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墨兮媛「哈」地冷笑了一聲。

端木暗悠閑地搖著扇子,其實如今已經入秋,哪裡會熱。他就是裝風騷而已。說道:「如果帶蘭月潔出城,我們必然要和城主有一番惡鬥,勝負難料。我們憑什麼為你女兒這麼拚命?」

汀長老渾身發抖,說道:「幾位修為高深,碧水城主絕對擋不住你們……潔兒如果流落在此,早晚被他們逼死。求幾位高抬貴手……」

墨兮媛說道:「碧水城主既然和蘭月族勾結,手下必然有高人。你的這個請求,是強人所難。」

其實她很清楚,那名神秘人已經把蘭月族的高手都殺掉了,現在,即使碧水城主緊急調過人來找汀長老父女的麻煩,也不過是多送幾條狗命而已。神秘人絕對會把大掃除工作做乾淨徹底,個個都有來無回!

她之所以如此說,一來是找不出神秘人的身份,心頭鬱悶,必須發泄一下。畢竟,即使兩輩子人生加一起,墨兮媛也不過是十七歲的少女,嬌蠻任性。

二來,墨兮媛市故意擠兌汀長老,逼著汀長老說出一些實話來!

汀長老焦急地幾乎昏了過去。蘭月潔則目瞪口呆。這些人不肯幫自己,倒也罷了。

讓她意外的是,這些人一點同情,甚至憐憫之意都沒有!

當真是冷血到爆!

蘭月潔憤恨地指著墨兮媛說道:「你走!別在這裡站臟我家的地!」

墨兮媛抱著手臂沒動,汀長老卻一把撲上去,拉住女兒,說道:「潔兒,不可胡為!」接著,又對墨兮媛說道:「墨姑娘,我不太清楚你的來路。雖然你和這年輕人都姓墨,我想你們應該是墨家堡子弟。但墨雲天本人狹隘自私,權欲熏心。除了帝都,他是不屑於碧水城這種鄉巴佬的地方的。所以我斷定,你們到這裡,絕不是墨雲天的授意。」

墨熙恆哼了一聲。想不到自己老爹這麼出名,算得上臭名昭著了。由此,他更堅定了離開墨家堡的決心。

「既然不是墨雲天授意,我相信你們絕對不存惡意了。」汀長老又說道。墨熙恆簡直無地自容。原來天下的人,都是這麼看待墨家堡的堡主的!叔祖父所言,一點都不錯啊!

「那你把能說的,全說出來。」墨兮媛淡淡地說道,「蘭月玉這人,你知道嗎?」

「蘭月玉?」蘭月潔莫名其妙地說道,「沒聽說過蘭月族有這號人。」

「是當今玉妃。」汀長老告訴女兒,然後對墨兮媛說道:「這個人,說實話我當年並不熟悉她,雖然見過她幾次,但是,那時候她普通得很,我根本沒注意過她。而且她在族中地位卑微,又是先天靈根殘缺的廢柴,根本修習不了葯術。所以,她在蘭月族的日子,想來並不好過。」

墨兮媛一挑眉:「你不知道蘭月玉的真面目。她是修習不了葯術,但她精通毒術。」 墨兮媛一挑眉:「你不知道蘭月玉的真面目。她是修習不了葯術,但她精通毒術。」

汀長老一驚,向後坐倒:「這!這絕無可能!當年,族裡都知道,她是廢材,一點靈力都沒有!葯術都不能修習,怎麼修習毒術?」

墨兮媛眯了眯眼睛。她是大藥師,也擅長毒術。

蘭月玉絕對擅長用毒。

當然,她的確是藥師。不過她擅長的葯術不多,否則當初就會親自出手解救理王。

墨兮媛心頭微微震動。或者,蘭月玉根本是藏拙?

她有能力救下理王。

但偏偏逼著自己去救理王!

這麼做的理由很簡單,窺測自己的實力!

幸好當時鏡天在,悄無聲息地化解了蘭月玉的試探,讓蘭月玉這一次出擊,連個打擊的對象也找不到。

紅衣大主教能夠解毒,那根本是沒懸念的事。

墨兮媛握緊了拳頭。

自己對蘭月玉的直覺沒有錯!

她的確就是最惡毒,最陰險,處處算計,卻又偏偏讓你怎麼都找不出毛病的一個!

可惜——


墨兮媛嘴角微微露出冷笑。

蘭月玉,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啃上你家小姐這塊硬石頭。

現在墨兮媛給蘭月玉找了五個如狼似虎的兒媳婦。

你蘭月玉水平再高,一個處置不當,就有可能得罪五大家族!

五大家族背後是帝都無數武力指數雖然弱於蘭月族,但政治背景絕對完爆蘭月族的強大世家。

蘭月玉除非瘋了,才會跟五大家族對著干!

但她不得不發瘋。因為不管蘭月玉怎麼安排次序,就算她把五個千金都列為平妻,那也避免不了蘭月宮內的鬥爭!

五大家族,誰都不會容忍別人在自己家床上打鼾。這場妻妾之斗,必定是你死我活。

能忙乎到蘭月玉連奪嫡的心情都不會有。

收拾心情,墨兮媛接著說道:「蘭月玉為什麼會入宮?據我所知,蘭月族風俗獨特,不和外族通婚。」

汀長老說道:「正是。蘭月族本來是不和外族通婚的。但蘭月玉聽說是堂兄妹成親所生。但奇怪得很,她卻沒有繼承絲毫父母的靈力,所以在家中被父母嫌棄,也不怎麼理會她。而且,那時候,族裡年輕女孩們,都不喜歡蘭月玉,對她風評極為不好。」

墨兮媛沒接腔,等著汀長老往下說。汀長老有些尷尬,咳嗽幾聲才接著說道:「女孩們都說,她到處沾花惹草,跟外族的男子來往。」

墨兮媛明白蘭月玉是如何進宮了。果然,汀長老說道:「後來有一天,皇宮內突然派太監專程來迎接蘭月玉進宮。當時的族長極力反對,說族規不允許女性外嫁,尤其是不允許嫁入皇族。可是那幫太監拿著皇家的聖旨,誰也無法阻擋。最後,蘭月玉就進宮了。」

墨兮媛暗暗點頭。蘭月玉果然是聰明人。

「那你說的『外鬼』又是怎麼回事?到底是什麼人?「墨兮媛又問道。

汀長老臉色變了幾變,顯然是十分驚懼。 汀長老臉色變了幾變,顯然十分驚懼。但最後還是說道:「那外鬼,真名我也就不提了。墨姑娘你最好還是不要去找他。我只是隱約覺得,這個人,跟蘭月玉的關係不一般。蘭月玉在帝都得勢之後,對他是極為支持。蘭月族一些人,如蘭月葵之流,看到玉妃直接出手干預族中事物,自然也樂的支持那外鬼。但總而言之,這個人,根本不是蘭月族人。」

一個蘭月族,當家做主的,卻不是蘭月族人。墨兮媛覺得這簡直就是搞笑。

有這麼一個人治理蘭月族,想來族中的日子也不輕鬆。

「那麼他到底是什麼來路,你真的不知道?」墨兮媛逼視著汀長老。

汀長老苦笑:「在下是真的不知道。整個蘭月族也沒人知道。據蘭月玉自己對族人交代,這人救過蘭月玉,人品不錯,足以擔待一族重任。」

不要說墨兮媛,連最迷糊的衛蓮蓮,眼角都抽搐了幾下。

玉妃是個什麼人,什麼思維?在她嘴裡說好得不得了的,怕是要反著理解才正確。

軒轅赤說道:「這人的來路如此神秘,想來是說不出口吧。」

墨兮媛說道:「本小姐不管他什麼來路,只知道一件事,就是宰了他。」

汀長老聽得目瞪口呆,說道:「不不,墨小姐,求您救下潔兒。別的事,小人不敢難為墨小姐了。」

「哧」的一聲,墨兮媛笑了起來,說道:「少來。你也不用感激我。我找蘭月族長的麻煩,也不是為你。至於你女兒的事,不過是順手而已。不過,能不能管到蘭月潔,還看你自己的態度了。「

這一次,蘭月潔振奮起來,緊握拳頭對汀長老說道:「爹!我們回去,找蘭月族報仇!「她這些年來,受盡了蘭月族的欺凌,早就恨不得報仇報個痛快,哪怕玉石俱焚都是好的。

汀長老呆了呆,突然揚手給了蘭月潔一記耳光,把蘭月潔打懵了。

蘭月潔一手捂住紅腫的臉蛋,意外地看著父親:「爹?爹你為什麼打我?從小到大,你可從來沒打過我。」


墨兮媛嘆口氣。汀長老是疼愛蘭月潔的,可惜,這種疼愛,對蘭月潔有害無利。

「不許提報仇的事!」汀長老怒喝,臉上全是驚恐,「你知道不知道蘭月族的手段?你知道不知道爹當年是怎麼才保住一條命的?除了葵長老背叛之外,其他八位長老,都死得極慘,連老族王都被迫自殺謝罪了!你以為你有幾兩重,敢去蘭月族送死?」說得激動,汀長老猛然吐出一口血,臉色灰白。

蘭月潔哭著去扶父親。墨兮媛等人卻互相交換眼色,彼此都從對方的眼神里看出對方對蘭月族的情緒。

墨熙恆是遲疑,端木暗是緊張,軒轅赤是凝重。衛蓮蓮自然是恐懼。

只有墨兮媛,泰然自若,跟沒那回事似的。

「汀長老,我們要求你做的不多。」墨兮媛說道,「只要把族中的機關秘密告訴我們就行。或者,你只要帶路,引領我們去蘭月族即可。」 「汀長老,我們要求你做的不多。」墨兮媛說道,「只要把族中的機關秘密告訴我們就行。或者,你只要帶路,引領我們去蘭月族即可。」

汀長老吐了幾口發黑的血之後,緩過一口氣,聽到墨兮媛如此提議,獃獃地不說話。蘭月潔卻急了,又怕刺激父親,只好哀求地看著汀長老。

「不。」汀長老說道,「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請你們把潔兒帶出碧水城,從此遠走高飛,做個尋常人妻,我就瞑目了。可是既然你們是去蘭月族找麻煩的,我不能答應你們。」

「蠢蛋!」墨熙恆不禁大罵,「你這麼做,根本是讓你女兒等死!你還裝著一副父愛深沉的樣子,簡直讓我們噁心!「

其他人都紛紛點頭。的確,這就是讓蘭月潔等死。

墨兮媛深嘆,卻沒說話。

性格決定命運。這汀長老,當年就因為妥協,所以步步受人牽制,最終被人陷害,落到如此凄慘的結局。

到現在,其實他很清楚自己的處境,比死只差了一線。但蘭月族那些外鬼,已經讓他無可選擇。

妥協忍讓的結果,往往是受制於人,不讓步也得讓步。

「蘭月族,歷來拒絕外人進入。」汀長老說道。

「可是那些外鬼都已經控制蘭月族了,這個規矩早就不存在了!」墨熙恆氣得想一拳砸在汀長老鼻子上,可是深知汀長老現在的狀態,有可能一拳就被打死,只得忍住。

「是的,族裡的規矩,早就被外鬼給打破了。」汀長老苦笑著,「但是他們不是蘭月族人,所以談不上破了族規。但我是蘭月族,我不能破這個規矩。」

「……」眾人都無語。

「他們不遵守蘭月族規,是因為他們本來就不是蘭月族人。蘭月玉公然帶人破壞族規,是因為,嫁到族外的蘭月族女人,也不再被承認是蘭月族人。他們是外人,當然無視蘭月族的規矩。」汀長老哭著說道。

「迂腐。」端木暗哼了一聲。


「不,這是祖上的規矩。」汀長老說道,「蘭月族人,絕對不能引外族進入族內。」

這個規矩本來沒錯,可是被蘭月玉鑽了孔子。

其實當年定下這個規矩的族王本來也考慮得很周到,蘭月族只是一個藥師部族,不存在攻擊性,相反,會受到各方的保護。

但蘭月玉這種情況,當真是意外的意外。畢竟,蘭月族不與外族通婚。而且,蘭月族遠在深山,根本不可能結交皇室成員。

倘若蘭月玉不是寵妃,她無論如何掀不了這麼大的風波。

「可是,你難道忍心看著一群外鬼,在蘭月族內為所欲為,甚至傷害你的女兒?」軒轅赤問了一句。


汀長老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說道:「因為,當年這些外鬼得勢,有我的原因在內。他們許以重利,我受不起誘惑,背叛了蘭月長老團和族王。我都快死了,人這一輩子,背叛一次就足夠了,我不想背叛第二次。既然當年選擇了沉默,我現在,只能一條道走到黑。」 汀長老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說道:「因為,當年這些外鬼得勢,有我的原因在內。他們許以重利,我受不起誘惑,背叛了蘭月長老團和族王。我都快死了,人這一輩子,背叛一次就足夠了,我不想背叛第二次。既然當年選擇了沉默,我現在,只能一條道走到黑。」

說完,汀長老的腦袋垂落下來,再也不說話。

「走吧。」墨兮媛說道。鬧了一大場,得到的消息不少,但有用的什麼都沒有。

蘭月潔送幾人出來,走到街道上。

墨兮媛說道:「蘭月姑娘,不必送了,你早些回去,照顧你父親吧。」

蘭月潔臉色頓時煞白。她是個聰明的姑娘,問道:「我爹……還有多久?「

墨兮媛給她一個匣子,說道:」這裡面,是我做的藥丸,都是奇葯,你讓你爹服下。不過,就算有這些葯,他頂多也就是一年壽命。「

蘭月潔嗚嗚咽咽地哭著。

墨兮媛深嘆一口氣,四處張望。

這條小巷在夜間漆黑無比,各個房屋連個燈火都沒有,裡頭的人自然是為了省下燈油錢,早就入睡了。

可見窮到什麼地步。

在遠處,卻可以看到一片燈光。

那是碧水城裡最繁華的商業區,客店,酒樓,各種店鋪,都集中在那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