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只怕等冷靜下來,連那些本來一時衝動的,也都要打退堂鼓了。”

“啊,嘶~”


寇淮仁微微吸氣,設身處地一思量果然如此。


劉穆之隨即也接口道:“玄策君,所言一語中的,深諳兵法之道。

其實還有一點,古人云,君不密失其臣,臣不密失其身,事不密則敗。

縱然崔黨真的能夠糾集更多人,我等能預先得知,也比措手不及要好。”

他此言一出,寇淮仁又再次點頭,心中暗暗嘆息:“看來自己之能確實只是在內政,這些謀略,鬥智自己確實差了這幾位不是一點半點。”

趙信見他如此,呵呵一笑道:“寇卿不必喪氣,你有你的才能,不比他們差,至於在這方面,也不是你太差了,是他們太強了!”

其實他自己也是聽兩人解釋,才明白這其中的關鍵,不過他與寇淮仁不同,在自己不擅長的方面,他不在意這些過程,只要結果。

至於過程,他相信劉穆之和王玄策這些人會替他處理好。

所以他看了一眼,絲毫沒去糾結,直接便交給了衆人。


而衆人也不知道他明白了沒有,只是看他從頭到尾神色平淡,胸有成竹。

至於第一條和第三條,衆人都沒人再解釋了,連寇淮仁也沒問。

意思就是這種程度的,寇淮仁也能明白其中關竅。

趙信也沒問,直接問道:“既然如此,諸卿可有對策?”

果然下一秒便見劉穆之和王玄策對視一笑,就連於謙也胸有成竹的模樣。

趙信一看,心中暗暗一笑……“不錯,看來妥了。”

隨即從容問道:“諸位愛卿,看來都有良策了,不知你們哪位來說?”

幾位臣下再次對望一眼,最後還是劉穆之拱手道:“還是臣來說吧。”

“要是平時的話,此事怕還是要有點麻煩,但今日之時卻正好是天助陛下,不過怕是要陛下提前一點把李苑令敬獻的寶物亮一亮了。”

趙信聞言先是一怔,隨即也豁然開朗,撫掌笑道:“好,既然如此……”

趙信回頭看了一眼曹雄,後者雖然全程在旁邊都屬於懵逼狀態,根本聽不懂這幾位神仙在說個啥。

不過對於趙信的眼神卻格外敏銳,不待吩咐就立刻上前一步,躬身俯首靜等吩咐。

趙信見此,不由一笑。

本來雨化田已經回來了,按照趙信本來的打算,肯定要把雨化田帶在身邊的,但看着這曹雄倒也乖覺,而且雨化田留在外面也更有大用,當跟班有點可惜了。

便乾脆也沒再換了。

對此曹雄是又高興,又痛苦。

高興的是,自己終於像個司禮監大太監的樣了,能夠伺候陛下。

痛苦的是,他的東廠有越來越被雨化田掏空的趨勢。

這真是世間難得雙全法啊。

要不然等咱家徹底獲得陛下歡心了,到時候再告那小猴崽子一狀,不知道行不行。

正琢磨着,卻聽皇帝從容的吩咐道:“曹雄,命人去請馮忠馮少卿,趙本趙鴻臚,以及這京畿朝野所有能排的上名號的清流名儒。

就說朕近日得一畝產十石的嘉禾,欲請京中德高望重者共舉嘉禾宴,以襄盛舉!” 趙信說罷,又問衆人:“穆之,玄策,朕如此安排可還妥當?”

劉穆之等人都一起拱手道:“陛下英明,此舉甚妙,臣等只是想到了先賢託夢陛下得嘉禾之事,打擊崔黨的士氣。

陛下這遍邀京中有德者公舉盛事,真是神來之筆。”

劉穆之等人看着趙信真的是有些佩服,甚至有點看不清皇帝的深淺。

他們也隱約看出來,他們平時商量事的時候,有些細節皇帝好像也沒很明白,卻不深究。

但是每到關鍵,皇帝卻好像又總有神來之筆,而且好像天生有一種能力,非常善於順勢而爲。

就比如皇帝這個嘉禾盛宴,好像靈機一動,但是劉穆之等人幾乎都已經感覺到了,皇帝之後必然還有連續動作。

這難道就是先賢英靈相助嗎?

趙信並不知道劉穆之等人,居然又想到先賢英靈去了。

只是哈哈一笑,也沒管劉穆之等人是真沒想到,還是假沒想到,既然衆人都覺得沒不妥,便擡手對曹雄道:“去吧!”

“喏!”

曹雄答應一聲領命而去。

雖然他完全不明白這其中的奧祕,但是皇帝吩咐的,他卻不會打折扣。

而連穆之先生等人都說陛下英明,那就肯定英明沒錯了。

當即彎腰退出北書房,一到門外便挺直了腰桿,吆喝道:“小猴崽子們,隨咱家出宮去,請京中名宿進宮共襄陛下的嘉禾盛宴,記住只要是京中名宿,一個不落全給咱家請來。

不過不要失了禮數,讓人說咱們天子家的奴婢不懂禮。”

說着目光又陰測測的一掃衆人,嘿然道:“放心,事辦好了,咱家不吝重賞,可要是辦砸了,壞了陛下的大事,嘿嘿……”

曹雄嘿嘿一笑,輕言慢語的問道:“都明白沒有啊?”

“喏!”

一衆小太監聞言都齊齊打了個寒噤,哪敢怠慢,紛紛小心翼翼的答應。

曹雄滿意的點點頭,一揮手,一衆太監黃門紛紛離去。

曹雄也親自趕往馮忠馮少卿的府上而去。

雖然他不知道這些人哪個更重要,但是他卻明白,這些人中要說大大的忠臣,那還是這位馮少卿。

所以別人他不必親自去,馮少卿他卻必須要親自去請。

從這一點來說,曹雄此人雖然不算聰明,也沒有什麼天賦,手段更不算高明,但是能夠在這深宮中爬起來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而北書房內。

曹雄走後,趙信卻又拿出另外一份密報,微微皺眉道:“這一份密報上所說,朕卻有些不明白,諸卿,你們看看吧……”

趙信說着,將第二份密報也交給諸人。

這一份密報上的內容卻就簡單多了。

只有兩行字:“密報:巳時中,大司農崔智灝,廷尉崔智瀚出廣陽門,往西而去,追未及,暫不知去向。

已着番子往查。”

衆人看着也是一陣皺眉。

這密報字面倒是簡單,就是說崔家兩兄弟出了廣陽門,往西去了,不知去向。

這也解釋了,爲什麼今日丞相府議事堂,連這兩人也沒出現。

不過問題是,這兩人好好的出城去幹什麼?

而且還鬼鬼蹤蹤的,貌似連韓卓武也不知道。

“廣陽門,往西?”

劉穆之微微皺眉,隨即好像想到了,拱手對趙信道:“陛下,請命人拿地圖來。

還有最近所有和太僕寺,太倉,少府織染署,諸冶監,武庫,以及京畿所屬各郡縣武庫,工官的奏章和密報。”

他說話的語速即可,隨即又補充一句,“儘量多!”

王玄策等人聽到他這話,臉色都是微微一變。

劉穆之說的這些聽起來很亂,但是衆人卻已經瞬間明白其中的關鍵,那就是劉穆之所說的所有部門的職能基本都和錢糧,軍械以及馬匹這三者之一有關。

難道……

這些東西串在一起是什麼意思還不明白嗎?

趙信也不廢話,直接一擺手。

隨即纔想起來曹雄不在,正要喚太監宮人前來。

寇淮仁躬身道:“陛下恕罪,請恕臣等僭越,不過此事情急,內監宮人恐有疏漏,請允許臣等自取。”


“可!”

趙信也沒多說,便直接點頭,畢竟這種時候也不是講究的時候,更何況這些人也全都值得信任。

自己這北書房也從來沒對他們設防過。

見他允許,衆人也沒客氣,直接七手八腳的很快就把能找到的全都找了過來。

看着那一桌的密報,文書,衆人微微吐出一口氣。


趙信有些遺憾的道:“可惜,外廷的奏章朕這裏暫時還是九牛一毛。”

衆人聞言神色爲凝,寇淮仁若有所指的道:“臣相信,很快陛下就能隨意調遣了。”

趙信聞言微微點頭,微笑道:“朕也相信。”

隨即看見衆人已經開始忙碌,他也幫不上什麼忙,站在旁邊衆人動輒還要向他行禮,反而礙事。

忽然心念一動,琢磨着李雲清差不多也該把東西送過來了。

嘴角不由微微一掀……既然幫不上忙,那麼不如乘此機會去給衆位愛卿弄點好吃的犒勞犒勞吧。

當即悄悄的走出了北書房。

來到門外,擡手喚來一個內侍問道:“李苑令可將寶貝送過來了?”

內侍忙道:“回稟陛下,李苑令已經來了,正在宮外等候。”

“快傳!”

“喏~!”

內侍忙答應一聲,隨即匆匆而去。

趙信又喚來一個內侍吩咐道:“命人去請皇后來,順便命人去光祿寺讓他們送一盤磨和拉磨的驢來。

對了,再去天下居,讓他們送兩幅廚具和兩名庖丁過來。”

“這……”

那內侍聽到皇帝這麼一大通命令,有些懵,不知道皇帝要幹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