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張玉香想要爲李欣怡辯解。

“住口!”

葉一凡嚴肅的打斷了張玉香的話,怒道“錯了就是錯了,沒什麼好解釋的。”

“是。”

張玉香低下了頭,眼神悄悄的看了看李欣怡,嘆了口氣。

她是老員工,深知這裏面的水深,之前也提醒了李欣怡,可李欣怡畢竟年輕衝動,這下造成了這樣的後果,弄得葉一凡都下不來臺,這確實是魯莽的代價。

處理完了這些事,葉一凡笑眯眯的看向徐志宇,問道“徐總,這件事情,是我們這邊不對,我這樣處置,你可滿意?”

“哼,馬馬虎虎。”

徐志宇第一次贏了葉一凡,心裏很是得意,恨不得鼻孔朝天。

“看來,徐總還不太滿意?”

葉一凡問道。

“你說呢?”

徐志宇傲慢道“僅僅是撤職,我覺得都便宜了李欣怡,不過這次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決定大人不記小人過,這樣吧,讓李欣怡給趙彤當面道歉。”

“我不同意!”

不等葉一凡說什麼,李欣怡立刻叫道。

她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被冤枉了,還要低頭,就已經足夠屈辱了,可現在還要向趙彤道歉?

這李欣怡可忍不了!

“呵呵!”


徐志宇淡淡的看了看李欣怡,隨後看向葉一凡,言道“葉總啊,你怎麼管教下屬的?我真的爲你而感到擔憂。”

“你放心,交給我。”


葉一凡看了看徐志宇。

這句話,讓徐志宇更加的得意了。

之前一直被葉一凡壓着一頭的徐志宇,此刻特別的傲慢,鼻孔朝天。

“希望如此,哈哈哈……”

徐志宇帶着大笑離開,今天他終於贏了葉一凡一回。

“李欣怡道歉吧!”

葉一凡看了看李欣怡,嚴肅道“你也知道,這件事,是因爲你自己的魯莽引起的,你必須爲你自己的魯莽付出代價,誰也袒護不了你。”

李欣怡低頭,拳頭握緊,咬牙不語。

“你可不是小孩子,你已經成年,成年人就要有勇氣承擔自己的責任。”

葉一凡搖頭,說道“我不強求你道歉,你自己看着辦。”

說完這話,葉一凡直接離開,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大門關上。

李欣怡則是咬牙握拳,默默的站在原地,張玉香等人上前安慰。

“玩不起是吧?”

對面,趙彤立刻叫囂道“玩不起就別留在這裏丟人現眼了!”

其他人也跟着笑道“就是,之前某人叫我們趙主管道歉,那可是很驕傲的呢。”

“哈哈……李欣怡,我覺得你們葉總說的非常對,大家都是成年人,成年人就要拿得起放得下,要對自己的行爲負責。”

“李欣怡你該不會是想要雙重標準吧?叫我們趙主管對你道歉的時候,你可沒這樣,現在輪到你道歉了,你就裝孫子?!”

一句句嘲笑的話語傳來,越說越難聽。

張玉香拍了拍李欣怡的肩膀,安慰道“不用理她們,我們不需要對誰道歉,我們走。”

“不,張姐。”


李欣怡忽然推開了張玉香,說道“這一次,是我錯了。”

“李欣怡……”

張玉香驚訝的看着李欣怡,李欣怡那麼倔強的脾氣,能承認錯誤,她的內心到底經過了怎麼樣的激烈掙扎?

在衆人的目光之中,李欣怡來到了趙彤的面前,看了看趙彤等人得意的樣子,李欣怡低頭道“對不起,這件事我錯了。”

“啊?”

趙彤聞言,立刻得意的大叫道“你說什麼?我聽不見?請你再說一次!”

“哈哈哈!”

伴隨着趙彤的大叫聲,一陣傳笑聲傳來。

“對不起,我錯了,我沒有證據,不該污衊你偷了我的資料,是我魯莽,是我的錯,我負全責。”

李欣怡低頭說道。

“哈哈哈!”

趙彤當場就笑開了花…… “哈哈哈!”

趙彤當場就笑開了花,言道“這就是你道歉的態度嗎?道歉就要認真點,我根本沒看到你道歉的誠意!”

嘲諷之中,李欣怡道歉了三十二次,終於過了這一關。

這個過程好似一次重演,李欣怡想到了上一次,趙彤對她道歉的情形,那一次葉一凡護犢子,可這一次,沒有人護犢子,一切都因爲她自己做事沒腦子。

雖然屈辱,可是李欣怡這一次想通了,這就是魯莽的代價!

中午,員工們正準備去吃飯。

張玉香被葉一凡叫到了辦公室。

“怎麼樣,對於做團隊主管的事情,我覺得你很合適。”

葉一凡言道。

“葉總,我……”

張玉香猶豫了。

“有話直說。”

葉一凡言道。

“我覺得還是李欣怡做主管的好。”

張玉香說道“你也知道,她是被冤枉的。”

“我當然知道。”

葉一凡微笑道。

“葉總,您的意思是……”


張玉香愣住了,葉一凡竟然知道李欣怡被冤枉,可是爲什麼還這麼嚴肅的處罰呢?

“你很好奇,我爲什麼這麼嚴肅的處罰李欣怡是吧。”

葉一凡看着張玉香微笑道“張玉香,你身爲公司老員工,比較穩重,有些話,我對你說,你不要對外面宣傳。”

“葉總,你放心吧,您對我說心裏話,是對我的信任,我不會對外說的。”

張玉香言道。

“嗯,這也是我欣賞你的地方。”

葉一凡點頭,言道“關於李欣怡的事情,我思考了一下,她年輕有衝勁,有上進心,這是她的優點。”

“但同時也有很多問題,比如這件事情上,她就很魯莽衝動。”

“一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之中,會遇到各種事情,有人保護着,她不會長大,不會進步的。”

“一個人如果不經歷一些坎坷,怎麼才能成長?”

聞言,張玉香深深的看了看葉一凡,說道“葉總,您這麼說我就明白了,您對李欣怡是望子成龍的心態,對她的期望很高,所以您對她特別嚴厲。”

“嗯,差不多吧。”

葉一凡點頭道“其實這件事,我也可以袒護她,可是我覺得沒必要。”

“葉總我明白了,我會做好主管的。”

張玉香點頭,想了一下,問道“葉總,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說。”

葉一凡點頭。

“您和李欣怡的關係是?”

張玉香問道,這是個私人問題,一般人不該問。

可是張玉香心裏很好奇,這葉一凡對李欣怡的特別關照,她也能看的出來,但她們既不像是情侶,也不像是有什麼特殊關係,而且還經常見面就瞪眼,這種關係實在太奇怪了。

“呵呵……你好奇是應該的。”

葉一凡微笑,說道“我是李欣怡的姐夫。”

“哦?”

張玉香皺眉,這下子心裏明白了,原來是這層關係。

“她姐姐去世的早……這些年來,我都不在天海市,李欣怡一個人帶大了我和欣然的孩子……這些年,我虧欠她很多……”

葉一凡看着張玉香,也不見外,對張玉香訴說了他們的故事。

“葉總,我明白您特意叫我來的意思了,我也知道我該怎麼做了。”

張玉香聽了故事之後,立刻表示明白了自己的職責。

“很好。”

葉一凡點頭,微笑道“好好做吧,以後我會讓你得到不該屬於你的東西,你的命運會隨之改變。”

“多謝葉總栽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