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易天師咬緊嘴唇,緊閉牙門,不發出一聲喊叫,把所有的心思與精力都放到了對體內靈力的控制。

他要引導,或者說是利用,體內這強橫的靈力,迅速擴寬自己經脈,讓自己體力能儲存更多的靈氣。

開拓經脈不是突破必須的,但經脈夠寬,所能儲存的靈氣就越多,儲存的靈氣越多,實力自然也就能越厲害了。

這個過程是痛苦的,但易天師必須堅持下去。不過還好,有著上一世突破的經驗,對於引導和控制,易天師並不是很陌生。

而易天師要做的最重要的就是,這些突然多出來的靈氣到底能把自己的經脈開拓的什麼地步。因為每開拓一段經脈,消耗的靈氣都很少,所以易天師必須用這些靈氣開拓更多的經脈。而只有靈氣多了,也才能轉化出更多的靈力,從而化作真正的戰力。


當然,易天師之所以選擇這種辦法,除了擁有生靈丹外,主要還是積累的不夠。如果積累充足的話,完全可以自行衝破瓶頸,進入到下一等級。不過積累這東西,可不是一日兩日能完成的,易天師現在已經對自己的境界和靈力水平十分的不滿了。

所以,易天師必須得趕快突破到綠天境。

聚靈之地中,易天師還在嘗試著突破。然而,同時間,修羅王城中一處陰謀卻正在緊張地密謀著!

修羅王城,一處隱秘之地,四個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黑衣人正屹立於此。一前一後,一左一右各站一人。

「你決定了嗎?這次真的要準備對青光動手?這可牽扯很大……」左手旁的黑衣人朝著前方的那一黑衣人說道。

等待了片刻,才見前方那黑衣人用沙啞的聲音說道:「得抓緊時間了,自從進入大圓滿后,青光便進步神速,我私自估計了下,他很有可能在十年或者二十年中,就突破大圓滿,這樣的話,他的前途可真是不可限量了!」

「沒有上品的聚靈之地,他怎麼突破?即使他是易歸藏的愛徒,修羅王也不會把自己突破用的那塊聚靈之地給青光吧!」左手旁的黑衣人不以為然道。「哼,你當我不知道嗎?」前方的黑衣人不滿道,「據我收到的最新消息,他們在東海的一個秘境已經發現了一塊上品的聚靈之地,而這很可能就是為青光準備的。要不然,你以為我會這麼著急的就選擇行動。哼,要知道東海可是你負責的地方,這麼大的事你都沒發現。」

左手旁的黑衣人不再說話,右手旁的黑衣人卻說道:「好了,你說吧,要我們怎麼配合你!」

聽了這話,前方的黑衣人才滿意地說道:「到時候我會想辦法把青光引到我的赤澤秘境,也就是我的老窩,你們埋伏好就行了,只要等青光一到,就立即出手秒殺他。千萬不要給易歸藏以穿越空間的機會,負責不但殺不了青光,連我們都會有危險。」

「放心好了,在怎麼說我們也是半步玄天境的強者,對付個普通的大圓滿還是沒問題的。」左手旁的黑衣人說道。

「那就好,我先走了,你們也各自散了吧,時間是差不多一個月後,你們抓緊時間準備吧!」前方的黑衣人說完之後,就直接消失不見。

而此時,易天師還在聚靈之地中進行著最後的突破。

綠天境已經離他只有咫尺之遙了。

突破!突破!突破!

在易天師強大的信念之下,終於突破了最後一絲瓶頸,成功晉陞到了綠天境。而這時候,離易天師從黃天境後期晉陞到黃天境巔峰僅僅過去了不到一個月。

突破之後易天師顯得格外的興奮,又在聚靈之地調息了半個小時后才緩緩離去,這時候距離他進入聚靈之地也僅僅只用了五個小時。

興奮之餘的易天師,現在想做的就是趕快去找他的兄弟們,特別是宋雁。他要找宋雁好好再切磋一番。 易天師剛剛一突破便興奮地先去找宋雁比試去了,不過結果並不如人意,儘管他已經真正邁進了綠天境,但和宋雁境界上的差距還是存在的,兩人最終經過苦戰平局收場。

雖然僅僅只是平局,但易天師已經滿足了,畢竟第一次也是在自己偷襲,加上宋雁沒用全力的情況下才打成了平局,而現在光明正大的打也打了個平局,已經算是非常不錯了。

比試結束,易天師和宋雁又一邊胡聊著一邊朝宿舍走去。

易天師現在還住在歐陽倫的宿舍,宋雁則是依然住在原來的地方,不過距離歐陽倫他們也不是很遠,所以兩人比試后可以剛好一起回來。

先到達的是歐陽倫的宿舍,因為天色還早,宋雁便打算和易天師先一起進去坐坐,沒想到此時歐陽倫、曲非、劉陽三人竟同時在歐陽倫的宿舍。

「嘿嘿,回來了,突破了吧!」見易天師一回來,歐陽倫便興奮地問道。

「必須得突破啊,得趕快縮小與你們之間的差距才行啊!」易天師笑道,「嘿嘿,我剛還和老宋打了一場,你們猜猜誰贏了?」

「你!」

「老宋!」

「平了!」

易天師剛說完,三個聲音變同時響起了,說是易天師的是歐陽倫,說宋雁的曲非,猜平手的則是劉陽。

三個人,三個答案。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三個答案中肯定會有一個是正確的。

「我沒贏呦!」易天師笑著超歐陽倫說道,同時也表示歐陽倫猜錯了。

易天師一說完,就見劉陽笑道:「既然天師沒贏,那肯定就是平了,哈哈,這樣的話,那不就是我猜對了。」

一開始除了歐陽倫外,其餘劉陽等人還喊易天師為『易老大』,不過漸漸他們就改了過來,和歐陽倫同樣地稱呼為天師。

「為什麼是你呢,天師沒贏,也可能會輸了啊,老曲也有的可能性啊!」歐陽倫反駁道。

「不可能,天師輸了的話,還能這麼開心,不早就找個角落苦練去了。嘿嘿,而且他輸了的話,還會說出來讓我們猜嗎?」劉陽再次分析道。

「唉,你就這麼對我沒信心。」劉陽一說完,宋雁便露出了可憐的感嘆聲。

「哪會呢!」劉陽笑道,「不過天師這不剛剛晉陞到了綠天境,多給他加點自信嗎?」

說道這,連比較恬靜的曲非也露出了笑容。

就在眾人其樂融融地說著的時候,歐陽倫又想起了什麼,然後說道:「哦,那個你們剛才不再,趙老師又來一趟。」

「趙老師來過,怎麼回事?」易天師驚訝道。

「也沒什麼事,前段日子不是說過要帶我們去修羅王城南方的不死城,去探尋那的秘境嗎?這次他來又提醒了我們一聲,說是再過個二十來天就要出發了,要我們現在好好準備準備。還有就是,他這幾天也要多煉製點丹藥,所以不能來指導我們了。」

「哦,是這樣啊。對了,你們對那個不死城秘境了解嗎?」易天師又問道。

上一世他闖的秘境也不算少,但主要還是集中在北方,南方四城他也沒去過,加上不死城秘境不是多麼的出名,所以對此易天師還真不知曉。

不清楚!

歐陽倫、曲非、劉陽搖了搖頭說道,他們聽是聽說過,但對這個秘境並不是很了解。而一旁宋雁緩緩說了起來:「對不死城秘境,我還是知道些的。

因為我所在的雲陽城與不死城相鄰,同在修羅王領域的南方地區。哦,還和更南方的『花都』相鄰,就是那個女人佔據主導地位的勢力。

不死城秘境在不死城的東方附近,那個秘境傳聞是一個紫天境強者死了之後遺留下的洞府,裡面有很多好東西。不過,這個紫天境強者所擅長的有點兒怪。」

說到這,劉陽插嘴問道:「老宋,怎麼個怪法啊!」

「這是一個擅長使毒的紫天境強者,走的是劇毒之道。所以在他的洞府周圍也是布滿了劇毒,一般的大圓滿強者都是不願去的。而且如果是大圓滿強者的話,大都跑到東海、西域以及北方的一些秘境去了,那才是大機遇,大因緣。不過,這個秘境相對於我們老師來說的話,那就太適合了。雖然老師也是紫天境的強者,但我們老師是煉丹師啊,有他在,這些毒對我們也基本沒了威脅。」

「真的可以嗎?那可是大圓滿級別的劇毒啊,對我們這些綠天境的小螞蚱來說,只要一點點我們就沒命了!」劉陽擔心道。

「哈哈,你這就不知道了吧。」歐陽倫接道,「我們的趙老師可是修羅王城排名前三的煉丹師,他可是能練成極品丹藥的存在。一般來說,一顆上品的解毒丹,就可以保障我們的生命了。越威脅的地方機遇也才越大嗎?你說是不是啊,天師?」

歐陽倫突然的問話,讓易天師有點兒不知所措。事實上他對毒還是有點恐懼的,雖然有老師的協助,可他還是希望生命能掌控在自己手上。

但轉念一想,趙無極也不可能在他們這麼弱的時候就帶他們去探索如此厲害的秘境,易天師才緩緩說道:「我想趙老師是不會讓我們去太危險的地方吧,那雖然危險,但外圍一些地方應該還是沒事的。」

聽了易天師的話,眾人也紛紛點頭。歐陽倫笑道:「還是你聰明,想的挺透徹的。算了,不想這些了,到時候我們聽趙老師的就行。學校的老師無論如何還是會以我們的生命為主的。」

「不說了,不說了,對了,天師,你說說你和老宋的對戰經過吧!你說你們也是的,這麼好讓我們學習的機會,也不喊著我們一起去學習學習。」劉陽說道。

就在易天師正要回答的時候,宋雁卻突然冒出來了一句:「他是怕輸才不喊的吧,不過這次沒輸肯定是後悔了沒喊你們去。」

「老宋,你也學壞了啊!」待宋雁說完,易天師這才笑著說出了這句話。

的確,環境是很影響人。前世易天師一個人獨自生活,所以性格孤僻少語。宋雁一開始也是這樣,每天防著這,防著那的,性格也是比較孤僻,而和易天師、劉陽這樣比較愛說笑性格活潑的人呆久了,性格也漸漸發生了變化。

宋雁笑了笑說道:「那等明天我們再比劃比劃,讓大家一起做個見證!」

「好啊,難道我怕你不成。」易天師應道。

討論完了這些話題,易天師他們又開始胡亂聊。不管是眾人的八卦,還是修鍊上的經驗,只要有的聊,就一直這麼聊了下去。

不能還打算回去休息的宋雁三人也沒在回去,五人一起呆在了歐陽倫的宿舍,歡聲笑語了整整一晚上。

而從第二天一開始,五人便又恢復到了以前那種很緊張的生活。

訓練、訓練、再訓練。

還有二十天就要去探索秘境了,實力能多進步一點就多進步一點,現在多進步些,後面也會輕鬆些。

當然,除了訓練,最不可少的就是相互之間的對練。當然這裡面也是以宋雁與易天師之間的最引人關注,不過歐陽倫三人有時也會很不滿的三個挑戰宋雁或者易天師中的一個,而隨著五人越來越熟悉,歐陽倫他們的配合也越來越好,這讓歐陽倫三人一度成為了勝率最高的一組,當然其餘兩組都是一個人。

時間就這麼匆匆過去了,二十天的時間也轉眼而到。而就在這天,易天師他們還在進行大混戰的時候,趙無極終於來了。 無盡大陸的南方,又被稱為四城域。因為這是被修羅王城、血色帝都、『花都』以及千影城四大勢力所統治,而這四大勢力的名字又都與它勢力範圍內的最大城市名字一樣。

修羅王城勢力範圍最大,整個四城域的中北方都是它的領地;勢力第二大的血色帝都則佔領了四城域東方以及南方部分領土;剩下的則被『花都』和千影城所瓜分。其中四大勢力,除了最東的血色帝都和最西的千影城不接壤外,任意兩大勢力都相互接壤。

其中修羅王城與『花都』接壤的廣大區域中,就有一座古老而神秘的城市,它的名字就叫做不死城。不死城城東則有個著名的秘境,就叫做不死秘境,每年都會吸引著無數的探險者前往!

而在由修羅王城通往不死城的路上,一老五小六個人正悠閑地走著。

一老,鬍鬚頭髮都皆半百,神情頗為猥瑣。他的名字叫做趙無極,是修羅王城最好的學院第一學院預備班的老師。跟在他後面五個年輕人,則是他這一屆帶的五個學生。他們分別是易天師,宋雁,歐陽倫,曲非、劉陽。

走著走著,趙無極突然開口說道:「小子們,看見沒,過了前面那座山,就要到不死城了。哈哈,興奮嗎?激動嗎?」

趙無極的熱情卻並沒有引起其他人的回應。

如果說對於武者來說最痛苦的事是幹什麼,那趕路絕對是其中之一。特別還是這這種除了趕路就是趕路的趕路,趙無極早已習慣還沒什麼,五個年輕人卻早已厭煩。

他們現在可謂是初升的太陽,含苞待放的花朵。全身上下都充滿了活力,充滿了向上力,他在這無聊的旅程中,沒有時間修鍊。一開始還沒關係,可現在已經足足有八天了。

一天不修鍊,對他們來說都是極大的罪過,更何況是八天了。

而趙無極自從出了這修羅王城,也沒了往日的風格,變得沉默了。一天說的最多不超過十句話,而且其中還有好幾句是『休息』、『吃飯』等等之類的話。他的隊員里心裡想著,如果你能給我們講講這大陸歷史呀,或者什麼有趣味的東西那也好啊,可趙無極卻偏偏沒有。

而就在方才,趙無極突然很熱血地說了一句話,讓眾人都挺驚訝的。不過,由於五個人的熱情都已經被耗光了,所以儘管趙無極說的挺熱血的,學生們卻不是很配合。

「怎麼了?難道你們不興奮?還想繼續趕路?」趙無極再次問道。


這時候連平時最活躍的劉陽都沒有回話,只有身為組長的易天師緩緩答道:「不想了……至於興奮還好吧,就是趕路挺無聊的。」

趙無極乾笑了兩聲,頗有意味地說道:「嘿嘿,我也是憋得不清,不過能讓你們提前體驗一下寂寞也是好的。你們都是武者,武者終歸是寂寞的,也許你們現在還有熱情,有激情。但以後你們就會明白了,嘿嘿,武者,要耐得住寂寞才行。」

武者都是寂寞的嗎?

也許上一世的易天師會毫無疑問地回答到『是』,但這一世,他卻有點兒改變看法了。

親人、朋友、隊友……嗯,還有對手,有這麼多人相陪,又怎麼會寂寞呢?

易天師沒有回答,反而是曾經有過易天師上一世同樣經歷的宋雁開口回答道:「趙老師,為什麼呢?難道我們就要一輩子這麼寂寞嗎?」

宋雁問的時候,其他幾個人也以同樣的表情看向了趙無極。

趙無極彷彿知道了宋雁他們心中所想的似的,笑了笑說道:「你們現在還小,所以感受還不是很明確。我不說了嗎?等你們以後年齡大了,你們就會明白了。當你們的親人一個個都早一步離你們而走時,也許你們就明白了。武者,越往上,自然越厲害,但同樣的,越往上,我們會越寂寞。」

趙無極的話,保護易天師在內,都不是很明白,但他們聽起來又覺得似乎很正確,似乎也找不出什麼毛病來。

就當他們又要疑惑發問時,趙無極又接著說道:「我問你們個問題啊。你們猜猜我現在活了多少歲了嗎?」

趙無極活了多少歲?

易天師他們還真不好猜。因為一般修為到了青天境,就開始減緩衰老,所以一般越早突破青天境的人,樣子就顯得越是年輕。然而看著趙無極這樣子,怎麼看也像是最少五六十歲了,不過如果他真是這麼晚才突破青天境,又怎麼可能突破到紫天境。

這個姑且不論,一般來說,突破到了紫天境的話,一般生命的上限就是五百年。也就是說,趙無極可能活了很久了,再加上他身為修羅王城排名前三的煉丹師,這可不是短時間內可以達到的,更何況他只有紫天境的水平。

這樣一算,那樣一算,他們真還不好說趙無極活了多久了。

「一百歲?」

「我看至少三百了吧!」

「那個,老師,不會已經超過四百歲了吧!」

「難道是八十?五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