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片刻之後,商隊裏的人打開車陣,聶鋒策馬衝了出去,他朝着先前魔狼盜撤退的方向一路奔行,轉眼間就消失在起伏的丘陵間。

直到聶鋒的背影徹底消失,小蓮還是無法相信,喃喃說道:“小姐,他不會…”

“住口!”

重生婚寵軍妻 :“聶公子是真豪傑,我相信他的爲人,你不要亂說話!”

如果不是相信聶鋒,她也不會將藏虛戒輕易地交給聶鋒。

既然選擇了信任,那就絕不後悔!

趙宏也說道:“小姐說的沒錯,聶鋒兄弟非常人,說不定他能再給我們帶來驚喜,我們還是在這裏固守等待吧!”

白裙女子說道:“麻煩您了。”

趙宏擺擺手, 呆萌小蘿莉:高冷男神太腹黑

這邊聶鋒離開商隊車陣,循着魔狼團留下的痕跡,追蹤了差不多二十多裏地,很快就發現了敵人的蹤影。

被動防守從來都不是聶鋒的戰鬥風格,他更喜歡的是主動出擊,現在有藏虛戒在手可以輕裝上陣,那就更有底氣跟馬賊周旋。

再出色的防禦,永遠也比不上一次有效的進攻,聶鋒要用馬賊們的鮮血和生命,來試試自己剛剛自創的流星箭!

而此時此刻的魔狼團做夢都沒想到,讓他們感到忌憚的聶鋒,竟然追着他們過來,壓根就沒有任何的防備。

大部分的馬賊都下了馬,他們要給狼羣和馬匹餵食,幾位馬賊首領聚集在一起,商量下一步的行動計劃。

燕山商隊是必須要拿下的,因爲涉及到了巨大的利益,這塊誘人的肥肉,哪怕是呼延強也是眼紅無比。

但是肥肉要吃,不能太過燙嘴,如果因此折損太多,那就不划算了。

所以呼延強沒有急着強攻,跟同伴一起商量新的戰術。

而且他們還有後手可以動用!

——————- 隔着很遠的距離,聶鋒仔細觀察着毫無防備的魔狼盜。


星武者的身體素質遠遠超過普通武者,在晉升白銀階位之後,聶鋒的實力有了全方位的提升,所以儘管他同魔狼盜之間隔着上千步的距離,依舊能夠看清楚對方的一舉一動。

這樣的視力,已經不弱於鷹隼。

雖然這些魔狼盜很大意,不過基本的章法還是有的,灰斑狼羣被他們分散在四周形成一圈警戒防線,五六名馬賊拿着肉塊在餵食。

而大部分的馬賊三三兩兩地圍坐在一起,喝酒聊天啃食乾糧,沒有什麼警惕之心,顯得頗爲懶散。

這非常正常,因爲以往只有魔狼盜偷襲攻擊別人的份,除了遭到過幾次地方守備軍的圍剿之外,沒有那支商隊敢來主動找他們的麻煩。

所以儘管先前遭遇了小挫,這些馬賊依舊十分的驕橫自信。

對於聶鋒而言,無疑是件好事。

聶鋒很快注意到了有三位披甲武士正聚在一起商量着什麼,對方几人無疑是魔狼團的首領人物,但他暫時對這幾個人沒有什麼興趣。

聶鋒繼續搜索,忽然目光一凝。

在馬賊們聚集的圈子邊緣,有兩個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其中一人身材高瘦,儘管對方的穿着打扮跟普通魔狼盜沒有多大區別,但是體型偏向瘦弱,而且沒有配備馬刀和弓箭武器。

另外一位矮壯馬賊緊緊跟在他的左右,左顧右盼顯得十分警惕,跟周圍其他馬賊的放鬆姿態形成鮮明的對比。

幾頭灰斑狼竄了過來,繞着高瘦馬賊轉了幾圈,尾巴搖得像是轉風車。

那高瘦馬賊不知道說了幾句什麼,丟出了肉乾餵食灰斑狼。

星塔學徒!


聶鋒第一時間確定了對方的身份,感覺就像是抓住了一條大魚。


魔狼團擁有一位星塔學徒並不是什麼祕密,正是這位星塔學徒的存在,讓這支馬賊擁有了驅使狼羣的能力,進而大大提升了戰力。

狼羣是荒原的土著,它們擅長追蹤偷襲,性情兇殘嗜血好鬥,對於魔狼盜來說簡直是如虎添翼,先前商隊被狼羣追蹤就是最好的證明。

解決了這位能夠駕馭狼羣的星塔學徒,等於是斬掉了魔狼盜的一條胳膊!


魔狼盜當然很清楚對方的重要性,所以派遣了一位高手貼身保護,聶鋒推斷那名矮壯馬賊就是魔狼團裏的第四位白銀武士。

聶鋒盯着對方眯起了眼睛,眼眸裏閃過一抹凌厲的殺機。

這位星塔學徒,他殺定了!

在確立了獵殺的目標之後,聶鋒沒有急着衝過去展開攻擊,因爲那樣太容易暴露自己,結果必然是打草驚蛇。

他悄然下馬,先將自己的坐騎藏在隱蔽處,然後赤手空拳地朝魔狼盜所在的方向潛行而去,藉助起伏的丘陵和豐茂的草木掩蔽自己的身影。

時間一點點過去,當聶鋒迫近到距離目標四五百步的時候,他停下了腳步。

不能再繼續向前了,再向前暴露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距離也足夠了,那名疑似星塔學徒的馬賊已經完全出於神臂弓的殺傷範圍。

聶鋒心念一動,神臂弓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他的右手。

將長弓換到左手,一隻裝滿了破甲箭的箭囊又取了出來,彷彿變魔術一般。

只是魔術是假的,而藏虛戒是價值連城的寶物,有了它真的不要太方便,儘管到手的時間很短,聶鋒都感覺有點離不開這件特殊的星器裝備了。

從箭囊裏抽住一支支破甲箭,他很耐心和小心地將箭插入泥土中,在身前形成半圈箭欄,密密麻麻布下了二三十支之多。

這樣一來,在發動攻擊的時候,聶鋒就能夠以最快的速度取箭上弦,比用箭囊和藏虛戒都來得更快。

吱嘎~

伴隨着一聲很輕微的響動,神臂弓被聶鋒拉開,一支破甲箭穩穩地扣在了蓄足了力道的弓弦上,閃動着金屬寒光的箭頭瞄準了幾百步之外的矮壯馬賊。

聶鋒首選的目標正是這位疑似星塔學徒的保護者,魔狼團第四位白銀武士!

在瞄準目標的剎那,他的心神變得冷靜無比,兩縷星元同時從夾住箭尾的拇指和食指透出,一縷注入箭體,一縷彷彿像是靈蛇般環繞着箭桿延伸向箭頭。

當這縷精純無比的星元觸及到箭頭的剎那,聶鋒陡然鬆開了手。

嗡!

弓弦劇顫,這支破甲箭如同閃電般向前疾射而出,速度之快匪夷所思,以聶鋒眼力之犀利,也無法完全捕捉到它的蹤跡。

只有空中一道極淡的虛焰殘影,是這支破甲箭曾存在過的痕跡。

五百步之外的地方,那名矮壯馬賊突然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他全身的汗毛陡然炸起,極大的恐懼瞬間從心底涌起。

完全是出於超凡武者的本能,他不假思索地轉身朝着危險來襲的方位斬去。

咔嚓!

這名馬賊竟然真的砍中了一支箭矢,但是他沒有能夠將其完全攔截下來,被削斷半截箭尾的破甲箭餘勢不減,射中了他的左肩。

陰婚暖愛:高冷鬼夫寵翻天

護身的皮甲彷彿像是紙糊的,根本沒有起到任何的保護作用,破甲箭直接洞穿了他的肩膀,留下一個嬰拳大小的可怖傷口。

“啊!”

矮壯馬賊不由自主地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慘叫聲。

咻!

然而下一刻,第二支破甲箭接踵而至,在他根本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射中了近在咫尺的高瘦馬賊!

這名高瘦馬賊做夢都沒想到會有橫禍飛來,當他的心臟要害被射穿的時候,他的眼睛裏全是茫然不解。

然後直挺挺地向後倒在地上,死得不能再死了。

矮壯馬賊見狀目呲欲裂,他立刻明白過來,自己保護的對象纔是敵人主要的攻擊目標,他所挨的這一箭屬於聲東擊西。

可即便是這樣,他也差一點點喪命於箭下。

這是何等犀利的箭法,矮壯馬賊渾身顫抖,不僅僅是因爲肩膀的劇痛,更是因爲內心的恐懼!

他急忙滾倒在地上,聲嘶力竭地喊道:“敵襲!”

————- “敵襲!”

當矮壯馬賊撕心裂肺般的慘叫聲驟然響起,魔狼盜們頓時炸了。

他們個個就像是屁股着火般猛地從地上跳起,在第一時間抓住各自的武器,做好了戰鬥反擊的準備,有的甚至直接竄上馬背。

魔狼團的強悍名聲顯然不是靠吹噓得來的,這些馬賊神速的反應足以證明他們的實力,遠遠不是普通武者所能比擬。

驚訝、憤怒、羞惱…

遭遇襲擊的魔狼盜們唯獨沒有驚恐,他們個個瞪大了眼睛,面露猙獰之色,左右張望尋找膽邊生毛的敵人,要將冒犯者撕成碎片!

然而馬賊們沒有發現任何的敵人身影。

除了灰斑狼。

在那名高瘦馬賊倒地斃命的剎那,圍繞在魔狼團四周的灰斑狼頓時出現了巨大的混亂,它們有的茫然失措,有的悲泣哀嚎,也有的發出了憤怒的咆哮。

這名被聶鋒強力射殺的馬賊,正是魔狼團所僱傭的星塔學徒,一位馭獸師。

也正是他負責控制狼羣,現在失去了性命,所有的狼獸立刻恢復了自由。

很多灰斑狼還沒有適應過來,但不少灰斑狼兇性爆發,悍然向距離自己最近的馬賊發動了攻擊。

這些馬賊做夢都沒想到平常馴服無比,隨便踢上幾腳都沒事的狼獸會突然反噬,猝不及防之下被灰斑狼撲倒在地兇殘撕咬。

一時間狼嚎聲、慘叫聲、血肉骨骼的撕裂聲此起彼伏,場面慘不忍睹。

“出什麼事了?”

魔狼團首領呼延強趕了過來,他揮起戰刀砍死了一頭髮狂的灰斑狼,厲聲喝道:“敵人在哪裏?”

沒有人能回答他的問題,因爲越來越多的灰斑狼投入到對馬賊的圍攻中。

以前魔狼團驅使狼羣橫行無忌,屠殺了很多支商隊,並且非常殘忍地將屍體拿來喂狼,現在算是遭到了報應。

兩頭灰斑狼甚至朝着呼延強撲了過來,它們的意識因爲馭獸師的死亡出現了極大的混亂,又常吃人肉變得兇殘無比,失去控制之下完全無視了階位的壓制。

否則正常情況下,一階高級的蠻獸根本不敢靠近白銀武士。

“殺!通通殺光!”

呼延強怒火中燒,飛起一腳將一頭撲來的灰斑狼重重地踢飛出去,又手起刀落斬殺了另外一頭灰斑狼,將後者的狼頭劈斬下來,殷紅的狼血噴濺了一地。

“老大!”

先前那名矮壯馬賊手捂着肩膀傷口,踉踉蹌蹌地衝到呼延強面前,哀聲說道:“馭獸師死了,有神射手…”

“小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