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西疆之外,華夏之內!」大護法頓了一下,道:「我們卜算了三次,每一次都是這個結果。」

「西疆之外,華夏之內?」下面一人瞪眼道:「那是哪裡啊?這……這範圍也太廣了吧?去哪找啊?」

「對呀,哪有這樣的位置?以前至少都是在哪個教區,想找很方便啊。」

「最關鍵的是,西疆之外,華夏之內,那算什麼?找到的人,如果不是咱們西疆的人,難不成咱們西疆的人,還要尊一個外來的活佛?」

眾人叫嚷不斷,議論紛紛,都是對這個卜算的結果充滿懷疑。畢竟,尋找轉世活佛可不是一件小事,這是西疆最重大的事情。

轉世活佛,那可是要領導整個西疆的人物啊。尋來一個外人領導西疆,誰能接受?

… 眾人議論紛紛,都是對這卜算結果懷疑。可是,那大護法卻始終都堅持這個結果。

事實上,活佛圓寂之前,四大護法卜算轉世活佛的方位這樣的規矩,也是由來已久了。而且,這種方法,從來沒有錯過,每次卜算都很準確。

可是,這一次的卜算結果,卻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別說他們了,連四大護法都很奇怪啊。

西疆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外人入主西疆的啊。這一次,難不成要改變歷史了?西疆之外,華夏之內,這一次轉世活佛,竟然不是西疆人?這怎麼能行?

紫衣喇嘛也陷入了沉默,這件事也的確出乎他的預料了。不過,他也很清楚,四大護法的卜算是絕對不會有錯的。畢竟,這種卜算是在活佛還未圓寂之前便進行的,每次卜算結果都會交由活佛親自過目。如果這樣的卜算有錯,活佛難道還能看不出來嗎?可是,連活佛都沒有說這卜算有誤,可見這卜算的確是正確的啊。

只是,難道這一次,真的要讓一個外人入主西疆了嗎?

眾人議論了好一會兒,最後卻都看向了紫衣喇嘛。畢竟,活佛圓寂之後,轉世靈童還未找到之前,在這西疆,地位最崇高的人就是紫衣喇嘛了,這件事當然也應該由他來做決定了。

紫衣喇嘛沉默了一會兒,沉聲道:「既然如此,那就去西疆之外,尋找轉世靈童吧!」

「可是,這樣的話,豈不是要讓一個外人入主西疆了嗎?」一個高僧急道:「西疆之地,乃是我族之人的地域。若是來一個外人入主西疆,先不說我族人是否願意承認這件事。就算我族人真的認可他,可是,一個外人,是否能像我族人一樣,庇佑我族人呢?」

眾人紛紛點頭,他們都是跟這人一樣的心思。一個外人入主西疆的話,對西疆究竟是好是壞呢?這個外人,會不會懷有私心,對西疆人不好呢?

紫衣喇嘛等眾人停止議論,這才輕聲道:「我知道各位心中所想,其實,我覺得這件事完全沒必要擔心。」

眾人又是嘩然,這樣的事情,怎麼能不擔心呢?

紫衣喇嘛擺了擺手,示意眾人靜下來,道:「大家應該都知道,活佛究竟是什麼來歷吧?活佛,便是真佛降世,庇佑世人。而活佛轉世,便是靈魂不朽,金身圓寂。所以,我們所說的活佛轉世,其實便是活佛的靈魂轉到了另一個人的身上。這個人的意志和精神,都秉承了之前的活佛。也就是說,無論這個人是否是我西疆的人,他的精神和意志,都和之前的活佛一樣。」

紫衣喇嘛說到這裡,頓了一下,道:「每一任活佛,都是全力庇佑我西疆人。這一任活佛,也是一樣。我相信,轉世之後的活佛,不管他是什麼族人,也都是一樣的!」

紫衣喇嘛這話,讓眾人的擔憂頓時去掉不少,議論紛紛,多數都開始支持紫衣喇嘛這說法了。

「而且,大家還記得,剛才活佛圓寂之前,說了最後兩句偈語。」紫衣喇嘛看了看眾人,道:「他佛非我佛,我佛非他佛,這兩句話又是什麼意思呢?」

眾人紛紛沉思,活佛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包含哲理,往往一句話都能讓人用一生去推敲。可是,這句話,眾人還真的猜不明白啊。

「這兩句話的意思,我也想不通。」紫衣喇嘛道:「不過,從這裡可以看出,活佛已經提到了他佛與我佛。在這西疆之地,只有一個佛,那便是我佛。而在西疆之外,才有他佛之說。所以,由此可見,活佛已經暗示了,轉世靈童,其實是在西疆之外的,只有這樣才能說是他佛!」

這話頓時引起眾人的議論,他們之前都沒想過這兩句話。現在經紫衣喇嘛這麼一分析,眾人也都是點頭連連,這麼一分析,還的確是這麼一回事啊。

「這麼說來,轉世活佛,真的是在西疆之外了?」一個高僧道:「可是,這次的尋找範圍也太大了吧?西疆之外,華夏之內,這麼大的地方,去哪找轉世活佛啊?」

「既然是轉世活佛,肯定與我佛有緣。只要去找,必然就能找到!」紫衣喇嘛道:「而且,活佛既然一定要等到我回來再說這偈語,說明轉世活佛必然與我有緣。等我處理完這西疆的事情,便親自出去尋找轉世靈童。只是,在這之前,西疆還必須有人出去尋找轉世靈童,可有人願意出去?」


「我們願意出去!」不等別人開口,剛才那四大護法便直接站了出來,表示要出去尋找轉世靈童。

其實,尋找轉世靈童的事情,也一直都是四大護法的事情。所以,這件事,也沒有人跟他們爭搶。

紫衣喇嘛跟他們交代了一番,便讓他們四人離開西疆,開始出去尋找轉世靈童了。對於西疆而言,這便是西疆最大的事情了。

紫衣喇嘛沒有跟著離開,因為他還要留下,為活佛處理後事。活佛圓寂,整個西疆必然悲痛,在沒找到轉世靈童回來之前,西疆這段時間就等於是失去了精神領袖,難免會有各種各樣的事情發生。紫衣喇嘛身為護教尊者,只有他鎮守西疆,才能保證西疆的安穩!

西疆這邊,活佛圓寂,變化突生,整個西疆悲痛不已。而西疆之外,華夏之內,卻沒有多少人知道這件事。畢竟,活佛圓寂與轉世靈童,只是在西疆內部關係重大,對於西疆外面的人來說,卻根本沒有一點影響。

陳三第二天中午方才趕回到深川市,不過,他受傷也不輕。還好有葉青給他的紫玉沉香丸,服用之後,過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就徹底恢復了健康。

不過,這一次之後,他也很清楚自己跟呂子安之間的差距了。五虎斷魂槍都被打斷,一來可見這霸王槍的強勢,二來也可見這呂子安的實力。

但是,對陳三而言,他最擔心的事情卻不是這呂子安,而是傲慕寒被葉青打傷的事情。傲無常已經進入西省了,現在正在對王天安的勢力進行最後的清洗。估計用不了三天的時間,傲無常就能徹底把王天安的勢力全部清掃乾淨。也就是說,過不了三天的時間,傲無常就要來深川市了。

王天安這個人也真的算是點背啊,其實,以他在西省這麼多年培養起來的勢力來說。就算陳三聯合蜀中紅袍,全力對付他,也不會這麼快就能把他趕絕的。但是,便在陳三全力對付他的時候,這王天安竟然後院起火,不知道從哪跑來一個白髮人,專殺王天安的手下。

這個白髮人的實力非常恐怖,王天安的手下在他面前根本撐不住。而且,最奇怪的是,王天安的手下被這個白髮人殺了之後,血都會被其抽出來,放到一邊。所以,王天安的手下死了之後,屍體都變成了乾屍,而旁邊則滿地血水,讓人直懷疑是不是見鬼了。

就是這麼一個白髮人,一個人甚至趕上陳三這邊帶的那麼多人了。前後夾擊,王天安很快就潰敗了,根本沒能撐的了多久。

這王天安估計也夠鬱悶的了,他籌劃了二十年的時間,一手導演了那麼多事情,本來是想先把沈家的實力消耗完的。結果,計劃卻被突然冒出來的葉青給破壞了,二十年的籌謀毀於一旦。這也就算了吧,他積攢了二十年的實力,準備殺入東省呢,卻被葉青幾次用計設計,損傷了大部分手下,實力大降。

這些事情,本來都夠讓人鬱悶的了。王天安實力不行了,原本是想回到西省退守,利用雙生蠱殺葉青呢。誰知道,雙生蠱還偏偏遇見了苗疆數百年未曾出現過的金蠶蠱,再次慘敗。然後,這又突然冒出來一個白髮人與他為敵,王天安要是不慘敗,簡直天理不容啊!

傲無常親自過去清掃,王天安這日子也算是到頭了。別說還有白髮人虎視眈眈看著,就算沒有白髮人,他也絕對不是傲無常的對手啊。

可是,傲無常這麼一來,也讓陳三更是擔心了。傲無常只有這麼一個兒子,對傲慕寒也是非常的寵愛,所以才養成了傲慕寒這樣的性格。現在,傲慕寒被葉青打傷,傲無常過來之後,又怎麼可能會放過葉青呢?現在,陳三是真的為葉青擔心啊。

服了紫玉沉香丸,內傷復原之後,陳三便先去見了傲慕寒。

傲慕寒昨晚被葉青打傷,現在正躺在床上,渾身包紮著,一臉氣憤的模樣。

見到陳三進來,傲慕寒便直接道:「三哥,你要是幫我,那咱們就是自己兄弟。你要是來勸我不要找姓葉的報仇,那你就乾脆別說了。這仇要是不報,我他媽還不如死了算了呢!」

傲慕寒這話,直接把陳三要說的話全部擋回了肚裡。陳三原本是想勸他,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傲無常,這樣就能避免傲無常去找葉青了。但是,看傲慕寒這樣子,連陳三的面子他都不準備給了!

… 陳三最終沒有跟傲慕寒再說,他很清楚傲慕寒的性格,就算他說也沒用的。所以,陳三最終只能去找葉青了。

葉青昨晚一直忙到後半夜一點半的時候,掃把星身上的高燒方才慢慢退去。

見高燒退去,葉青和方亭韻也終於長舒了口氣。再次檢查,發現他身體各部分都正常,並沒有什麼不妥的地方。不過,為了安全起見,他們還是先把掃把星放在醫院了,以做觀察治療。

方亭韻留在醫院照顧掃把星,葉青回去睡到上午,便又去醫院照看掃把星了,都忘了陳三要回來的事情。接到陳三的電話,方才想起陳三今天回到深川市的事情,連忙趕回天盛那邊接待了陳三。

兩人見面,一番寒暄之後,便直接進入了正題。陳三給葉青說了他在西省那邊的情況,包括王天安被打敗的事情。

當聽說有個白髮人出現的時候,葉青第一個想到的便是白髮丁三。上次天惠市的事情之後,白髮丁三便一直都無影無蹤了,葉青原以為血衣和尚不讓他再殺人了呢。沒想到,血衣和尚不是不讓他殺人,而是不讓他在東省殺人,反而帶著他去西省殺人了。

不過,這白髮丁三實力的進步,也真的出乎葉青的預料。若是讓白髮丁三再這樣殺下去,那他遲早有一天,得有問鼎五絕的實力吧?

可是,他要想有問鼎五絕的實力,那得有多少人喪命他手啊?這件事,葉青想想心裡都發毛,他可是見過丁三殺的那些人的啊。

至於血衣和尚為什麼要帶白髮丁三去西省殺王天安的人,其實葉青心裡還是明白的。血衣和尚不是傻子,王天安之前坑殺門的事情,血衣和尚肯定清楚。殺門是血衣和尚一手創立起來的,王天安竟然敢坑殺門,血衣和尚肯定不會放過他的。帶白髮丁三去殺王天安的人,便是血衣和尚報仇的第一步,不過這也把王天安坑的不輕啊。

之後陳三又說了呂子安的事情,直到此時,葉青方才得知,十二青堂的那個男子,原來是叫呂子安。而且,他竟然師從天師林玄月。葉青還記得,天福說過天師林玄月,據說是擁有五絕的實力。林玄月的徒弟既然都來了,那林玄月,恐怕也不會等多久了吧。

大將軍赫連鐵華已經準備南下了,若是天師林玄月也過來了,這南六省,恐怕就要變成他們兩個的主戰場了啊。可是,十二青堂那邊,還有類似林玄月這樣的高手,至少寧千術都絕非弱者。而十二青堂這邊,只有一個大將軍赫連鐵華的話,這一戰打起來,洪盟勝算可是很小的啊。

陳三並沒有說洪盟的事情,在他看來,葉青估計還不知道洪盟的事情。把西省之行的事情說完,他又將傲慕寒的事情說了出來。

「葉兄弟,慕寒的事情,我也聽小妹說過了。」陳三看著葉青,誠懇地道:「慕寒是我帶到深川市的,他做出這樣的事情,也是我沒有看好。所以,之前的事情,我在這裡,代他向葉兄弟你說聲抱歉了!」

葉青微皺眉頭,他昨晚已經打了傲慕寒了,兩者現在是互不相欠了。這個時候陳三又來道歉,那這件事就不這麼簡單了。陳三要是道歉了,那搞來搞去,葉青豈不是也得為自己打傷傲慕寒的事情道歉呢?

轉念一想,葉青便明白了陳三的意思。他來替傲慕寒道歉,就是想讓葉青也去道歉。這樣,只要讓傲慕寒的氣消了,傲無常就不會來找葉青的麻煩了。說來,陳三也是為葉青考慮,才來這麼做的。

「陳三兄,我知道傲無常將要進深川市的事情!」葉青平靜地看著陳三,道:「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既然敢打傷傲慕寒,就不會害怕傲無常。再說了,陳三兄,你應該比我更了解傲慕寒的性格。就算我這次沒有打傷他,等傲無常進入深川市之後,他也未必會放過我的。」

陳三皺起眉頭,他知道,葉青這話說的不假。傲慕寒從開始就一直很不服葉青,一直想要對付葉青。這次傲無常進入深川市,他有了靠山,就絕對不會放過葉青的,這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事情走到這一步,陳三也很糾結。他把葉青當成兄弟,不想葉青遇到麻煩。可是,偏偏傲慕寒在中間夾著,而傲無常又很寵愛這個兒子,連他也無力改變什麼。


現在,想要改變這件事,除非大將軍赫連鐵華親至深川市。但是,大將軍又怎麼會為了一個葉青,親赴深川市呢?

沉默良久,陳三嘆了口氣,道:「葉兄弟,勸你一句話。我義父實力超絕,絕對在那個呂子安之上。至少,就算你和劉慕白聯手,也絕對不是我義父的對手。所以,如果可以的話,先去西杭住一段時間。深川市這邊,我幫你照看著!」

陳三這也是為了葉青好,讓葉青先去西杭沈家莊避避風頭。不過,以葉青的性格,他又怎麼可能會做得出這樣的事情?更何況,現在皇甫紫玉失蹤了,還沒找到皇甫紫玉之前,葉青更是絕對不會輕易離開的。

「多謝陳三兄的好意,葉某心裡有數!」葉青平靜地回道。

陳三知道葉青的心思,只能重重嘆了口氣,緩緩站起身,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再打擾了。葉兄弟,呂子安說不定會在我義父之前到深川市。若是他來了,即刻與我聯繫,我定來助你。只是,我義父的事情……」

陳三咬了咬牙,朝葉青抱了抱拳,道:「保重了!」

葉青緩緩點了點頭,目送陳三離開,表情依然平靜如水。他既然選擇去找傲慕寒報仇,就沒有怕過,就像他敢回到深川市一樣。呂子安隨時都會來深川市,葉青尚且敢回到深川市,因為他根本不怕死。對這傲無常也是一樣,葉青不會因為害怕他,而任憑傲慕寒欺辱自己的朋友!

下午,在醫院做過全面檢查的掃把星,徹底沒事之後,便回到了孤兒院那邊。葉青也跟著過去了,這一路上,葉青驚異地發現,掃把星好像更沉穩了許多,連話也不多了。偶爾冒出來的一兩句,也充滿哲理,讓葉青和方亭韻都根本聽不明白。

孤兒院這邊,老校長吳易安坐鎮,一切問題都沒有。上次陳永昌為了取信於葉青,利用針灸的手法,把吳易安的病徹底治好了,現在吳易安好像年輕了許多似的,體力也充沛了許多。而且,得知孤兒院已經獲得批准的事情,吳易安就更是高興了。人逢喜事精神爽,他現在是身體和精神雙方面都好,估摸著絕對還能再活個幾十年呢,他已經全力投入到孤兒院這邊了,甚至都搬到孤兒院來住了呢。

看到葉青來了,吳易安便立刻拉著葉青在孤兒院當中轉了一圈,把這邊新增的項目和設備跟葉青說了一遍。


孤兒院這邊,需要用錢什麼的,葉青全都給足了。不管吳易安要多少,需要用多少,只要說個數字,葉青就會立刻把錢送過來,他甚至都不問吳易安到底做了什麼。但是,吳易安卻是非常認真的一個人,每次添了什麼設備花了什麼錢,他都清楚地紀錄下來。而且,葉青來了之後,他會帶著葉青轉了一圈,讓葉青看到實物,以證明這些錢是的確花到位了。


在孤兒院轉了一圈,葉青也是感慨連連。他當初只是提出了一個孤兒院的概念,包下了一塊地,然後把錢和孩子們送了過來,其實他自己根本沒有什麼經驗。還好有吳易安和他帶來的那個團隊,孤兒院才能發展到現在這一步。

吳易安當了幾十年的老校長,而且那時候很多孩子都住校,跟孤兒院這邊的情況差不多,他在這方面的經驗絕對豐富。整個孤兒院,現在被他建的有模有樣的,絲毫不遜於那些公立孤兒院。這些若是換了葉青來做的話,肯定想不到這麼多的。

「哎,就是現在孤兒院這邊的孩子越來越多了,每個月的花銷也越來越多了。」吳易安嘆了口氣,低聲道:「其實,我已經盡量幫這些孩子們找他們的家了。但是,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怕,其中大部分以後還得住在孤兒院里啊!」

葉青知道吳易安在操心什麼,老校長一輩子勤儉節約,所有的錢都花在了孩子們的身上,這真的是一個值得尊敬的老學究。事實上,他很願意照顧所有的孩子們。可是,這些錢畢竟是葉青的,他心裡還是擔心,如果孩子們太多,負擔太重的話,葉青會不會放棄孤兒院。所以,吳易安其實也在盡量減少孤兒院的開支,以給葉青減輕負擔。

「吳校長,資金方面,你不用擔心。」葉青道:「孤兒院現在已經上升為國家項目了,接下來會有財政部撥款,資金方面,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真的嗎?」吳易安大為激動,急道:「真的……真的會有財政部撥款嗎?」


… 財政部撥款這件事,是蘇國軒親口給葉青說的,這肯定是不會有任何問題了。而在葉青的考慮當中,最關鍵的是,財政部會撥多少錢下來,畢竟這是私立孤兒院,國家願意承擔多少資金呢?

葉青其實都沒想過要國家的錢,他本意便是自己供養這些孩子們。但是,現在深川市的形勢越來越複雜,連葉青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否在這場大亂當中保住命。他時常在想,如果自己不在了,這孤兒院的孩子們可怎麼辦。

所以,現在財政部願意撥款下來的話,也算讓葉青的心事去了一些。至少,就算以後他不在了,也有人繼續接手這些孩子們,不會讓孩子們挨餓的啊。

沒人知道,葉青為孩子們考慮了這麼多,連吳易安都不知道。葉青也沒有多說什麼,京城蘇家的事情,葉青也沒有跟幾個人說過。

「孤兒院這邊,現在還缺什麼嗎?」轉了一圈下來,葉青問道。

「要說缺什麼……」吳易安沉默了一下,道:「說實話,以現在孤兒院裡面的情況來說,孤兒院這塊地有點小了。以後孤兒院規模擴大了,孩子們越來越多,我恐怕會住不下啊。」

葉青微皺眉頭,這倒是一個麻煩事。當初買地的時候,剛好這塊地是黃福林的,黃福林自己也很熱心這些事情,他願意幫忙,才辦下了這個孤兒院。

當時葉青這邊只有三百多個孩子,那塊地足夠了。但是,現在孤兒院差不多一千多個孩子了,加上教師職工什麼的,孤兒院現在的佔地真的小了,的確需要擴大範圍了。可是,這附近的土地,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辦下來的,因為裡面有很多都是耕地,是不允許買賣的。

「不過也行吧,擠一擠還是沒問題的。」吳易安知道葉青的難處,立馬道:「孩子們都能吃苦,只要吃飽穿暖,別的絕對沒有問題。再說了,我們那時候的學校,一個桌子擠倆人都沒問題,這邊桌椅都夠,孩子們已經很滿意了。」

葉青嘆了口氣,道:「要不我再看看吧,再選個好一點的地方,到時候把孤兒院遷過去。」

「這……這得花多少錢啊?」吳易安惋惜地看著孤兒院里的建築物,道:「蓋這些都花了不少錢了呢,再遷走,這些不都浪費了嗎?」

葉青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件事了,現在看來,這也只能走一步說一步了。實在不行的話,以後孤兒院再弄出個分院什麼的,這邊就是總部,再弄出個分部,這樣兩邊都能用上了。只不過,分部選址在哪裡,這倒是一個問題了,最麻煩的便是買地的事情了。

轉完孤兒院,葉青又看了看孩子們上學的情況,還專門去看了看丁三的兒子。

丁三的兒子自從上次被送到孤兒院之後,便一直在這裡住下了。其實,從丁三坐牢開始,他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所以很快便融入了孤兒院這邊。只是,偶爾會想起父母家人,這時會有一些悲傷。但終究是個小孩子,哄幾下就好了,在這孤兒院住的還是挺不錯的。

看著丁三的兒子,葉青不由想起白髮丁三。因為那些人的一己私慾,一個好端端的家庭,變成了現在這樣。六口之家,死的只剩下兩個人了。孩子成了孤兒院,而丁三則成了一個殺人狂魔。至於曾經加害丁三的那些人,沒有一個有善終的,全部被丁三滅門,無一倖免。

丁三雖然酣暢淋漓地報仇了,但是,報仇的代價也是很大的。現在的丁三,已經變成了一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殺人機器,唯一的念頭就是殺戮罷了。見到人,他第一個念頭就是殺了他,當真跟野獸沒有區別了。上次葉青在天惠市的時候,也差點被他殺了,得虧葉青當時帶了他兒子的照片,丁三的殺性方才散掉。

可是,上一次丁三的殺性散掉了,以後是否還會散掉呢?

葉青不知道,但是,他很清楚,要是想要讓丁三回頭的話,他兒子便是唯一的希望了。所以,葉青經常會來看看丁三的兒子,以後有機會,他還想讓丁三見見他兒子。

晚上在孤兒院這邊,陪這邊的工作人員一起吃了頓飯,連趙成雙也趕了過來。當然,這廝是來接他女朋友霍萍萍的,他自己平時可沒有照看孩子們的愛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