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停屍房外一個老爺子鼻子通紅,拿着酒瓶子咕嘟咕嘟的喝。

他的頭髮已經斑白了,整個人酒氣頗重。

一看到有人過來,搖搖晃晃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你們是誰呀?”

楊鐸湊過去,遞給這老大爺一支菸:“大叔你好,這兄弟是我的朋友,我叫楊鐸,我這兄弟是那倆死者的大表哥,過來認識的,上面我們已經打過招呼了,這是批文,您拿上看一看!”

老爺子接過那支菸,倒是沒有接文件,放在鼻子上吸了吸。

“好煙,好煙啊!既然是上面批准的,嗯,那我給你們開門!”

他把門打開,沒等倆人進去,他就開始嘟嘟囔囔的說了起來:“各位朋友,今天有人來這裏認屍,打擾了各位的清靜,還望諸位不要見怪,改天我多給諸位燒點錢,勿怪!”

說完老爺子又喝了一口酒,扭頭看着陳樂他們:“這裏面的朋友們已經通融了,我跟他們打過招呼了,你們進去吧!”

陳樂饒有興趣的看着鼻子通紅的老爺子,無奈的搖了搖頭,起身走進了停屍房。

停屍房的兩張停屍牀上放着兩具屍體。

這裏的溫度很低,屍體不至於腐爛,都蓋着白布。

陳樂進來,楊鐸就急忙給他揭開了兩塊白布,看着下面的屍體!

仔細一看,倆人雖然面部輪廓被毀了不少,但明顯就是之前的那兩個殺手,果然!他們還是被滅口了!



看來殺他們的人心狠手辣,一點兒也不簡單。

楊鐸看着兩個面龐已經完全爛掉的屍體,胃酸就一陣上涌,別過了頭,不敢再看!

門口那老爺子扶着門框說:“這兩具屍體是昨天送過來的!就在昨天下午的時候,警局接到報案,說在城西一間準備拆遷的房屋裏發現的事情,當時,有個撿破爛的女人,路過這裏的時候剛好看到,可把那女人嚇壞了,你們猜我見到他的時候她都嚇成什麼樣兒,話都說不出來了!”


陳樂皺了皺眉,回頭看着那老爺子說:“在城西發現的,老爺子您可知道,發現屍體的地方,究竟是哪裏?”

“知道,知道!在警局裏就沒有我不知道的事,那發現屍體的地方叫胡咯圖,以前是個大排檔,那個時候大排檔可火着呢……” 出了警隊的門陳樂鑽進車裏,眯着眼睛看着前面。

楊鐸好一陣乾嘔才緩過勁兒來。

上車之後,陳樂瞅了瞅他,說道:“你給我留意一下那間大排檔有什麼線索,第一時間通知我!”

“是!”楊鐸答應了一聲,他們這才離開。

回到家中,沈老爺子已經吃完飯離開了。

桌上只剩下一些殘羹剩飯,還沒有收拾。

沈紫嫣就坐在沙發上,有些心神不寧。

看到陳樂回來了,沈紫嫣起身,收拾了一下:“你還沒吃飯吧?”

“紫嫣我……”

“吃飯吧!不然飯菜都涼了!”

往後余生 ,陳樂其實心裏清楚,沈紫嫣肯定會有一些戒心,但眼下也只能這樣了。

沈紫嫣沒再搭理他,轉身上了樓!

沈玲星抱着一個平板從樓上走下來,正好看到了陳樂一股腦的跑下來,湊到他身邊,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姐夫,我真佩服你!”

說着她還故意對陳樂拋了個媚眼兒,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看着陳樂好是無語!


不過陳樂也確實沒吃飯,這會兒肚子正餓得嘰裏咕嚕的叫着,湊到桌前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

“慢着點姐夫,你這樣吃還不得把胃吃壞了?”

今天這一桌子的飯菜都非常豐盛,平日他們家吃飯雖然不差,但也沒好到這種程度!

擦了一下嘴角的油跡,陳樂才擡頭看着沈玲星問道:“今天有人來了?怎麼這一桌飯菜這麼豐盛?”

“是咱家老爺子來了,不過很奇怪!”

說到這個,沈玲星微微皺了皺眉。

今天的事兒很多,陳樂本來是答應着要去幫他們救人的,但是從那間茅草屋出來之後,他卻沒有去,不出意外的話,婷雪和秦雪凝應該不在他們說的地方!

另外就是要刺殺他們的人!


[綜]我這一巴掌下去你可能會死 ,又發現了兩個殺手的屍體。

現在又是沈老爺子來家裏吃飯,這一堆爛事,壓在他的身上,讓他有些喘不過氣。

吃飯也沒了胃口,放下筷子,認真的盯着沈玲星:“你說老爺子今天有點奇怪,怎麼個奇怪法?”

“老爺子今天來了之後就一直在說,他身體不好,想要去醫院檢查說是讓姐陪着他一起去!”

陳樂聽完之後皺了皺眉:“咱家不是有私人醫生嗎?這種檢查,家裏就能搞定,爲什麼要去醫院?”

沈玲星一拍手說道:“對啊!這就是姐覺得奇怪的地方,我也覺得奇怪,但是老爺子沒表明,我們也不知道他唱的哪一齣!”

陳樂答應了一聲,把碗筷收拾掉,沈玲星和沈紫嫣不知道老爺子,到底在搞什麼鬼,陳樂問了也是白問!

更何況現在沈紫嫣的心情不好,去找她再問說不準又得挨頓罵。

收拾完,他沒多說,進了屋看沈紫嫣已經睡下了,脫掉衣服,上牀抱着她,也呼呼的睡了過去。

只是他剛剛打起了呼嚕,沈紫嫣就已經睜開了眼睛。

慕容冰今天跟她談的事兒很多,尤其是關於公司的,讓人頭疼不已!

但她沒有起來,只是很疲倦的閉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沈紫嫣收拾好,去了公司。

剛一進門就聽到一陣吵吵鬧鬧的聲音。

韓欣月很是不開心的說道:“你已經被公司開除了,還來這裏鬧什麼事,趕緊走吧!”

保衛科科長左腿搭在右腿上,右腿搭在桌子上,一副懶懶散散的樣子。

“今天見不到老闆,我就不走了!韓欣月,除非我見到她,不然你就是把保安叫過來,我也不走,我可告訴你了,我身體不好,有心臟病,萬一給別人拉拉扯扯的倒下了,責任可等你來擔着!”


韓新月一聽這話氣不打一處來。

面對這種賴皮狗,她也確確實實沒有什麼特別的辦法,嘆了口氣:“行,你願意呆着就呆着吧,我還有別的事要做,恕不奉陪!”

起身韓欣月就要朝外面走去,這剛一到門口,剛好碰到了沈紫嫣。

“老闆?你可算來了!”

“怎麼了?裏面吵吵鬧鬧的?”沈紫嫣心情有些不大好。

本來這兩天她的事兒就多的夠嗆,這些陳芝麻爛穀子的小事也不該她來管。

但現在裏面鬧騰的聲音很大,沈紫嫣莫名的就有些心煩。

“是保衛科科長。”

“他?我知道,你先去忙吧!”

這傢伙已經被開除了,沈紫嫣是知道的,這種人開除了也無所謂。

進門,保衛科科長就霍然站了起來。

韓欣月只是個祕書,他完全可以不在意,可沈紫嫣畢竟是老闆這點面子還是要給的!

沈紫嫣倒了一杯茶,坐在辦公桌前,抿了一口才擡頭看向了保衛科科長。

“你來這裏有什麼事嗎?”

“老闆,我有重要的事情跟您說,事關公司的安危呀,雖然我被開除了,他怎麼說我也在這裏幹了好多年,咱們多少還是有些情分,不是嗎?”

情分?

要是真的有情分何至於來公司鬧事?

“說吧,什麼關係這公司安危的大事?”

“老闆,我跟你說,你也得把陳樂開了,陳樂就是個喪門星,會禍害公司的,我這裏有一份證據,不信你看看!”

他嘟囔着,從衣兜裏掏出一張紙皺巴巴的。

把那張紙縷直了,他又在身上擦了擦手,輕輕地推給沈紫嫣讓她看!

……

陳樂一覺睡醒,擡頭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中午。

在牀上摸了摸,沒摸到沈紫嫣,他一股腦的坐了起來。

吸了吸鼻子,這時房門被咯吱一聲推開了!

這貨沒穿衣服,房門一開,急忙將被子卷在了身上!

沈玲星一進來,看到他的樣子,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起來:“姐夫,怎麼了?”

“你個死丫頭,進來不會敲門嗎? 匿影 ,是誰想看就能看的嗎?”陳樂吐槽道。

“得了吧姐夫,我又不是沒看過,是不是……”

說着她很嫵媚的,坐在了陳樂的牀邊兒,口吐芬芳,朝着陳樂貼了過來。

他們兩個人沒少曖昧,但是沈玲星也只不過是口頭上的還真沒有實際行動過,現在她的樣子着實是有些古怪! 溫玉送走了吳軍師,讓其他的幾個女孩穿好衣服,立刻出去。

他身旁站着的那個男人,急忙湊了過來:“少爺,我們……”

“秦家人的胃口真大,居然想要我溫玉給他們查,他們的小姐在什麼地方,我溫玉什麼時候會被人當槍使了?”

“少爺說的是!哦,對了,您讓我們送去的那份東西,我們已經送到了沈老爺子的手裏,我相信他已經看到了!”

“好!”

溫玉的嘴角一挑,露出一抹陰森森的弧度……

得不到的,那就毀了她!

……

陳樂意興闌珊的看着一旁的沈玲星。

他這個人睡覺,習慣不穿衣服,現在沈玲星就坐在牀邊眉宇之間滿是嫵媚!

湊近陳樂,她身上的香氣,全都撲到了陳樂的鼻孔!


這是花香味兒,絕不是用香水醃製出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