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直率點不是壞事。」雷伊笑笑,向瑞爾斯招招手,就追蓋亞去了。

他們循聲而尋,終於找到了聲源。

是一個黑魂!它在追一隻精靈!

那黑魂發現了雷伊和蓋亞,便立刻放棄對那隻精靈的捕捉,然後朝雷伊和蓋亞沖了過來。

「噫?!」蓋亞一揮手打出一記「氣合斬」,朝那玩意飛去。

和先前瑞爾斯碰到的情況一樣,技能直直穿過了它。

「啊哈!?」

那坨黑不垃圾的玩意可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直直地沖雷伊蓋亞而來。

「不要讓他靠近我們!」雷伊皺眉,揮手一陣拳風,那魂兒竟往後……

退了……

三厘米。

「這玩意是不是怕風啊。」雷伊眨了下眼。

「風?比格星向來風平浪靜,哪兒來的風啊!」蓋亞皺眉,忽然又一笑,「雷伊,你不是會呼風喚雨嘛。」

雷伊眨了眨眼,看向面前靜止在半空中的魂兒,「試試唄。」他抬起胳膊,右手筆直指向天空,「電閃雷鳴!」他身上涌動起藍色的電流,它們唰唰地匯聚到雷伊的手上,然後隨雷伊猛地一推,電流直衝雲霄,嘭,滋滋啦啦,原本就灰不拉機的天空這下猛然暗了下來,大雲壓境,氤氳黑雲,閃電猛地一亮,雷聲滾滾,頃刻間狂風大作。

那魂兒立刻停止前進,發出欻欻(chua)的聲音,然後開始後退,最後撞在一棵樹上,消散。

「有用誒!」蓋亞抱起胳膊。

隨即,大批大批的黑魂朝著這裡湧來,頃刻間將雷伊和蓋亞包圍。

雷蓋:卡萊,這設定也太坑了吧!

雷伊立馬指揮技能襲擊,加大了風力。而黑魂們緊緊相依,形成一道堅固屏障,牢牢鎖住雷伊和蓋亞。


「看來今兒是打不過他們……」蓋亞皺眉,「雷伊,對準一個方向,我們突圍出去!不能掛在這兒!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雷伊一咬牙,真不甘心!他手一指,「霹靂斬!」

一道金光從天而降,直直劈在一塊地方,轟隆,炸開一大片,然後蓋亞和他猛地朝那個缺口突圍而去。

那黑魂可是窮追不捨,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我去,跑得不慢啊!雷伊!支個招啊!」「支什麼招啊,快跑吧!咳,蓋亞,今天我們先離開比格星,以後再想辦法吧!」

蓋亞皺眉,走馬觀花式的又掃了幾眼比格星,紅色的眸子里掩不住的悲傷,點了點頭…… 帕諾,卡蘭,羅格,裂空,螺旋,泰坦。幾乎每個星系,都出現了這種黑魂。

雷伊和蓋亞穿梭在宇宙中,尋找解決的方法,結識更多的朋友,也萌發出一個念頭:

組建一個正義的組織:

戰神聯盟。

一晃,五百年。

精靈嘛,對時間,不感冒。

水滸英豪傳 ,懷特星。

「趕走他!趕走他!」

一個個小石子投過,堆起一個石頭堆兒。

等精靈們散去,那個石頭堆兒里爬出一隻傷痕纍纍的精靈。

「為什麼懷特星上只有我是黑色的……」他抹著眼淚,眼淚涮著臉上的血。

「快跑啊!黑魂又來抓精靈啦!」

那個黑不拉吉的精靈像挨了雷劈似的,「騰」地從地上站了起來,也不管臉上橫七豎八的血紋淚痕,拔腿就跑。

一個炮彈從天而降,瞄準了正一瘸一拐的那個小東西。

他噗噔一聲摔倒在地上,一抬頭看見了那個會爆炸的玩意,瞳孔瞬間縮小。

眼前白茫茫一片,什麼都看不見。耳邊傳來,死神的腳步。

咦?

面前突兀地出現了一個紫色的圓盾,上面環繞著淡淡的光圈,把那「古銅色」的小臉兒映成了淡紫色。

圓盾突然又消失,刺耳的爆炸聲轟然響起,他捂住了耳朵恐懼地大叫起來,全然不顧爆炸的轟鳴聲早將他淹沒。

「啊————」

「……喊夠了沒。」

那小東西抬起頭, 曾經的真愛

「哇!」他站起來,還是抬著頭,兩隻眼睛成了星形,「你好厲害呀!」

那個精靈實在是太高了,看不到他的臉。不過能聽到他淡淡地哼了一聲:「嗯。」

然後他轉身就走了。

可他不是一個精靈在走,他後面多了個棕色的長著噫巴的肉球。

「恩人恩人,你好厲害呀!」

「嗯。」

「恩人恩人,我叫卡茨。」

「嗯。」

「恩人恩人,我什麼時候才能像你一樣厲害呢?」

「嗯。」

「恩人恩人,你好高啊。」

「嗯。」

「恩人恩人,你話好少啊。」

「嗯。」

「恩人恩人,你的球球好好玩啊。」

「嗯。」

巨星老公,輕點寵 恩人恩人,我叫你爸爸好嗎?」

「嗯……」他突然停了下來,卡茨差點一頭撞到他……腿上,然後他猛地轉過身來然後蹲下來然後彎著腰然後還要低著頭才能看見那個小肉球的臉,說,「我。有那麼老么。」

卡茨高高舉起雙手(悲傷辣么大標準動作),叫道:「你有啊!」

「恩人」:請允許我做一個悲傷的表情。

那個高到天上去的精靈默默地看了他一眼,起身走人。


「爸爸你別走啊。」

「誰你爸爸!」

……

然後「恩人」總算是服了卡茨這個長著噫巴的棕色肉球了,和他一起看落日去。

[崇月大大:啊哈哈他get到了一個寶寶(莫名喜感)]

「那我該叫你什麼呢恩人?」

「我叫b……」他皺起眉頭,然後又舒展開,「我叫伯恩。」


「伯恩……哥哥!」

他愣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

「伯恩哥哥你臉好白。」

「……」伯恩沒有回答,只是抬頭看向天邊紅霞。

夕陽把他的臉映得血紅,卻改變不了他臉色的蒼白。

「白的……可怕。我一直想變成一個白色的精靈……但是不要像你那麼白。」

「嗯。」伯恩對著夕陽微微皺眉。

「你在想什麼?你戀愛了嗎?」

「別瞎說!」

「伯恩哥哥,你有親人嗎?」

「……」他的臉色從蒼白變成了煞白,只是夕陽映照下,卡茨看不出來,他僵硬地笑笑,「有啊。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姐姐。」

「叫什麼?」

「叫布萊恩伯克,我們叫他伯克;姐姐叫布萊爾伯娜,也簡稱做伯娜。」

卡茨不明白伯恩為什麼突然話多,但還是撇開那個不想,好奇地問:「五個字?你的前三個字是什麼?」

「……你猜。」他的臉色變得更奇怪,在夕陽映照下顯得詭異。

卡茨沒有注意這一點,只是開心地笑笑,「我猜是布萊克!」

伯恩突然扭過頭看向他。

「我猜錯了?」

「……」

伯恩真奇怪。卡茨撅起嘴,「我猜對了?」

「……」


這叫啥反應?卡茨撓了撓頭。

「我要走了。」

「去哪兒?」

可伯恩瞬間起飛,消失在了血色的天邊。

「他去哪兒了?」卡茨不解地搖搖頭。 「連個小孩兒都逮不住,你們真是一群廢物!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