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見杜磊的氣越來越大,林菅趕快躲到了經紀人的後面,同時小聲的對着經紀人質問道:“姐,你這是要幹什麼呀?你這是把我往火坑裏面推呀?”

見杜磊的火氣越來越大,經紀人趕快對着杜磊說道:“杜先生,你不要發火,不要發火,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樣••••••不是你想象的那樣的••••••不要發火呀••••••不要發火呀••••••”

廢了好大的氣力將杜磊勸平靜以後,經紀人對着杜磊說道:“杜先生,我說是林菅的不對不是因爲她出軌了,只是因爲她確實是有事情瞞着你而已!”

聽到經紀人這樣說話,杜磊的語氣稍稍的緩和對着經紀人問道:“你倒是說說她有什麼事情瞞着你!”

經紀人稍稍的頓了頓,然後對着杜磊說道:“林菅今天收拾打扮是因爲明天要去出席一個活動,陪別人吃頓飯!”

聽到經紀人這樣說話,杜磊自覺理虧,小聲的嘟囔道:“既然是出席活動只需要跟我說就是了嘛!何必要這樣遮遮掩掩的!”

就在林菅以爲事情過去的時候,經紀人忽的又對着杜磊說道:“林菅之所以瞞着你是因爲她明天要見的人不是別人,是二彪物流公司的趙二彪!”

一聽到經紀人這樣說話,杜磊的火又瞬間被引了起來。

“什麼?去見趙二彪?你知不知道我今天的火氣爲什麼這麼大!就是趙二彪給我氣的!我旗下的物流公司的生意全都被趙二彪的小物流公司給搶去了!你竟然還要陪他吃飯!?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聽到杜磊這樣說話,林菅趕快對着經紀人使眼色。

林菅的眼色中似乎在對着經紀人說道:“姐,你快想想辦法!讓杜磊答應我去呀!”

經紀人朝着林菅點了點頭,然後忽的淚眼婆娑的對着杜磊說道:“杜先生,你以爲林菅想去嗎?她也很不想去的!只不過,爲了錢,她不得不去••••••”

杜磊一聽到林菅是爲了錢,心中的氣更大了,從錢包裏掏出了幾張卡,猛的摔在了茶几上,怒吼說道:“你就是爲了錢嘛!要錢說話呀!我有錢呀!我有錢呀!這幾張卡你拿去刷吧!拿去刷吧!”

見杜磊這樣,經紀人趕快對着杜磊繼續說道:“杜先生,林菅就是不想用你的錢纔想自己出去賺錢的!她就害怕你覺得她是爲了錢纔跟你在一起的,所以決定靠自己去賺錢,花自己的錢!你也知道,林菅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女生,她很在意外面的風言風語的,什麼被富商包養,靠富商上位的,她很在乎的!你有沒有爲她考慮呀?”

經紀人越說越激動,最後竟然抱着林菅控制不住的大聲哭了出來。

聽到經紀人這樣說話,杜磊稍稍的愣住了,然後看着林菅問道:“她說的都是真的嗎?”

林菅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個演的機會,哭哭啼啼,上氣不接下氣的對着杜磊說道:“我就是••••••就是••••••不想用你的錢••••••不想別人••••••說閒話••••••說閒話••••••纔想着自己出去••••••賺錢••••••賺錢的••••••同時••••••也爲你分擔••••••分擔••••••真沒想到••••••真沒想到••••••你竟然誤會我••••••嗚嗚••••••嗚嗚••••••”

聽到林菅這樣說話,杜磊湊過去,語氣溫柔的對着林菅說道:“寶貝,真對不起,我誤會你了,真對不起,寶貝,不哭,不哭,我下次不會了!乖!”

就在杜磊這樣說話的時候,經紀人趁着杜磊不注意,拿起了茶几上的信用卡偷偷的揣在了林菅的口袋裏。

聽到杜磊這樣溫柔的對着自己說話,林菅淚眼婆娑的看着杜磊問道:“這麼說你同意我去了?”

“當然同意了!不過,趙二彪現在可是我的眼中釘,我一定要陪着你!”杜磊看着林菅堅定的說道。 第二天一早,林菅早早的便開始打扮了。

林菅打扮的同時,杜磊也沒有閒着,杜磊趁着林菅打扮的時候給金碧大酒店打去了電話,問明白了林菅一會兒要去那個房間便在旁邊預定了一個房間。

見時間差不多了,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林菅便要出門去,而就在林菅剛剛要出門的時候被杜磊給攔了下來。

林菅看着杜磊,楚楚可憐的問道:“昨天不是說好的嘛!你不是已經說好讓我去了嘛!爲什麼還攔着我呀?”

聽到林菅這樣說話,杜磊嘿嘿一笑,然後在林菅的胸前掐了一把說道:“是呀!我昨天是說好讓你去了!”

“那你爲什麼還要攔着我呀?”林菅不解的看着杜磊問道。

杜磊哈哈一笑說道:“我並沒有不讓你去,我攔着你就是想讓你等我一會兒!咱們兩個人一起去!”


聽到杜磊這樣說話,林菅臉上一滯, 涼婚似水,愛已成灰 :“你還真要去呀?”

杜磊哈哈一笑,在林菅的身上又摸摸掐掐了幾下,然後對着林菅說道:“當然要去呀!我說到做到的!”

見杜磊是死心要去了,林菅看着杜磊繼續努力爭取着。

“可是,咱們兩個一起去的話肯定會引起別人的懷疑的!你也知道,我現在還不想公佈咱們兩個之間的戀情,公佈的話對我的發展很不利的,我希望你能夠理解我一下!”

聽到林菅這樣說話,杜磊不由分說的推開了門,然後朝着門外走了去,一邊走一邊對着林菅說道:“我今天是肯定要去的!不過,你說的好像也有點兒道理!這樣吧,我們開着兩輛車去,在人多的公共場合我們不說話,裝作不相識,不過,我會一直在你的身邊,有什麼事情我都要知道!”

說完話後,杜磊便一晃手裏面的車鑰匙,朝着自己偌大的車庫走了過去。

見杜磊這樣子,林菅知道拗不過他便不再說什麼,將大大的蛤蟆鏡往臉上一帶,氣鼓鼓的朝着自己的紅色小跑車走了過去。

本來林菅想讓自己的經紀人陪着自己一起去的,可是,正好有一個大導演想要找林菅拍戲,林菅的經紀人不得不先到那裏去了,林菅便只好一個人開着車去赴趙二彪的宴。

在馬路上剛剛開了沒一會兒,林菅便在後視鏡裏面看見了杜磊的車緊緊的跟着自己。

一見到杜磊的車,林菅滿口無奈的說道:“真想不到這個杜磊竟然這麼矯情!真是討厭!”

一邊這樣說着話,林菅一邊狠踩油門,想要把杜磊給甩開。

見林菅的車越來越快,杜磊冷笑一聲,也狠踩油門跟了上去。

見杜磊的車越來越近,林菅的速度更快了,而一見到林菅這個樣子,杜磊心中一狠,猛踩油門,朝着林菅的小跑車便逼了過去。

沒一會兒,杜磊的車便追上了林菅的車,不過,杜磊也不超過林菅,只是在林菅的車邊轉來轉去,來回徘徊。


杜磊開車已經很多年了,車技自然是比林菅好了不知道多少,所以,任憑林菅怎麼快快慢慢都不能夠將杜磊給甩掉。

看着一個勁兒掙扎的林菅,杜磊朝着林菅的方向哈哈一笑。

杜磊表面上雖然是哈哈的笑着,心中卻冷冷的想着:“小**,你別以爲我是多麼的在乎你,我這麼緊緊的跟着你只不過是想看看趙二彪到底有沒有什麼過分的舉動,只要趙二彪有什麼過分的舉動,隨隨便便給我一個藉口我就讓他吃不了兜着走!讓他知道和我作對是什麼樣的下場!”

憑杜磊這樣的社會地位,想要收拾趙二彪自然是沒有問題的,可是,杜磊可不是僅僅有這樣的社會地位,杜磊除了大家知道的社會身份外還有一個很少人知道的風門之人的身份,就是因爲杜磊是風門中人,和趙二彪的雷門是盟友,他纔不能夠隨隨便便的動趙二彪的,必須需要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

杜磊和林菅兩個人在公路上追逐嬉戲了沒一會兒便來到了金碧大酒店前,兩個人先後在服務生的引導下將車停好了以後便一前一後的進入到了包間裏面。

杜磊的包間稍稍靠外面一些,走在前面的杜磊自然是先走到了包間裏面。

朝着林菅曖昧的看了一眼後,杜磊將門輕輕的關上了。

林菅進到房間的時候,趙二彪、吝嗇摳和姓何的都已經到了,而一見到林菅進來,原本還歪歪斜斜的坐在椅子上的吝嗇摳和姓何的都好像突然之間磕了藥一樣,一個猛子便站了起來,同時朝着林菅伸出了手。

“林小姐,我真是太喜歡你了••••••”

“見到你真是太榮幸了••••••”

一進到兩個人這樣,趙二彪趕快對着身邊的服務生吩咐道:“你們可以下去了!把門關上!”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屋子裏面的服務生自然是出了門去,沒有因爲吝嗇摳和姓何的那樣失態的表現而有太多的關注,畢竟,金碧大酒店的服務生的素質確實還是很高的,另外,在金碧大酒店這種地方工作,可能見到的大人物,社會名流比記者都要多,見怪不怪了。

見門被關上了,害怕吝嗇摳和姓何的再因爲激動而有什麼過分的舉動,趙二彪趕快擋在林菅的面前,對着林菅淡淡的問道:“林小姐,你這又是口罩,又是墨鏡的,自我保護意識很強嘛!”

男神快穿攻略 :“即便是這樣我做的還不夠,要不然怎麼能讓兩位一下子便認了出來!”

說這話時,林菅的眼神瞟了瞟吝嗇摳和姓何的。

聽到林菅這樣說話,趙二彪瞬間明白林菅有些埋怨自己的意思,趕快對着林菅介紹道:“林小姐,這都不是外人,這是何老闆,之前你們見過的,這是林老闆,使我們的合作伙伴!大家都是自己人!”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林菅勉強的一笑,然後朝着吝嗇摳和姓何的點了點頭。

“林小姐,你別站這着了,趕快請入座吧!”

吝嗇摳朝着林菅嘿嘿一笑,然後將自己身邊的空椅子稍稍的向後拉了拉,示意林菅坐在自己的身邊。

一見到吝嗇摳這樣做,姓何的瞬間覺得壓力山大,猛的意識到自己今天可能碰到對手了便趕快也對着林菅說道:“林小姐,你身嬌肉貴的,一定要注意,來,這裏有空調,你還是坐在這裏吧!”

姓何的說話的同時見自己身邊的椅子向後拉了拉。

見兩個人這樣爭爭搶搶的,趙二彪心中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暗暗的想道:“真沒看出來林菅竟然有這樣的魅力,難道說中年男人都好這口兒!”

趙二彪實在是看不慣吝嗇摳和姓何的好像蒼蠅逐臭似的恭維討好林菅,無奈的搖了搖頭便坐下來小口小口的品着茶。

林菅今天來的目的很明確,就是來找趙二彪的,所以,平時要是遇到吝嗇摳和姓何的這樣的肯定是免不了好好的“戲弄”一番,可是,今天這種情況,林菅很是反感兩個人,無視兩個人的殷勤。

傲嬌媽咪好難追 :“趙老闆,我可以坐在這裏嗎?”

林菅指着趙二彪身邊的位置對着趙二彪言語嫵媚的問道。

聽到林菅這樣對着自己問到,趙二彪稍稍的愣了一下,然後無所謂的點了點頭。

“林小姐想要坐哪裏就坐哪裏!今天林小姐是主角嘛!”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林菅嘿嘿一笑,坐在了趙二彪的身邊,

一見到林菅坐到了趙二彪的身邊,吝嗇摳和姓何的都是一愣,然後很不服氣的坐了下來,雖然是坐了下來,兩個人卻並沒有決定就此罷休,心中還在盤算着一會兒該怎麼討好林菅。

林菅剛剛坐定,趙二彪便對着林菅說道:“林小姐,今天請你來的目的主要是就是跟你賠不是的!”

“跟我賠不是的?賠什麼不是呀?”林菅故意對着趙二彪滿臉不解的問道。

趙二彪哈哈一笑,然後對着林菅繼續說道:“當然是那天害的林小姐在衆人面前出醜了,那天實在是我們的工作做的不到位才導致了那樣情況的發生••••••”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林菅哈哈一笑。


見林菅沒來由的笑了起來,一旁的姓何的趕快對着林菅說道:“林小姐,你笑什麼呀?”

雖然是姓何的問的,林菅卻還是看着趙二彪款款說道:“雖然當時我很尷尬,可是,後來就是因爲這件事兒我得到了很多,片約不斷,商演不斷,可以說是因禍得福!換句話說,我應該好好的感謝感謝你!”

姓何的聽到林菅這樣說話,也不顧着林菅是看着趙二彪說出的話,哈哈一笑說道:“林小姐客氣了!實在是太客氣了!”

“林菅雖然這樣說,可是我們畢竟是疏忽了,必須好好的表示一下我們的歉意••••••”趙二彪對着林菅說道。

林菅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掩嘴一笑,然後打斷趙二彪的話說道:“趙老闆不要再說這樣的話了,再說就顯得生分了!”

“這麼說林小姐是接受我的道歉了!?”

“接受了!接受了!”


“林小姐,既然這樣的話,我們就點菜吧!”吝嗇摳見趙二彪和林菅說的火熱,趕快對着兩個人說道。 一說到點菜,趙二彪便要開門去叫服務員,可是,還沒等趙二彪將門打開,吝嗇摳便戀戀不捨的將眼神從林菅的身上移了下來,然後對着竄到趙二彪的身邊,對着趙二彪說道:“二彪,走,我和你一起出去點菜!”

聽到吝嗇摳這樣說話,趙二彪馬上變明白其中肯定有事,朝着吝嗇摳會意一下便出了門去。

就在吝嗇摳和趙二彪這樣說話的時候,姓何的眯縫着小眼睛,豎着耳朵看着兩個人,想要看看兩個人有沒有竊竊私語。

趙二彪和吝嗇摳出了門,姓何的便趕快的竄到了剛剛趙二彪的位置,對着林菅獻起殷勤來,可是,林菅卻根本沒有搭理姓何的心思,一冷一熱。

剛剛出了門去,趙二彪便小聲的對着吝嗇摳問道:“老闆,有什麼事兒嗎?”

聽到趙二彪這樣說話,吝嗇摳皺着眉對着趙二彪抱怨說道:“二彪,你也太不講究了,咱們不是說好了今天你是爲我引見,爲我“做嫁衣”的嘛!怎麼還多出來一個姓何的呀!?”

吝嗇摳此時也毫不避諱自己的目的。

趙二彪聽到吝嗇摳這樣說話,無可奈何的說道:“老闆,我也不想的,可是,我和那個姓何的是一起合作的,當初請林菅的時候他也拿了一半的錢,我也沒有辦法呀!”

吝嗇摳想了想,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這樣吧,二彪,我見林菅對你好像挺有興趣的,一會兒吃飯的時候你在林菅面前多說說我的好話,可別只顧着和林菅說話,屋裏面那個我還是有信心的,要是你再和我爭的話,今天這頓飯我可就不請了!”

趙二彪無奈的嘆了嘆氣說道:“老闆,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趙二彪是什麼人,我是不會奪你所愛的!林菅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聽到趙二彪這樣表態,吝嗇摳才稍稍的放下心來,對着趙二彪繼續叮囑:“一會兒再酒桌上你除了多說我的好話以外還要多陪林菅喝酒,最好是把她灌醉!”

看吝嗇摳說把林菅灌醉的時候的**樣子,趙二彪瞪打了眼睛對着吝嗇摳說道:“老闆,強姦可是犯法的!”

“強姦你個大頭鬼呀!誰說我要強姦她了,我就是讓你把她灌醉而已!”

“好吧!好吧!我就聽你的!”

見趙二彪答應下來了,吝嗇摳嘿嘿一笑,然後對着趙二彪說道:“走吧!咱們現在去找服務員點菜去吧!”

趙二彪一聽到吝嗇摳說真的要和自己去點菜,心中便想象到了他點菜的時候斤斤計較的樣子,故而趕快對着吝嗇摳說道:“老闆,你還是趕快回去吧!”

“沒事!沒事!我和你一起去吧!”吝嗇摳很堅持。

趙二彪眼珠一轉,然後對着吝嗇摳說道:“老闆,你要是和我去點菜的話,屋子裏面可就剩下姓何的和林菅兩個人了,難道你不怕姓何的先下手把林菅給搞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