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說的沒錯,但有一點錯了。”

“哪一點?”

“混亂之神不是萬界神帝,只是萬界神帝的一個意念。”

妙玉說的神乎其神,微乎其微。

楊九天作爲凡人境的武者,實在有些難以消化這樣的言辭。但他的腦海裏,畢竟殘留着修羅神的意志,一番思量,總算明白了一些。

“我懂了,也就是說,萬界神帝本身也有一些邪念,而給天羅大陸,以及萬界帶來毀滅性災難的,其實不過是萬界神帝的一個不該存在的邪念。我們要做的,就是要替萬界神帝清除這個邪念,對麼。”

妙玉也在用心消化楊九天的言辭,沉思片刻,道:

“或許你說的沒錯,但這個意念的化身究竟是誰,你們說,會不會就是博懷歸?”

楊九天陷入沉思。


風明突然跳到顏凝玉的額間,來回踱步,短小的雙臂,交叉放在胸前,一副成熟穩健的模樣,思忖片刻,道:

“其實我知道是誰給顏凝玉種下了亂神煞。”

“只要知道是誰下的手,那麼這個人,就一定是萬界神帝的邪念。”楊九天一臉凝重,“風明,你真的可以確定那個人是誰?”

風明點點頭,道:“這個人跟你們所想的一樣,正是越王博懷歸。”

“果然如此!”

楊九天的嘴角微微抽搐,心道這博懷歸苦心策劃多年,目的就是爲了十大神器,而他的身份除了是越王以外,更是萬界神帝的邪念,是自己遲早有一天,必須要誅殺的對象。

確定了目標,楊九天就更加着急了,“風明,請問你有何辦法可以解除這亂神煞!”

風明聞言,沉默了良久。

而這時,妙玉突然開口問道:

“主人,解除顏王身上的亂神煞,對你來說真的那麼重要麼?” “當然重要!”

楊九天猜想,上官小菊未說完的話,以及丁琳所言的三分話,都可以在顏凝玉的身上,找到準確的答案。

他作爲顏國曾經的地下黨首領,深知全面的信息,有時候甚至比行動力更加的重要。

所以,他堅定了要拯救顏凝玉的決心。

妙玉是楊九天的近身女僕,自然也明白楊九天的心中所想,但仍然不忘提醒道:

“我們現在的處境真可謂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主人,你真的考慮清楚了?還有,你真的瞭解亂神煞的威力麼!”

“不瞭解。”

楊九天見風明遲遲沒有下手,已經料到,那亂神煞的威力,一定非同尋常。

妙玉解釋道:“這亂神煞,一旦被種入人體,便會呈現出先後六個階段。”


“哪六個?”

楊九天緊張又好奇。

“第一個階段,沉睡。”

“第二個階段,癡呆。”

“第三個階段,癲狂。”

“第四個階段,幻想。”

“第五個階段,自殘。”

“第六個階段,死亡。”

妙玉一一解釋道:“沉睡期間,若是有任何醫者介入,或許立刻就會死亡。”

“癡呆期間,不可以用藥物治療她的癡呆症。”

“癲狂期間,不可以用任何鎮定劑來控制她的癲狂。”

“幻想期間,不可以用任何外界的東西來干擾,打斷她的幻想。”

“自殘期間,倘若有人阻止,她或許會反咬那人一口。”

“死亡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沒有人親眼目睹,但據說,會慘不忍睹。”

……

楊九天仔細聽完,不可思議地說道:

“妙玉,依你這麼說,她這亂神煞,根本無藥可救?”

妙玉點點頭,“看起來,似乎就是這樣的。”

“這…”

楊九天一臉焦慮,回想起昔日她只要一出現,就可以成爲一衆男生們的焦點。她風華絕代,恐怕在天羅大陸之上,再也找不出一個女人,可以比她長得更好看。

雖然此刻,楊九天無法看到顏凝玉的臉,卻仍然可以清晰地記得她的音容笑貌。

一種莫名的衝動油然而生,即便無法從她的身上找到任何答案,也不能見死不救。

或許,這是男人的通病。


楊九天內心也承認了這一點,於是堅定說道:

“無論結局如何,我們必須帶她離開這裏。”

“可是,主人,你知道,我們自己要離開這所軍事學院,都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妙玉是真的很擔心無法離開。

而楊九天卻是胸有成竹,道:

“放心吧,其實這一切,我早就有了安排。”

“早就有了安排?”

妙玉有些不信。

楊九天道:“不信,你可以問問風明。”

妙玉聞言,轉臉看向仍然在顏凝玉的額頭上,來回踱步的風明,道:

“風明,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隱瞞我。”

風明聞言,恍惚地擡起頭來,反問道:

“妙玉,你這話什麼意思。”

妙玉瞪視着風明,“你分明知道我問的是什麼,少裝蒜。”

“額…”風明無奈地聳聳肩,“好吧,其實就是千殤去了風國,找救兵的事情。”

“啊?”

妙玉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頭腦”的感覺,“意思是說,主人早就已經醒了?”

“不然呢?”風明攤手一笑。

妙玉的臉色徒然變冷,側目瞪視着楊九天,“好啊,主人,原來你連我都騙了。”

“額…”楊九天咳了咳,“這也是權宜之計嘛。”

“哼!”

妙玉不悅地轉過身,側身面對着楊九天,道:

“不管怎麼說,主人就是不信任妙玉,不然的話,你怎麼會隱瞞妙玉。”

“哈哈哈!”

楊九天大笑着站起身來,“好吧好吧,算我錯了,行麼。”

“不行!”

妙玉似乎沒打算原諒楊九天,嘟着嘴生氣,“你必須告訴妙玉,你還有多少事情是瞞着妙玉的!”

“額…”

楊九天遲疑良久,“那好吧,其實我的…”

“好了,不要說了,就當我什麼都不知道!”妙玉似乎很難接受被隱瞞的事實。

以至於她連楊九天準備說出來的那句話,也給打斷了。

楊九天卻是沒有打算繼續隱瞞,繼續道:

“其實我的…”

然而話音未落,妙玉繼續說道:

“別說了,我不想聽,我只想知道,你打算怎麼離開這裏,還有,你是不是也早就知道了青鋒神劍的下落?”

沒想到妙玉會有這樣的懷疑,楊九天也是醉了。

“這個,我真的不知道。”

“真的?”

妙玉不信道:

“我甚至懷疑,你早就知道上官小菊會死。”

“你,你怎麼能這麼說!”

事實上,楊九天對上官小菊的死,同樣感到極爲難過。

而妙玉已經不再相信楊九天,語出冰冷道:

“主人,請原諒妙玉對你出言不敬。原來,我一直以爲主人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好人,從怡春閣初遇開始,我就去以爲主人是一個性格迥異的好男人。可是後來,你一點點的變了,你變得冷血,殘酷,甚至充滿了虛僞和謊言。我真的不明白,你爲什麼會變成這樣!”

…..


聽到妙玉這一席話,楊九天內心猛然一疼。

他只能苦笑,“呵呵,對不起,其實我楊九天,從一開始就是那種冷血,殘酷,充滿了虛僞和謊言的男人,只是你自己沒有看清楚罷了。”

“不!”

妙玉嘶聲大喊:

“不是這樣的!你一開始時單純,簡單,充滿了對世間所有一切的關愛,你懂得憐憫和博愛,你懂得什麼叫關切和細膩。可是後來,自從你認識了丁將軍,自從你去了西陵城,自從你進了無憂城,你就已經開始變了。你變得好陌生,好冷血,好無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