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服務員側站在一邊,拉開竹門。包間通體是古木色,牆上掛着櫻花的裱畫。地上一張小方桌,不大的那種,也是古木色的。上面整齊的放着餐具。房間的溫度也正適宜。裏面也大概只有兩個人的位置,對於吃飯這種嚴肅的事,還是單獨享用最合適。

“可以,就這間吧!”

拖鞋整齊的擺在門前,盤坐在小桌前,拿着手中的平板查看佳餚。

“蔬菜天婦羅,味增湯,要小碗的。焚合,還有···”

江至點了八樣,外加兩瓶濃醇的清酒。

包間相隔只是一堵木拉門擋着。左邊是幾個女人,右邊則是公司聚會的吵鬧。

“我實在無心聽你們的對話呢!可是又再清楚不過”

(記得老饕年鑑中有一一段大意是這麼說的:我們吃了別人的飯該有多少天不會在背後說主人的壞話,是由吃飯的質量決定的。所以爲了避免仇家和增進朋友的感情,該多多吃飯。)

“R國菜系的精美和嚴謹果然不是誇的,確實不錯!”江至瞧着剛上桌的料理。尤其是那道湯。

從他師父去世後,吃飯這一塊他很少接觸肉類,刺身和R式中較殘忍的菜餚便都免了。這些不過也只是多素小葷的。這些年家中除了R式菜系很少吃,也是沒機會,想到總是要嘗試嘗試纔來。他的舌尖敏感的品味每一道菜中夾雜的味道,即使對於沒品過的,且也半算是在美食上的行家。酸甜苦澀辣,柔濟方舌膛。

“舌頭還是挑剔的很。”

“小姐!”

服務員:“先生有什麼需要!”

他看這大致是新來的,也不是剛纔送上樓的那個,顯得對於她職業來講有些生疏。江至瞧她的樣子稍有些閃了神。

放下筷子,面含微笑的說:“你不是R國人吧······”

她微微的咬着嘴脣恩了一聲。

“R國的口音還是雜着音呢!”

她顯着稍帶些驚訝。

“現在直接便能預定酒店房間吧!”

“恩,是的!”

“幫我預定下,押金,吃完就到樓下交”

“恩,好的!我出去一下給您安置”

“那便麻煩了!”

過了會兒······

隔着門,傳着微弱的責罵聲,即使包間隔壁都是很吵。江至聽了幾句。

“服務員!”江至叫。

她拉開門,那名男領導也跟在後面一起。

還沒等江至開口,男的說:“先生,不好意思,您要預定房間需要一起交押金,這是規定!”

江至打眼瞧瞧他,個子不高,帶着眼睛,看那模樣書生匪氣,又準是涉黑人物。當初在學院和國內進修,對於一個人相貌,語言和行爲的綜合分析,參究犯案人員,十有八九都不會看錯,除極個別之外,真的是貌隨心生,卻不假的。

“怎麼着,聽見你在門外,很是不滿的訓斥員工?”

“這個···不好意思,先生。這是我們酒店上下層職工的事情,這個您是不是不方便過問?”

“那好,就聊些能過問的!”

“您說!”他挪挪眼鏡鼻架,雙側肌肉顯着較前繃緊了。

“你在這酒店管什麼的!”

“我是這的部門經理,先生!”

“你剛說···要付定金才能入住是不是,要麼我就不能預訂?”

“先生,這不但我們酒店,大多酒店都如此,我們必須確保您預定後是能入住的,不會給我們造成房滿無人的麻煩,請您諒解!”


“你的意思就是說我沒錢,怕我付不起是不是!”


“不是這個意思先生!”

“呵,我還給你講,今天我還非要試試這麼做不可!瞧不起是吧!”

“先生,這是制度,也是經營必須。請您不要無故鬧事而造成不必要的麻煩好嗎!這隔壁還有別的客人!如果您沒辦法先交定金,我們真的無法讓你預定。”


“我說過,今天我偏要預定!聽 明 白 嗎!”

“這,先生······”經理還在儘量微笑。

江至盤腿坐下,低着頭夾着菜,很少有的沉着臉說:“剛纔···欺負人家女孩的那點本事哪去了······現在又怎麼不見着你跟我髮絲毫個脾氣!那點鳥聲!”他斜着眼瞧瞧經理。

“先生,您···要是胡鬧,我只能叫保安了!”

“怎麼着?我沒不給錢沒殺人的,怎麼着你了就來嚇我?”

經理雙手扣腕,想說什麼又停頓了。他說:“先生,酒店有接受的權利,也有選擇的權利,請您自重!”

“江至站起來,狠狠的將桌子掀倒在地,盤子都飛到了四周,茲茲的破碎聲,兩邊本是很吵的包間突然也安靜了。只能聽見小聲的嘟語。

江至貼近經理的耳旁,罵道:“你這瞧不起人的混蛋東西,有種你就叫保安啊!”

經理面不改色,依然微笑,只是那笑的緊繃。

經理調整耳邊的傳講,正要叫安保。

“最好把你們老大叫來,我到是想看看最近他的貨還能不能安全出海!”江至哼笑着附耳微語。

經理愣住了,更準確的形容是像被突然嚇到了:“你是什麼人!”

“別管!叫你們這裏管事兒的到剛纔預定的房間談!”

經理臉上沒了微笑,眼睛裏透着光,快步的從門而出。

江至回到位置上坐下,服務員找來工具要打掃一地的殘物。

江至示意她將門關上。

“可以聊聊嗎···”

“先生,這···不方便吧!”

江至也是知道這種有些混的樣子正是適中。

“上下也是在服務我的包間,沒什麼的”

“先生,這份工作並不容易,請您理解好嗎···”

“便是知道你不容易纔要講的!”

江至面容憂愁:“換個地方吧!這兒···不適合你!”江至儘量把話說的委婉些。

她聲音很柔弱,很低沉的調子說:“先生,不是人人都會坐在這種地方的,但卻有太多的人像是我這般的!”

江至愣了,眉毛緊皺,他瞧了見她泛光的眼睛,他想着:“沒有說過過激的話,或許誤會我是在瞧不起她的職業。哎···”

江至儘量想避免人家誤會,只怕因爲不恰當的言語:“小姐,也許您誤會了!我並沒有那種意思。怪我沒有交代清楚。”

梟寵:幕少的重生萌妻 我的意思是,但這只是個建議。這家酒店···”江至猶豫一下。

還是收回了將吐的話,頓了頓說:“或許你現在提前換工作是更好的機會!這種垃圾地方不適合你,就這些,沒別的意思,真是這樣!”

“抱歉,是我誤會了!謝謝您的忠告!”

服務員走出包房,轉身關門時方短暫停佇,她望着臉上不知爲何有些愁容的同胞坐着發呆,她也呆了一下。

“這種感覺,就是鄉人情歸處吧!”她的心快速的跳動着,雖然姿態端端的站在門口,思緒卻是春天的飛絮飄飄,落落。

(即使有什麼人在場,也不會察覺到這究竟是爲什麼的愁容,爲什麼了的心跳,又是爲了什麼的誤會。簡單的對話又顯着矛盾,但冥冥中也有着些深處的滋味。恰想到,人們恍恍惚惚,若離不定的周圍,路途,又卻都是飄散着,片段着的這番如春絮般的。又端倪着某些事,或某些事與情,當相互滲透時,便不就是這般嗎!無法看清,甚至有些尷尬的可笑。貌似沒有因的端口,又有誰,能去理解這樣安排的用意,除了誰,能瞭解終會發生的突然。)

江至不禁的苦笑了:“我啊,也只是想對人好,又如此的誤會。好突然,突然到無法看清。這家酒店即使沒有明指,也必然是要我做的。涉黑的人員也都在高層,這輝煌過一陣的酒店,又如何會長久的!”

他望了一眼門外:“對一個人好,不是都要付出感情的”

“李蘇···你,挺好吧!”

那服務員的樣子很像是李蘇。 門口的服務員又換了,那個女孩在隔壁。 野蠻游戲 ,數額並不多,算算,還夠他用一陣子。

經過她身旁時江至停住了,女孩也顯着不自在。大概人都有這種習慣吧!或許也只是這個女孩。

“你很像我的一位朋友······”江至只是這麼一句,一個“的”字都是不多餘。

服務員望着下樓的這位客人,她笑了。

“謝謝你···你也讓我想起······”

“社長,該怎麼辦?”

“我父親那邊怎麼樣”

“令尊那兒一切都妥當,貨現在已經在公海,下一批貨後天走”

“這營生經營的不容易,你說呢?中田君!”

“社長的意思是······”

社長看着他的臉,雙手搭在他的雙肩上一笑:“呵呵,中田君在想什麼呢?去見見吧!見見這位能威脅我們的人。”

江至當是沒發生過,瀟灑且閒的仰在牀上,微合雙眼感受着呼吸的一進一出,或緩或急,直到他找到那種對的感覺而沉浸其中。

“我們的這位先生很是灑脫呢中田,啊?哈哈。”

江至舒開眼,見到是主事兒的算是來了,便有模有樣的先整理整理衣裝,換了個位置坐下,那個靠窗的茶桌。

“坐吧兩位!”

“先生像是個人物!我叫渡邊義,這兒的社長”

江至見他的舉止,如不是任務需要,真的不容易看出這個渡邊會與涉黑扯上關聯。

“先生不知喜不喜歡喝茶······”

渡邊話音剛切,外邊的部門人員便端上來。

茶還沒近邊,那股子只熟悉過一回的味道便已如故,那是一股子濃郁的蘭花香的味道,清香。

“近段時間我很喜歡這種茶,大概以後也是如此了”

“這是我們國家的茶,很貴的!這看來,社長的財力真不是能傳傳而已。這大概能頂上酒店好一陣的開銷吧!”

“江先生嚴重了!這茶也是有幸拖你們的官員才瞭解喜愛的!嘗過一次便無法相忘了”

“呵呵,那我還真要感謝我們的官員讓我有幸喝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