常人能夠忍受的痛苦,意識稍有不定,就會被神識中的天火焚個乾乾淨淨,兇險無比!

但修真之人豈會怕死?

為了突破境界,無數人前赴後繼,修鍊起了「逆氣沖頂」法門。

只不過他們與北冥戰神相比,唯一的差距,就是少了四卷殘天古卷的異能!

當然,這殘天古卷的異能,依然是所有人都眼饞的存在。

所以這半年間,並沒有人放棄對它的尋找。

畢竟如果擁有了其中一卷古卷,那就可以直接越過一個境界!

就如現在的陳天斗,他已經掌握了復甦之術的第一卷古卷。

如果他到達了六星天脈的化天期,在突破之後,直接就可以越過重生境,進入輪迴境界!

這就是擁有殘天古卷的好處!

如今的陳天斗,並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經發生了驚天動地的變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